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隐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如果眼睛是相机就好了,只要眨一下就可以把喜欢的人每一个瞬间都永永远远框在脑海中。

教室中倒数第二排靠墙的座位是田柾国的,从左侧数过去,隔着四张桌子,靠着窗户的是朴智旻。

 

有海风从窗户外卷进来,撩起他被太阳映成浅棕色的发丝。

 

朴智旻趴在桌面上,田柾国一转头便能看到些许细微又闪闪发光的浮尘化成斑点慢悠悠的漂浮在他周围。

 

好像他的周围绕着一个环状的波纹,在波纹之中仿佛连时间的流逝都会变得异常缓慢。

 

“柾国,发什么呆呢?课间了,打球去吗?反正下节是体育课。”田柾国的肩头被大力的揽住,他顺着同学的力道站起身,没有迟疑的点头应下,“哦,好。”

 

他与三五成群的同学们结伴而行,踩着阳光从窗边掠过。

 

人群的影子从朴智旻的侧过的脸庞上滑开,田柾国只来得及捕捉他的眼睫在他的影子中一次轻轻的颤动。

 

细密的眼睫交织成白色蝴蝶的翅膀在他的心里不断的晃动,在内心呼之欲出的挣扎让田柾国低头以齿尖快速的咬上下唇死死的抑住。

 

说是体育课到了最后都是自由活动,篮球打到半场,田柾国在休息区捞过毛巾擦额头上争前恐后冒出来的汗珠。

 

他仰头去擦脖颈,正对上三楼教室窗户边朴智旻一个小小的缩影。

 

他的动作一滞,又开始怔神。

 

“看什么呢?”班长的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田柾国慌乱的别开眼,毛巾遮在面孔上掩去了所有的表情,“没什么……看见教室还有人觉得奇怪而已。”

 

班长往教室的方向瞟了一眼,“他啊,”随即不在意的摆手,“那个胡乱安插到咱们班的留级生,你最好不要惹他,听说他打架打的很凶。”

 

“嗯。”田柾国低头整理毛巾,无声的开口,“他不是这样的。”

 

他不是这样的,我知道。

 

关于朴智旻的一切,我都知道。

 

2.

 

田柾国跟同学在街道边的最后一个转弯处道别准备向右继续前行,还未走上两步便听后面有人喊他,“田柾国。”

 

他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不是回头,而是将斜背的书包整个转到身前然后矮下了身体,随之后背一沉,来人轻松的跃上了他的后背,“接的漂亮。”

 

“智旻哥。”他托住那人的腿弯,又往上颠了颠,确保朴智旻不会从他身上掉下来,“哥好像又轻了,有好好吃饭吗?”

 

然后听见朴智旻凑在他耳边可怜兮兮的声音,“我也想啊,可是我还要存钱啊。”

 

“那我给哥买巧克力面包吧。”没有等到回复,只感觉肩头一重,耳边传来朴智旻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他背着朴智旻沿着长长的坡道一路向下,路过风声与繁花,路过桥上呼啸而过的火车,路过夕阳照耀下的海岸线。

 

他知道朴智旻为什么拼了命的在存钱,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无法劝阻朴智旻,只能从他稀少的餐费里再分出一些给朴智旻。

 

他站在便利店的门口轻轻晃了晃身体,摇醒了在他后背上蹭脸的朴智旻。

 

朴智旻打着哈欠站在门口的台阶上,一连伸了个几个懒腰。

 

“果然巧克力面包很好吃啊。”

 

朴智旻吃东西的虽然口很小,但嘴巴里里面特别能塞。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脸颊被面包顶起个半圆的弧度,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戳上一戳。

 

但再忍不住也要忍耐,他的手指在空气中伸展又蜷缩,过了半晌才应了一声,“嗯。”

 

“干什么呢!”朴智旻的巧克力面包才吃了半个便被人从旁边一把打掉了,伴随着男人低沉的怒吼声,“又在这里不学好,勒索同学!”

 

他压着朴智旻的头一起给田柾国道歉,“对不起啊,这位同学,他抢了你多少我会赔给你的。”

田柾国连忙摆手摇头,尝试着把朴智旻从那人手下解救出来,“不是的,您的误会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朴智旻一巴掌给推开了,朴智旻从那人手底下挣扎出来朝着他挥了挥拳头,“滚。”

 

他刚说了一个字,那人直接踹在了朴智旻的腿弯处让朴智旻打了个趔趄,“还敢当着我的面欺负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田柾国怕因为他再连累朴智旻,于是只能一边看着一边往后退。

 

无论那人怎么推打,朴智旻都站的笔直,沉默的维护着他不会有人在意的自尊。

 

3.

 

田柾国飞快的躲进便利店的货架后面,从商品的缝隙间观察着,焦急的等待着这场单方面争执的结束。

 

他知道这个人是谁,朴智旻的某个不太亲近的堂叔,也许最开始当朴智旻被寄养在这位堂叔家的时候,他是想要亲近长辈的。

 

但对方蛮横,固执,根本无法沟通。

 

田柾国第一次见这位堂叔是几年前,他刚升学,朴智旻比他本人还高兴,从随身的钱夹里小心的抽出一张纸币来请他吃东西。

 

田柾国知道钱对朴智旻来说有多重要,他连忙摇摇头,又怕朴智旻觉得难堪便伸出手,“哥就给一样现在身上有的东西吧。”

 

他想的也简单,无非是本子,笔之类的。

 

朴智旻倒是显得很为难,他抿唇用脚踢了踢地面半天也没有回话。

 

就在田柾国即将开个玩笑找个台阶下的时候,又听朴智旻说,“哥什么都没有啊,只能把我自己给你啦。”

 

“好啊。”田柾国的回答快的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认真的又重复了一次,“好啊。”

 

朴智旻笑着把他揽过来,用手揉乱了他的头发,“哎臭小子,真可爱啊。”

 

但是他们没能闹多久,朴智旻被人从后给揪住了衣领,一下子给甩出去好远。

 

朴智旻不经常吃饭,比起同龄人来说很是瘦小,被摔出去之后过了很久才晃了晃脑袋不稳的站起来。

 

“不去上学你在这里鬼混什么?别把别人给带坏了,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不知道上进吗?”

 

劈头盖脸的责骂吓坏了田柾国,朴智旻的沉默显然激怒了那人。

 

田柾国见那人阔步走过去抬起了手急忙跟上去挡在朴智旻身前,“您要做什么?再您怎么样也不能打人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朴智旻推开了。

 

那人在他和朴智旻之间扫了一圈,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装作什么都没有明白,为了可怜的面子他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没有道歉,什么都没有。

 

朴智旻也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阻拦对方的离去,低着头怕打着衣服上沾染的尘土。

 

“柾国啊,你先走吧,去上课吧。第一天,不要迟到才好。”朴智旻抬头对着他笑笑,“我们柾国跟我不一样,是个好孩子啊。”

 

他明明离朴智旻只有两步的距离,却又觉得是咫尺天涯。

 

他动了动唇,最终还是没能在朴智旻摆明了拒绝的眼神中问出口。

 

哥,我想跟你一起当个坏孩子,不行吗?

 

4.

 

“你今天不要回来了!”

 

男人最后一句的爆喝声大到躲在一边的田柾国都能听到,待那人走的远了他才从架子后面溜出来跑回朴智旻身边。

 

“柾国啊。”朴智旻五官都疼的皱在了一起,却偏偏还不忘硬挤一个笑容给田柾国,“正好扶我一下吧。”

 

他们无处可去,干脆越过了街道边的石砌围栏往沙滩上去了。

 

被夕阳烘过的沙滩有着恰到好处的暖意,让躺下的朴智旻发出舒适的喟叹。

 

“哥,怎么不让我解释呢?”田柾国看着朴智旻白皙的脖颈处浮现出一条红痕,“还说那样让人误会的话。”

 

“解释和不解释都是一样的,那个人又不会听。”朴智旻无所谓的摆摆手,引得一阵因为疼痛而发出的细碎咽呜,他落下手臂盖住了眼睛。

 

以前朴智旻在学校里阻止过一场霸凌,但被他救的那人被霸凌者威胁反咬一口说是朴智旻欺负了他。

 

之后朴智旻的堂叔被叫到学校完全不管不顾的强行要朴智旻道歉,并且从此为他安上了一个特有的标签。

 

朴智旻这么好,可是他们却一直听不到看不到,一次又一次的辜负他的善良。

 

“而且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是要走的。”朴智旻语气坚定,翻身从沙滩上坐起来。

他不再喊疼,目光一直追着夕阳直到它完全沉到海里。

 

田柾国看着他被海风吹乱的额发,不做挽留的应了一声,“嗯。”

 

田柾国知道的,这里的一切都让朴智旻觉得厌恶,就连眼前泛起墨色的大海也是一样。

没有什么能留住朴智旻的。

 

没有。

 

“哥今天要去我家吗?爸妈今天没有回来,我一个人很无聊啊。”田柾国扶着朴智旻从沙滩上站起来,他没有提前因反而找了个听上去很蹩脚的借口,惹得朴智旻笑了几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们柾国啊……真好。”

 

好有什么用呢?

 

不能让你不必受伤,不能保护你,也不能留下你。

 

因为哥,我很讨厌这样无能无力的自己。

 

5.

 

浴室里热气腾腾,水声下偶尔传来几声朴智旻的闷哼声,站在门口的田柾国抱着毛巾隔着薄薄的门板问,“智旻哥,你还好吗?”

 

“好什么啊,我好疼啊。”朴智旻小幅度的回了下头,视线只能扫到肩膀上一个青色的痕迹,不用想被打了好多下的背部肯定惨不忍睹,还有划伤的地方被热水一浇更是难受的要命。

 

“哥,毛巾。”田柾国听着水声听了,单手从推拉门的缝隙间把毛巾递进去,“一会儿我帮哥涂药吧。”

 

“嗯。”朴智旻头发上盖着毛巾拉开门从浴室里走出来,下身穿着田柾国的灰色睡裤。

 

他见田柾国一直低着头,以为田柾国在看他因为太长卷了两道的裤脚,“唉真是的,我还会再长高的好不好?”

 

听到这话田柾国才知道朴智旻误会了,他抬头对上朴智旻红扑扑的脸颊,害羞到连忙又别开了视线,“哥一定会的。”

 

朴智旻趴在床铺上,冰凉的药膏在背上慢慢被推开,大概是有草药的成分,带着点朴智旻不熟悉的清香。

 

田柾国的动作恰到好处,沿着皮肤的纹路揉散淤血的地方。

 

他没什么旖旎的心思,只觉得心脏好像有针尖细细绵绵的扎过,酸疼的感觉顺着四肢百骸碾压着他纤细的神经。

 

“天花板漏水了吗?”朴智旻在枕头上迷迷糊糊的蹭了一下脸颊,田柾国清咳了一声,除去了音调里会出现的哽咽,“没有,大概是我刚洗完手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溅到了吧。”

 

朴智旻困的厉害,完全没有在意田柾国是否真的离开过,他感到身边一沉,是田柾国躺下了,于是更加放心的要进入梦乡。

 

模糊间又听田柾国说,“智旻哥,你一定要离开这里,以后……也不要受苦。”

 

“知道了。”

 

朴智旻安心的睡了过去。

 

而田柾国却悄悄的侧过身,将脸孔埋进手臂里。

 

他的心里有什么在不断的翻腾,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他觉得自己像一尾住在深海的鱼,希望落水的人类愿意跟他一起居住,但他不能自私的留下他。

 

因为深海中的人类无法呼吸。

 

纵使是不能割舍的喜欢,却只能在这黑夜中,无声的哭泣着,将泪水与海水混成一团,再也分不出彼此。

 

6.

 

“哇,柾国你眼睛怎么了?”朴智旻穿好了制服,惊讶的看着从浴室出来的田柾国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然后露出了肿着的双眼,田柾国无措的在原处站了一会儿,“好像是晚上水喝多了吧。”他艰难的从脑海里挖出一个看起来像模像样的借口,而后快速的转移了话题,“哥,过来吃早餐吧,吃完还要去上课呢。”

 

朴智旻往嘴巴里塞一片田柾国烤好的面包,口齿不清的嘟囔,“我今天不去了,要去打工,最后一天了。”

 

“最后一天吗?”田柾国佯装无事的继续吃早餐,可什么味道都没尝出来。

 

“是啊,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朴智旻悄声凑过来,“我已经买好了火车票,今天打工结束之后就走。”

 

田柾国听完下意识的点点头问道,“什么时间?几点?”

 

他没有惊慌,反而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就像许多人描述过的那样,一直担心的事情总算是发生了,从此之后再也不用为此而提心吊胆了。

 

再也不必夜夜惊慌,日日恐惧了。

 

朴智旻要走了,朴智旻终于要离开了。

 

“那时候柾国还在上课吧?”朴智旻皱皱眉,不太赞同的提醒他,“无故迟到早退,你可拿不到下学期的奖学金了哦。”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到田柾国,可不知为什么田柾国却忽然执拗起来,硬是逼得他没有办法说出了时间。

 

“那么,智旻哥,到时候见吧。”田柾国收好了餐具,跟朴智旻一起出门。

 

在第一个岔路分开,田柾国只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回身静静的看着朴智旻一路向前。

 

清晨的光在对方的身上打出一个又一个波浪状的光圈,尽管他想要伸手将朴智旻从那光圈中拖拽出来。

 

可是他不能。

 

哪怕是出声,也不可以。

 

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原地,直到海风吹散了光晕,也吹散了朴智旻的身影。

 

7.

 

教室中如同往日般吵闹,谁也没有在意那张空着的座位。

 

海风一如既往的扫过窗帘灌进来,混着飘摇的雨丝。

 

田柾国的目光惯性的看过去,在没有看见朴智旻身影的时候,心不受控制的一跳。

 

随即又反应过来,他的视野中都不会再出现朴智旻了。

 

但他不知道他的心要过多久才会适应。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又很快,在他想到朴智旻的时候就会过得很慢,在想到与朴智旻离别的时间时又会变得很快。

 

他的耳边有很多的声音,他也像往常一样回答微笑。

 

他像一台外在依旧运转无措的机器,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掉落了一颗螺丝。

 

朴智旻很少正经的上完一整天的课程,所以他不知道今天的最后一节是自习,提前几十分钟请个假老师不会不准。

 

他沿着海岸线顶着细雨奔跑,生怕错过与朴智旻的会面。

 

还好他到的时候火车还没有来。

 

朴智旻打着一把粉色的雨伞,脚边放一个黑色的背包,看起来根本没有多少东西,或者说是他根本没有多少要带走的东西。

 

“柾国你还真的来了啊,”朴智旻反手遮住唇笑了几声,有人来送他他还是很开心的,起了心思故意想要逗逗对方,“怎么样第一次翘课的感觉?还好吗?”

 

“这不是我第一次翘课了。”田柾国的回答让朴智旻想起了什么,瞬间有些怔楞。

 

田柾国耸了一下肩膀,“不过感觉都不太好。”

 

他第一次翘课是因为课至中途老师要他去办公室拿文件,而被诬陷为霸凌者的朴智旻正在办公室外被罚站。

 

办公室里吵成一片,朴智旻依着墙壁看着远方的天空,看见他过来了还有心思对他笑笑,“现在可不太好进去啊。”

 

“嗯。”

 

田柾国安静的站在朴智旻身边,陪着他一起听着办公室里各种各样的对话,仿佛这样他就可以变成朴智旻的盔甲,帮他一起抵御所有不好的一切。

 

“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海风带着白云流转,那么一瞬田柾国还以为他听错了,但未等他回答朴智旻便被老师给叫了进去。

 

他有时会一直在想,如果那天他回答了,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8.

 

“那,以后都不要翘课了。”朴智旻从口袋里翻找出印着满天星的手绢递给田柾国,“头发都湿了。”

 

田柾国摇头,将手绢推了回去,伴着火车由远及近压过铁轨的声响,“我以后都不会再翘课了。”

 

他再也没有了需要翘课的理由。

 

朴智旻在巨大嘈杂的火车到站结束后,在那刹那间的万籁俱静中,在田柾国认真的眼神里。

 

混着潮湿的空气听到对方说,“我现在把保管好的朴智旻还给哥。”

 

他想起那个田柾国刚刚升学的清晨,想起初升阳光下对方清澈泛光的眼睛。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回话,周身的人群纷纷攘攘。

 

他好像是第一次打量田柾国,对方的面孔似乎和他印象里的不一样了,不知在什么时候悄然发生了改变。

 

像是有些他不知道的东西在田柾国的心里诞生又消亡,让对方的眼睛满含着他看不懂的难过与复杂。

 

他尝试着去想要抹去对方那些寂寞的情绪, “柾国,等我以后有机会,还会回来……”

 

“不要回来,这里的一切,请智旻,果断的抛下吧。”

 

田柾国第一次没有叫他哥,侧开身为他让开了登上火车的路。

 

火车启动时的鸣笛在嘈杂的雨声中混成一片纷乱的响动。

 

在海浪潮汐的响声中化成一圈圈的波纹散去。

 

终使他是我心之所向,无论何时我都会忍不住朝着他跑去。

 

但喜欢他,挽留他,都会让他感到痛苦,那么我除了道别还能做什么呢?

 

此后,天高海阔,再也没什么能困住朴智旻了。

 

9.

 

田柾国站在车站,伸出手,放在唇边对着已经离去的火车高喊,“再见,朴智旻——!”

 

10.

 

再见,我最喜欢的你。

评论
热度(74)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