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恶魔陛下恋恋小甜心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魔界,骷髅山,王族大厅。

 

年迈的宰相大人正心神难安的来回渡步,无怪乎他会如此,马上魔界即将迎来新生的君王。

一位时隔千年的纯血魔族。

 

自从魔界有了时空裂缝之后,掉进魔界的人类,精灵,天使不计其数,这导致魔族与其他种族之间的混血越来越多。

 

尤其那种长着白色翅膀一脸凶相的天魔种,每每看到都让宰相大人伤心欲绝。

 

他是真的很讨厌白色。

 

更不要提那些连翅膀都没有的人魔种了,宰相大人在魔界看到他们时候完全没有一丝好脸色。

 

对宰相大人来说人类是比白色更讨厌的存在。

 

脆弱,无知,愚蠢,遇到一丁点的事情就会开始不停的哭泣。

 

可碍于两族之间的和平条约与新的反人类歧视法案,宰相大人除了对他们吹胡子瞪眼睛之外别无他法。

 

好在,好在这让他郁结的千年的日子马上就要在今夜结束了。

 

千年来混乱无主的魔族终于可以再现往日的荣光。

 

在宰相大人激情澎湃的畅想中等来了侍卫兵的传话,不过和他预想中的欢喜有些不同,“宰相大人,宰相大人,不好了——!”

 

宰相大人连忙扶住那慌张的侍卫兵,“出了什么事情?是吾王无法从蛋壳中挣脱出来吗?”

 

魔族的传承和其他种族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他们会选出最强的魔族幼儿放入一枚可以吸收魔界灵气的魔蛋中,直到幼儿长至成年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从内部将蛋壳完全击碎。

 

侍卫兵疯狂的摇了摇头,“陛下挣脱蛋壳的速度极快,可、可是……”侍卫兵红起的眼睛让宰相大人心头一跳,不由得收紧了自己扶住侍卫兵的手,“可是什么?!”

 

“可是陛下刚从破碎的蛋壳中迈出一步,就给人类召唤走了啊!”

 

侍卫兵的话音刚落,王族大厅中的空气宛如忽然凝滞了一般,宰相大人似乎都快反应不过来这小侍卫兵在说什么似的抖了几下身体差点抽过去,“……嘎?”

 

侍卫兵都不忍心去看宰相大人这一脸破碎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咽了一下口水又重复了一次。

 

好在宰相大人最后一根名为自尊的神经没有断掉,“OH……MY……G……不对……SATAN。”

 

2.

 

千年等一回的新生魔界君主刚一出世就给人类召唤走了这种事情。

 

奇耻大辱!

 

简直是魔族的奇耻大辱啊!

 

人类的魔法师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自从他们的先祖跟着天堂里的那群鸟人学会了召唤法阵之后,三天两头的就能看见魔界噼里啪啦的闪过魔法阵的光芒。

 

魔族就像是一群被捕捞的小鱼干似的,接二连三的被从法阵之中拖往人界。

 

再回来的时候,就会带上一个让宰相大人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人魔种。

 

“不!我绝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宰相大人套上了纯银的盔甲,手持利剑,“哪怕被判流放焰狱,我也要去杀了那名人类救出我们的陛下!”

 

“好的,宰相大人,这是您的人界通行证。”出入管理官波澜不惊的推了一下眼镜,咔哒一声在同行本上盖了个章,“大人,请允许我再向您重复一次,过此门者,需抛弃一切过往。”

 

“我有足够的信心一定能救回我们的陛下,不过是一个区区人类而已,只要我动动手指……”宰相大人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管理官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大人,我的意思是,您过了这道门,您的一切魔力都会被封印,您知道的人类是很脆弱的,按照人类保护法案,您的剑也需要放在我这里进行寄存。”

 

管理官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坐标校正完毕,人间界,首尔区,三城洞,宰相大人祝您人界之旅,一帆风顺。”

 

时空隧道中是宰相大人不甘心的怒号,“没有魔力我也能弄死那个人类——!”

 

管理官的职业化的微笑中透出着一丝无奈。

 

宰相大人,您怎么还不明白。

 

以您这个年纪,没有魔力的身体,去了人间界,只是一位,力气微大的,普通的,老人。

 

3.

 

宰相大人无比精准的啪嗒一声落在了管理官指定的地方,坐在地上微微一转头便看到了他们魔族那刚诞生就被人类给召唤走了的君主。

 

没有他想象中的凶神恶煞,也没有立足之处寸草不生,更没有在人间界大杀四方。

 

反而在被他旁边的人类给踢了一脚屁股之后还表现的兴高采烈的。

 

丢不丢魔你说。

 

哎呀,真的是太丢魔了。

 

但好在还是有一点让宰相大人觉得异常欣慰的,那就是这位新生的君主面容异常俊美,颜值有些超标的高。

 

许是宰相大人看的太久了,引起了那名人类的注意。

 

宰相大人高度警戒的看着那名人类哒哒哒的跑过来,弯下腰搀起他的胳膊,“伯伯,您没事吧?”

 

宰相大人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这才反应过来就是这个人类把他们魔族的君主给拐走的,顿时火气窜到脑袋顶,“别碰我!”

 

他这么一甩手让毫无防御的人类顿时往后推了几步,然后再下一秒他们的陛下便瞬移到了这名人类的身边从后将人给圈住了。

 

君主小心的看了看那名人类,然后又瞪了一眼宰相大人。

 

他们的陛下自在蛋壳之中生长开始,除了吸收灵力之外,也会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知识。

 

加上他们自身还残留着的少许魔气,君主显然马上便认出了宰相。

 

不过他完全没有对待同族应有的温柔,一下子冲进了宰相大人的神识之中,礼貌的问他,“你想死吗?”

 

宰相大人痛心疾首,他觉得他的君主完全被人类蛊惑了,居然这么对待他自己的下属,“吾王,您身为魔界的君王,怎么能保护一个人类呢?魔族大军还在等待你的检阅,千千万万的臣民还在等您……”

 

宰相大人苦口婆心,絮絮叨叨,听得年轻的君主撅起了嘴巴,在神识之中毫不客气的回答他,“关我屁事。”

 

他的陛下又警告性的瞪了宰相一眼,“你赶紧滚回魔界,真是碍眼。”

 

嘤嘤嘤。

 

超凶的。

 

好心碎。

 

4.

 

宰相大人很受伤,但他不怪他的陛下,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人类。

 

故作柔弱,为的就是引起他们家君王的注意,你瞧瞧现在还在装好人!

 

人类用胳膊肘戳了一下君王的肋骨,示意对方不要再继续收紧手臂妄图把他圈起来了。

 

他在君主的怀抱中探身询问,“伯伯,您真的没事吧?”

 

“智旻,别理他了,你不是说今天要给我做小兔子松糕吗?我饿了。”君主的鼻尖在这名叫做智旻的人类肩头蹭了几下,随即又阴测测的抬头看向宰相,“我看他绝对不会有事的。”

 

对,智旻。

 

朴智旻。

 

讨厌的人类朴智旻。

 

宰相大人来的时候,把资料都调查全了,他还知道君主是以田柾国这个名字在人间界活动。

宰相大人可是来拯救他们的君王于水火之中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认输,顿时掌握了人间界老人固有技能,碰瓷儿。

 

“哎呦,我不行了……我腰好疼……腿也好疼……”宰相大人朝着朴智旻伸出手,拼了命的演技让朴智旻毫不怀疑的从田柾国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扶住了他的手臂,“伯伯,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我不去……”宰相大人特别虚弱,“我这是饿的,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可不可以去你家吃顿饭?”

 

田柾国听完马上伸出手隔在他们中间,把宰相大人从朴智旻的手里揪出来,“不可以。”

 

宰相大人的手臂快被田柾国给捏碎了,硬是虚弱到惨白着一张脸还不忘对朴智旻祈求,“请给一顿饭吧。”

 

“好啊。”朴智旻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伯伯,柾国经常会跟我这么说呢。”

 

田柾国一看朴智旻的笑容,顿时把宰相大人给忘到天边去了,光顾着撒娇式的去摇朴智旻的手臂,“智旻,说好的以后都不提这个的呢。”

 

魔族生性对情感的感知能力就特别微弱,所以宰相大人并不能理解为什么朴智旻说的话带着些许的抱怨,却让应该如同他一般没有感情的君王对着朴智旻露出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神情。

 

但……宰相大人可以察觉一点,那就是此时此刻他是有些多余的。

 

此时的宰相大人还尚未知道,以后他会无时无刻都觉得自己很多余。

 

5.

 

不管以后如何,宰相大人凭借着朴智旻的善心总算是成功的登堂入室了。

 

宰相大人想的也简单,要想彻底分离他和君主大人,当然首先要近距离观察了。

 

不过宰相大人没什么近距离接触朴智旻的机会,自他跟着进了家门起,一旦靠近朴智旻三米的距离神识之中马上便会充斥着田柾国翻涌的力量,他敢再近一步可能会被直接撕碎。

 

让宰相大人深感意外的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朴智旻似乎对此一无所觉。

 

按理说一个能召唤恶魔之主的人类,再不济也该全身萦绕着些许法力的光芒。

 

而他在朴智旻身上一点都没有看到。

 

难道是对方已经高深到让他看不出法力深浅的地步了?

 

朴智旻,这个人类,果然十分狡诈。

 

思及此处的宰相大人再一次加强了对朴智旻的戒备与不友好,他小心的看着朴智旻在厨房里摆弄着瓶瓶罐罐。

 

嚯,是不是想下毒害死他?

 

唉,还有他家这个不争气的君主,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像个尾巴一样跟着朴智旻打转?

 

打转就算了,能不能不要每做一件事情都去求一下表扬?

 

这样真的很没有出息OK?

 

“智旻,智旻,你看看我这个好不好看?”

 

“哇,我们柾国做了小花呢。”

 

“嗯,我喜欢花。”田柾国拨了一下盘子里的翠绿色松糕,黄色的小花和朴智旻现在的头发的颜色一模一样。

 

他低着头的样子似乎有些过分乖巧了,让朴智旻起了些逗弄他的心思。

 

朴智旻扒住田柾国的肩头,悄声凑在他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其实我也是花。”

 

“是吗?”田柾国忽然侧过脸,倒是把没有准备的朴智旻给吓了一跳。

 

其实在朴智旻眼里,田柾国是很缺少一些基本常识的,第一次觉得饿的时候还会把餐桌上的纸巾往嘴巴里塞。

 

无论他说什么,田柾国都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对方已经没那么好骗了。

 

田柾国不笑,朴智旻还以为他说的话没什么意思,当即觉得有些讪讪的笑了笑收回了手,哪知却被田柾国稳稳的拖住了手腕,顺势圈住了腰身。

 

他听到田柾国很认真的告诉他。

 

“那么这所有的花里,我最喜欢智旻。”

 

6.

 

wow靠,在外进行监视工作的宰相大人捶胸顿足,朴智旻好歹毒啊!

 

不仅彻底迷惑了他们的君主,还企图以这种手段闪瞎他的眼睛!

 

活在朴智旻地盘的这几天真是,口不能语,耳不能听,眼不能视,苦不堪言。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朴智旻做饭还是蛮好吃的。

 

尤其这个小土豆饼炸的又香又好咬。

 

但这还不足以打动宰相大人,他是绝对要帮田柾国摆脱朴智旻的控制,然后带他回魔界的。

 

也许是吃了朴智旻太多东西,也许是在人间界待的久了,宰相大人那一抹细微的良心忽然上线。

 

他决定暂时不动用武力,以人魔两族和平为前提先跟朴智旻谈谈。

 

时间也很凑巧,恰好现在田柾国被朴智旻打发去超市了,虽然是还在门口偷了一个又一个的亲亲才肯勉强出门的。

 

君王不在,宰相大人与朴智旻对谈时总算可以不用那么怕死了,“我想请您解开对陛下的制约,放他回魔界去。”

 

朴智旻微微皱了皱眉,“我没有对柾国下任何的制约,我想以您的身份应该知道我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法力。”

 

宰相大人显然不相信朴智旻的说辞,“没有法力,你是怎么察觉出我与常人不同的?”

 

“在您来的第一晚柾国就告诉我了。”朴智旻看着宰相大人不可置信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您不用太在意,柾国从来我不会隐瞒我任何事情的,我也从未对他人提起过您的身份。”

 

这么说的话,那不就更在意了吗!

 

作为一位将来要统领千万魔族子民的君主,居然什么都要跟一个人类报备?

 

宰相大人忽觉朴智旻更加留不得了,既然对方根本没有法力,那么他拼上全部力气可以直接抹杀这名人类吧?

 

“我根本不相信你说的话,如果没有制约为什么陛下不回魔界去?如果没有召唤陛下又怎么会一出世就来到了人间界?”

 

宰相大人朝着朴智旻越走越近,这个距离他有把握可以一击必中。

 

“不是我召唤柾国来的,而是柾国选择了我。”

 

7.

 

蛋壳中的世界恐怕不会有魔族能够体会。

 

他要想成为最强的魔族,要想成为魔族的君主,必须学会忍受这漫长的孤独。

 

他可以听到许多的声音嘈杂的环绕在他的耳边,可以感受到无数的力量疯狂的涌进他的身体之中。

 

他要想成为最强的魔族,要想成为魔族的君主,必须学会忍受这无比的痛苦。

 

可如果……他不想呢?

 

冗长时间的流逝,直到他积攒出一丝的力量将头顶的一小片蛋壳击碎一个孔洞。

 

第一次见到光的样子。

 

像是一束细细的线,可以绽放在他的手心中,却不能握住。

 

如果想永远留住这束光的话……?

 

从开始一个小小的想法,渐渐演变成了执念,在蛋壳内力量的滋生与培养下,无意识的魔力开始顺着年幼君主的期望一点点演化。

 

直到一天,他的耳边开始出现了更加清晰的声音,虽是怯怯却鼓足了勇气,“你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光。”他第一次开口说话,只能挑着几个单词来表达他自己的意思,“明亮,温暖的。”

 

“啊……是太阳吗?”和他对答的家伙伴着些安心的恍然大悟,想了一会儿又问他,“那你要不要到我家里来,我的房间每天早上都会铺满阳光哦。”

 

“好啊。”

 

等这封闭着他的一切完全破碎。

 

他开始变得心急,急切的想要能够击碎这蛋壳的力量。

 

直到他们初见,田柾国才明白原来他的那点妄想是化成了执念爬去了朴智旻的梦中。

 

因为这个人已经温暖到就连睡梦都那样的温暖与阳光明媚。

 

喜欢……很喜欢。

 

8.

 

“滚开——!”伴随着田柾国的怒吼声,宰相大人被田柾国使出的魔力重重的打飞了。

 

这次不再是神识的警告,而是想要彻底泯灭他的一切。

 

怕是他对朴智旻的杀意被回来的田柾国发现了,他被封印了一切力量,原本就在君主面前不堪一击,现在更是无比的脆弱。

 

算了,死亡对于魔族来说不值一提。

 

而且他至少确定了朴智旻对田柾国并没有威胁,就这样好了……

 

等待着最后一击的宰相大人缓缓闭上了眼睛,可还未迎来最后的一击,只听耳畔一声更大的响声,“田柾国——!”

 

满含着怒气的音调让等死的宰相大人都跟着一抖,然后悄悄的将眼皮掀开小小的缝隙。

 

还不如不看,真的,眼前的画面让宰相大人满脸苦涩的哆嗦了一下,“……嘎?”

 

田柾国低着头,抿着唇,唇角下弯,委屈巴巴的正座在朴智旻面前,手指指着宰相大人,“可是他欺负你!”

 

wow靠。

 

宰相大人一咳,血都顺着嘴角飙下来了,他只是在不了解情况之下想要除掉朴智旻,但他这不是还没有动手吗!

 

再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能对朴智旻怎么样嘛!

 

来人间界不到一个月马上又掌握了一个新技能,倚老卖老。

 

“先不说这个,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不可以随便使用力量的吗?”朴智旻看了一眼歪着的宰相大人,“如果他真的欺负我,我会叫你的啊。”

 

朴智旻从领口拉出一枚拴着细线的小笛子。

 

wow靠。

 

这下宰相大人一看,是真的要晕过去了。

 

田柾国,丢魔的玩意儿。

 

连祖传召唤笛都送人了。

 

太拼了。

 

田柾国瘪了一下嘴,“智旻,你别生气了。我会把他赶,不是,送回去的。”田柾国伸出三根手指,“我对上帝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东西,不是,魔族来打扰我们的。”

 

一个魔族为了讨好朴智旻,居然跟上帝发誓?!

 

田柾国往前凑了凑,自下而上盯着朴智旻的眼睛,“智旻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他捏着朴智旻的手指摇了摇,“虽然智旻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我也很喜欢。”

 

这低眉顺目的表白的模样,真是既乖且怂。

 

让人毫无抵抗力。

 

9.

 

虽然朴智旻这个人类可以管住他们魔族的君王,但他实在是太害羞了。

 

被田柾国说了喜欢之后好像一直都有些晃神,脸颊上的绯红一路顺着白皙的脖颈蔓延,他手足无措的轻轻推了一下田柾国,“你、你……”他霍的一下站起身,“我不管你们的事了,我去看看你都买了什么。”

 

朴智旻离开之后,田柾国冷着脸起身走过去用脚踢了踢还在装死的宰相大人,“喂,还不滚回魔界?”

 

简直判若两魔。

 

陛下您是在人间界学过变脸吗?

 

宰相大人注定带不回他们君主,只好抹了一把唇角的血痕,捏开通讯器呼叫了管理官。

 

在魔界也有不少的魔族等着宰相大人,在看到只有他孤身回来时瞬间就明白了。

 

王族大厅里的魔族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人类真的好强啊,连我们的陛下都给扣住了。”

 

“是啊是啊,好凶残的,只能希望我们陛下自求多福了。”

 

有胆子大的好奇的纷纷围在宰相大人身边问他,“人类真的那么强吗?”

 

宰相大人忧伤的叹了口气。

 

人类强不强他不知道。

 

但朴智旻很强。

 

温暖,善良,柔和。

 

怕是宰相大人平生听过的许多形容美好的词语都可以拿去形容朴智旻了。

 

就像蛋壳里的那束光,哪怕只是静静的存在,就已经足以吸引田柾国的目光了。

 

更何况,那位君主还是如此的思之如狂。

 

10.

 

唉……

 

忽然有点开始想念朴智旻做的饭了。

 

而且按照他们的说法,他都还没见到朴智旻开花。

 

嘤嘤嘤。

 

超残念的。

 

“啧,我们这不是又被人类压了一头?”有的激进魔族不甘示弱的发声。

 

宰相大人想到朴智旻,开始与对方辩驳了起来,“不!这是魔族的胜利!”宰相大人拼命的挣扎着,“最、最起码我们可以称呼他们的后代为,魔人种!”

 

这确实是、是某种意义上的微妙胜利呢!

 

看在他这么努力挽回魔面的份儿上,希望有天能被陛下允许再去一次人间界。

 

至少、至少也要看看开花嘛!

 

哎呀,忽然有些丢魔。

 

溜了,溜了。

 

最后希望他的陛下能在人间界永远胜利,永远幸福。

 


评论(8)
热度(170)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