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所谓吸血鬼不就是白天睡觉吗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田柾国醒过来的时候,从左侧略高的气窗看到了飘摇的雨丝。

 

天气依旧是他很喜欢的阴雨绵绵。

 

古堡里空荡荡的泛着一股潮湿的味道,他推开棺椁的盖子从里面跳出来。

 

踩着蜿蜒向上的台阶离开了地下室。

 

这一觉不知睡了有多久,家里的仆从又是一个都不剩了。

 

一百年?

 

两百年?

 

对人类来说过于漫长的时间,对于血族的田柾国来说不过尔尔。

 

现在麻烦的是他又要去找些佣人。

 

原本他是有几个同为血族的仆人的,不过在他睡眠的时候都三三两两的逃走了。

 

毕竟生命无限延长,在古堡中一成不变的生活实在太过枯燥。

 

虽然田柾国可以理解,但他依旧捏碎了契约掐断了那些血族的生命作为惩罚。

 

当然作为佣人的人类也有些会如此,但他们生命短暂,无需田柾国太过费心。

 

只这一点就让田柾国很满意了。

 

现在雨停了,他要出发去找一些这样的人了。

 

2.

 

从古堡出来的一路上还是那么荒凉,但越走越是田柾国不适应的繁华。

 

车如流水,人潮涌动。

 

他出门前仔细收拾过自己,也整理好了形象,检查过自己的衣物,剪裁合身的西装,斗篷,胸口还插着一支从院子里刚剪下来的新鲜蔷薇。

 

优雅的像个欧洲王子。

 

但是在这他不明白的时代,显得十分浮夸。

 

路过的女高中生相互之间窃窃私语,马上被听力异常优异的田柾国给听到了。

 

“虽然是个帅哥,但是打扮的好残念。”

 

真是群无知又没有品位的人类。

 

田柾国眯着眼睛在四周打量了一会儿,镶银手杖在手里转了个圈,然后直直的戳上了前面那个男孩子的屁股。

 

实在太翘了,过分引起他的瞩目。

 

“喂,你。”他的声音像是醇香的酒,但语气却很无礼。

 

对人类田柾国一向是很傲慢的。

 

朴智旻当时正低着头玩手机,被怼的往前跳了一下,又羞又恼的回过头看着田柾国。

 

嚯。

 

脸这么红。

 

田柾国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一下朴智旻,肯定是喜欢上我了。

 

真是浅薄的人类。

 

就喜欢看脸。

 

3.

 

哪里来的神经病?!

 

朴智旻狠狠的瞪着对方,等一个道歉。

 

奈何被朴智旻瞪视的田柾国完全会错了意,毕竟在以前他围绕着他的男男女女都是如此强硬的表示着他们的爱意。

 

或者是为了他的金银财宝,或者是为了永生之法。

 

“就你吧。”田柾国抬了抬下巴,“跟我走。”

 

“什么?!”朴智旻根本不明白田柾国在说什么,他看见田柾国已经转过了身,伸手直接扯住了对方的斗篷,“臭小子,我说你应该先给我道歉好不好?!”

 

田柾国皱眉看着朴智旻张牙舞爪,他歪头想了想,感觉对方有点像刚出生的猫咪。

 

好吧,好吧。

 

超凶的。

 

不过,他还是不能允许对方挑战主人的权威。

 

作为他的仆人一定要学会什么叫服从与尊敬。

 

田柾国轻易的拨开朴智旻的手。

 

“我从不向人类道歉,而且作为你的主人,我有必要教你什么是礼节。”田柾国的手杖点在了朴智旻的肩窝处,“这是第一次我可以原谅你,如果你再犯,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我……”

 

实在太过理直气壮的中二病,竟让朴智旻一时语塞。

 

他赶忙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手杖能指到的范围。

 

社会,社会。

 

溜了,溜了。

 

朴智旻转身就跑。

 

4.

 

啧。

 

田柾国不耐烦的咂了一声。

 

黑色的蝙蝠羽翼在黑色的夜幕中宛如刀锋一般伸展。

 

遮天迷地。

 

朴智旻还没跑上个几步,便觉得双脚离地,越来越高。

 

伴着不少人的惊呼和手机拍照时的闪光与咔嚓声。

 

他惊得说不出话,下意识的勾住了田柾国的脖子,随着高度胳膊用力越收越紧。

 

田柾国在心里哼笑一声。

 

嘴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古堡的院落已经很久没有人搭理,蔷薇丛也乱七八糟,更不要提周围的枝丫草丛全部纠缠在了一起。

 

在这漆黑的夜里只余下恐怖。

 

田柾国松了手,可朴智旻还挂在他身上。

 

“喂,你。”田柾国把朴智旻往外扯了两把,却感觉对方更往他怀抱里扎。

 

“我要回去,呜呜呜。”朴智旻不过还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又是翅膀,又是古堡,黑暗阴沉,任谁这么一吓都得哭。

 

田柾国皱着眉,感受着裸露在外的脖颈处的皮肤沾染上了湿热的泪水。

 

人类都是这么喜欢哭的吗?

 

在朴智旻后背上的手从扯改为了轻抚,他低声的劝哄,“明天我就送你回去还不行吗?”

田柾国也很委屈,他只是要找个仆人,又不是不付工钱。

 

肿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5.

 

古堡生活质量太差,连安慰人的牛奶都没有一杯。

 

床头的矮桌上高脚杯里装着些清水,好久没人睡过的大床满是灰尘的味道。

 

惨啊,太惨了。

 

朴智旻从惊慌之中平复了心情,确定了自己暂时安全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田柾国过的生活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朴智旻从田柾国给他盖上的斗篷外套里悄悄露出眼睛,偷看坐在一边姿态优雅坐在沙发椅上的田柾国。

 

吸血鬼什么的只在新闻书本和电影电视剧里见到过。

 

据说他们生命很长,很长。

 

朴智旻垂眸看着投射地上田柾国被烛火拉长的阴影。

 

安静的空间中,只余下寂寥的味道。

 

他想起初遇又想起刚才自己颇为狼狈的样子,为了挽回一丝颜面依旧嘴上逞强,“臭小子,怕你留一个也会哭,明天我不回去了。”

 

反正他回去也……没有归处。

 

田柾国一听立马舒展了原本紧绷着的身体,得意的翘着腿晃了几下。

 

瞧瞧这个口是心非的人类。

 

喜欢我喜欢到不愿意离开还要拿我做借口。

 

真是没办法。

 

6.

 

其实古堡的生活也不是朴智旻想的那么糟糕。

 

田柾国付他的古董金币拍出了好价钱,生活由此发生质变。

 

除了田柾国不太喜欢太阳,还总是偶尔会中二病发的让他叫主人之外,朴智旻觉得他们还是很合拍的。

 

朴智旻头上戴着草帽蹲在花园里给蔷薇花搭架子,不过一会儿便听见玻璃窗被人敲的叮当响。

 

厚重的窗帘缝隙间只有田柾国的小半张脸和过于苍白的手指朝着他勾了勾。

 

得,日常召唤。

 

客厅也不似之前那种昏暗阴沉,电脑屏幕的亮光已经足够照亮一切。

 

田柾国正叼着一支红色的西瓜冰棒,伸手拍了拍他旁边的座位,“智旻,快点,要开始了。”

 

朴智旻叹口气,无奈的捞起游戏手柄坐在田柾国身边。

 

经过他不懈的努力终于让田柾国抛弃了过于浮夸的衣着打扮,但也没想到对方只喜欢纯色的T恤。

 

外加休闲裤,拖鞋。

 

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影子。

 

“智旻,左边左边。快,我来救你。”

 

朴智旻看着唠唠叨叨的田柾国转头吸了一下鼻子。

 

柾国啊,我对不起你。

 

这么优雅的血族整到现在完全变了样子。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大写的死宅。

 

还是颜值很高的那种。

 

朴智旻咳嗽了一声把视线从田柾国的脸上转开。

 

实在是好看的过分了。

 

田柾国握着手柄晃了一下身体。

 

哼,人类。

 

又偷看我。

 

7.

 

不过这样轻松愉悦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伴随着田柾国大哥金硕珍的归家而结束了。

 

田柾国老老实实的站在金硕珍面前低着头,身后站着的朴智旻听见金硕珍因为生气说话都没有标点了。

 

“醒了就醒了吧瞎出去跑什么啊要仆从不会给哥打电话吗哦哥忘记给你留电话号码了可是你再家里等等又能怎么样哥难道还会丢下你不管吗。”金硕珍喝了一口茶,田柾国揉了揉耳朵,“哥你要到底要说什么啊?”

 

“我要说时代发展社会进步你在人类管制区随便起飞是要受罚的!”金硕珍把手机丢在田柾国面前,“你知道我们为了消除这段影响和留在其他人类脑海中的影像废了多少时间精力吗?”

 

金硕珍视线一转看向朴智旻,很明显的也想要消除朴智旻的记忆。

 

田柾国察觉到了金硕珍的意图,立马挡在朴智旻面前,“哥,你不要动他。”

 

金硕珍记忆中的弟弟很是乖巧可爱,从来没有以这样强硬的姿态对他说过话。

 

“你知道一个人类知道我们的秘密会是多危险的一件事情吗?而且他身上连契约都没有。”金硕珍不赞同的摇头,“银器,阳光,随便一样都能轻易夺走你的生命。”

 

“他不会的。”田柾国回头看了朴智旻一眼,朴智旻不太清楚金硕珍说的契约是什么,不过听起来就很危险的样子。而且他又真的不会想要田柾国的命,连忙跟着摇头,“对对,我不会的。”

 

金硕珍挑眉,“你凭什么保证?”

 

朴智旻被问得一怔,田柾国却还带着点害羞的抢先开了口,“当然是因为他喜欢我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朴智旻听完简直眼不能看,耳不忍听,苦不堪言。

 

经过网络荼毒之后的田柾国说起话来都被潜移默化的在卖萌。

 

还不要不要的。

 

金硕珍怀疑的看向朴智旻,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红色吓了朴智旻一跳。

 

他立马点点头,“对,没错。我喜欢田柾国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朴智旻看向田柾国满是笑意的眼睛,忽然心中莫名松了一口气,不自觉的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人类的甜言蜜语还真是厉害。

 

田柾国在月夜中抚上心口,朴智旻白天里的一句话,让他的心到现在也无法完全平静。

可是如果他欺骗我呢?

 

黑暗之中蝙蝠般的羽翼无声的伸展,肃杀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古堡。

 

沉睡中的朴智旻对此一无所觉。

 

站在角落中的金硕珍看着田柾国以翅膀将朴智旻整个覆盖。

 

“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

 

他喃喃自语,可却也只有他自己的心知道,天天要朴智旻生不如死,可没有一次能真正办到。

因为他的心正在说,“我不舍得,我不舍得。”

 

金硕珍叹息从朴智旻的床前拉走了他还不太懂事的弟弟。

 

他们本来也太久没见,是有很多话要说的。

 

“如果你不能确定,不如让我来做一个测试。”

 

一个不会有人类通过的测试。

 

8.

 

次日金硕珍带着朴智旻出了门,金硕珍全副武装,墨镜口罩没有一丝一毫暴露在空气中,头顶还上打着一把很照耀的粉色遮阳伞。

 

朴智旻走在他身边感觉整个人都被传染的萌萌哒。

 

“嫌弃什么?是男的就选粉色。”金硕珍好似漫无目的,又好像别有深意。

 

他出门前田柾国正咬着手指站在门口看着他,好像特别紧张,怕要失去什么一般甚至有些恐慌。

 

和最初那个目中无人用拐杖戳他屁股的完全不是同一只蝙蝠,哦,不,高贵的血族。

 

“智旻你很久没来这样热闹的地方了吧?”

 

路上人来人往,无比喧闹,确实是让朴智旻有些怀念的。

 

“智旻如果想要留在柾国身边,以后就再也没办法感受这样的世界了。你要转换成为血族,才能换来长久的陪伴。契约让他永恒掌握对你任意生杀的权利,等到他不耐烦的那天,智旻就会毫无征兆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们要居住的地方是永恒的黑暗,智旻你再也无法看见阳光。”金硕珍扯开手套伸出一根手指暴露在没有被遮阳伞遮住的阳光下,几乎是瞬间手指便成为了焦炭般的黑色,“那时如果你想,也只会变成这样,看见了吗?”

 

朴智旻有些惊讶的小退了半步,随后又坚定的站住了,“其实一开始我觉得田柾国真是莫名所以,不过他见到我的那天算是我人生里最倒霉的一天吧。我因为害怕在他面前哭的很惨,可也因此心里得到了缓解。亲人朋友这些对我已经太过遥远,我会怀念热闹,但却更喜欢待在柾国身边听他很吵的玩游戏。未来会怎么样总要抵达之后才会知道,再说没有阳光又怎么样呢?夜晚整理蔷薇花丛不也一样吗?”

 

朴智旻在太阳下张开手心,“而且怎么会没有阳光呢?”

 

田柾国就是我人生中的小太阳。

 

金硕珍甩甩发疼的手指,他等下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充回来。

 

不过暂时他也没有想吃任何东西的想法。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说好的人类都贪生怕死胆小如鼠呢?

 

金硕珍挑眉看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田柾国裹得像个粽子一样拖着朴智旻飞快的跑走了。

 

狗粮,给太多了。 

 

9.

 

田柾国抱着朴智旻躺在他的棺椁里。

 

四周铺着的鹅绒毯子非常舒适。

 

朴智旻更觉得不是那么难以适应。

 

“智旻真的愿意为我变成血族吗?智旻真的知道吸血鬼代表什么吗?”田柾国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已经确定过得事情就是还想要再三确认。

 

“不是说不吸血也能活的很好了吗?”朴智旻缩在田柾国的怀抱里还真有点困了,早知道就不熬夜陪田柾国玩游戏了,“不是还有什么官方药剂吗。”他在田柾国心口蹭了一下鼻尖,模糊的回答,“现在所谓吸血鬼不就是白天睡觉吗?”

 

田柾国被他蹭的心里发痒,看着朴智旻天鹅似的脖颈吞咽了一下。

 

视线顺着领口一路下滑。

 

血脉喷张,别有深意的应了一声,“嗯。”

 

10.

 

我们白天睡觉,晚上“运动”啊。


评论(1)
热度(116)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