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24h的书店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田柾国手下的小弟觉得他家老大最近不太正常,每天坐在写字楼里穿的西装笔挺,不过他也没办公,嘟起的双唇上放着一支黑色的签字笔。

 

不管进来的美女助理有多火辣多性感多妖艳贱货愣是看都不看,转过老板椅一个劲儿的往落地窗外瞧。

 

小弟过来交文件,上面横七竖八的写满了从哪儿收的保护费,他实在憋不住的跟着看了一眼,但这二十几层楼的高度,马路上的车都跟甲壳虫一样,他实在是不懂他老大在看什么。

 

小弟憋不住话,大着胆子问了一句,“老大,这都快一个月了,您到底看什么呢?”

 

田柾国没生气,反而发出了一声忧愁的叹息,“唉……”

 

小弟皱眉,“老大,谁惹您不开心了?”

 

他腰间一把折叠匕首在手心里转了好几个圈,咔哒一声扎在上好的木桌上。

 

田柾国听见声音这才转过老板椅,垂下的睫毛在空气里颤了颤,惹得小弟吞了一下口水,他老大的面相实在有点太帅一点也不像个混黑社会的。

 

看看现在这委屈的样子,真是让人想为他拼死拼活。

 

“看楼下的书店。”田柾国有点不好意思,他原本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小弟收回了匕首,“好的,老大,我懂了,现在我就去把那个让您觉得碍眼的书店给砸了!”

 

“……嗯?!”田柾国一愣神,小弟已经杀出去了。

 

田柾国连忙跟着站起身,跟着冲出了办公室,路上遇到的美女助理还来了一声被吓到的喘息,但是无人怜香惜玉。

 

2.

 

小弟的脚程实在够快,等田柾国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把匕首扎在书店的柜台上了,小弟张牙舞爪,脸上还有一条横过鼻梁的伤疤。

 

书店里的人被吓得喊也不敢喊,唯有站在柜台里穿着一身深蓝色工作服的朴智旻依旧平心静气,“如果可以的话,您把这收起来,有什么事情,或是本店有什么让您觉得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到里面工作间好好谈,请尽量不要影响其他的客人。”

 

小弟正凶神恶煞的想开口,直接被田柾国一脚踹在腿弯处,啊的一声软了下去,他回头看见是自家老大也不敢还手,得了田柾国一个马上消失的眼神后连忙带着匕首麻溜从大门跑出去了。

 

“谢谢。”朴智旻明显松了口气,站在柜台里面朝田柾国微微欠身。

 

田柾国双手在身前乱晃,一点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耳廓有点泛红,一句话也说的结结巴巴,“不,不用,小事一桩。”

 

本来这对话到此为止也没什么不妥,田柾国显然感觉尤为不足,跟在朴智旻身后,看他在书店里轻声的对着每一位客人耐心的致歉解释。

 

田柾国跟的太紧,朴智旻一转身差点撞进他的怀抱里,朴智旻说话前总会先惯性的笑一下,周遭的气氛一下子便会柔和起来,“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田柾国抿抿唇,手背在身后揪了揪西装的后摆,“没、没事。我就想问问……你刚才有没有吓到……有什么受伤……”他不敢看朴智旻的眼睛,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轻的让朴智旻下意识的倾身靠的极近才听了个清楚,“我没事,多亏你来得及时。”

 

朴智旻的恰到好处的夸奖让田柾国忍不住笑意,而朴智旻凑的这么近又让他有些紧张。

 

田柾国努力绷紧唇角不泄露自己真实情绪的回他,“嗯,那就好。”

 

让他更开心的还在后面,田柾国又听朴智旻问他,“今天晚上还来看书吗?”

 

“当然!”田柾国连忙点头,“我一定会来的。”

 

朴智旻还记得他的喜悦冲昏了田柾国的大脑,让他一路蹦蹦跳跳的回了自己的写字楼,完全忘记他给自己的设定是个社会精英。

 

3.

 

回到写字楼的田柾国那叫一个如沐春风,和颜悦色。

 

他甚至没有追究鲁莽小弟的错误,整个人看谁都是一副美滋滋的脸孔,美女助理得了他一点微笑,端着咖啡跑办公室跑的更勤快了。

 

楼下的书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田柾国第一次进门是在凌晨四点半,他可不是为了读书,而是为了躲避在路上试图狙击他的仇家。

 

他脸上还溅着别人的血,手臂被划了一刀,跌跌撞撞抱着胳膊撞进门,书店里静悄悄的,还有不少人已经陷入了沉睡。

 

他因为失血的关系不由得脚下一软,正好被从柜台里赶过来的朴智旻给扶住了。

 

田柾国觉得朴智旻胆子够大,扶住他的手颤都不颤,他带着田柾国坐在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里,“等我一下。”

 

4.

 

朴智旻说完便转身从柜台里找了药箱过来,“我这里只能做简单的处理,你得到医院去。”

 

田柾国默不作声,他对初次见面的朴智旻不可能马上放下戒心,尽管朴智旻周遭柔和的氛围和气息确实让他紧绷的神经有了一丝喘息的空间。

 

朴智旻帮他止血上药,但包扎的手法很是生疏,到最后还打了一个让彼此都不是很满意的结,田柾国见他皱着眉头压抑着满脸写着想要重来的念头,“你都不觉得害怕?”

 

朴智旻看他一眼,“你只是一个受了伤的客人,我为什么要害怕。”

 

田柾国挑挑眉环顾四周,这家深夜还在营业的书店里确实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兴许他这种受了点伤的对方一个月里能看见好几个。

 

他现在已经不担心朴智旻会不会害怕了,反而开始忧愁对方这么善良见一个救一个,万一真的遇到什么心怀不轨的人怎么办?

 

田柾国混的世界里有人帮过忙那都是要还恩情的,他暗自下定决心要以保护朴智旻的安全来报答对方。

 

5.

 

于是他开始天天晚上到书店报道,今晚因为提前被朴智旻问过的关系更是不可能不到。

 

天还没黑的时候就开始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一直盯着表面转到了他平时去的时候,马上火速冲进了书店里。

 

朴智旻正在接待来询问的客人,让对方先回到书桌那边等一下后便一直低着头在查资料,待他面前的书单上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才抬起头。

 

田柾国正站在他眼前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朴智旻觉得迷惑便如此回看着田柾国,两个人无声的对视了许久最后全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开了脸。

 

朴智旻害羞的起来更是不敢直视田柾国的眼睛,“先,先去那边坐会儿吧,找本书看看什么的。”

 

“嗯、嗯。”田柾国也没好到哪里去,耳廓通红的快要爆炸,连忙按着朴智旻说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以往他来的时候都没有特意跟朴智旻打过招呼,今天说过话后关系也变得更加亲密起来,不自在的氛围里更多的是因为两个人交谈时那结结巴巴的羞怯,好像就是要昭告天下他们对彼此来说就是有些特别。

 

朴智旻把查好的书一一搬给先前询问的客人那边,得了空闲后在隔着田柾国两排书架的地方转转悠悠,从书籍的缝隙间朴智旻能很容易看到田柾国黑色的头发。

 

看起来很细,好像很好软,也很好摸。

 

朴智旻被他的想法搞得更加手足无措,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从田柾国来书店,他的目光总是会在对方身上越留越长。

 

一开始是担心对方的伤势,后来却渐渐发展成不见到田柾国就会觉得心里不舒服。

 

而现在,他很想和对方聊上几句,当然聊什么都行。

 

他胡思乱想,犹犹豫豫最后还是咬唇定心,迈步往田柾国的方向走了过去。

 

6.

 

田柾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反正画比较多就对了,缤纷的色彩从他眼前飘过,也不知到底入没入他的眼。

 

“你喜欢画画?”田柾国听见上方传来朴智旻低声的询问,他吓了一跳,手里的书本被反射性的合了起来,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我吓到你了吗?”田柾国看着朴智旻带着点懊恼的皱起眉头,连忙摆摆手,“没有,真的没有。”他侧开一点身体为朴智旻让出位置,“画画……以前有一点喜欢吧?”

 

朴智旻挨着田柾国坐下来,这位置本来就是比较宽的单人位,现在挤下两个人后,靠在一起的腿部能直接隔着布料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灼热的温度顺着血管向上蔓延,烧红了两个人的脸颊,但他们又不愿就此分开。

 

朴智旻清了清嗓子,“那后来怎么没去学一下?”

 

田柾国把画册摊在桌上,他好看的手指上还有几条细长的疤痕,一看就是因为利器受的伤,“命都快没了的时候,哪还有心思想这个啊。”

 

“那现在呢?”朴智旻垂眸,轻声问他。

 

田柾国跟着他原来的老大争地拼命,最后终于在这条路上闯出了名头,但他的老大没过多久就因为被下属背叛而遇害了。

 

田柾国接管了事务之后更是忙碌不堪,直到最近几年才慢慢走上正轨,让他可以不用每天都仿佛活在刀口之下。

 

“好多了,你瞧我不是还有空来看看书吗?”田柾国又翻了几页画册,他恍然想起什么的似的,“不对啊,今天白天我也看到你了,你晚上怎么还在上班?”

 

田柾国对朴智旻的工作时间表早就了如指掌,他这么一问却让朴智旻唰的一下扭过了头,声音比之前要更轻了。

 

“我换班了,你、你不是说要来吗?”

 

7.

 

小弟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朴智旻和田柾国坐在一起,但两个人都低着头,看起来扭扭捏捏的。

 

小弟是个粗人,虽然眼前的画面确实很养眼,但他摸了摸溜光的脑袋半天只憋出来一句,“盖盖的。”

 

他有急事,虽然打扰他妈告诫过他打扰别人恋爱会被马踢死,但他必须壮着胆子把田柾国叫了出去,“西堂口那边出了点事儿,要您亲自去看看。”

 

田柾国皱眉,十几辆车子已经备好,他只能在窗外对着朴智旻摆摆手,然后上了车。

 

田柾国的心思只分了一半在事情上,西堂口那点事儿拉拉杂杂已经拖了好几个月了,反正他也早有对策。只不过对比起在书店的时候,他的神色明显看起来厌厌的。

 

小弟虽然鲁莽,但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老大,您要是觉得累了,咱们干脆带人把西边一锅端了,不跟他们玩这些虚的了。”

 

“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田柾国摇头,别过脸看向窗外。

 

西边的事情确如他所想的那样,麻烦是麻烦,虽然让他挂了点彩,但好歹是解决了。

 

田柾国听着那堂口老大声声咒骂,忽然觉得更没什么意思了。这让他想起他老大去世前不甘的眼神,好像因果循环,全然没有尽头。

 

8.

 

田柾国坐车返回在离书店不远的地方下了车,凌晨的街道上什么人都没有,路灯之外的地方全都宛如漆黑的墨团一般。

 

他从一盏灯走到另外一盏灯下,一个接着一个,光影在他身上不断变换,最后驻足在书店温暖的灯光里。

 

朴智旻正托着下巴,接连一整天加几近一整晚的工作量让他脑袋一点一点的忍不住打瞌睡,他一直强撑着想等田柾国回来,最后咚的一声撞在了桌面上。

 

他揉着额头起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田柾国,他连忙跑出去,原本那点欣喜在看清对方的时候很快的转为了担心,“你……怎么又受伤了?”

 

田柾国站在台阶下,仰头看向朴智旻。

 

也许是因为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受了伤,朴智旻一开始看到的便是一个有些虚弱的他,所以田柾国在朴智旻的面前就会觉得自己稍微软弱一些也没关系。

 

“如果我失业的话,可以来书店打工吗?”田柾国因为今晚的事情有些心力交瘁,也许明天醒来便会觉得他这个念头荒唐的可以,但此刻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想要一个退路与庇护所。

 

他想要更加安稳的盛生活,能够一直待在喜欢的人身边。

 

朴智旻歪头看了看田柾国,对方的脸孔上映着一层暖黄色的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朴智旻不喜欢这样让他模糊的感觉,他伸手抚上田柾国有些淤青的唇角,“那你可要努力工作啊。”

 

“我会的。”田柾国鼓了一下脸颊,不顾疼痛的让他们彼此接触的皮肤贴的更紧,“今天辛苦你了,以后也要辛苦你了。”

 

朴智旻摇头,“我不喜欢辛苦。”他的手指在田柾国唇边伤处惩罚似的轻轻压了一下,“所以,以后不要再受伤了啊。”

 

9.

 

田柾国的接管的事务不是一时半会儿说放下便能放下的,不过他以超快的速度扶起小弟,教了他许多必要的之后便开始尝试放手任由小弟做主。

 

他自己则真的成了朴智旻手底下的半个员工,待在书店里的时间占了一大半。

 

朴智旻见他来的勤,干脆给田柾国买了套画具摆在书店里让他练手,可以说是非常由着田柾国胡来了。

 

小弟喝一口美女助理泡的咖啡,也开始学着田柾国的样子往楼下看,他不光看,还跟着也叹气。

 

美女助理终于憋不住了,“到底是我哪里不够好?”

 

小弟忧愁的一撇嘴,“唉,不是你不够好,而是老大怎么肥四啊?整天窝在个小书店里,二十四小时和那店主朝夕相对,他都不觉得不耐烦吗?”

 

小弟摇头晃脑,“是我们以前每天打架不刺激还是抢人地盘不好玩?老大这一点都不叱咤风云血雨腥风了,社会乱不乱,国哥说了算的逍遥日子算是一去不复返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美女助理嗤笑一声,要么说男人都是不解风情的笨蛋。

 

她吹了一下自己新涂好的指甲,这都不懂?

 

还能因为什么?

 

10.

 

当然因为是爱情啊。


评论
热度(102)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