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冬日、学长与猫。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初冬时的阳光宛如剑走偏锋般冷冽天气的刀鞘,透过落地窗温而不热的为整个小咖啡馆内铺上了一层暖色。

 

伴着推开木制大门时右上角被撞击的风铃声,朴智旻缓步走了进来,这一进门便让抬头看他的店员有些红了脸颊。

 

他的头发是与窗外暖阳相似的橘黄色,架着一副圆形的银边眼镜,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针织毛衫,手上挂着驼色的大衣。

 

若是硬要形容,温文尔雅最合适不过了。

 

还未等店员开口问询,便听在不远处角落的位置里有人站起身对着他摇手,“智旻,这边。”

 

朴智旻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对店员稍微欠了欠身表示不再需要她的引导和带领。

 

他笑起来的时候镜片后的眼睛微微弯成一道弧线,连带着让他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分外柔和。

 

“号锡学长,好久不见了。”朴智旻走的近了一些开口对着刚才站起来的人打了声招呼。

 

郑号锡随意的摆摆手,然后快步迎了上来,他直接伸手拦住朴智旻的肩头晃了几下,“哎,我都毕业两年了,叫哥就行。”

 

“知道了。”朴智旻顺从的应了下来,“号锡哥。”

 

郑号锡点点头,“孺子可教,看你这么乖,哥今天也算没白叫你来,”他扭头小声的凑在朴智旻的耳边,“喏,看见没?都是很新鲜的学妹啊!”他看着朴智旻略微有些僵硬的神情,又摇了摇他的肩膀,“怎么?是高兴的都说不出来话了?”

 

朴智旻低头推了一下眼镜,压下了语气中的一丝不耐,“号锡哥怎么没早点告诉我你叫我来是为了联谊会?”

 

2.

 

“我还不是担心你?!”郑号锡察觉到他的不领情,强行把人带到了座位边把朴智旻给生生挤到了里面,坐在他身边悄声诉说着他自己的良苦用心,“每天跟着学校的教授做课题研究,我看你都要学傻了吧?到现在连个正经恋爱都没谈过,到时说出去净给我丢脸。”

 

朴智旻被郑号锡说的有些脸红,不知该如何回应与拒绝,干脆认命的由着郑号锡向在座的各位介绍他。

 

一圈卡座内接连坐着十几名与朴智旻年龄差不多的少男少女,女孩子们在听了郑号锡的话之后,视线纷纷黏在了朴智旻的身上,哪怕是与旁边的人小声私语也不肯移开眼神。

 

“这位,我可要隆重的为你介绍一下。”郑号锡单手向前,引着朴智旻去看坐在他正对面的男生,“田柾国,我们新入学的小学弟。”他悄声在朴智旻耳边低语,“你不可要小看他,这次联谊会的小学妹都是冲着他才愿意来的,不过我相信以你的魅力很快就可以打败他了。”

朴智旻略显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尖,视线与田柾国的在空中碰撞。

 

他看着对面的田柾国明显不满的看着他眯了眯眼睛,舌头顶着左侧脸颊转了一圈。

 

朴智旻清咳了一声,自然的接着去拿饮料的姿势抬起胳膊隔开了像是要趴在他身上似的郑号锡。

 

大胆的女孩子拉开了郑号锡,直接坐在了朴智旻的身边,声音软软的问他,“智旻学长,平时你都喜欢做些什么啊?”

 

她前倾的姿势让朴智旻慌乱的别开眼睛,往旁边小幅度的挪动了一下,“没什么,看看书之类的……”

 

“哦?那学长都看什么书?”玩味的声音从左侧传了过来,田柾国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别人换了位置坐到了朴智旻的身边,他单手托着脸,胳膊支在桌沿上,目线充满了侵占性的打量着朴智旻。

 

3.

 

一边的女孩子似乎很恼怒田柾国的不知趣,撇撇嘴暗自在心中对两个人进行了一番比较。

 

果然比起有很强进攻感的田柾国还是朴智旻这样温柔的人更合她的口味,想到这里不由得想要再努力一下,至少也得要到朴智旻的手机号码才行啊。

 

谁知还没等她开口,撑着脸颊的田柾国忽然看了过来,目光像是一只能够扼住她喉咙的手,话却是与朴智旻说的,“学长,我身体不舒服,不如你送我回去吧。”

 

女孩子吞咽了一下,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田柾国要让他用这样的视线来看自己,但她却莫名生出一种此刻绝对不能输的气势来,直接伸手压住了朴智旻的手臂,“智旻学长,我帮你一起送田柾国到门口,再给他叫一辆车送他回去。”

 

朴智旻微微摇了摇头,向下垂了手臂,自然的脱离了女生的掌控,“我不放心。”

 

朴智旻的回答让那女孩子愣在了原处,她怔怔的看着朴智旻顺从的为了田柾国那明显的谎言而站起身,与郑号锡打过招呼之后便一起离开了。

 

待他俩离去之后,女生相处较好的朋友三三两两的围了过来,聚在叽叽喳喳了一番。

 

最后还是那女生拍了一下桌子,欲哭无泪的说了一句,“不是单身参加什么联谊会啊。”

 

4.

 

朴智旻开始跟着教授做研究之后,为了有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早就从有些乱遭的学生宿舍搬了出来。

 

寻寻觅觅,跟着中介公司看了好多房子,找了好久才找到了现在这个住的地方。

 

二层的复古小楼,外层是白色的墙砖,阳台上围着黑色的雕花铁质栏杆,再外围种着许多的树木。

 

朴智旻一开始真的没有想过它的主人会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学生,还是他同学校的学弟。

 

这可真是……

 

孽缘。

 

朴智旻被压倒在楼下壁炉旁边的沙发上,驼色的大衣被人随手丢弃在一边手工编织的羊毛地毯上。

 

“说啊,学长,你平时都看什么书啊?”

 

田柾国说话时灼热的气息全部扑在朴智旻白皙的颈部皮肤上,他听不到朴智旻的回复,尤为不满的伸出舌尖顺着朴智旻侧脸让出的空隙,缓慢的舔舐着那漂亮的颈线,“嗯?”

 

田柾国最后这勾人的尾音和湿热的感觉让朴智旻难耐的缩了缩身体,他一动,田柾国的牙齿便加重了力道,惩罚式的咬了上去。

 

“呜……”朴智旻溢出一声咽呜,可这没能让田柾国消气,反而以牙齿在他刚刚咬过的地方又摩挲了起来,“田柾国……”

 

田柾国听到朴智旻终于开口叫了他的名字,微微抬头,安抚的用舌尖在那块已经泛着绯红色的可怜皮肤上暧昧的打了两个圈。

 

“学长还记得我是谁啊?”田柾国压着朴智旻不肯起身,手指不安分的挑开灰色针织衫的下摆,以朴智旻能明确感受到的速度一颗一颗解着内搭白色衬衫的扣子。

 

朴智旻的左手与腰身都被田柾国紧紧的㧽着,力气相差悬殊没有办法移动分毫。不过朴智旻自有他的办法,从沙发垫与靠背的缝隙中滑出的右手抚上田柾国的头发,柔和了原本已经很是温柔的声线,一下下顺着他的发丝低声问他,“你到底在气什么啊。”

 

田柾国兀自作乱的手终于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朴智旻一眼,神情里满是矛盾和委屈,不甘心的松开了他对朴智旻的桎梏。

 

悬起上身,双手捏住了朴智旻的脸颊,不舍得用力的摇了摇,“学长明明知道的,真是卑鄙。”

田柾国嘟嘟囔囔的发言让朴智旻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真的不知道号锡哥叫我去是参加什么联谊会,再说了,你不是也去了吗?”

 

田柾国听完,双手环在身前,气哼哼的,“学长还说呢,要不是今天有人给我通风报信,让我来得及赶过去,学长就要被那些女孩子给骗走了!”

 

认真的生气完全像个被抢走了棒棒糖的小孩子,这让朴智旻稍稍起身,伸手勾住了他的脖颈,把田柾国重新给押进了怀抱里。

 

他侧身让田柾国并排跟他一起躺在宽大的沙发上,一下下顺着对方的后背,“我已经被你骗到了,不会再跟其他人走的。”

 

“我才没有骗过学长。”田柾国从沙发与朴智旻身体的缝隙间穿过,紧紧的回报着朴智旻,在他怀里闷声重复,“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学长。”

 

5.

 

消气田柾国哒哒的跑去厨房给他俩拿吃的,剩下衣衫凌乱,脖子上还带着个红色牙印的朴智旻有些疲倦的抬手搭在额头上。

 

倒不是觉得跟田柾国在一起很累,而是生出一种孩子大了,愈发难哄的感觉。

 

再这样下去,早晚要被吃掉了吧?

 

朴智旻翻身把脸埋进沙发里,他为自己有这么高的思维觉悟而感到心情复杂。

 

趁着田柾国在厨房里准备吃的时候,他溜回房间换了一身居家服,顺手去田柾国房间把他的那套也拿了下去。

 

他今天本来就跟教授请了假,准备跟好久不见的学长碰面吃个饭,谁知事情会变成了这样。

 

田柾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也是请假了,不然也不会在本该有课的时间出现在联谊会。

 

这么结合着郑号锡之前说过的话来想一下,为田柾国翘课而来的女孩子也太多了点吧?

 

这家伙还真是……

 

朴智旻倚在厨房门边看着田柾国挽起衬衫的袖口,修长的小臂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线条匀称到让人嫉妒。

 

朴智旻的视线不懂声色的把田柾国扫了个遍,无意识的舔了一下唇。

 

这身材体型,别说是女孩子了,就连他看的也是心跳加速啊。

 

朴智旻自我克制的别开眼,偏头在田柾国准备好了之后把衣服递给他,“去、去换衣服吃饭吧。”

 

他感觉手上一轻,又听田柾国应了一声还以为人已经走了,刚松了口气又听田柾国在他耳边唤了一声,“学长。”

 

朴智旻一惊猛地回头,视线里只有田柾国放大的头发颜色,他唇边一热,明显是被田柾国给偷亲了。

 

“学长干嘛都不看我,下次再这样,”田柾国抿唇,“我会狠狠惩罚学长的。”

 

他说完好像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明显心情很好,两个耳朵尖尖红红的,转身抱着衣服快速蹦蹦哒哒的走了。

 

留在原地的朴智旻有些怔楞的摸了一下刚才被田柾国亲吻的地方,他的预感即将成真。

 

难怪最近觉得这个小子让人有些讨厌。

 

朴智旻忽然反应过来他在畅想些什么更让人羞涩的事情,猛地转身头抵着了墙壁。

 

双脚脚尖都卷缩在了一起。

 

其实……也没有特别讨厌……

 

6.

 

休假的日子总是让人觉得有些无所事事,难得浪费光阴的感觉实在让人有种无法忽略的惬意感。

 

半下午的冬日阳光透过窗外的枝丫与栅栏穿过薄纱的白色窗帘落到了地毯上,田柾国的脑袋下垫着朴智旻柔软的腹部。

 

他压着朴智旻举着本漫画书,明明已经是看过千百次的内容了,偏偏还要不懂装懂的去问朴智旻,引着对方与他交谈。

 

听着朴智旻在他耳边混着阳光的语调,整个人都宛如泡在一罐蜂蜜水里似的。

 

隔着柔黄色的蜂蜜水看着世界,整个空间好像都是他的一个梦境一般。

 

让他感到不安又甜蜜。

 

不安的是他总在不断的庆幸没有错过朴智旻,不然无论多么思念与努力都不可能跟朴智旻在一起了。

 

也不是不可能,但哪怕提前一秒都好,想要将他的心意告诉对方,想要与对方在一起。

 

喜欢总是如此迫不及待。

 

有件事情朴智旻不记得,但他一直也没有说过,拧拧巴巴的在心里想着一定要让朴智旻先提起才行。

 

他们的初见根本不是他被中介的人带来看这房子的时候,而是新生入学仪式的那天。

 

他讨厌在广场上开会时被太阳灼烧的感觉,低着头盯着地面只求时间能过得更快一些。

 

“新生,你感觉不舒服吗?”

 

被阳光晃花的眼睛只看到对方一头堪比太阳的橘子色头发,温柔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被潮水打过来式的摇晃着。

 

他也不懂为什么一向不错的身体在此刻会忽然虚弱起来,他自嘲是太久没人关心忽然遇上了有人问询,精神的疲软影响了他的身体。

 

他很丢脸的晕倒在对方的怀抱里。

 

直到后来在校医室醒来,打听过医生后才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是即将毕业的学长,朴智旻。

 

如果他不抓紧时间,这样温柔的人一定会向流水一样从他的手中流走的。

 

昏迷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再跟朴智旻提起,一见钟情当然更加羞于宣之于口。

 

他不说朴智旻当然也不会知道他在房子内是怎么焦躁不安的等待。

 

等着门铃响起,等着正式的打一声招呼。

 

好让对方知道他的名字,是田柾国啊。

 

7.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朴智旻的问询声打断了田柾国的出走的精神,他坐起身,仔细的听了听,“猫叫?”

 

“是吧?”朴智旻走到窗前,拉开了落地窗,临近傍晚降温的空气让他轻轻打了个颤,他还没走出去看着究竟,身上就多了一件田柾国给他披上的外套。

 

田柾国从他身边走过,后院修建过的枯黄色草丛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窝小猫。

 

母猫大概是从墙上自己跳进来的,可它气息微弱,为了生产已经拼尽了全力,加上寒风阵阵,刚出生的四五只猫咪里唯有一只还在坚强的哀叫。

 

朴智旻跟田柾国都没处理过这种事情,一个飞快的扒拉手机一个实际操作,两个人手忙脚乱的一通忙可算让小猫安稳的睡下了。

 

田柾国收了填土埋去世猫咪的工具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朴智旻躺倒在地板上,跟猫咪一样缩着身体。

 

他单手轻轻拎了一下朴智旻的后领,要把人从地上拽起来,“好了,明天再看,已经很晚了。”

 

朴智旻顺着他的力道坐起身,反手却把田柾国拉到一边坐下,“你看它多可爱啊。”

 

田柾国鼓了一下脸颊,“学长,我也很可爱的。”他单手捏着朴智旻的下巴,强迫对方转过头,“你怎么不多看看我?”

 

朴智旻有点哭笑不得,“你怎么连猫的醋都吃啊?”

 

田柾国站起身把朴智旻也从地上带起来,“知道的话,今天就别再看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猫咪比较通人性,经过了田柾国这番言论之后,一点点长大的小猫总是摇摇晃晃的跟在朴智旻身后,对田柾国爱答不理的。

 

让田柾国觉得更过分的是以前他能垫着看书的朴智旻的柔软腹部也成了小猫的玩耍场,他只能捧着书本坐在一边,真是越看越觉得生气。

 

还有那原本放学下课之后的业余活动时间,也全部被猫咪给侵占了去。

 

田柾国歪在沙发上听着朴智旻嘱咐他照顾好猫咪,他要出门去买猫粮。

 

田柾国蔫蔫的应了一声,待朴智旻离开之后与猫咪泾渭分明的各处在客厅的一端。

 

没跟朴智旻在一起之前,跟一只猫咪较劲这种事情是想也想不到。

 

喜欢让人头晕目眩,智力下滑果然是真的。

 

8.

 

朴智旻出门购物之旅颇为顺利,不过半路遇到了郑号锡。

 

他看看时间也不算太晚,再加上之前联谊会提前离开的事情怎么说也无法拒绝郑号锡的邀请。

 

地点还是上次的小咖啡馆,郑号锡体贴的给他叫了常喝的饮品。

 

“号锡哥,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啊。”朴智旻开口就是道歉反倒弄得郑号锡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连忙摆摆手,“这有什么啊,不过是联谊会而已,我倒是觉得你小子有点不够意思啊。”

 

朴智旻皱眉不太理解郑号锡的话,又听郑号锡打趣道,“你跟那个小学弟是这样那样的吧?”

 

田柾国不是一个丢脸的对象,而他们在一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朴智旻放松了皱皱巴巴的表情,大方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们现在生活在一起。”

 

“哎,好了好了,打住。”郑号锡不想听的摆摆手,“关爱单身,人人有责,可以不爱,但禁止伤害啊。”

 

他看着朴智旻高深莫测的点点头,“原来还担心你跟着教授做研究傻掉了,没想到这速度比我都快,我是否可以八卦一下你俩是怎么认识的吗?”

 

一个是新入学的小学弟,一个是一心只有研究课题的小学长。

 

“嗯……我也没想到会租了他的房子。”朴智旻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摇摇头,随即他又想到什么似的,“也许是命中注定的?”

 

朴智旻的说法让郑号锡受不了的打了个颤,根本来不及制止,又听朴智旻继续说道,“毕竟当时入学仪式,千百人里,田柾国最好看。”

 

嚯。

 

颜控。

 

郑号锡回忆了一下田柾国的样子,认证他是真的很好看。

 

这么看来,朴智旻没救了。

 

肯定被套牢了。

 

9.

 

与郑号锡分开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借着路灯的光芒能看清朴智旻脸上的神色有些许的焦急。

 

急忙回到家里后迎接他的意外的是满室的黑暗,没有灯光,也没有生气。

 

朴智旻试着按了几下开关,发觉灯也有亮起来,他轻声放下东西。

 

不好的念头纷纷开始在脑海里作乱,他屏息不敢出声唤田柾国的名字,抹黑顺着熟悉没有阻碍的路线上了二楼。

 

他的房间靠近楼梯口没有锁门,看了一眼里面如往常一样,没有他想象中的凌乱。

 

尽头的是田柾国的房间,朴智旻保持着高度警戒,缓慢的走了进去,却也是空荡荡的。

 

他稍稍松了一口气,可又莫名紧张起来,那田柾国去哪儿了?难道是去找他了?

 

朴智旻皱眉思索了一下,还未来得及转身便听身后的房门咔哒一声被上了锁。

 

他整个人被人从身后抱了个满怀,熟悉的气味瞬间将他包裹,悬着的心也落下了,“柾国啊,干嘛呢这是也不开灯,我买了新的猫粮和你喜欢的……”

 

“学长。”

 

朴智旻的耳垂被田柾国的舌尖勾了一下,温热的气息灌进了耳道里,痒的他缩了一下身体,说话也跟着结巴起来,“怎、怎么了?”

 

“我好难受啊。”田柾国压着朴智旻的身体往前走了几步,一齐倒在床上。

 

“你怎么了?快让我看看。”朴智旻听他说难受,整个人都着急的想翻身去看田柾国的情况,却又被田柾国抓着手腕制住了。

 

田柾国真的觉得他太委屈了,“学长最近对我一点也不好。”

 

朴智旻一听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干脆顺着田柾国的力道不动了,“那怎么办啊?”

 

田柾国揽着朴智旻翻过身,不回答,只是一下下的啄他的唇,浅尝辄止的动作快把人给撩拨疯了。

 

朴智旻意乱情迷间忽听耳边一声猫叫,视线一歪正看见猫咪两颗夜明珠似的眼睛飘在床头柜的上方。

 

他唇上又是一痛,真是田柾国不满他出神,他唇齿间勉强挤出话音,“猫、猫在看呢。”

 

“让它看。”田柾国还嫌不够的再次撬开朴智旻的牙关,迫的对方把抗议全数吞了回去,“就是要让它知道学长是我的。”

 

吮吻到嘴唇发麻才堪堪结束的吻让朴智旻气喘吁吁,再也无心其他。

 

朴智旻领口打的漂亮的领结被抽走,在空中成了一个暧昧的抛物线然后落到了地上,引得猫咪轻巧的跃下矮柜追寻而去。

 

纤细白皙的脖颈上盖着窗外月光的银纱。

 

起伏的呼吸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舐咬的弧度。

 

“学长,我可以吗?”

 

田柾国的问话让还一直有心理准备的朴智旻忍不住抬起手臂盖住了眼睛,他不能告诉田柾国,暗夜中的对方是如何让他心跳失速的魅惑,“不要问这样让人害羞的问题啊……”

 

10.

 

“又不看我……这次我真的要狠狠惩罚学长了……”

 


评论
热度(13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