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2%不足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宣传部的今天与昨日气氛大不相同,原本同事之间微妙的平衡随着旧部长的离职而彻底土崩瓦解。

 

最有机会上任成为部长的金泰亨金次长已经对那个位置百般窥视,坐在他旁边的闵玧其闵职员则偷偷的拍下了金泰亨眺望的侧颜。

 

坐在金泰亨对面的朴智旻手机微微一震,一看原来是闵玧其又上传了新的SNS。

 

他的视线在金泰亨与闵玧其之间扫了一圈,稍稍撇了撇嘴,其实谁当部长他都无关紧要。

 

可他自入公司以来已经做了四年的课长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想进行一下人事变动。

 

当然不是向下,而是往上了。

 

他旁边的郑号锡看了他一眼,屁股挪了一下椅子朝他这边小幅度的滑动了一下,凑在他耳边悄声询问,“朴课长,您觉得这次金次长能够成功上位吗?如果可以的话,咱们是不是也能坐个顺风车了?”

 

朴智旻手指蓝色的签字笔在指尖漂亮的转了个圈,“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

 

郑号锡又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膀缩回了原来的位置,他旁边的同期金南俊依旧在按部就班的打着文件和表格。

 

啧啧啧,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新入社的金硕珍端着托盘从茶水间里绕了出来,分咖啡的时候顺便扩散了刚入手的新消息,“我刚听总裁秘书处的Army说下午要举行新的宣传部部长就职仪式,说不准要今晚一起去聚餐呢。”

 

他的消息让空气忽然有些凝固,可他本人却没什么自觉的摇摇头,担心的问题也跟大家相去甚远,“可我晚上还有别的事情啊,真是不想去。”

 

就在金硕珍絮絮叨叨的时候,大家的手机纷纷震动了起来。

 

塑料的同事情再一次因为新部长的到来而凝聚到了一起,聊天室里消息刷成了一片,凝练成一句话那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

 

新部长……到底是谁?!

 

2.

 

不过他们的疑问也没有持续太久,正如金硕珍得到的消息那样,下午人事部派人过来通知了他们聚餐的消息。

 

聊天室里又是一阵火热的大型刷屏现场,朴智旻看的有些眼花缭乱,有点跟不上他们的速度。

“到底是谁啊谁啊,这么大的派头还要办入职聚会?”

 

朴智旻看着屏幕上刚飘过去的问句在心里点点头,其实他也想问来着,一般来说,部长入职只需要人事部把人带过来,大家花个几十分钟相互交接一下工作就好了。

 

这么大张旗鼓的,来人肯定有很大的背景。他悄悄抬眼撇一下对面的金泰亨,果然有些面色郁郁。他十分能理解对方的感受,其实别说金泰亨了,连他自己也是有些心情不佳。

 

不为别的,这么一来,升职无望啊。

 

好在晚上定下的聚餐地点没有那么的富丽堂皇到让人腿颤,是他们公司附近的一家饭店,包厢有些小,一排人挤坐在一起。

 

朴智旻被塞到连手臂都压在了金泰亨的大腿上,不过他没时间在意这些,总裁已经带着新部长进门了。

 

很年轻。

 

这是朴智旻的第一印象。

 

再就是,很冷漠。

 

新部长被总裁介绍给众人的时候,脸上连礼节性的笑意也没有。

 

浸了冷泉水似的黑玉石一样的眼珠从坐在最边上的金硕珍那边一点点的巡视过来,带着一股森冷的寒意,最后停在了朴智旻身上。

 

然后他微不可查的略略颔首,“大家好,我是田柾国。”

 

声音也像是寒冬时节埋在冰层下的湖水一般,朴智旻听着他的自我介绍礼貌性的抬头注视田柾国。

 

却没想到正好撞上了田柾国扫视过来的目线,对方冰冷的视线,生生让他轻轻打了个颤。

或许,他是有什么地方的罪过这位新部长吗?

 

“哎呀呀,田部长,快坐过来坐过来!”

 

金泰亨这个马屁精。

 

朴智旻在心里骂了一句,干嘛要让他坐过来啊!

 

本来就不宽敞的地方,这下子是变得更加狭窄了。

 

金泰亨为了给田柾国让出地方,差点都要把他给挤到旁边的郑号锡身上去了。

 

大约是他挣扎的幅度太大,惹得田柾国用那冰凉的黑石子冷冷的往这边一撇。

 

金泰亨立马揽上朴智旻的肩膀把他拉回来,喋喋的介绍完自己又在朴智旻的胸口拍了一下,“这位,我们宣传部的朴智旻朴课长。”

 

田柾国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似有冷泉汩汩从他眼眸中滑过。

 

“我知道。”

 

他以眼睫遮去了那潺潺的溪水,缓缓移开眼神这么回答道。

 

3.

 

知道?

 

知道什么?

 

果然,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吧?

 

朴智旻嘟着唇,唇上夹着的一支蓝色圆珠笔晃了晃。

 

但是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得罪了田柾国呢?

 

他一点也记不起来,有点烦恼摸了摸发尾顺带把圆珠笔从唇上抽了出来。

 

看到他困扰神色的郑号锡悄悄探过身,“怎么了?朴课长,是因为企划案进展不顺利吗?”

 

朴智旻还没有回答,就听旁边部长的位置上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咳嗽声,接着田柾国站起身往他们这么瞥了一眼,“有时间聊天的话,不如尽快把企划交上来。”

 

朴智旻往下弯了一下嘴角,先忙摆了摆手让郑号锡缩回去,然后自己也蜷起肩膀,把A4纸排在面前,慢腾腾的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表现的很是听话,心中却是不断的腹诽,他果然是得罪过这个田柾国。

 

不然为什么对方要这么针对他?

 

正想着,田柾国长腿迈了两步就到了他的身边,细长的手指在他的笔尖处的纸上点了两下,“朴课长工作还要更努力点才行。”

 

“是,我知道了。”朴智旻伸手揪了一下垂在眼前的额发,抿了一下唇。

 

心里之前那点腹诽这下全化成了一汪心酸与委屈的湖水。

 

努力?

 

还要他怎么努力啊?

 

这湖水整个灌进他的脑子里,浇的他思路全部瘫痪,无意识的顺着原先的笔迹将自己的名字又描了一次,却还忘记身边还站着田柾国。

 

田柾国果然又开了口,“朴课长一直写自己的名字干什么?”

 

呜哇。

 

朴智旻埋头奋笔疾书的把企划案三个大字恨恨的写在了A4纸的正上方。

 

朴智旻觉得现在不止是田柾国单方面讨厌他了,他也是很讨厌田柾国的!

 

他们是双向的。

 

4.

 

不过让朴智旻烦的不止田柾国,还有金泰亨。

 

自从田柾国举办了个入职仪式走马上任以来,金泰亨似乎是不知从哪里挖掘到了田柾国背景的冰山一角,现在是死死的要扒着对方。

 

这直接导致了下班之后的聚餐变成了每天的固定项目。

 

天知道朴智旻经过连续几个周的摧残之后最想的就是一个人回家安静的待着。

 

“哎呦,我们部长,多喝点吧。”

 

金泰亨劝酒的声音不断的传进朴智旻的耳朵里,混着的还有金硕珍说大叔笑话之后大家的哄笑声。

 

朴智旻缩在角落里,悄悄的给自己倒上一杯烧酒,转过头自己对着墙壁慢悠悠的吞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下酒杯时候的表情太过惬意所以惹得坐在人群中心的田柾国不开心了,立马点了他的名字,“朴课长怎么自己喝起来,不来敬我一杯吗?”

 

朴智旻在公司内部的网站上浏览过田柾国的资料,明明比他小两岁来着。

 

入胃的烧酒开始慢慢挥发出它原本的功效,热气源源不断的从胃部升腾到心口,灼的让他气恼。

 

浮到脸颊,最后彻底焚掉了他的理智。

 

朴智旻眯着眼睛看了看田柾国,好啊,这个臭小子,要跟他喝酒是吧?

 

朴智旻拎起酒瓶,越过郑号锡,一巴掌把粘着田柾国的金泰亨给扒拉到一边去了。

 

屁股一沉,猛地坐了下来,“好啊!敬!”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头晕眼花的关系,他总觉得田柾国在他坐下之后显得有些紧张。

 

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孔好像被匕首划开了一条缝隙,朴智旻心里哼哼着,怕了吧?

 

于是,他更加气势磅礴的把倒满酒的透明酒杯砸在了田柾国的面前,“喝!”

 

从杯子里溅出的冰冷酒液落在他的手背上,但他一点也没清醒,反而觉得这是火上浇油一般,他眯着眼睛凑近田柾国,“喝完了你给我说说我工作还要怎么努力?!”

 

田柾国意外的没有说什么,从朴智旻的手心里抠出了那杯酒,很给面子的一饮而尽。

 

他带着酒香的呼吸萦绕在朴智旻鼻尖,他听见田柾国说,“朴课长工作是很努力,但是还有2%的不足。”

 

2%的不足?!

 

朴智旻怔了一下,忽然就更委屈了。

 

那田柾国怎么就不能看在98%这么多的努力上放他一马啊!

 

朴智旻真的太生气了,但是他又很少会发泄出来。

 

田柾国看他一直怔怔的坐在原处,稍稍抿了抿唇,或许他应该再解释一下?

 

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朴智旻已经捞起他的手臂,重重的朝着田柾国的手腕侧面咬了上来。

 

跟醉酒的人讲理智?

 

不存在的。

 

5.

 

真咬了吗?

 

真咬了。

 

被辞退了吗?

 

那还没有。

 

敢上班吗?

 

已经坐下了。

 

闵玧其挺了一下脊背,果然看到斜对面的朴智旻在他自己的位置上缩的像个小虾米一样。

 

他叹了口气,好像窗外的枯叶已经落尽了一样悲凉,继续在聊天室里跟朴智旻对话,“朴课长,没看出来啊,你这么虎。”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朴智旻对着屏幕抱了一下拳,“怕是马上就要跟大家告辞了。”

 

闵玧其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朴智旻,毕竟课长咬部长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见的好吗?

 

闵玧其又悄悄抬了一下头,想去看看朴智旻是个什么表情再继续他们的对话,一瞥却瞥见田柾国抬手拨了几下自己的额发。

 

怎么这袖子还给挽起来了。

 

这大牙印。

 

贼圆。

 

看的闵玧其都愧疚了,“要不你下班单独找田部长道个歉吧。”

 

朴智旻看着屏幕上这句话愣了愣神,按理说是应该去道歉的,可是他一想到要跟田柾国对话,胃都有点抽。

 

算了算了,就当为了弄清那2%的真相,好歹让他到时候死个明白,去了下家公司也好改正。

 

朴智旻从公司内部联络人那里找到了田柾国的手机号码,规规矩矩的给他写了一封表明自己歉意的消息顺便约对方晚上出来吃个饭单独聊聊。

 

他耳尖的听到田柾国的位置上手机叮的响了一声,知道是消息送到了。

 

不由得更加忐忑的听着,田柾国也不知道是看了没看,怎么半天都没个声响。

 

正纳闷着忽听田柾国疯狂的咳嗽了几声,仪态全失的站了起来匆匆的吩咐了几句好好工作之类的自己就离开了。

 

干嘛啊?

 

朴智旻坐在原位置纳闷的眨眨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闪了闪,显示一条最新的未读消息。

 

“好的。”

 

……嗯。

 

朴智旻神色复杂的朝着田柾国离开的方向托着下巴单手环在胸前想了想,田柾国这总不会是害羞吧?

 

难道是去买工具晚上准备打他一顿?

 

6.

 

朴智旻约田柾国去的地方也不稀奇,还是那家饭店,还是那个包厢。

 

只是没了金泰亨那一拨人吵吵闹闹一起挤着之后,朴智旻感觉这个地方是格外的安静和空旷。

 

田柾国安静的坐在他对面,微微垂首,朴智旻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能看出来对方换了套衣服。

 

这套上面有着在灯光下会稍显出些流光溢彩的暗纹,把他整个人都衬的更贵气了。

 

于是,朴智旻胃更疼了。

 

他觉得让田柾国坐这种凳子都委屈了对方,连忙愧疚的给对方倒了一杯酒。

 

青梅子酒的味道让朴智旻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让他更觉得意外的是他倒酒的时候田柾国还伸出手扶了杯口,这不是上司应该做的。

 

朴智旻的心思在这上面绕了绕,视线便被田柾国伸出手时腕子上那个牙印给吸引了,他脸颊唰的一红,闷声闷气的,“对、对不起啊,咬了你。”

 

田柾国抬头看他一眼,明明还是平常那副毫无波澜的表情,可朴智旻却硬生生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些莫名的委屈,“我没有生气过,也没有怪你。”

 

他一杯酒都还没喝,就结巴起来,“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咬我,没关系。”

 

田柾国沉默了一下,他和朴智旻独处的时候完全失去了作为部长时候的游刃有余,干脆自暴自弃的继续垂头,“我就知道前辈一定不记得我了。”

 

啊?

 

看看吧。

 

果然是得罪过。

 

朴智旻在心里咂咂嘴巴,真是能记仇。

 

朴智旻记不起来,也不吭声,又听田柾国抿了一口酒嘟嘟囔囔的,“我们之前不是在公司的年会上见过吗?我撞翻了前辈的酒杯。”

 

“哇——!是你啊!”朴智旻恍然大悟的拔高了声音,他忽然想看看田柾国的样子,便左摇右晃的转了转脑袋。

 

正逢田柾国欣喜于他记起了自己,唇边带着点还未掩藏的笑意抬了头。

 

这一对视,让朴智旻把剩下的那点惊呼都给堵回了喉咙里。

 

他还有一点忘记说,除了年轻与冷漠之外。

 

田柾国,非常好看。

 

尤其是现在,略带着微笑的样子,就像是把一把星光握碎了,在眼睛里汇成一条银色的河。

 

7.

 

公司的年会向来是很无聊的,宣传部里除了金泰亨很喜欢之外,其他人都只是保持着礼节性的笑容而已。

 

朴智旻已经是进公司的第二年了,他不喜欢交际应酬,经过去年的洗礼之后连最后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了。

 

微笑着送走了人事部过来敬酒的同僚之外,他有些烦躁的稍稍扯了一下领带。

 

虽然香槟酒不会让他马上醉倒,但喝多了胃还是觉得发胀。

 

他看着手里剩下的半杯实在是喝不进去了,正打算就近找个侍应生把酒杯放回去。

 

步子刚迈出去还没落地就被人连人带酒的给撞翻在了大理石的地板上,破碎的酒杯玻璃深深的扎进了朴智旻的手心里。

 

殷红的鲜血争前恐后的涌了出来,明明只是一条小小的伤口却流了那么多血,随后便是一位晕血的职员的晕倒引发了更大的骚乱。

 

始作俑者的干净的上衣衬衫皱成一团,领带也被扯得只剩尾巴还结在一起,他不顾自己的狼狈连忙把朴智旻从地上拉了起来,“对不起啊,请跟我来,我带你去处理一下。”

 

那人拉着朴智旻一路出了年会场地,往门厅走过去随即被告知因为怕会挑不干净玻璃的关系请他们马上就医。

 

那人又二话不说的带着朴智旻坐上出租车去了医院,随后便抿着唇一言不发的坐在一边看着医生帮朴智旻上药绑好纱布。

 

直到缴完费用回来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又再次对朴智旻道歉,“真的很对不起,”他扫了一眼朴智旻脖子上还挂着的年会入场证,“朴智旻前辈。”

 

“啊,没关系的。”朴智旻摇摇手,“不是都处理好了吗?而且你也不是故意的。”

 

朴智旻不知道他的话拨动了对方的哪个开关,那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眼泪忽然毫无征兆的开始噼里啪啦的掉下来,“有关系的,都怪我。”

 

朴智旻一下子慌了神,伤了的手不能动,只好把另外一只手缩回衣袖里,然后往对方脸上糊,“我没生气,也没怪你啊,你别哭啊。”

 

8.

 

那人没甩开朴智旻的手,反而揪着对方的袖子又擦了两把眼泪,别别扭扭的解释,“我哭不是因为这个。”

 

朴智旻有点犯蒙的坐回去,任由对方继续拉着他的衣袖,“那你哭什么啊?”

 

有时候跟亲人说不出口的话,对着陌生人反而可以痛快的宣泄出来,“家里让我学的东西我不喜欢,而且我也不想进公司。”

 

朴智旻不太理解的歪歪头,“进公司不好吗?”

 

“哪里好?”那人哭过之后的眼睛像是被水泡过的黑玉石一样亮,他是很认真的在问朴智旻这个问题,可大约是他的表情太认真了反而让朴智旻产生了一丝负担,不由得避开了直冲过来的锋芒。

 

朴智旻耸了耸肩膀,用裹着纱布的手反手推了一下自己圆嘟嘟的脸颊,“比如能跟我这么好的人,做个同事什么的吧?”

 

他说完之后,那人手里虽然还拉着他的衣袖,但毫不客气的嗤笑了一声。

 

这,就,真的很尴尬了。

 

不回忆还好,一回忆朴智旻整个人直接僵在了原处。

 

和他做同事这件事当年可是被田柾国给无情的嘲笑了啊。

 

田柾国看他一脸五味陈杂的表情,意识到了朴智旻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急的双手晃了晃,“不是这样的,前辈,我那时候不是在笑你。”

 

微微带着示弱的口气,简直让平日那个行走的制冷机一样的人设整个垮掉。

 

朴智旻机械的仰头一饮而尽,田柾国这小子还好意思这么针对他,明明当时是他比较丢脸吧!

 

想到这个,朴智旻不由得皱了皱眉,“我有件事情问你,你说的2%不足……是什么?”

 

田柾国听了朴智旻的问题,一晃仿佛回到了在医院里与朴智旻对坐着哭泣时那种别扭,“智旻前辈都不记得我了,”他抿抿唇,“每天就知道跟金次长和郑职员还有闵职员说说笑笑。”

 

朴智旻被他说得一愣,莫名有点不好意思的摩挲着酒杯,飘飘渺渺的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若有似无的东西要从他心里破土而出了。

 

田柾国使劲压了一下唇,生出一条绷紧的直线,他在桌下的手握紧又松开。

 

“智旻前辈2%的不足就是不喜欢我。”

 

朴智旻听到田柾国异常孩子气的这么回到他。

 

9.

 

嗡。

 

他觉得脑海里好像有根线忽然接触不良了,他反应不过来田柾国在说什么,明明还没喝上几口怎么都开始结巴起来,“什么、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他紧张的拿起酒杯,偏过头去猛喝了一口。

 

田柾国却不肯放过他,“在医院里安慰我的智旻,让我觉得非常可爱。”

 

从朴课长到智旻前辈再到智旻。

 

好像只用了短短的几个小时。

 

这太快了。

 

朴智旻觉得他有些眩晕,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场带着梅子香气的梦。

 

可哪怕是梦……

 

也……

 

朴智旻想起医院里田柾国那双染着水汽一样的眼睛,他心里一直有着的那些朦朦胧胧的感觉此刻更是破土而出。

 

因为觉得没有再见面机会而被一直刻意遗忘压抑着的情感在瞬间就完成了发芽生根枝叶繁茂的过程。

 

快的让他措手不及,却又如此理所当然。

 

哪有什么2%啊。

 

朴智旻他自己知道的。

 

一直都没有这2%。

 

还真是又双向了啊。

 

田柾国眼睛亮亮的看着他,“我希望能跟智旻交往。”

 

大约是酒喝得太多了吧,麻痹的神经下达的指令完全不被接受。

 

他只能放肆的依照心意缓缓点了点头。

 

田柾国看朴智旻点头,站起身,带着牙印的手臂撑稳了桌面,上半身探过来。

 

他单手在朴智旻的下颌处轻轻挠了几下,迫使朴智旻抬起头。

 

田柾国垂首在朴智旻的唇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清冽的酒气再次扑了满鼻,混着轻轻的梅子香气。

 

田柾国抬起头随即又啄了几下朴智旻的唇。

 

这可真是酒(柾)欲熏心,色令智昏啊!

 

偏偏田柾国还不肯放过他,混着梅子酒味道的清泉水潺潺流过他的耳畔。

 

10.

 

田柾国说,朴课长,你不要担心。

 

98%的努力对我已经足够了。

 

因为我可以102%的喜欢智旻。

评论(2)
热度(22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