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郭卯】霸道河神爱上我

※郭得友X丁卯

※一发完。

※万万梗www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我叫丁卯,是天津卫漕运商会的大少爷,家里的船连起来能绕地球一圈那种。

 

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我只希望能够追求自己的理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医。

 

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大洋,不要来烦我。

 

我爸又拗不过我,只好答应送我去德意志留学。

 

今天是我学成归国的第三天,在天津卫的日子还是那么的无聊。

 

于是我决定从家里偷跑,不幸的是中途落水。

 

万幸的是有个叫郭得友的家伙救了我,但根据我缜密的分析他一定会趁机绑架我,囚禁我,说不定还会剁下我一根手指,然后去要挟我爸。

 

但没想到我毫无破绽的推理居然出现了错误,我醒过来的时候居然是在藏翠楼里。

 

郭得友只是敲诈了我一顿福祥居的料理而已。

 

居然看不起我是可以帮他买下福祥居的!

 

他真的是好清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所以我决定喜欢他,追求他。

 

可我对此毫无经验,只好求助胡总管。

 

胡总管:追求嘛,不就是送送礼物,吃吃饭,然后约约会。

 

送礼物?

 

那不是太简单了吗!

 

我得意洋洋的看着郭得友手里拿着我送的座钟满脸复杂。

 

唉,他肯定是第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吧,感动到不敢动了。

 

我笑到露出八颗牙齿的问他: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郭得友瞥了我一眼:你这是要给我送终的意思?

 

Emmmmm……

 

其实我去德意志的时候年纪还比较小,现在回来后有些中文跟不上,意思也还不太能理解。

 

譬如我完全不明白郭得友是怎么得出我要给他送终的这个结论,但是他问我我又不能不回答。

 

所以我很坚定直白的告诉他:你还可以葬进我们家的祖坟里。

 

郭得友放下座钟,从背后摸出了他的烟杆,咚的一声敲上了我的脑袋:哪来的回哪去!

 

我有些呆怔的摸着自己的脑袋,我带了帽子郭得友也没怎么用力,所以并不是很疼。

 

但!

 

我爸爸都没打过我!

 

竟然有人敢对我动手?

 

从未有过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爱的心跳?

 

一定是的!

 

像我这种家财万贯,学业有成的大好青年对这种单纯的小河神,简直毫无抵抗力!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就像我对法医学的执着,我相信只要努力,一切都没问题。

 

我拜了老河神做师父,每天跟在郭得友身后笑嘻嘻的叫他师哥。

 

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每这么叫一次,郭得友的脸色就变一次。

 

从最开始不喜欢我这么叫,到后面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难道是被我的真情打动了?

 

事情发展确如我所想,郭得友终于答应跟我在一起了。

 

跟他在一起的日子虽说吵吵闹闹,但是是很开心的。

 

只是有一点……

 

万万没想到。

 

就是每天我很翘的屁股都会有点痛。

 

走开!你们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为什么!


评论(25)
热度(450)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