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第十封来信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我第一次见朴智旻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很好看的人,举手投足间有股说不出的优雅,亲近与疏离都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要出租的房屋也如同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的舒适,开门的一瞬间我只见满室的晨光,轻柔的像纱一般铺在地板上。

 

“你可以随意转转。”他领我进门后便依靠在进出阳台的门边,虽然是在对我说话可眼神却一直盯着外面那些正逢春季开的满室芬芳的花朵。

 

我想他应该是怕房子租出去后,这些漂亮的小家伙们再无人可以托付。

 

其实他大可不必担心,虽然我作为单身男人是懒了一些,但浇浇水之类的还是可以做的。

 

但我也并不急着表达些什么,按照他说的先到处看了看。

 

厨房和卫生间都被擦的锃光发亮,这让我觉得朴智旻应该有点洁癖,考虑到这点,在我还没得到房子使用权的时候,我会尽量不为主人增添烦扰,在踩上通往二楼的楼梯时也努力贴着墙壁踩着边边。

 

二楼只有一间卧室,家具什么的还留在原处,衣柜大的吓人,占据了一整面墙。

 

双人床也有些过分大了,撤掉了床垫后中空的地方大约能并排躺下四个我。

 

我合理推测他可能以前是与什么人同住的,我思考的时候也无法安静的思考,会在原地打转,视线也会扫来扫去。

 

衣柜旁边床头位置的正中央有一块长方形的痕迹,这块区域比别的地方要干净太多,应该是之前挂过壁画或者是照片之类的。

 

“怎么样?觉得还可以吗?”朴智旻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二楼,他走路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有点吓到我了,这让我回答他时都有些结巴,“啊,很好,我、我很满意,马上签约让我交押金也没问题。”

 

“是吗……那就好。”朴智旻笑了一下,继而垂眸的神情让我觉得他似乎并不是很希望得到我的这个回答。

 

“明天,明天……”他踟蹰了一声,“明天上午房产中介的人也会一起过来的,那时候再签约吧。”

 

他话语里的迟钝让我知道他是不舍得离开这个房子的,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要执意这么做。

 

我离开的时候朴智旻也同我一起,顺便为我介绍了一下房子周围的公共设施。

 

我是很喜欢听他说话的,语速很慢,很温柔,有时说着说着会把自己也逗笑,“这里是篮球场,晚上来打球的年轻人很多,以前我跟柾国也一起来过,不过我俩打的都不太好,柾国还被我丢出去的篮球打到过。”

 

柾国……?

 

他的叙述中无意识的多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尽管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一旦说起关于这个人的时候他的语速会有些兴奋的变快。

 

就像小孩子在向别人炫耀他最喜欢的东西,迫不及待的想要别人知道是多么好,多么棒。

 

朴智旻的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弧线,“咚的一声砸在身上,当时真是吓死我了,柾国还硬挤出笑来安慰我说一点都不疼。”

 

我并不认识这个叫做柾国的人,于是也没办法给出更好的反应,只能对他笑笑。

 

朴智旻也察觉到他自己似乎是说的有些多了,之后去车站的路上也一直沉默着。

 

我不好多问,也只好跟着不说话。

 

与他的第一次见面,就在我匆匆登上即将开走的汽车时结束了。

 

2.

 

第二次是在次日的上午,如同朴智旻说的那样房产中介的人也来了。中介的人跟我到的时间差不多,站在门口微微弯腰跟我打了声招呼,我之前就是通过他找到这房子的,我跟他闲聊了几句顺手按下了门铃。

 

中介的人却从包里拿出了备用钥匙,“我们比约定的时间来的早了,也许朴先生还没到吧,我可以再带你看看房子,顺便等他。”

 

他的话刚说完,钥匙还没对准锁孔,门便从里面被人推开了。

 

朴智旻露出脑袋,看着我们笑了笑,“来的很早啊。”

 

中介的人一心只想快点完成这单生意,与他打过招呼后便进门了,而我却注意到他眼底下挂着淡淡的灰色,显然是没有休息好。

 

“昨天是一直留在这里了吗?”我疑问让朴智旻有些怔楞,随后他拨了拨额发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是,你走了之后我又打扫了一下房间,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末班车已经没有了。”

 

“哇……”我当然是很惊讶的,因为这里的沙发之类的家具都被朴智旻处理掉了,说是怕新主人觉得不干净,“那你是睡在哪里啊?”

朴智旻在我身后关上门,“撑不住咪了一会儿。”

 

他没说的太详细,而我却又想起了昨天与他的对话,现在我可以再次确定,他对这房子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或许是……

 

柾国。

 

我在客厅中央不自觉的原地转了转,正如我之前所说,这是我思考时的惯性动作。

 

朴智旻昨天的叙述,双人的大床,过分大的衣柜。

 

或许是之前朴智旻与一个叫做柾国的人一起生活在这里。

 

但不知什么原因,柾国离开了,而朴智旻不愿继续在这充满了回忆的房屋里继续待下去,所以才选择了把房间出租。

 

我好像窥到了一个秘密,人都是这样,一旦发现了什么,总想要百般验证。

 

于是,我投放在朴智旻身上的视线变得更多了。

 

中介催促着我与朴智旻签约,朴智旻显然并不在意我付出的金额对不对,他只算好了给中介的那部分,剩下的点都没点的顺手塞进了包里。

 

他很急切的想要逃离这里。

 

但又万分不舍……

 

他一直在看阳台上的那些花,与我们说话时带着明显的恍惚。

 

中介拿出备用钥匙交给了我,然后为我解释作为房东的朴智旻手上肯定还是要留有一串的,他做完本职工作之后马上就离去了,毕竟我们不是他这天之中唯一的客户。

 

朴智旻以为我在打量房屋没有注意他,他依着墙壁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轻微的摇了摇头,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的声音里有着难以隐藏的疲惫,“好了,现在这里属于你了。”

 

“只是暂时的,”我想要试图安慰他,“我会帮你浇花的,我只租了三个月而已,三个月后你还是要回来的不是吗?”

 

“花……?”他摇头,“不必了,嫌烦的话你可以把它们都清理出去。”

 

他没有等我的回复,也没有说他还会不会回来,他跟我道别之后推门离开时一次头都没有回过。

 

朴智旻要把自己从那些关于房屋的回忆中连根拔起。

 

3.

 

至此我就再也没有再见过他了。

 

算算时间,我也已经搬来这里小半个月了,但我的小说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我会频繁的变更住址也全是为了它。

 

啊,似乎忘记介绍我自己小说家的身份,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比常人对待事情的进展更为敏锐,所以能很快察觉到朴智旻离开这里的原因。

 

想到朴智旻,因为小说家好奇的天性,我现在更想见见那个叫柾国的家伙。

 

我对他为什么会率先离开保持着常人都有的八卦之心,当然这不会成为我生活的全部。

 

混乱的作息让我很少有机会在白天出门,今天很难得在中午的时候被太阳给晒醒了。

 

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眼前亮着的电脑屏幕正写到我的主人公出门去了一趟超市,也许我也应该去一趟,做个实地考察顺便给自己买些正常人类的食物。

 

现实总是比小说更加的跌宕起伏,我没想到我这次出门会遇到了正好从海外度假归来的邻居。

 

一家三口正在从车上往下搬行李箱,我连忙上去帮了把手,他家的女主人一直对我说谢谢,但眼神却带着疑问,“你是……智旻的朋友吗?”

 

原来她看到了我从朴智旻的房子里出来,所以对我的来历产生了疑问,“不,我是租客,朴先生暂时把房子租给我了。”

 

“怎么会呢……?”女主人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奇怪的摇摇头,但她也没多说什么,再次道过谢后便跟在丈夫的身后领着女儿进屋了。

 

可当我从超市拎着东西回来的时候,正看到那位女主人站在门口等我。

 

她手里拿着两封信,表情有些焦急,“你终于回来了,你能联系到智旻吗?我打了他的手机但提示他关机了。”

 

朴智旻临走前确实是有一个号码给我,说是让我在房屋出现什么紧急情况的时候联络他。听他这么说我就知道除非是地震龙卷风,否则就不要打扰他了的意思。既然如此,号码也没有被我妥善保管,但我觉得找一下还是能找到的,再不济我还可以让中介的人来联络他,想到这里我便对着那位隔壁的女主人点了点头,“我大概可以。”

 

她真的太着急了,甚至没有顾虑我语气中的不确定,她把信塞进我的手里,“因为信箱并在一起的缘故,邮递员又把智旻的信件塞到我这边来了,我最近两个月都在海外,到今天才发现。可我今晚要跟丈夫一起去别的城市,没办法等智旻回来了,就拜托你帮我把信件转交给他吧。”

 

她再三嘱托和谢过我之后便返身回家了,我也连忙回去把买来的东西随意丢进厨房里,然后开始四处寻找朴智旻留给我的电话号码。

万幸的是我终于在一个抽屉的角落里摸到了那张卡片。

 

4.

 

打过去的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朴智旻的声音对我来说是久违了,略带着一些陌生,我只好先确认一下,“请问是朴智旻先生吗?”

 

“我是。”他的声音莫名有些发紧,在听到我自报家门后徒然松懈了下来,“是房子出了什么问题吗?”

 

这种松懈感我听过很多次,也在小说中描写过很多次,那是在抱有错误期待后自嘲般的疲倦。

 

“啊,不是房子的问题。”我不能放任自己在自己的思维里停顿太久,我止住想要原地踏步的腿脚,“是我收到了两封信……”

 

我把女邻居的话原原本本的转述给他,朴智旻的声音又突然紧张起来,我甚至通过听筒听到了细小的吞咽声,“写的人……是谁?”

 

我听到朴智旻这样问我,我又连忙把搁置在桌子上的信件拿过来,“寄件人的地址只写了地名,不太详细,名字是……JK。”

 

朴智旻听完后沉默了许久,最后才吐出两个字,“丢掉。”

 

“什么?”我此刻已经反映过来JK是柾国名字的首字母缩写,因为之前听过朴智旻对柾国的描述,在我的印象与推测中这应该是个对他十分重要的人才对,现在居然要我丢掉信件?

 

朴智旻听了我的反问却很不耐烦,他第一次对我表露出这样的陌生情绪,与初见时的温文尔雅有太大的差距,“丢掉!撕掉!毁掉!怎么样都随便你!以后也请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来联系我了。”

 

朴智旻的话语间都是命令的句型,但我知道这不是针对我的,而是因为柾国让他的情绪有了如此大的波动。

 

“对不起……”他跟我道歉,也许不是面对面的关系,他没有过多的防备,疲惫的声音很容易就出卖了他,“那些信随便您处理吧,今天我先挂断了,改天会再好好致歉的。”他连再见也没有余力对我说,随着他话语结尾,我们之间的通话便结束了。

 

随我处置……?

 

我能怎么办?

 

通过邮戳上的发信日期来看,两封之间正好有一个月的间隔,第一封要厚一些,第二封则薄了特别多。

 

尽管我实在是好奇的要命,但我也没想过要侵犯他人的隐私。

 

信件被我连同朴智旻的电话号码一起放回了那个抽屉里。

 

我瘪嘴的感叹,柾国啊,你怕是要从此不见天日了。

 

5.

 

原本我以为事情会就此完结,可不曾想到过了半个月后邮递员按响了家里的门铃。

 

他站在门外把当成了朴智旻,一个劲的对我道歉说他没有看清是两个并排靠在一起挂在墙壁上的信箱。

 

他连让我解释自己并不是朴智旻本人的时间都没给,就又问我隔壁的邻居有没有转交之前的信件,在得到我点头之后又迫不及待的把一封新的来信塞进了我的手里。

 

邮递员离开时的表情自信满满,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不是朴智旻啊喂!

 

属地模糊的寄件人,大写的两个字母,当然还是那位柾国君啦。

 

我在心里念叨,只是寄来又有什么用呢?朴智旻都不要看你的信。

 

如果你的地址写的清楚点,我好歹也可以回封信告诉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我想起之前给朴智旻打电话时得到的回复,也只能将这一封也一起放进那个抽屉里。

 

在信封被放进去的第四天清晨我颠来倒去的时间意外的恢复了正常的作息,这也是我第三次见到朴智旻。

 

我正从外面散步回来,他明明有钥匙却站在大门外依着墙壁看清晨时分灰蒙蒙的天。

 

他这样的姿态有点像趴在窗户前看天空的猫咪,外人是无从得知此刻他究竟在想什么的。

 

“您好。”他见到我又恢复了那种亲切又疏离的感觉,“上次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是我说话时语气太冲了。”

 

我从来没想过还有这样认真的人,说是致歉居然真的亲自来了。

 

我将他迎进屋子,看着他有些怔在原处。

 

好吧,好吧,我承认自己是有些懒惰的,而且是舒适主义者。

 

原本空无一物的客厅里此时到处都是我的衣服裤子,我有些难为情连忙将它们全部塞进了沙发底下,“你、你不要介意啊,其实基本清洁我是有做的。”

 

他摇头,换好拖鞋走了进来,“这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惊讶。原来一个地方要发生改变,也不过朝夕而已。那更何况是人呢……”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如果不是我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他最后说了句什么。我这才发现他的精神好像更差了,最初我见他时那一头好看的橘子色头发都没了活力似的垂着眼前,挡住了他的眼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股说不出的落寞。

 

我不知道该从何安慰他,只得干巴巴的问,“要喝茶吗?还是饮料?”

 

“不用了。”他低着头,手指在衣服上揉搓了几下,“我就是想问……信……还在吗?”

 

6.

 

“在!当然在!”我可是一直在期待着这天,能把这烫手的山芋转交出去,我连忙取出那三封信交给朴智旻,“还有一封是最近来的,因为上次电话里说的,所以我没有……”他听我说完脸上露出些抱歉的神情,又再次对我道了歉,这才把信接了过去。

 

我以为他拿到信之后就该与我道别,谁知他还坐在原处,三封信被他拿在手里反复看过后又重新推到了我面前,“今天还是当我没有来过吧。”

 

哇,朴智旻这个人可真是的,怎么这么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我把信件重新推回去,“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现实永远不能当做没有。”我感觉自己说的话就像小说里的台词,在某些特定的场景下还是有点帅气的,“哪怕你一直逃避,也绝不会有任何改变。如果你不想这样,只能面对。”

 

他的手指在信封上摩挲而过,“其实哪怕我不拆开,也知道柾国写了些什么。”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将三封信原封不动的推了回来,“柾国离开之前,说他要写十封信给我,写够十封,就是我分手的时候。”

 

朴智旻看着我笑笑,但眼睛里全都是难过,“可我没想过真的会收到他的信。”

 

“哎呀,我这个人怎么……”他坐在我面前,嘟嘟囔囔的低头抹了两把眼泪。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他如此生气让我丢掉信的原因,他掩饰哭泣的样子让我也感觉到了一丝的抱歉。

 

我不知道那天通话过去他听到柾国来信的时候该是多么的惊慌与痛苦,甚至还在责怪他怎么连别人的信都不肯回。

 

我也为自己刚才说过的风凉话而感到羞愧,什么不能逃避啊……

 

这种情况之下又有谁还能积极面对呢?

 

“如果真的能当它们不存在就好了。”朴智旻托着下巴,睫毛还沾着水汽,他怕我拆穿他刚刚哭过,所以一直强撑着对我微笑。

 

信最终还是被我放回了抽屉里,朴智旻走的时候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失魂落魄。

 

此时我有些恼火这个从未见过的柾国,是他和他的信才让朴智旻如此的难受,但我对此却无能为力。

 

这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又岂是外人能够轻易插手的?

 

7.

 

正如同朴智旻所说的那样,信件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如同雪花一样纷纷而至,比之前的速度快乐好多。

 

数数已经有八封了,但我不敢告诉朴智旻。

 

我没办法通知他,他的爱情还有两封来信的时间就要结束了。

 

阳台上的花朵开的依旧绚烂,我小说中的主人公正在披荆斩棘,而朴智旻却仿佛是在黑暗隧道中行走的人,怕是连一个小小的出口都找不到。

 

我收到第九封信的时候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邮递员和我已经很熟悉了,他终于弄清我不是朴智旻本人但还是亲切的跟我分享了一下隔壁超市新品折扣的消息。

 

我正准备把信放进那个抽屉里,忽然听到大门处门锁转动的声响。

 

我回头只看到一个双肩包,像里面装了炸弹似的被撑成了四方形,从大门处往里进。

 

我吓得连忙推上了放信的抽屉,左右看看有没有能防身的东西。

 

背着双肩包的人还推着两个万向轮的银色大行李箱,站在玄关处气喘吁吁的,好不容易缓过来看见了我,明显他也被吓了一跳。

 

他先是迷茫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皱眉看了看我,继而生硬冷漠的问,“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智旻呢?!”

 

他的三连问把我震在了原地,我的大脑开始下意识的飞速旋转,我忽然反应过来这个人大概就是朴智旻口中的柾国。

 

不得不说朴智旻的眼光真的太好了,柾国比我想象中要好看一万倍也不止。

 

不同于朴智旻柔和亲切的感觉,英气俊挺朝气蓬勃的少年感简直扑面而来。

 

这是个让人一看就难以移开眼神的男孩子。

 

但是我想起朴智旻的眼泪,顿时把那点好感都给消耗干净了,我也毫不客气的回他,“现在这里是我家,智旻已经不住在这里了。”

 

他的眉头一直紧锁,肯定是不满意我如此熟稔的称呼朴智旻,又圆又大的眼睛毫不客气的瞪了我一眼。

 

他把行李卸在一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打电话。

 

对象是谁,不必猜也知道是朴智旻,不过很显然朴智旻并没有接。

 

他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些我不懂的情绪,夹杂着慌乱,他大步来到我面前,“你能联系到智旻吗?”

 

我当然会帮他联系的,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很想让朴智旻能直接骂他一顿就好了。

 

8.

 

我拉开身后的抽屉去找记着朴智旻电话号码的卡片,站在一边的柾国很自然的便看到了抽屉里的那些信。

 

署着他名字的九封信。

 

“这些信怎么会在这里?!”他惊讶极了,连声的问我,“你没告诉智旻吗?他一封都没看过吗?”

 

他急切到我刚跟朴智旻打了个招呼便一把从我手里夺走了手机,这可真是个让人很火大的小子啊。

 

“智旻……”跟我说话完全不同的是柾国跟朴智旻说话的时候一直带着很小孩子感觉的哭音,委屈巴巴的让我觉得他精神分裂,“智旻,你怎么不说话啊,你理理我啊。”他很清楚怎么才能让朴智旻心软,可怜兮兮的又喊了一声,“哥……”

 

那边朴智旻不知回了一句什么,让他快速的连连保证,“好的,我就在这里等着智旻,哪里都不会去的。”

 

他回头一脸冷漠的把手机丢换给我,变脸速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柾国把行李全部挪进了客厅,像是要重新占领地盘一样。

 

他双手抱着手臂,看了看一直以来被我肆虐的客厅,“不管你出了多少,我都可以出双倍买回,这里是我和智旻的家,请你马上找时间搬走。”

 

我被他不客气的话气得要死,难得幼稚的开始跟他吵嘴,“你和智旻的家?可我听智旻说你们已经分手了啊。”

 

显然我这句话杀伤力太大,让柾国一时之间怔住了,伴着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听见柾国大声反驳我,“我和智旻才没有分手!一辈子也不会分手的!”

 

打开门的人正好是同时听到了这句话的朴智旻,他神色复杂的站在原地,他比我之前见得那几次要更纤细消瘦了。

 

朴智旻疲倦的叹了口气,“田柾国,不是你说的吗?等我收到十封信的时候我们就分开。”

 

他和田柾国相互对视,插不进的氛围让我远远躲在一边。

 

我却不合时宜的想,原来柾国姓氏是田。

 

“不会有第十封信!”打断我思索的是田柾国掷地有声的话,他身上有着完全与年纪不同气势,朝我身后抽屉走过来的时候让我又忍不住缩了缩肩膀,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跟他吵架,他拉抽屉的小臂有着匀称的线条和微微鼓起的血管,看起来强装有力。

 

感觉被他打上一下,估计会死。

 

他把我收好的九封信全部拿了出来,“这些智旻都没看过吗!智旻看了就知道了!绝对不会有第十封信的!”

 

他是真的很清楚朴智旻的性格,与我陪着朴智旻一起退缩不同,他强硬的拉起朴智旻的手,把信塞过去。

 

田柾国不怕黑,可以在黑暗的隧道里带着朴智旻一起前进,直到他们一起找到出口为止。

 

“哥,相信我,跟着我就好了。”

 

9.

 

田柾国扯着朴智旻的手腕带着他来到客厅,按着朴智旻的肩膀让他坐下,“现在就看!”

 

朴智旻拿着信不动,田柾国就在一边一直吵,“智旻你看看嘛,你看看嘛。”

 

“知道了知道了,烦死了。”朴智旻伸手卡在田柾国的脖颈上左右晃了几下,“你先闭嘴行不行啊。”

 

我远远的关注着发展动态,稍厚的第一封被打开,里面稀里哗啦落出好多东西。

 

朴智旻把一张叠了好多次的纸展开,从我这边也能看到是一份地图,朴智旻指着上面的一个红圈没好气的问田柾国,“来这里?”


他反手打上田柾国的胸口,“你就写这么三个字,谁会去啊!”

 

通过他们断断续续的争执,加上我合理的推测,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全部脉络。

 

田柾国原本准备制作一个惊喜给朴智旻,为了让整个过程更加印象深刻,所以在出发之前故意跟朴智旻起了别扭,还说要寄给他十封信的事情。

 

其实这来的九封信,从第一封起就是一个线索,直到第九封,会让喜欢解密游戏的朴智旻找到去夏威夷的机票。


按照计划朴智旻现在应该身在夏威夷,跟他来场美妙的夏日约会。

 

我听着朴智旻骂他,“分手这种事情能随便乱说的吗!你知道我这几个月都是怎么过的吗?”

 

朴智旻确实很生气,说道最后实在无法忍耐自己的眼泪,原本我还以为田柾国会一把搂过朴智旻抱抱他之类的。

 

结果田柾国他自己也跟着哭了,一边哭一边道歉,“我在夏威夷等了哥好几天啊,为了惊喜一直没敢给哥打电话。去海边还被坏大海溅了一身的海水,又晒虫子又多,每天起床都以为自己在动物王国。”

 

朴智旻啼笑皆非的听着田柾国的控诉,眼里还滚着泪水的伸手点了一下田柾国的鼻尖,“好像是晒黑了啊。”

 

田柾国这才终于伸手环抱住了朴智旻,嘟囔着,“哥都瘦了。”

 

朴智旻没忍住戳了他肋骨一下,“都是因为谁啊!”

 

“不过知道智旻是这么喜欢我,我很开心。”田柾国啄了一下朴智旻的耳朵,“夏威夷,咱们要一起再去一次,我要复仇!”

 

唉,年纪轻轻玩的倒是很刺激。

 

我就想看看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我不是个透明人。

 

10.

 

田柾国回来的倒也是时候,正好是我租期到了要搬离。

 

朴智旻因为林林总总的经过,跟我之间倒也有些说不清是抱歉还是感谢的情绪,所以带着田柾国主动来帮我收拾东西。还给我带了一堆的夏威夷特产,让我的行李变得更多了。

 

我对着自己的眼睛比划了两下又指了指他和田柾国,两个人眼睛都肿着,很明显是又一起哭过了。

 

朴智旻不好意思的笑笑,“昨天跟他进行了很真挚的对谈,总得让他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啊。”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才不能容忍哪怕是玩笑的伤害。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才在受伤之后选择更加倍的珍惜。

 

帮我搬走田柾国当然是很愿意的,他迫不及待的要回他跟朴智旻的家,对待我的行李很是粗暴。

 

他跟朴智旻一起送我去车站,非要挤在我们两个人中间走路。

 

一旦我和朴智旻聊的多了,他就要说上几句关于他们家里的事情,“智旻你把我的小兔子玩偶都弄丢了。”

 

朴智旻也很容易被他牵走话题, “没有,我放在地下室了,回家就给你拿上来。”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又会很快的给我一个抱歉的笑容,他想不起之前聊到哪里,只好硬扯一个话题来说。

 

努力不让我尴尬的行为让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您的小说写得怎么样了呢?”

 

“已经快完结了,出版商那边前几天还打了电话联络我。”我的回复难得让田柾国也加入了话题,“小说?你是作家吗?那你的笔名是什么?我可以回家搜来看看。”

 

没有敌意状态的田柾国确实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我的署名是,J。”

 

“J?”田柾国指了指他自己,“那我也是J,”他又指了指朴智旻,“我哥也有J。”

 

他似乎觉得这很有趣,直到我上车都在念叨着,3J,JJJ之类的。

 

我坐在靠近车窗的位置,朝他们挥手道别。

 

车子在发动前我看到田柾国又不知跟朴智旻说了什么,惹得朴智旻抬起腿装腔作势虚虚的踢向田柾国。

 

或许是谈论要怎么在夏威夷进行他们的复仇之旅。

 

我想到小说的结尾,我的主人公也如同他们一般开心的生活在如此清澈的蓝天之下。

 

我也愿……

 

愿他们之间永远不会有第十封来信。


评论(6)
热度(90)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