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恋爱烦恼咨询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伴着城南花开的时候,拐角的独栋二层复古小洋楼开起了一家小型的诊所。

 

这座诊所不同与其他普通的门诊部治疗些小伤小痛的,是专门咨询恋爱烦恼的。

 

也许听上去会没什么生意的样子,但却意外的火爆,不过大部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因为主治医朴智旻朴医生实在是又温柔又好看,引得不少女孩子慕名而来。

 

朴智旻对这样的状况感到有些忧愁,嘟着嘴巴单手搭在窗台上拨弄着攀爬到窗边的爬山虎的叶子。

 

他是很想认真工作的,可几天下来关于真正恋爱问题的商谈没有回答几个,反倒是他自己的身高体重全部被套走了。

 

当他叹出第一百零三个叹息的时候,听到了清脆的话音。

 

比起连日来女孩们的叽叽喳喳的甜腻感,这声音宛如一小股带着凉气的小旋风滑进了朴医生的耳朵里,让他整个人都清醒了。

 

“您好。”

 

站在门口的男孩子穿着洁白的棒球服,头上反扣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棕色的额发被帽子压扁了,过长的发梢扫在他的睫毛上。

 

可这也挡不住他杏一样的眼睛里含着的春水,碧波荡漾,让人一瞧便觉得心旷神怡。

 

朴智旻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直到那男孩子疑惑的微微歪头,又微微欠身,再次向他打了个招呼,“您好。”

 

“啊、啊,您好。”朴智旻慌张的站起来,他完全没有之前的沉着冷静,反倒拘谨的像那些初次见到他的女孩们一样。

 

他的手指在宽大的白色褂子口袋里兀自捏紧,直到指尖都有些发疼。

 

这实在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好看到让他感到紧张。

 

“请问这里是可以做恋爱咨询吗?”男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被朴智旻给传染了,不自在的用手摸上了脖颈抓了几下。

 

他对自己的问话感到害羞,这让白皙脖颈处抓出的那些红痕一路染上了脸颊。

 

男孩子咬了一下下唇,复又坚定的鼓起了勇气,“我想跟您咨询一些关于恋爱方面的问题。”

 

风从窗口卷起来,吹得爬山虎摇摇摆摆。

 

像是把它的颜色都吹拂到了两个人的中间,青涩的一塌糊涂。

 

2.

 

男孩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一直低着头右手一直在摆弄着左手腕上的黑白护腕。

 

朴智旻能看得出他在紧张,于是也不催促,还倒了一杯茶摆在了男孩的面前。

 

男孩子被茶的香气引得吸吸鼻子,小心的拿过杯子抿了一口被苦的小小吐了吐舌尖,“呜哇……”

 

他低着头的时候朴智旻一直在观察他,自然没有放过他被苦到皱起来的脸和这一声感叹。

 

“很苦吗?”

 

朴智旻有些愧疚,在心中暗自记下如果下次男孩再来就不给他泡茶了。

 

男孩子连忙摆摆手,“没有,没有。”

 

许是多亏了这小小的插曲,终于冲破了他们之间这有些粘稠的气氛。

 

他不太清楚该怎么开始叙述,只好先做了自我介绍,“我、我叫田柾国,”说完惯性的用手指扫了几下脖颈,话音间有些吞吐,“嗯,我喜欢上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

 

这可真是……

 

风声滑过朴智旻的耳畔,他看着田柾国透着点红晕的脸颊。

 

唇边的笑意不自觉地又扩大了一些。

 

这可真是,少年正好。

 

连喜欢都是如此的纯情,纯情的让人不自觉的跟着心跳加速,快到心口发疼。

 

“你可以先试着跟她说说话,聊聊天气之类的,小动物什么的,女孩子一般都会喜欢这样的开场,或者浪漫或者无害……”朴智旻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尽量让他们之间的气氛更加的轻松。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听田柾国镇定的反驳了一句,“我喜欢的人,是男的。”

 

3.

 

田柾国抬头看向朴智旻,又重复了一次,“他是男的。”

 

朴智旻了然的点头,并没有表现出排斥或者惊慌,“那也先聊聊天气什么的吧,尽量选择自然一些的开场,建造一个舒适的气氛是必须的。”

 

朴智旻说话间还伸手握了下拳在空气中小幅度的挥舞了下,“要知道这种事情开始的时候总需要一点勇气的。”

 

田柾国一边听着朴智旻的话一边慌张的开始摸起了口袋,“勇气,勇气。那个请、请等一下,我找找纸和笔。”

 

朴智旻看他找了半天,干脆把自己面前的纸笔推了过去,“先写在这上面吧,不过我的建议有这么难记吗?”

 

田柾国在纸上很认真的记录着朴智旻刚才说的话,他摇摇头,“不是难记,是我见到他,总会头脑一片空白。”他把笔杆抵在唇角的地方,“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又担心自己说错话惹他不开心,所以总是三番两次的错过跟他交谈的机会。”

 

田柾国显得有些苦恼,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随即又舒展开来,“有您在真的是太好了。”

 

朴智旻笑着点头,“能帮到你我也觉得很开心。”

 

田柾国手中的笔杆在唇边敲了两下,“那聊完这些,我又该做点什么呢?”

 

朴智旻皱了皱鼻子,“不要这么着急,起码你要聊个两三天,等你们渐渐熟悉起来的时候,你可以邀请他去看看你打棒球之类的,我想男孩子之间用运动做桥梁最好不过了。”

 

“棒球吗?”田柾国忽然有点害羞的揉了两下帽子,“这次职业棒球交流赛,我要做开球手,真的很希望他能来看看啊。”他说完有点慌张的站起身,“如果他来的话,那我更要努力训练了。”匆匆对着朴智旻弯了弯腰,“我要回棒球部了,今天谢谢您的指导。”

 

这几天朴智旻都没怎么遇到过正经做恋爱咨询的人,于是也没收田柾国的咨询费,还把自己的私人号码也一起写在了那张纸上。

 

朴智旻站在窗口朝着楼下一边挥手一边倒退着小跑的田柾国摆了摆手臂,莫名心中有些感叹。

 

青春年少时的喜欢就好像是被玻璃纸包裹着的硬糖,光是那层玻璃纸就已经外表鲜亮夺目,声音清脆动听。

 

无论是哪一颗,无论是什么味道,都甜的让人忍不住眯起眼睛,怎么也停不下来。

 

4.

 

朴智旻并不住在那复古的二层小楼里,他还没考出驾照,所以每天坐公车上下班。

 

沿途会经过城南的花墙,枝芽舒卷,像是细细的少女手臂,透过车窗的缝隙悄悄的往里探。

 

每每尚未拂过坐在窗边人的脸庞,便被公车很快的甩下了,似是生气似的在空气中摇摇摆摆。

 

朴智旻坐在窗边,不巧正被花枝偷摸了一下脸颊,他尚未有所反应,耳边忽的传来了少年清脆的声音,“朴医生,早上好啊。”

 

他的鼻尖还萦绕着那花朵的香气,迎着阳光恍惚间总以为少年是从花丛中幻化出来似的,好看的有些不真实。

 

“啊,你好。”

 

朴智旻身边的座位还空着,连忙又侧了侧身,让田柾国坐下了。

 

田柾国今天依旧穿着棒球服,头上也依旧反扣着那顶白色的棒球帽。

 

朴智旻吸了吸鼻子,闻到那衣服上有股柔顺剂的温和味道,田柾国似乎是一直注意着他,看见他的动作连忙扯了扯自己的衣袖,“虽然是同一件,但我好好洗过了。”

 

朴智旻抬头,对上他瞪圆的眼睛,车窗外的花朵飞快的从他清澈的瞳孔中掠过。

 

对方急切的表情让朴智旻有些憋不住笑意的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了。”

 

田柾国扭头呼出一口气,又转过头看着朴智旻,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朴医生,今天天气很好呢。”

 

他说完皱了一下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复又继续说道,“天气真的很好,很适合跑步。”

 

“跑步?”朴智旻歪了歪头,开了个玩笑,“那你可以每天选择跑步上学,不坐公车了。”

 

哪知田柾国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之前是的,后来偶尔有一次坐上了公车……就没再跑过了。”

 

朴智旻对此感到很好奇,“怎么?开始觉得坐公车很舒服了?”

 

“不、不是……”田柾国摆摆手,但又不肯说原因,支支吾吾到了最后在公车停靠的时候飞快从后车门逃走了。

 

徒留在位置上的朴智旻有些无措的自语,“我好像没说什么会惹他生气的话吧。”

 

5.

 

自从那天在公交上遇到田柾国开始,最近几天朴智旻都能在车上看到他。两人之间似乎有了些不必言说的默契,而对话也通常是从田柾国谈论天气开始的。

 

他们之间的对话海阔天空,小到一株仙人掌,大到宇宙洪荒,似乎什么都可以聊,也什么都能聊的起来。每逢田柾国到站,朴智旻都会生出些别样的不舍。

 

车窗外鼓进的风吹乱了田柾国帽子下的额发,忽的朴智旻凑的近了些,伸手从他的眼睫上捻开了荞麦花细碎的白色花瓣。

 

朴智旻的动作太自然了,自然到分开后两个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有些过分的近了。

 

朴智旻连忙退回了车窗边,偷瞄到田柾国快速的别开了脸拍了拍胸口后才又一脸平静的转了回来。

 

他抬头,对上的便是田柾国晃动的眼瞳中满是花墙上的花朵,朴智旻看着他那双眼睛,忽然非常好奇这样的眼睛中到底什么样的花朵才能开的最鲜艳呢?而对方心里想着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朴智旻清咳了一声,生硬的别开了自己看向田柾国的视线, “你最近和他相处的还好吗?和你喜欢的那个人。”

 

莫名有些时候田柾国在朴智旻说话的时候会带起初见时才有的羞涩之意,他的目线从朴智旻开合的唇瓣上快速滑过,“我想,还不错,进展顺利?”他的尾音里带着些不确定,又看了一眼朴智旻,重新坚定的重复了一次,“进展顺利。”

 

“是吗?那就好。”朴智旻揪了几下袖口上一段露出来的线头。

 

他的手指在细线上绕了几圈,压得指尖微微泛白也没能将它扯断,他忽然觉得这段线头实在是太烦人了。

 

“职业棒球交流赛那天,朴医生能来吗?”田柾国的问话让朴智旻停下了动作,“那天,我想跟他高白,因为是朴医生一直在帮助我的,所以希望朴医生也能在场。”

 

“嗯。”

 

“真的吗?太好了!”得到他回应的田柾国,声音稍微拔高了一些,能让人听出他是真的很开心。

 

田柾国从口袋里摸出门票递到朴智旻面前,“最近我要抓紧时间训练,所以早上不坐公车了,朴医生我们到时见。”

 

“嗯。”

 

朴智旻松开手指上的细线,接过门票,从车窗里看着田柾国下车后渐渐消失在花墙中的身影。

他的手上已经没有了绳结,可心却像是被网住了。

 

6.

 

职业棒球交流赛在本市是很有名的,开幕的那天还放了烟火彩炮。

 

巨大的声响饶是待在城南的诊所里的朴智旻也能听得到。

 

“我到底干嘛要答应啊。”朴智旻双手托着下巴对着办公桌上的门票发愣,不停的自言自语,“我去干嘛啊?”

 

那门票不知被田柾国在口袋里揉搓了多久,又被朴智旻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多次,现在边角都有些发皱了。

 

朴智旻伸手将那卷起的边角抚平,试图让它回归平整。

 

就像他同样皱皱巴巴的心,也能抚平就好了。

 

不想见到啊,田柾国跟别人告白这件事。

 

按照田柾国进展顺利的说法,他肯定会成功的吧,到时候他在不在现场恐怕田柾国也不会在意的。

 

朴智旻叹了口气把门票小心的放回了抽屉里,伸手打开了电视机,画面上正好播到在介绍这次的开球手。

 

“不都说普通人上电视都会变胖变丑吗?”朴智旻垫着下巴咂了咂嘴巴,“啧,怎么田柾国还是这么好看啊?”

 

一点没有变胖,也没有变丑。

 

而且站在场地中央作出投手姿势的时候真的是……

 

帅的不要不要的。

 

棒球咚的一声落进了捕手的手套中,朴智旻觉得他的心脏也跟着咚的一下停止了。

 

振臂高呼的田柾国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让人无法挪开眼神。

 

这是他见到的最好的开球手。

 

别人家的……开球手。

 

田柾国的恋爱烦恼在这次职业棒球交流赛后便会不复存在。

 

那么……他的又该向谁咨询一个解法呢?

 

7.

 

短暂的花季即将过去了,城南那家拐角处的独栋二层复古小洋楼开起的恋爱烦恼咨询诊所已经一个周没有开门了。

 

偶尔会有几个不死心的女孩子围在小楼外叽叽喳喳,“唉?为什么朴医生今天也没有上班啊?为了感谢他帮我追到了学长,我还特意带了亲手做的曲奇过来呢。”

 

“听说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难题,打算休息一段时间的。”另外一个女孩子手指推了一下脸颊,“难道也是恋爱烦恼吗?”

 

“医不自医,不如来和我们商量一下啊?”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啊你,走啦走啦。”

 

女孩子们口中的朴医生此刻刚刚起床,在床上滚了好几圈也没能离开他的被窝。

 

听说失恋最好的老师就是时间,但他在家睡了这么多天也未见好转。

 

反而梦里全是那天田柾国在职业棒球交流赛上开球的身影。

 

他从床上爬起来想着干脆要把诊所整个关掉,他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怎么去解决别人的。

 

夕阳映着即将凋零的花朵,默默的为整个小楼覆上了一层落寞的颜色。

 

也将朴智旻的影子拉的纤长,更显得他形单影只。

 

他站在诊所外,用手指戳了戳围栏上绑着诊所名字的木牌子,说实话他这种情绪起伏很大的人并不适合做心理疏导类的工作吧?

 

“朴医生——!”

 

朴智旻被人突地抓住了手腕,过大的力量直接带着他一个半圆形的转身,堪堪站稳身体抬头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身并不熟悉的灰色校服。

 

他呆怔时又被那人摇了摇手腕,“朴医生……棒球赛……为什么没有来啊?”

 

朴智旻听了声音定了定神才看出这是田柾国,他顿时一阵紧张,他总不能说是因为不想看到田柾国对别人表白才没去交流赛的吧,抿抿唇憋了个不像样的理由,“嗯……最近身体不太舒服。”

 

田柾国松了一口气,接受的很快,他似乎很怕朴智旻会说出别的理由。

 

譬如是因为察觉到了他的心意。

 

8.

 

朴智旻故作轻松的趁着说话的时机将自己的手腕从田柾国的手心里抽了出来,散尽的夕阳带走了最后一丝余温,“要进来坐会儿吗?交流赛的表白怎么样了?成功了吧!”

 

田柾国跟在他身后闷声回答,“没有。”

 

略窄的楼梯上,朴智旻突地停下了身影,不可置信的回身,“为什么啊?”

 

他隔了两三阶,可以看到田柾国头发上的发旋,对方还低着头看起来很是沮丧。

 

这让朴智旻往下下了一阶离得田柾国近了一些,他很想把田柾国揽进怀抱里拍拍他的后背告诉他没关系。

 

但他又不是能那样做的立场,纠结再三只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继续努力嘛,总会成功的。嗯,和他熟悉了之后你可以试着叫一下他的名字,如果他没有强硬的反对,就说明你还有机会,懂吗?”

 

“智旻。”

 

田柾国抬头,混着壁灯昏黄的光线一起撞进朴智旻的眼睛里。

 

朴智旻被他吓到往后退了一步,却差点摔倒在楼梯上,“什、什么?”

 

“智旻。”田柾国再次拉住了朴智旻的手腕,顺着小臂帮他稳住了身形,自下而上看向他,“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是在一个我很讨厌的早上。因为下雨,所以没办法晨练,也没办法跑步去学校,只好选择了公车。”

 

田柾国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露了些许回忆的笑容。

 

阴沉的天气,灰白的色调,粘稠的雨丝。

 

公车上层叠的人群,透不过气的空间。

 

在某个停站之后,有人小心的挤过人群站到了田柾国的身边,他身上还带着未干的水汽。

 

那人试图去勾栏杆上的吊环,但车子因为雨水的关系瞬间发生了滑行,他一时不稳咚的一下撞进了田柾国的怀抱里。

 

还未被车内同化的冰凉温度让田柾国打了个颤,低头只望见如同太阳一般的金黄色发顶。

 

那人微微欠身,手指快速的试图帮田柾国抚平校服上被他用力之下抓出的褶皱,“对不……”

 

那人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停靠的公车让他整个人又是一晃,再次咚的一下撞在了田柾国的锁骨周围。

 

他先是咽呜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又伸手摸了摸那被他撞到的地方,“真的对不起啊。”

 

他从艰难的从口袋里摸出两颗水果硬糖塞进了田柾国的校服口袋里,“这个给你。”

 

9.

 

“一开始我真的觉得他是个很奇怪的家伙。”田柾国站在下方,从口袋里拿出那两块水果硬糖,“但恰好头发是我喜欢的颜色,是太阳的颜色。所以从那天之后就变得很在意,早上也开始跟着他一起坐公交。”

 

田柾国觉得对方何止是撞到他了,简直力道凶狠的要撞破他的胸口,一直跑到他的心里来。

 

朴智旻当然认得那两块水果糖,他现在办公室里还有很多,原本是准备给那些前来做恋爱烦恼咨询的客人的。

 

“后来我知道他开了一家小小的诊所,专门解答恋爱烦恼,”田柾国一瞬不眨的看着朴智旻,“他说的没错,所有的开始总是需要一点勇气的,我庆幸我当时鼓起勇气走了进来。”

 

他呼出一口气继续说,“越跟他待在一起越觉得喜欢,越喜欢越不知该如何是好。”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开始慌乱起来的神情,有些失望的垂下眼眸,“可是他没有来职业棒球交流赛,我以为他是知道了我的心意所以选择了回避,但还是抽空就跑来这里,我希望哪怕是拒绝也能得到他正式的回复。”

 

“但今天他的回答又好像给了我一点希望,”田柾国的手滑至朴智旻的手心,轻轻勾住了他的小指,“智旻,我想做最后一次恋爱咨询。”

 

朴智旻尽量平复自己频率混乱的呼吸,直视田柾国含着光的眼睛,他的心像是在漂洋过海, “你想问什么?”

 

朴智旻能清晰的感受到田柾国握着他的手指在不停的打颤,他能感受到田柾国的紧张,和他一样的紧张。

 

那被细线缠绕的心脏似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般,原来梦境化为现实,是会美好到让人心慌的。

 

“我想知道如果我现在对他表白,他会不会答应?”

 

略显狭窄的楼梯上,朴智旻任由自己向下倾倒,惊得田柾国松开了手紧紧的揽住了他的腰身,腿部用力稳稳的撑住了他的重量。

 

他放松了连日来郁闷的心情,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样偷笑了几声。

 

热气一下下的扑进田柾国的耳朵里,他听见朴智旻小声的回答他。

 

10.

 

“我想,他会。”

 


评论(4)
热度(267)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