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杀手行为观测书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说起杀手,也许在人们的心目中总是带着些许神秘的色彩。

 

但田柾国倒觉得这很是普通,他的生活除了日夜颠倒之外好像再没显得有什么不同。

 

指针指向了下午六点三十分,夕阳的余光透过窗户在白色的纱帘上映出一片血红的颜色。

 

在闹钟响起第二声之前,田柾国已经伸手拍下了按钮。

 

他最近的睡眠不太好,揉了一把泛红的眼睛从床上坐起身,他惯性的挠了挠脖子转了两圈,有些迷糊的问,“要吃点什么吗?”

 

“啊……”田柾国自言自语的站起来,回答了刚才的问题,“还是那家的蛋糕好了。”

 

他捞过毛巾进了浴室,在水流下扭了几下腰,骨头间发出了相互挤压的噼啪响声。

 

他前几天做事的时候不小心被目标踹到了后身,到现在还留着一大片的青紫。

 

不过这对一个杀手来说,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田柾国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神情里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待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了。

 

他换上了阳台上晾干的衣物,是常穿的黑色,从头到脚把自己裹成了一道影子。

 

唯有棒球帽的边沿扣着两个金属环,随着他出门走路时的动作正摇摇晃晃的。

 

七点三十分正式走出了他所住的街区,路上刚好是华灯初上,下班的高峰期里人来人往,车流不息,一片嘈杂。

 

好像所有人都三五成群,或笑或闹,唯有他独自漫步在这喧嚣之中。

 

田柾国压了一下帽子,转身便消失在这繁华的街道上,小巷中的静谧将这世界一分为二。

 

杀手,总是孤独的。

 

2.

 

八点二十分穿过条条纵横交错宛如蛛网般的羊肠小路,田柾国抵达了今天的任务点。

 

这里是普通人绝对不会深入的场所,除却暴力,犯罪,死亡之外,再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目标是一个刚爬到小头目位置的年轻人,左右花臂,鼻梁上还横着一条疤。

 

田柾国很擅长隐匿自己,他离目标很近,但对方却一无所察。

 

田柾国又小心的向前挪动了一步,已经近到能听到对方点烟时打火机盖子被扣合的响声。

 

那人朝着天空悠闲的吐了一口烟,而他左右的两个手下却显得有些紧张。

 

“老、老大,听说上面已经死了……”左边的小弟哆哆嗦嗦的在月光下伸出三根手指,“会不会哪天也轮到我们了?”

 

那人嗤笑一声,伸手敲了一下小弟的头,“混这行就别怕死,再说就咱们,排都排不上号,天塌下来自有高个子顶着。”

 

田柾国听着他的话也跟着眨眼看了看天,他甩了一下手,袖管里的匕首无声无息的滑到了手心里。

 

乌云随着风开始移动,渐渐的遮去了月亮的光辉。

 

黑暗中只有烟头的红星一点。

 

田柾国对身体的控制是登峰造极,走路更是能毫无声响。

 

那人被田柾国从后捂着口鼻,刀锋冰凉的贴着脖颈。

 

烟星几乎是瞬间就落了,他右手边的小弟奇怪的问,“老大,是下雨了吗?”

 

3.

 

九点三十分田柾国转出了小巷,热闹非凡的大路让他有些不适的停在了原地。

 

田柾国后知后觉的想起今天似乎是个什么节日,此刻他的脚下仿佛有一条分割线。

 

退回去,他是一道影子,走出来,他是一抹孤魂。

 

田柾国晃了晃脑袋,抛开脑海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现在他要快点去蛋糕店才行,也不知道今天节日,他要买的那款蛋糕还会不会剩下。

 

十点是蛋糕店关门的时间,他急走慢跑的总算在九点五十分抵达了蛋糕店的门口。

 

落地橱窗后的保鲜玻璃展柜里已经空无一物,田柾国抿唇,站在原地无措的踢了踢脚。

 

自从两个月前他第一次刺杀目标开始,就一天不落的在这家店里买那款蛋糕。

 

虽然外表只有纯白的奶油裱花,但切开之后却能发现一大块粉色的蜜桃果肉。

 

正当田柾国遗憾的想转身离开时,店门被人急急的从里面推开了,“啊,你终于来了啊。”

 

“嗯?”田柾国很久没有跟人好好交流过了,只发出了一个疑问的气音。

 

店员是个扎着大马尾的年轻女孩,连忙对他招了招手,完全不介意他的失礼,语气里是即将完成任务的轻快,“蜜桃蛋糕,我家的糕点师特别帮你留了一个哦。”

 

年轻的店员很健谈,在为田柾国结算的时候也不断的说着话,“你每天都会来买这个蛋糕呢,都快两个月了,说实话难道都不会腻的吗?”

 

田柾国把纸币放进收款用的银盘里,接过包装好的蛋糕,在离开前沉默了许久才回答了这个问题,“不会,我喜欢。”

 

4.

 

店员送田柾国出店门,顺便从内拉下了店铺的卷帘。

 

她蹦蹦跳跳的推开后厨的门,“天啊,你知道吗,你为他留蜜桃蛋糕的客人居然会笑啊。”

 

糕点师正在专心收拾他的料理台,答话的时候像是老式的电脑会出现顿卡一般,“什么?嗯?是吗?”

 

“什么啊!”女孩子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胳膊,“朴智旻,你可不可以好好听我说话。”

 

“我说!”女孩子在朴智旻耳边放大了音量,“那个总穿着一身黑,像个杀手一样的家伙!居然!会!笑!啊!”

 

朴智旻侧身,用手堵住了他受折磨的耳朵,“什么杀手啊,我看应该是附近的学生吧?可能是在中二期,比较喜欢耍酷?”

 

“这根本就不是我说的重点好不好。”女孩摆摆手,“重点是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好帅啊。”

 

朴智旻看了一眼陷入花痴状态的店员一眼,“是吗,可惜我只听过你的描述,都没见过他,所以暂时没办法赞同你啦。”

 

朴智旻耸耸肩继续收拾他的用具,与他表现出的情绪不同的是其实从两个月前这位客人来买蜜桃蛋糕起他就有些在意了。

 

因为纯白色的奶油蛋糕与众多缤纷的其他蛋糕摆在橱窗里时,是几乎没有存在感的。

 

有喜欢奶油蛋糕的客人买回去之后,下次还会来抱怨为什么中间会放那么一大块蜜桃。

 

朴智旻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明明标签上都已经写的很明白了。

 

哪怕减少了每天制作的数量,也依旧没有把这款蛋糕下架。

 

他觉得蜜桃蛋糕有点像他自己,内里都怀揣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5.

 

田柾国走回街区的时候快凌晨一点了,买来的蜜桃蛋糕已经不见了。

 

他走的很慢,不时的会停下脚步。

 

虽然他做杀手的时间并不长,但他的感觉一向敏锐。

 

有人在跟着他。

 

他没什么紧张的感觉,还有什么能比杀人更让人觉得紧张的?

 

田柾国想知道对方的来意,所以故意走走停停,但对方一直没有上前。

 

他完全不怕暴露自家的住址,大方的上楼,开门,回屋。

 

借着窗帘向外看了看,果然有个尾随的人影抬头看了一眼楼层,似乎在等着借由开灯时的灯光来确定田柾国的位置。

 

可田柾国根本没有要开灯的意思,他也不想再管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的心里只有他的目标。

 

还差一位。

 

只差一位了。

 

他呼出一口气,拆掉了身上带着的刀具,蜷缩在床铺上试图睡上一会儿。

 

已经说过的,他的睡眠不太好,因为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全是混乱成一团的色彩。

 

浓烈的红色里突兀的伸出一只手,朝着他的方向又远又近不断的摇晃。

 

“救救我……”他的耳边是虚弱的呼救声,缥缈的把他困成一团,“柾国……”

 

这让他更努力的把脸压进枕头里,连同眼角渗出的泪水也一并被抹去了。

 

画面凌乱破碎,手的主人鲜血淋漓的坐在他面前,身前的餐桌上摆着一块纯白色的蛋糕。

 

“柾国……你猜这块蛋糕的秘密是什么?”

 

餐桌与座椅一同翻转,突如其来的阳光模糊了一切血液的痕迹,暖洋洋的让他忍不住惬意的开口,“什么啊?”

 

“你尝尝啊……尝尝就知道了。”那人忽然变成了坐在他身边,一直把蛋糕往他眼前推。

 

“呜哇……什么?”田柾国因为这奇怪的口感而迷茫的歪了歪头,“桃、桃肉吗?”

 

“正确。”那人用得意洋洋的表情打了个响指,“怎么样?还喜欢吗?这可是我的第一款作品。”

 

“嗯,喜欢。”田柾国点点头,“虽然一开始有点奇怪,不过习惯了会变得很好吃。”

 

他认真的点评没有得到回应,奇怪的抬头只看那人离他越来越近,清新好闻的橘子香味争前恐后的侵蚀着他的嗅觉。

 

“那你喜欢做蜜桃蛋糕的人吗?”

 

他是如何回答的?

 

“等这次考试结束我就告诉你……”

 

对了,因为害羞而没有说出口。

 

他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却也能听到对方失望又期待的叹息,伸手揉着他的头发,“你这小子……”

 

下午六点三十分的第一声闹铃击碎了他的梦境。

 

田柾国拍下了按钮,重回这一室的安静与冷清。

 

他抬手擦净眼睫上还沾染着的泪水,揉了揉红肿的眼睛。

 

他该说的……

 

他应该直接回答的……应该大声的告诉他。

 

6.

 

“我发誓我真的已经查到线索了,只要上面批给我一张搜查令!”新来的警员激动到连脖子都涨红了,可翘着二郎腿坐着的队长却不耐烦的甩了甩手,“我不是告诉过你这件事情不用查了吗?正临着黑帮那群人争选新头目,这时候死一两个黑道分子有什么奇怪的。”

 

新警员不依不饶,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难道黑帮分子的生命就可以这样被随意剥夺吗?如果只是为了争选头目,那么死去的四人都是同一个帮会,他们这个帮会的人为什么不出头替他们找敌对的帮会报仇?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开战借口吗?”

 

队长嫌烦的看了他一眼,“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已经查过了,他们四个人在同一天的傍晚一起执行过一个组上派下来的关乎新头目争选的重要任务。”新警员拿出了两份口供,“这是第四个去世的黑帮成员的两个小弟对我交代的,根据他们的回忆,那天一共有五个人在码头参与了这个任务。当时他们两个负责在更远处蹲守,准备随时接应。”

 

队长随意的翻了翻文件,“所以?你想说什么?他们是因为这个任务死的?”

 

“这、这我不敢肯定,”新警员被队长丢回来的文件砸了个趔趄,“但是那两个小弟说虽然他们封锁了码头,但当时有个要跟码头船运人商量货物供需的学生跑了进去。”

 

他急忙的拦在队长身前,“我已经查过了,这个学生没有从码头离开过,也查到了失踪记录,但因为没有家人所以警方也根本不重视。”

 

他紧紧的跟在强行挣脱他控制的队长身后,“他只有一个玩得好的玩伴,就是来报案的人。我跟踪过他,他行为十分异常,有一次我甚至在他身上闻到过新鲜血液的味道!”

 

他最后的话让队长成功的停下了脚步,队长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证据呢?”他看着语塞的新警员叹了口气,“这一切都不过是你的推测而已,一个学生的玩伴,他有什么手段能查到那天都是什么黑帮成员在码头执行组织上交代的任务?”

 

他推了一把新警员,“我看你是想立功想疯了吧?年轻人,踏实点。如果你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头,不如我告诉你条路,多去给田局长揉揉肩端端茶,也比你这样瞎折腾强!”

 

队长小声凑到他耳边,“再要不然我听说田局长还有个不受宠的私生子,要不你试着扶他上位怎么样?”

 

新警员气愤的听着队长对他的嘲讽,狠狠的握紧了拳头。

 

没有搜查令也没有关系,只要他能守住第五个人。

 

7.

 

是夜。

 

田柾国能感觉的到那个如往常一般总是跟在他身后的人今天也没有缺席,他没有躲闪,任由对方跟着。

 

看着吧,今天,一切都将就此完结。

 

拐角处混乱的夜店里人声鼎沸,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挤成一团。

 

田柾国像是混入海中的水滴,让跟在他身后的新警员跌跌撞撞根本无迹可寻。

 

刺目的灯光晃花了警员的眼睛,拥挤的人群挡住了警员的去路。

 

他上下眺望间,好不容易捕捉到了二楼入口处的一片衣角。

 

田柾国听着身后的人被二楼门口的侍应生拦了下来,要求他出示贵宾卡。

 

“谁啊!”粗鲁的声音从门内传来,田柾国引得对方开了门,闪亮的刀锋瞬间对准了对方的心口。

 

他的目标刚刚洗完澡,腰间正围着浴巾,肥胖的身躯被田柾国逼得步步后退。

 

“你是谁的人?想要做什么吗?钱吗?”那人在道上混的太久,在田柾国没有开口之前他认为一切都是按照老规矩,是有可以商量的余地的,“钱的话在旁边的柜子里,或许小兄弟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我尽量都会满足。”

 

那人退到桌边,手在刚刚摸上酒瓶的瞬间便被田柾国的匕首扎中了肺部,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匕首又迅捷的在他的心肺附近出入了三四次。

 

血液疯狂流失的恐惧让那人终于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救救我……救救我……”

 

“救你……?”田柾国漠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那么谁能帮我救他回来呢?”

 

田柾国嫌恶的往后退了一步,站在原处静静看着对方居然的抽搐,口吐血沫,然后断气。

 

而当新警员终于摆脱了控制,身后跟着一堆阻止他的人一起冲上来的时候,房间里除了一具尸体之外,再就是大开窗户灌进来的一室冷风。

 

8.

 

蛋糕店外暖黄色的灯光映在他身上的时候,田柾国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暖意,里面扎着马尾的店员看到了他,赶忙跑了过来,语气中还带着一丝的埋怨,“你怎么才来啊。”

 

田柾国不明所以,但也不太在意,又或者说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在意的了。

 

“今天也给你留了蜜桃蛋糕哦。”女孩不同以往那样迅速的帮他打好包装,反而慢悠悠的借机与他攀谈,“本来呢,我们的糕点师今天是想见见你的,可是他今晚要回老家去,左等右等的,拖到登机时间都快来不及了才匆匆忙忙打车走了。”

 

女孩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一眼田柾国,她絮絮叨叨的就是想要多跟田柾国聊聊天,“现在飞机差不多已经起飞了,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糕点师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最近都没办法帮你留蜜桃蛋糕了,我们新上任的糕点师说不会这种做法。”

 

“嗯。没关系。”田柾国临起小巧的包装盒,“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了,替我谢谢那位会做这种蛋糕的糕点师。”

 

“唉?”女孩拖长了音惊讶了一声,“为、为什么啊!”

 

除了蜜桃蛋糕,别的好吃的蛋糕他们家还有很多啊。

 

田柾国不再多言,女孩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便见对方站在门口抬手招了一辆Taxi,很快的消失在她的视野之内。

 

这算什么啊!

 

她生气的拉下了卷帘,为她这两段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恋情愤懑不已。

 

没错,是两段。

 

除去被她看中了外貌的田柾国,还有那个所谓的回老家的糕点师,朴智旻。

 

被她热爱钓鱼的父亲在某个清晨驾着小船钓鱼的时候给捞了回来,但让人遗憾的是他失去了记忆。

 

作为一个女孩子,怎么能把自己托付给这样来路不明的人呢?

 

朴智旻的这个名字还是从他带着的身份证上知道的,虽然没有想起别的,可会做蛋糕的手艺却没有丢失。

 

与她父亲商量过后,为了寻找失去的记忆攒了些费用便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去了,可是离这里十万八千里的孤儿院能查出什么啊。

 

女孩子想到朴智旻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或许对方的一生都要在这样的寻寻觅觅中渡过了吧。

 

9.

 

“十三号墓园。”田柾国坐进了计程车里,报过要去的地点后被司机古怪的打量了好几眼。

 

终于还是司机先生忍不住开口,“都这么晚了,墓园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吧?要是惊扰了他们的休眠可不太好啊。”

 

田柾国听完却笑了一声,“我倒希望如此,就让被我惊扰的家伙快些来找我吧。”

 

司机瘪瘪嘴,嘟囔着,“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的……”他一个急刹,没好气的告诉这人,“墓园到了。”

 

田柾国点头,付钱,临下车前笑着告诉司机,“您车上有一股橘子的清香,很好闻。”

 

“哪里来的什么香味,或许是上一位客人的吧,总之我的车很干净的。”司机小声反驳着,他愈发觉得对方很失礼,“真不知道去墓园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司机抱怨完这句之后便觉得晦气似的逃一样的马上开走了。

 

在朴智旻最开始失踪的那几天他也去警局报了案,可警局的人却毫不重视,过了几天后只丢给了他一双鞋子让他认领。

 

敷衍的通知他,“那么深的水位,不可能有救了。”

 

两句话和一件物品就这么轻易的判定了一个人的死亡。

 

没有前因,没有过程。

 

就这样轻易的将一直陪伴着他的人,抹杀了。

 

他被朴智旻的“死亡”圈住了,此生再也无法挣脱。

 

墓碑下埋着那双鞋子,周围是几个尚未被打扫却被野猫啃食完蛋糕后留下的蛋糕空盒。

 

田柾国伸手扫净台面,把新的蛋糕放了上去,“喏,蜜桃蛋糕,肯定没有智旻做的好吃,你尝尝我说的对不对,如果对的话就赶紧回来做一次打败它啊……让智旻受伤的人我已经替智旻报仇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智旻的,所以你不要怕,快点回来好吗?”

 

他半跪在墓碑前,手指拂过朴智旻的名字,“家里的老头子嫌我丢脸,要送我出国,机票的日期都已经定好了。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要丢下你喽……”

 

“骗你的,”田柾国轻轻弹了一下那个名字,“我怎么会丢下你呢?就算是到了国外……”好像朴智旻就坐在他对面,他怕朴智旻会疼似的皱了皱眉,缩回了自己的手,“如果智旻生气的话,哪怕是梦里,也请多来看看我吧。”

 

“刚刚坐计程车来的时候,司机问我为什么来墓园还要笑,我没有告诉他答案,但是我可以告诉智旻。”他轻轻用额头抵住了墓碑上的名字。

 

10.

 

因为我要带着笑容来见我最喜欢的人。

 

朴智旻,我喜欢你,你听见了吗?

 

 


评论(2)
热度(59)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