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前男友这种东西一旦分手就等于是死了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田柾国一下飞机便打了两个喷嚏,首尔初春乍寒的天气他已经快六年没感受过了,对比起LA一年四季日间炎热的感觉,从他皮肤上卷过的冷气流久违的带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让长年十二个月短袖的他难得打了个哆嗦。

 

好在来接他的金泰亨一早就到了,帮着把他的行李箱丢进了后备箱,车内适宜的温度也让他暂时没有那么冷了。

 

田柾国坐在副驾上,余光不断的撇过金泰亨的侧脸。从上学的时候他就知道金泰亨好看,时隔多年意外的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很帅。

 

其实他跟金泰亨算不上熟悉,上学时的三人行中负责做粘合剂的也从来都不是他。

 

所谓世事变化无常,谁又能想到今天来接他的会是不熟的金泰亨,而不是曾经跟他在一起四年多的朴智旻呢。

 

“接到你的电话我真是吓了一跳啊,”金泰亨十分擅长活跃气氛,话题不断,跟他做朋友真的可以无比轻松,“我没想到你还会回首尔。”

 

“嗯。”田柾国应了一声,“我收到了学校的邮件,不是有校友会吗?大概是人年纪上去了,就总喜欢怀旧。”

 

“你才多大啊,唉,不是,我是说没想过你会活着回来。”

 

得,田柾国总算找回了一点熟悉的感觉,金泰亨说话总是有点四次元。

 

他知道这位绝对不是在诅咒他,只是回路不同,田柾国收回了目光摸了一下被车内暖风吹到回温的鼻尖,“还活的很好呢,”他撸起袖子展示了一下自己健康的小臂,“身强体健。”

 

金泰亨趁着红灯的时候看了一眼,一点也没表示应有的羡慕,“你放下袖子吧,这浮起来的青筋让我害怕。”

 

真是柾国听了想打人。

 

“为什么没想到我能活着回来啊?”田柾国悻悻的放下袖子,随口又问了一句,得到答案之后特别想打自己的嘴。

 

“哦,就智旻啊,谁问你去哪儿了,他都回说你shi了。”

 

金泰亨说到那个字的时候车子刚好过了一段不平的路,让他不小心咬了一下舌头,但田柾国显然是完美的理解了金泰亨的意思。

 

啧。

 

这个朴智旻。

 

虽然这个字眼不是很好听,但田柾国却没有什么特别愤怒的感觉。

 

他甚至能想象出当别人问这个问题后,朴智旻嘴巴一嘟气哼哼回答的模样,毕竟当年朴智旻是那么生气。

 

能骗得了别人骗不了他自己,他回首尔哪里是为了参加什么校友会,只不过是为了见一个人。

一个重要的人。

 

为了见……

 

那个朴智旻。

 

2.

 

金泰亨的家在首尔郊区,田柾国到的时候已经睡到神魂颠倒,好不容易被金泰亨连打带抽的给弄醒了。

 

伸了个懒腰拖着行李箱打着哈欠跟在金泰亨身后,房子不大,但金泰亨很慷慨的把大房间让给了他住。

 

金泰亨手上的钥匙在食指间转了一圈,很潇洒的跟田柾国道别,“那你先睡会儿吧,倒倒时差,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许是之前在车上已经睡过的关系,又或者因为在陌生的床铺上,辗转反侧多时田柾国依旧无法安心的进入梦乡。

 

踏上首尔土地那一刻时被压制的纷乱心绪和回忆都在此刻安静的空间中宛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其中想的最多的当然是朴智旻。

 

田柾国读书的时候成绩不好不坏,但因为性格沉着冷静一度被老师调任学生会做风纪部长。

 

田柾国一点也没觉得这是老师对他抱以期待,本该能多睡上十分钟的回笼觉也因此彻底消失了。

 

刚打发完了一个因为迟到被扣分差点哭出声的女生,转身回头便看见东南墙角的地方正有人鬼鬼祟祟的要翻进来。

 

现在正挂在墙上,脚向下不断探着试图找一个落脚点,晃晃荡荡的像个快掉下来的桃子。

田柾国皱眉,站在那人身后用登记本扇风,“要我帮你吗?”

 

那人正吭哧吭哧的挂着,也没办法回头,“真的吗?那先谢了兄弟,你帮我找块石头垫下,不过得快点免得被田柾国那个小鬼看见又要扣分。”

 

被叫做小鬼的田柾国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知道被我会看见会扣分,还敢叫我帮忙?”

 

那人一听猛地扭头看见是田柾国,一惊之下直接松了手。

 

田柾国只听冲破耳膜的一声喊叫和看着那人痛不欲生的一张脸,那人喊完了脸上只剩下痛苦的神色,有出气没进气的对着田柾国无力的招招手,“我现在可以请你帮忙了吧?”

 

虽然被叫做小鬼确实让田柾国感到不爽,但他也没小心眼到会把一个明显扭到脚的人丢在原地。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背对着那人蹲了下来,“上来吧,我背你去校医室。”

 

却不曾想那人开始磨磨唧唧的,“这、这不太好吧,我的意思是你扶我一下就好了。”

 

“别废话了。”田柾国别在背后的手招了招,“一会儿上课铃都要响了。”

 

3.

 

那人又磨叽了一会儿,等到田柾国又要开口催促的时候,忽的感到背上一暖。

 

他站起身,又听那人在他耳边说,“田柾国,想不到你人还蛮好的嘛。”

 

“你是不是想我现在把你丢下去。”田柾国故意晃了一下胳膊,引得那人死死的扒住了他的肩头,他听那人在他耳边絮絮叨叨,“我刚刚是在夸你啊。”

 

“谢谢啊。”田柾国作恶似的把那人往上颠了一下。

 

从大门口到校医室的路并不远,看着人瘦瘦小小的背着走这么长的一段距离任谁都要气喘吁吁。

 

偏偏田柾国生出了一股好胜心,就是要在那人面前争口气,连耳廓都热红了也不肯露出一丝疲态。

 

“我的脚好像没那么痛了,要不我下来,你扶着我过去就好了。”

 

但那人很会察言观色,他没说是田柾国快没力气了,反而说是明显红肿起来的脚踝已经不痛了。

 

田柾国的视线飘过那泛红的脚腕,吐了一口气,“你能不能别乱动?好好趴在我背上。”

 

“哦。”那人应了一声,又在耳边问他,“你怎么这么凶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学长吧,敬语都不说。”

 

田柾国小心的在校医室的病床前把他放下来,还随手帮他理了一下乱掉的领口,“既然是我学长,那拜托你学会以身作则,成为学弟们的榜样,下次不要迟到,更不要翻墙。”

 

那人被田柾国说的有点羞愧的摸了摸鼻尖,“我也没迟到几次吧。”

 

田柾国从校医手上接过冰袋轻轻按在那人的脚腕上,恶声恶气的,“这个月在我的迟到登记本上,你已经签过二十二次名字了。”

 

他另外一只手把本子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那人,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摸出一支签字笔,“给,还有今天的份儿,第二十三次,朴智旻学长。”

 

朴智旻可怜兮兮的接过本子和签字笔,“你就不能放我一马吗?”他自下而上看向田柾国,委屈的嘟着唇,“我为了不被你抓到,都这样了。”

 

清晨的阳光从校医室的窗户洒进来,田柾国垂眸看过去的时候能清晰的看见朴智旻脸颊上细细软软的小绒毛坠着点点金色的光芒。

 

他想他一定是被这些光晃花了眼睛,扰乱了思维,这让他收回了纸笔,只留下一句,“下不为例。”

 

有时直到多年之后才惊觉当时相遇的开始也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清晨,而下不为例这四个字却好似化成了一条看不见的线,从此将他们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4.

 

“学长,你又迟到了啊。”田柾国手里的签字笔被食指与中指摇的不断的晃着圈,鬼鬼祟祟想从侧门溜进来的朴智旻贴着墙面惨兮兮的看着田柾国,“怎么又被你抓到了啊。”

 

朴智旻无奈的叹口气直起身,朝着田柾国伸了伸手,“行了行了,不要多说,本子拿来吧。”

朴智旻的态度让田柾国觉得他们之间立场颠倒,好像他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家伙。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在迟到登记本上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大名,这个月十五次,还算是有进步的,“下个月不能再努力早点到吗?”

 

“不行啊。”朴智旻跟田柾国一起并肩往教学楼的方向走,朴智旻脑袋上还有一缕浅棕色的顽强发丝迎风飘摇着不肯倒下,“我已经起的很早了。”

 

“那怎么还来这么晚,学长你起床之后都干嘛了?”田柾国皱了一下眉,其实他真的不懂为什么朴智旻总是迟到,按照他的成绩只要去掉迟到这一项的话年年都可以拿到奖学金。

 

“滚来滚去吧……”朴智旻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反倒生起气来,“倒是你,干嘛这么严格嘛。”

 

“要是我真严格一点,学长现在连校门都进不了。”田柾国指了指之前朴智旻进来的侧门,“你以为这门是谁帮你留的,因为是你我才愿意放你进来的。”

 

大约是他的神情太过严肃了,原先假装生气而板起脸孔的朴智旻此刻倒是笑嘻嘻的凑过来。

 

他们站的太近,让田柾国忍不住往后仰了一下身体,可能是他的反应太有趣,让朴智旻更加得寸进尺。

 

朴智旻的手指点上田柾国的心口,“那这里也会为我留门,愿意让我进来吗?”

 

这算什么?

 

调戏学弟?

 

田柾国垂眸,撞进朴智旻的眼瞳中,他找不到戏谑反而捕捉到了对方的一丝紧张。

 

他不能示弱,不能退缩,抿唇露出一个笑容,倾身与朴智旻凑得更近,他伏在朴智旻耳边,“我邀请学长进来。”

 

他听见自己以强装镇定的声线问,“朴智旻,你敢吗?”

 

戏剧化的发展,幼稚的不甘示弱,在朴智旻的一个点头中变得如此顺理成章。

 

5.

 

“田柾国,睡醒了的话就下来帮我一下!”金泰亨很体贴,回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也不知道为了让田柾国睡个安心觉是在外面晃了多长时间。

 

“来了。”田柾国一早就醒了,算是辜负了金泰亨一番好意,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他想睡都睡不安稳。

 

“明晚就是校友会了,紧张吗?”金泰亨给田柾国盛了碗汤,动作娴熟的让田柾国忽视了他的问题变得有些恍惚。

 

厨房墙上挂着的电视里正在播一位政界名流的花边新闻,那人的模样像是以前学校中的一位老实本分的学长。

 

田柾国空茫茫的视线从上面扫过,好像看见了又像是没看见。

 

是所有的一切都会发生改变吗?

 

还在上学的时候金泰亨性格一直大大咧咧,他们三人一起去吃饭,也是朴智旻照顾两个人的情况比较多。

 

现在看来,连金泰亨都有所变化了,那么朴智旻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温和的热汤顺着食道畅通的滑进了胃里,像是又要化成眼泪从眼眶里涌出来,“有什么好紧张的啊?”

 

有什么好紧张的啊?

 

从启程到落地一直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朴智旻会改变吗?

 

如果变了,那么他还有什么需要紧张的呢?

 

他与金泰亨相互道了晚安,又是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次日凌晨到黄昏的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他强迫自己忍耐,等待,就像以往那样。

 

在异国他乡等朴智旻的一个联络,一等就是六年。

 

已经等过了六年,不过是再多上几分钟而已。

 

金泰亨驱车载着田柾国在定好的会场前停下了车,“我去地下车库,你先进去吧。”

 

“嗯……唔。”

 

他点头转身,站在路边尚未迈出一步便僵在了原处。

 

喧嚣的夜晚,身后车道上的车辆川流不息,可一切的声音他都再也听不到了。

 

视野中街道上的霓虹灯光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为他眼前的人笼上了一层模糊的色彩。

 

朴智旻站在门口像在等什么人,一抬头便看见了田柾国。

 

他们面对面站着,距离又近又远,记忆与现实轰然发生了断层。

 

明明印象中的彼此还是少年时的模样,现在却忽然就褪去了青涩,成熟的让人觉得陌生。

 

时光啊时光,实在是太厉害,在不经意间便把一切的一切都改变了。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突地收起了笑意,皱眉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又浮出了一个公式化的笑容,“回来了啊。”

 

好像竖起了特有的成年人的屏障,完美无缺的将他阻隔了。

 

“嗯。”他也随之微笑,保持着应有的礼节,甚至还能有空开个玩笑,“这次你倒是没有迟到啊。”

 

朴智旻点点头,“是啊,我也觉得很难得。”

 

他们之间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也没有想象中的针锋相对。

 

只有流水一般匆匆卷走的时间。

 

平静的让人心生埋怨。

 

6.

 

“智旻,等很久了吗?”停好车从地下车库出来的金泰亨单手快步跑过来单手揽上朴智旻的肩头,另外一只手扯住田柾国的小臂,“两个人站在门口做什么?一起进去吧。”

 

多亏了金泰亨的暖场,让他们两人之间总算从冰点回到了常温。

 

校友会上来的人很多,主催甚至还请了MC过来,妙语连珠,舌灿莲花的从一开始便把气氛推到了高峰。

 

同学,高年级的学长,来往联系应酬间将原本分站在会场两端的朴智旻与田柾国又挤到了一起。

 

还未等他们有什么反应,会场的灯便唰的一下子灭了。

 

因为紧张而条件反射下意识牵起手的两人,在黑暗中无声的看向对方模糊的轮廓。

 

这是MC特别准备的惊喜环节,周围充斥着大家兴奋的尖叫与私语的喧嚣。

 

渐渐潮湿起来的掌心让田柾国咬了一下唇,悄声的凑在朴智旻耳边,“这里太吵了,要一起离开吗?”

 

朴智旻用力捏了一下田柾国的食指指骨,“嗯。”

 

两人也没有走的太远,在会场的周遭有一个很小的街心公园。

 

他们在会场待了一段时间,此时的首尔即将进入梦乡,大片绚烂的霓虹灯隐没在了黑暗之中,徒留昏黄的街灯在浓墨似的黑夜中劈开了几个有着柔和色调的光圈。

 

从街边穿过松开手指的风让已经添了衣服的田柾国觉得有些冷,他看了看身边穿着更加单薄的朴智旻,解下外套递了过去,“给。”

 

朴智旻摇摇头,“我还好,而且到时候怎么还你啊,我可不要追到LA去。”

 

田柾国想说点什么却又无法开口,他连该怎么称呼朴智旻都不知道了。

 

学长?又不是在学校。

 

智旻?他们已经没那么亲密了。

 

朴智旻?又如此的陌生。

 

7.

 

“我听泰亨哥说,别人问我去哪儿,你都说我……”田柾国看了一眼有些僵硬的朴智旻,暗自懊恼这是选了个什么话题。

 

可他最近与朴智旻的联系也只剩下了从金泰亨那里听来的这一星半点。

 

朴智旻看了他一眼,有点不好意思的踢了踢地面,“对不起啊,你最开始离开的时候我实在太生气了。”

 

往日温馨的小公寓内面目全非,能摔的能砸的全部都已经裂成了不可复原的样子,七零八落的到处都是。

 

站在中央的两人面色是掩不住的疲倦,一直以来没出现过任何问题的恋情此刻因为田柾国即将出国的消息而走到了尽头。

 

“只是一年而已,智旻,你就不能等等我吗?”田柾国仰头吐出一口气,试图平心静气的再次沟通。

 

他得到的只是朴智旻更加强硬的回答,“田柾国,你凭什么要我等?!”

 

田柾国觉得朴智旻简直不可理喻,“如果你喜欢我,为什么不能等一等我?”

 

同样的朴智旻也是如此觉得,他冷笑一声,“如果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能为我留下来?”

 

无法谈拢的问题最终以朴智旻的话作为了结束,“如果你去LA,那我们之间就完了。”

 

起飞前往LA的田柾国,留在首尔的朴智旻。

 

分崩离析,再也没有了复原的可能。

 

可这也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都是年少气盛 ,总以为自己才是被辜负的那个。

 

一切只待年月流逝才能在时光中找到回答,但又有几个愿意去改正这过往呢?

 

在朴智旻道完歉后,街心公园又重回了寂静,最终朴智旻伸手拍了拍田柾国的肩头,“好啦,以后总还能做个朋友吧。”

 

田柾国侧了一下身,固执的摇头,“我不想跟你做朋友。”

 

他生硬的回复让朴智旻会错了意,他皱了一下眉收回自己的手,点点头,“那就算了。”

 

田柾国见朴智旻转身要回会场的方向,意识到朴智旻可能是误会了,连忙几步上前挡在了朴智旻的前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听路边有车子刹住的声响,随后有人从驾驶席降下车窗探出了头,“智旻?你怎么在这?校友会已经结束吗?那正好我带你回去吧。”

 

田柾国转头看过去,莫名觉得那人的相貌有些面熟,朴智旻对着那人挥了挥手,“好的,我知道了,你等我一下。”

 

朴智旻看向田柾国,叹了口气,“什么意思都没关系,反正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见面,就这样好了。”

 

“田柾国。”朴智旻叫了他一声,神色是田柾国并不想看到的郑重,“再见。”

 

8.

 

“等一下!”田柾国再次伸手拦住了要离开的朴智旻,这下终于把朴智旻也惹烦了,“田柾国,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他甩开了田柾国拉住他小臂的手,“LA我放你去了,好不容易忍了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你,打扰你,你为什么要回来!”

 

有些激烈的肢体冲突让车上那人连忙解开了安全带赶了过来,连忙将朴智旻护在了身后,“干什么呢?”

 

田柾国好不容易撬开了朴智旻的话头,怎么可能让他人干扰,沉声质问,“我和智旻在说话,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是智旻的男朋友,这当然和我有关系。”那人不肯相让,做出的回答让田柾国不可置信的反问朴智旻,“他说的是真的吗?”

 

朴智旻收回了那一瞬间比田柾国还惊讶的神色,站在那人身后快速的舔了一下唇,“对,他说的没错!”

 

“朴智旻你都什么眼光,看上的这叫什么人?”田柾国咬牙切齿,他恶狠狠看着这个站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的家伙,“你知不知道昨天电视里还在播他的花边新闻吗?”

 

“什么人都比你好。”朴智旻一点也没了那副对外的温吞样子,伶牙俐齿的让田柾国难以招架,“他有车有房,还不够好吗?”

 

“我在LA还有车有房呢。”田柾国这一股难以压制的攀比心,他就是想在朴智旻这里证明他自己才是最好的。

 

也不知道现在这种状况下图的什么。

 

果不其然朴智旻斜了他一眼,轻蔑的笑了笑,“他喜欢我,这就是最好的了,你呢?”

 

朴智旻一句话把田柾国问哑了,冷风呼呼的从他们中间刮过去。

 

田柾国摸了一把下巴遮住了唇,从指缝里漏出几个字,“我也,一直。”

 

他说完一切都像是戛然而止的音符,断的让人沉默与暗自心惊。

 

三个人又当街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横在田柾国与朴智旻中间那人憋不住了。

 

他往朴智旻那边侧回身,悄声低语,“你怎么没告诉我这就是你千思万想的那个LA小男友,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在纠缠你,你说我这是何苦添的什么乱?”

 

他还没等到朴智旻的回答就被忍不住的田柾国给一把推开了,“我要跟智旻单独谈谈!”

 

那人知道了情况也不会再乱来,连忙做了个请的姿势,“你们谈,你们谈。”

 

9.

 

田柾国牵起朴智旻的手腕,带着他远离了那人的视线范围。

 

他带着朴智旻一直走,一直走,不知要走到什么地方才肯停下。

 

朴智旻跟在田柾国身后,看着田柾国时不时的抬手抹一把眼睛的位置。

 

朴智旻忽的便觉得他的心里像被人丢了两块柠檬,又酸又涨,软的一塌糊涂,“这位爱流眼泪的朋友,你是在哭吗?”

 

“我没有。”这位朋友瓮声瓮气的回答已经彻底把他的哭音暴露了。

 

这让朴智旻用力扯了一下手腕迫使田柾国停了下来,“ 你离开那天正好是我好不容易说通了父母愿意见一见你的日子,可是在这之前你却连个缓冲的时间都不给我,就说你要走了。”

 

“智旻,对不起。”田柾国回过神,低着头眼泪顺着下颌不停的坠到地面上,“但我是因为不敢告诉你,才一直拖了这么久的。”

 

“然后你回来也拖了这么久。”朴智旻有些无奈的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对方这可怜兮兮的让人看不下去。

 

“智旻,我来的晚了对吗?”

 

田柾国的问题让朴智旻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在田柾国的眼泪掉的更凶之前又握紧了他的手指摇了摇,让田柾国抬头看向自己。

 

“你只是迟到了,而我依旧愿意放你进来。”朴智旻用另外一只手指向自己的心口,“田柾国,赌上未来,你敢吗?”

 

交付真心,是一件年少无知无惧,越大越前顾后怕,觉得惶恐不安的事情。

 

他们相扣在一直的手指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可彼此的神色中却愈发坚定无惧。

 

朴智旻问,田柾国,你敢吗?

 

不合常理的演变,纷乱如麻的情感,在田柾国的一个点头中变得如此顺理成章。

 

10.

 

“所以那晚你俩抛下我之后就决定一起去LA了?”金泰亨吃了一口朴智旻给他带的布丁,看着朴智旻在申请表上婚否的那一栏上毫不犹豫的选了是,他呛得咳了一声看了一眼旁边点点头表示一切都没毛病的田柾国,“你俩真是够了。”

 

田柾国跟金泰亨还在熟悉当中,受不太住这样的眼神,红着耳朵离开了,“泰亨哥,我去给你倒杯水过来。”

 

而与金泰亨相熟已经可以相当厚脸皮的朴智旻稳坐如山,“之前还要谢谢你假装校方帮我给田柾国发邮件啊。”

 

“谢我什么,要是他对你没有心,也不会回来了啊。”金泰亨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田柾国,“你也是怂与强硬自由切换,你真要跟他去LA啊?”

 

“都浪费六年时间了,你还要我搞异国恋?”朴智旻满意的看着自己填写的表格,虽然暂时不能选是,那不代表以后也不能啊。

 

金泰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温情过去自然是日常嘲讽,“你当时不是跟我说前男友这种东西一旦分手就等于是死了吗?”

 

“对啊,”朴智旻大言不惭,“所以为了田柾国的生命安全,我又把他变成了现男友,将来为了更保险,我还要让他变成我合法伴侣呢。”

 

喝着田柾国拿过来水的金泰亨又被呛了一下,看着被田柾国听到这话的朴智旻唰的一下红了脸颊。

 

金泰亨的视线在两个红番茄之间滚了一圈,忽的清心静气的朝着他们挥了挥手。

 

“麻烦了两位,求你们赶紧滚去LA结婚吧。”

评论
热度(149)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