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闹得什么鬼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金硕珍难得起了个大早,正在厨房里煎番薯片,这是认识的一个厨师哥哥教的新秘方。

翻面,撒糖,直到金黄色。

 

色香俱佳,垂涎欲滴。

 

可惜这一片都没送进嘴巴里,门铃就响了。

 

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算了,不管,先吃比较重要。

 

金硕珍斯条慢理,仪态端庄的把番薯片装盘,这边正准备下口,那边门铃却又规规矩矩的响了三声。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不多不少刚好间隔了三分钟。

 

这样的规律和礼节让他举着筷子很是烦躁,最后还是决定匆匆往嘴巴里塞上一片才快速移动到大门前。

 

大门的猫眼被雨水打湿了,模糊间只能看清是个穿着黑西装身姿挺拔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

 

他认识的人里好像没有这么一号气势过盛,威势逼人的家伙。

 

这什么节奏?

 

寻仇?

 

他这么良民的。

 

金硕珍挂上大门处防盗链,小心的拉开一条门缝,“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那人没有介意金硕珍这连门都没有开全的防范姿态,也没有介意金硕珍的嘴边还沾着番薯片上的糖粒。

 

他脱下墨镜,规规矩矩的朝着金硕珍弯腰行李打招呼,“您好,请问您是金硕珍金先生吗?”

金硕珍回礼,心中有些松了一口气,对方的行为举止显然为他赢得了金硕珍的好感,这让金硕珍爽快的点了点头,“我是。”

 

“我想请您帮一个忙。”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身后恰好滚过一阵雷声,跟着暴雨便洒了下来,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砸在他肩头。

 

金硕珍看着对方依旧挺直脊背,毫不动摇,瞬觉事情会突兀又麻烦,他皱了皱眉问,“什么事。”

 

闪电在远处划过一条刺目的光线,他听见那人沉声回道,“请您,驱鬼。”

 

2.

 

金硕珍听完沉思了一会儿,这才放下了防盗链将那人迎进门。

 

不是因为他彻底放下了戒心,而是能知道他另外一重身份的无外乎两种人,一种是熟人,另外一种就如眼前这位是极有身份地位能够调查找到他的人。

 

那人站在玄关处,有礼节的递过一张名片给金硕珍。

 

这显然是私人用的,上面没有乱七八糟的头衔只有金南俊这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

 

“请坐,金先生可以先跟我说说是什么情况。”

 

金硕珍心里还惦记他那些番薯片,但工作上门又不能不认真,可等了一会儿又不见金南俊开口,想到之前应付过的那些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如果金先生不相信鬼神之说,不如回去再思考一下是否真的需要请我帮忙。”

 

也好先放我去吃饭。

 

金南俊摇摇头,“我不是不信,而是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还请您跟我去一趟,自己亲眼看看吧。”

 

他从口袋里又翻出一张支票从茶几上推过来,“只要您肯帮忙,事成之后这里的数字可以任由您填写。”

 

看看,这么上道,活该家财万贯。

 

金硕珍心中赞许的点点头,面不改色的收下了支票,随着金南俊起身。

 

3.

 

有钱人的住所总要依山傍水,金南俊带金硕珍来的地方也一样。

 

下车时金硕珍稍微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按照他以往的经验来看,这里并不太像是孤魂野鬼会喜欢的场所。

 

该不会是金南俊弄错了吧?

 

那这支票真要变空头了。

 

金硕珍心中难怪与怀疑齐飞,随着金南俊进了别墅。他听见金南俊小声的介绍,“窗户边的是我弟弟,田柾国,这次请您过来就是为了帮他。”

 

“穿着灰色毛衫的那位吗?”金硕珍问的话中有话,待金南俊确认了才仔细的看了过去。

 

田柾国坐在窗边正在读一本书,窗外阳光正好,风穿过树叶撩起米白色的窗帘,又将斑驳的树影落在他年轻而俊美的面孔上。

 

“可是我这页已经看完好久了,哥不能再快点吗?”

 

田柾国说话时的嗓音混着阳光如同琥珀色的蜜糖一般,但这说话的对象却并不是不远处刚进门的金南俊与金硕珍。

 

他说完稍稍侧了一下脸颊,这就像窗台上还坐着一个“人”正在回答他什么似的,而他听得也很认真。

 

“这种情况已经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多月了,起先我还以为是柾国精神压力太大而导致的幻听与幻视。”金南俊把声音放的很轻,尽量不去惊动还没有发现他们的田柾国,“我私下联络过家庭医生,也查过了,精神方面引起的问题会使心情低落,从而导致食欲不振。”

 

金南俊意外安心的松了一口气,“但我弟弟还是那么能吃。”

 

“……”

 

来自亲哥的英明判断。

 

4.

 

和沉着冷静的金南俊不同,身为弟弟的田柾国显然还没有表演系毕业,在察觉到金南俊回来了之后十分慌乱的合起了书本,快速的站起身挡在了窗帘前面,金南俊眼尖眼看着田柾国身后的米色窗帘在无风的时候兀自飘起了半个帘角。

 

田柾国紧张到有些结巴,转移话题的能力也一级差,“南俊哥你、你回来了,这、这位是……?”

 

“金硕珍金先生,我新的合作伙伴。”金南俊知道田柾国不想跟他说这件事情,不然也不会一个多月连提都没跟他提,故而他也没有挑明金硕珍的身份,“你继续忙你的吧,我跟金先生到楼上谈。”他做了个引领的手势,随后便和金硕珍一道上楼去了。

 

管家进来送了茶,上好的茶香徐徐的在书房里散开了。

 

金南俊依旧沉得住气,不急不缓的端起茶杯,一口茶还没咽下,就听对面的金硕珍有些吞吐的说,“这事儿不太好说啊。”

 

穷凶极恶?

 

凶神恶煞?

 

金南俊放下茶杯略微皱了皱眉头,“但说无妨。”

 

“主要‘他’现在就在这里,”金硕珍歪了一下头,视线扫过窗边形成了一个诡异弧度的深蓝色窗帘。

 

金硕珍忽的点了点头,谈话的对象也从金南俊转为了那个‘人’,“我真的能看到你,也能听到你说话,” 金硕珍不知听到了什么突地又推了推手,“好的,我知道你没有害过田柾国, 朴智旻是吗?你先别紧张,”金硕珍咳了一声,”我主要就是想提醒你,你藏反了。”

 

金南俊不明所以,“什么藏反了……?”

 

金硕珍不好直言,干脆从随身带着的背包里摸出一支毛笔,拖过金南俊的手心,在上面画了几下,明明没有沾染任何的颜料,可金南俊的掌心中分明出现了符文一样的红色纹路,待他再顺着金硕珍的视线看过去时一向平静无澜的面孔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原本空无一物的窗帘边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裤子又圆又翘的屁股。

 

在听完金硕珍的话后那小翘屁股瞬间消失在了窗帘的后面,随后又慢慢探出小半张顶着金色头发的脸孔。

 

金南俊听见朴智旻细声细气的说,“我真的没有想害柾国,我就是想跟他要个BOBO而已。”

而已?!

 

现在的连鬼的癖好都这么特别了吗?

 

5.

 

“为什么非要是我弟弟田柾国?”

 

纵然朴智旻说了没有要伤害田柾国的意思,而且这一个月中田柾国除了多了在外人看来是自言自语的毛病之外,确实生活如常,身体健康。

 

但任何一个亲人都不会愿意有鬼跟着自家人吧?想要弄清事情的原委再进行处理的金南俊比起金硕珍之前见到的那些蛮不讲理的家伙们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朴智旻还躲在窗帘后面,大概是因为金南俊的气势太强,而他又害羞干脆把露出来的面孔全部缩了回去,只余下一缕金灿灿的发丝,“因为田柾国好看嘛……”

 

这算个什么理由?

 

本人驱鬼多年从来还没见过这种回答!

 

但还没轮到金硕珍说话,那边的金南俊慢悠悠的又喝了口茶,“认证。”

 

“……”

 

金硕珍保持着端正的微笑,行吧。

 

你这位弟控开心不就好了?

 

反正论颜值他是不会承认别人的!

 

“所以只要柾国给你一个BOBO你就可以离开他了是吗?”

 

金南俊的问题让朴智旻又小心翼翼的探出了脑袋,但还未等到他回答,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田柾国却先抢声回道,“我是不会BOBO你的!”

 

金硕珍回头看了他一眼,抽了抽唇角。

 

少年你说这话的时候麻烦不要脸红好吗?

 

不然大家都会觉得你是嘴上说不要但内心和身体都超期待的。

 

听了田柾国的回复之后,那边窗帘兀自抖动了几下,金南俊还以为是金硕珍为他画的符咒失灵了,但从田柾国黯然的表情来推测的话。

 

是朴智旻消失了。

 

6.

 

事情没解决完,金硕珍也走不掉,但他同意住进来,可没同意陪着田柾国一起蹲在花园里喂虫子啊。

 

金硕珍蹲的腿都麻了,“我说,他不愿意出来你拖着我有什么用啊?”

 

田柾国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来了,智旻也不会离开了。”

 

“喂,少年,说话要按基本法的好不好?是因为你说不肯BOBO他,朴智旻才离开的。”金硕珍一激动就想起身,却直接被田柾国给按住了,“所以我还没有BOBO智旻,他就是不会走的,唯一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你吓到智旻了。”

 

田柾国说的十分笃定,强行把锅死死的扣在了金硕珍的身上,他抓着金硕珍的手臂很用力,让金硕珍知道他是因为心中惶恐朴智旻真的会真的离开。

 

可是一码归一码,有些事情他绝对不能妥协,金硕珍拍开田柾国的手,“我吓到朴智旻?我这么帅一张脸你说我吓到朴智旻?别的我都忍了,但你这么说我的脸你良心都不会痛吗?”

田柾国相当敷衍,“你不说话的时候最帅了。”

 

他跟金硕珍一边吵一边定完了最后一道符咒的位置,“只要这样就可以确保智旻绝对没办法走出这栋别墅了对吗?”

 

金硕珍扶着膝盖起身,“绝对,我也真是纳闷了别人驱鬼都来不及,你还想把鬼魂困在家里。”

那必须啊。

 

也不看看是谁的弟弟。

 

人送外号田大胆儿。

 

田柾国跟金硕珍在花园里忙了一早上,金南俊想注意不到都难,他虽然已经猜到田柾国的意图,但毕竟人鬼殊途。

 

“也许智旻并不想留下。”金南俊依在窗口试图劝说站在花园里的田柾国,但田柾国却摇了摇头,“这不行,智旻是星光送给我的礼物。”

 

他的话让站在旁边的金硕珍打了个哆嗦,无声的问金南俊,“你家孩子平时说话也这么肉麻吗?”

 

金南俊看着田柾国离开窗前的背影,耸了耸肩膀,“从不,除非是见了鬼了。”

 

“那可不就是见了鬼了吗……”

 

金硕珍被自己的回复冷到又打了个哆嗦。

 

7.

 

田柾国当然不会怪金南俊擅自找了金硕珍来帮他驱鬼之类的,但是朴智旻是不一样的。

自小到大他可以说是过得顺遂无比,这一切都是因为有金南俊在。

 

但他的哥哥实在是太忙了,他们相处的时间也实在是太少了。

 

虽说亲情不会就此湮灭,但内心希望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温暖也是必然的。

 

夜。

 

风推开了没有好好扣合的落地窗门,卷进的气流让尚未熟睡的田柾国打了个颤睁开了眼睛。

看到的不是清晰的天花板,而是有什么悬在他的上方模糊了他的视线。

 

微微卷曲的金色头发,淡蓝色的纱质衬衫正随着风浮起层层的褶皱。

 

田柾国还没有来的及害怕,他却抢先一步躲进了金黄色的毯子里,又悄悄的扯开一个小小的缝隙,怯生生的看着田柾国,“请问你可不可以BOBO我一下啊?”

 

田柾国没有说可以也没有说不可以,他以为自己在做一个奇妙的梦。

 

他伸手将毛毯的缝隙盖合,然后整个收进了怀抱里。

 

在梦中,漫天的繁星为他送来了这个叫做朴智旻的家伙。

 

可惜他碰不到对方,怀中只有毯子毛茸茸的触感。

 

自此他便多了一条叫人脸红心跳的小尾巴,总是啪嗒啪嗒的跟在他身后,“你真的不可以BOBO我一下吗?一下就好了啊。”

 

他红着脸颊气恼无比的问,“朴智旻你这个人怎么好意思一天到晚的说这些啊?”

 

朴智旻更无辜的嘟了嘟唇,“可我现在又不是人啊。”

 

“那为什么一定要是BOBO啊!”田柾国因为害羞而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但朴智旻却有些迷茫,他已经开始忘记许多的事情了,他盯着田柾国看了一会儿,得出了一个答案,“因为我想亲吻你。”

 

直球来的措不及防,这田柾国羞到干脆小声试图不对门路的转移话题, “那如果我……咳……嗯……你的话,你会怎么样?” 

 

却未曾想到得到的却是更让他伤心的回答,“我大概会消失吧,因为我已经完成了心愿。”

 

这是朴智旻最后的愿望,但田柾国却永远也不想满足他。

 

8.

花园角落中的符咒在虚空中突地冒起了蓝色的火焰,它们绕着朴智旻打转最后化成了一条红色的细线坠着一颗铃铛死死的系上了朴智旻的手腕。

 

他一浮动,铃铛便开始跟着响起来。

 

朴智旻低着头浮在花园的空地上,眼睛红红的看向田柾国朝他摇了摇手腕,“我不要这个。”

 

铃铛的脆响也引来了金硕珍,金硕珍看着田柾国抿唇倔强的不肯帮朴智旻的忙。

 

些许情感的缺失让他无法尚未学会该如何正确的表达自己的心意,明明是不想朴智旻消失,却让朴智旻很难受。

 

对持间忽听金硕珍诧异的呼了一声,“智旻,你是生魄啊!”

 

事关朴智旻,田柾国马上焦急的追问, “什么生魄?”

 

“就是他的人还没死,但是魂魄,”金硕珍对着朴智旻上下比量了一番,“就像这样自己跑出来了,我就觉得奇怪,一般的鬼魂怎么还有触动甚至移动物体的能力。”

 

“你的意思是智旻还有再活过来的机会?”田柾国直击重点,得到金硕珍点头之后比朴智旻本人还要开心,“这真是太好了,那我们需要做什么?”

 

一边的朴智旻却对这个事情不怎么上心,他好像真的很不喜欢手腕上的红绳铃铛,一直不停的在甩自己的手腕。

 

哗哗作响的铃音中田柾国听到金硕珍回答他,“需要你BOBO他。”

 

“……”

 

嗯?

 

怎么还是这种操作?

 

“可我、可我根本碰不到他,怎么BOBO?”

 

都说了少年你讲这种话的时候不要脸红。

 

别人真的会以为你的内心和身体都超期待的。

 

9.

 

“智旻,硕珍哥说的你都听见了吗?”

 

虽然田柾国触碰不到朴智旻,但可以碰到那根红色的绳子,他勾着绳子摇了摇朴智旻的手腕,“为什么这么不喜欢啊?我听到铃铛的声音,就一定可以找到你了。”

 

朴智旻听了田柾国的话,终于不再把视线凝固在那根红绳上,嘟囔着解释,“因为太重了。”

 

“重?”田柾国拉起那条红绳,让朴智旻的手腕也跟着浮了起来,“怎么会重呢?”

 

“当然重了。”金硕珍在地上画符,“那也是为了扣住你的魂魄,不然你会消散的更快,感谢田柾国吧,愿意BOBO你一下借你一口阳气。”

 

最后一句话把两人都闹了个脸红,金硕珍却好似没事人一样的对着朴智旻招了招手,“你进到符咒里面来,暂时就附在这只画好的三色猫身上,这样田柾国就可以BOBO你啦。”

 

朴智旻站在符纸外很认真的问,“这是公猫吗?”

 

“……”

 

这种时候请问少年你是在挑剔个什么?

 

田柾国还不忘帮腔,“没错,没错,小辣椒很重要。”

 

“公的公的,千万分之一的几率就为等你。”

 

这两位少年真是神烦有没有?

 

金硕珍把田柾国也拉进了符咒的范围内,要他跪坐在原地手心向上。

 

下一秒铺天盖地腾飞而起的巨大蓝色火焰瞬间吞没了田柾国的身影,火圈中心的田柾国因为这过度的光亮不得不先闭起了眼睛。

 

待他再睁开眼睛里,原本画在纸上的猫咪此刻轻巧的跃上了他的掌心。

 

乖巧的蜷缩着,漂亮的金色眼睛宛如上好的琉璃珠,清澈的映出了田柾国的影子。

 

田柾国仿佛被蛊惑般的低下头,像是朴智旻正在对他说,“我是你的三色猫,请爱我,抚摸我,亲吻我。”

 

白色烟雾开始渐渐替代了蓝色火焰。

 

“朴智旻,你还欠我一个真正的吻。”

 

直到一切都消散殆尽,燃烧完全随风飘扬的灰烬中是昏倒的田柾国。

 

有些事情金硕珍没有说,因为朴智旻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等待了。

 

被借阳气之人会高烧三天,待他醒来时会忘记一切关于生魄的过往。

 

但金硕珍想,他们总归会是不同的吧。

 

命运的红线,铃铛的声响,会指引他们相遇的。

 

10.

 

总有一天。

评论(8)
热度(144)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