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总之恋爱开始的第一步是要摔倒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朴智旻是跳现代舞的,考进艺高的时候还是首席。

 

学校老师简直对他寄予厚望,朴智旻也是相当争气,三十二所高校举办的联合舞蹈比赛里一战成名,不负众望的拿了个冠军。

 

最后一场冠军之战舞蹈《LIE》里好看的动人心魄,尤其是三十二所高校里的姐妹们那是尖叫的尖叫,晕倒的晕倒。

 

然后不仅给了朴智旻奖杯,还送了他一个外号——朴撩撩。

 

意思嘛,当然是不言而喻。

 

金泰亨第一次听见这个外号的时候,在天台上一起吃饭的时候笑到差点把朴智旻的肩膀给拍碎了。

 

别人或许不明白是为什么,但他从小跟朴智旻一起长大自然是知道。

 

朴智旻的撩,那就仅限于舞台之上。

 

换到台下,跟陌生人对视久了他都会害羞。

 

金泰亨一边笑一边哆嗦,手里还握着金属的扁筷,筷子上的米都不断的被震下来。

 

朴智旻气的给了他一拳,“能不能别笑了!”

 

“好好好,不笑了。”金泰亨努力的绷直了唇角,但是因为还在憋笑的缘故整张脸都在发颤,最后还是使劲的咬了下自己口腔双颊的肉才勉强停了下来,“朴撩……”他连忙躲过朴智旻的巴掌,“我不叫还不行吗,其实你也不用太介意,这不就是小女生她们之间叫着玩的吗?”

 

“但是……”朴智旻一回想就双手挤压太阳穴,痛苦的直摇头,“你不懂。”

 

不懂那种走在校园里,四面八方总有人朝着你尖叫呐喊,站在原地朝你高喊‘我爱你’的感觉。

 

如果站在舞台上,他会欣喜于他的舞蹈感染了观众。

 

可放在私下,朴智旻简直羞耻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直接导致的是朴智旻更认生了。

 

再加上舞蹈老师看中了他的潜力,对他的要求越发的严格了起来,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他每分每秒都能泡在舞蹈室里。

 

好在朴智旻本身对舞蹈充满了热爱,也没觉得不好。

 

但长此以往下去,这对朴智旻的性格只有弊没有利。

 

首先发现这个问题的还是朴智旻的舞蹈老师,双人舞大赛近在咫尺,而朴智旻却迟迟无法进入状态。

 

换做以前朴智旻还能强行以舞者的身份要求自己与舞伴在表演中含情脉脉,但现在别说含情了,连最基本的四目相对都做不到了。

 

“唉。”又是一日与金泰亨在天台上一起吃午饭,他连他的鸡蛋卷被金泰亨偷走都懒得计较,叹气声也是越来越大。

 

这终于引起了金泰亨的重视,鸡蛋卷塞了个满口,这让他说话都含含糊糊的,“腻肿么了啊?”

 

“最近在练双人舞,但我找不到感觉,老师说我看舞伴的眼神像在看咸鱼。”朴智旻嫌弃的看了一眼差点喷出来的金泰亨,“你给我咽下去。”

 

金泰亨抻了一下脖颈,努力把鸡蛋卷吞了下去,“找不到感觉你想办法找啊,先说说你们那舞曲什么类型啊?”

 

“爱情啊……爱情。”朴智旻瘪瘪嘴,他一个单身多年全靠双手见人就害羞的少年上哪儿去找爱情的感觉啊?

 

“笨,”金泰亨上下嘴唇一碰,说的很是轻巧,“那你就去谈个恋爱嘛!”

 

嚯。

 

恋爱这玩意儿是你想谈就能谈的吗?

 

2.

 

金泰亨完全不在意朴智旻的白眼,反手擦了擦嘴巴凑过去揽着他的肩膀,“喜欢的对象有没有?别说喜欢了,看顺眼的总有吧?”他点了点朴智旻的胸口口,“不求你走心,想走肾的也行。”

 

朴智旻把金泰亨的手拍开,抖了一下肩膀把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抖落了。

 

看这个架势原本金泰亨还以为朴智旻要开口说没,结果他就这么看着朴智旻的脸颊一路慢慢烧红,磨磨唧唧又吭吭哧哧最后细声细气还带着慢慢腾腾的点头,“有……是有那么一个。”

 

“哎呦!”金泰亨来劲了,“你看上哪颗白菜了?咱们学校产的还是别家学校产的啊?”

 

朴智旻迅速瞪了他一眼,“滚,你才是猪。”

 

金泰亨不在意的摆摆手,他现在好奇的都快憋死了,连忙去又去戳朴智旻的肩窝,“到底是谁啊?你说啊。”

 

朴智旻看了他一眼,吞吞吐吐的从唇缝里飘出三个字,要不是金泰亨一直全神贯注还真差点没听见。

 

“田柾——?!”金泰亨反应了半晌,头两个字刚喊出口就一把被朴智旻给捂住了嘴巴,挣扎着从朴智旻的指缝间把最后一个音给小声补全了,“国?”

 

朴智旻状似凶狠的瞪了金泰亨一眼,“你喊什么喊!”他松开手,嫌弃的在金泰亨肩膀上擦了一巴掌,“田柾国怎么了?”

 

“就美术系的那个小学弟?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啊?”金泰亨实在是想不通的摇了摇头。

 

这下好奇的人换成了朴智旻,他忍不住有点忐忑的摸了摸发尾,嘀咕着,“他怎么了?”

 

他倒不是好奇为什么金泰亨也会知道田柾国,也不好奇为什么金泰亨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金泰亨的性格跟他好像是两种极端,无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都能马上变得熟悉起来,所以每天也能得到大大小小的各种消息。

 

金泰亨看着朴智旻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听说他曾经在一天之内拒绝了五十几个朝他告白的男男女女,创下了校园新纪录,外号铜墙铁壁田柾国。”他忧愁的伸手揽过朴智旻,爱怜的扑棱了几下朴智旻的头发,“这个小学弟不好搞,我朴,命运多舛。”

 

回他的自然是朴智旻的一个胳膊肘,外加一声长长的叹息。

 

金泰亨也挺纳闷的,不由得又重复了之前的那句感叹,“你这怎么就看上他了啊?”

 

朴智旻嘟了一下唇,视线游移了半天,才给了个理由,“三十二所高校,八千八百男生里,我觉得他最好看。”

 

得。

 

金泰亨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了,十分了然的点了点头。

 

无论是美术也好,舞者也好,凡是搞艺术的,对美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

 

“可是他也太抢手了吧。”

 

朴智旻感到绝望,他知道田柾国好看,可没想到这么热门啊。

 

“放心,你比他们多了一个必胜的条件。”金泰亨挺了一下脊背,“那就是你有我为你出谋划策。”

 

他在朴智旻眼前勾了勾手指,“别说一个田柾国,就是八个,咱们照样拿下!”

 

朴智旻看着金泰亨一脸信誓旦旦的表情,撇了撇嘴,“哦?是吗?那你说我想要跟他谈恋爱第一步要先做什么?”

 

金泰亨胸有成竹的回了两个字,“摔倒。”

 

 

3.

 

想恋爱,先摔倒。

 

朴智旻站在巷子口第一万零一次的觉得他信错了金泰亨,他长这么大就从没听说过这样的理论。

 

金泰亨站在他身边,半张脸挪在外面盯着巷子的另外一端,不住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看时间。

 

他们决定了这个摔倒的办法之后,金泰亨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从别处搞到了田柾国时间行程表。

 

从时间行程的安排上来看田柾国是个很规律的人,宿舍,教学楼,周末写生,这三样是固定的。

 

唯有一个例外就是他每周五的下午放学后都会去校外的一家咖啡馆打工,但他好像不太喜欢被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都会走这条没什么人的小巷来减少撞见熟人或者同学的几率。

 

“来了,来了。”金泰亨连忙缩回去,双手按在朴智旻的肩膀上,再一次的重复他们的作战计划,“到时候我推你,你就很狠狠的往他身上摔明白吗?越狠越好!”

 

金泰亨斗志昂扬的让朴智旻连个退缩的机会都没有,他刚刚点了个头就被金泰亨直接转了个面对着巷口就给推出去了。

 

金泰亨也是算好了时间,还在地上放了个面镜子,不管怎么样哪怕是摔不到田柾国的身前也能摔在他的面前。

 

可是他独独忘记算一件事情。

 

朴智旻是什么身份?

 

艺高现代舞首席,三十二所高校联合舞蹈大赛第一名。

 

朴智旻在田柾国面前,身体一歪,脚下一滑,直接在他面前来了段一字马下叉。

 

标准的让在场三个人齐齐愣住了。

 

最怕此刻空气忽然安静。

 

田柾国被朴智旻这个一字马劈的直接怔在原处,他视线飘过朴智旻的大腿,神色有些复杂。

 

不知为何隐隐也跟着胯下一疼。

 

朴智旻一下子从地面上蹿起来,谢幕谢习惯的直接对着田柾国鞠了个躬。

 

反应过来之后,飞速的双手捂脸一顿叽哇乱叫的逃了。

 

这个操作,零分。

 

金泰亨抱着书包默默的又往后缩了缩,从另外一条小路快速的溜了。

 

徒留一个田柾国站在原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金泰亨是在舞蹈练习室找到朴智旻的,一副放空了思维眼神高光死的坐在角落里。

 

神情凄惨的像是一个掉在地上还被人踩了一脚的橘子。

 

“你、你还好吗?”金泰亨都有点不敢跟他说话,“你往、往好处想,起码这、印象深刻啊。”

 

简直是废话。

 

无论谁忽然面前有人来段下叉都会印象深刻的。

 

朴智旻把脸埋进手心里大喊一声,“我的心愿是地球灭亡——!”

 

4.

 

因为这一个意外的劈叉,事情的进展彻底陷入了胶着的状态。

 

一边是来自舞蹈老师的压力,一边是朴智旻本身对田柾国的好感,再一边是他对田柾国的无法直视。

 

每天都在不断回想起那天情况的回忆中饱受折磨。

 

三天不见,金泰亨觉得朴智旻脸颊的肉都快瘦没了。

 

“也许他已经忘了呢?”金泰亨的安慰根本没到点子上,忘和没忘都是不是朴智旻想要的结果。

 

浑浑噩噩又过了两天,可算是迎来了一丝转机。

 

朴智旻带着兜帽躲躲闪闪的跟在金泰亨后面,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以来这连走在校园里都让他没有安全感。

 

哪知都这么谨慎了还是被人从身后叫了名字,“朴智旻学长?请问是朴智旻学长吗?”

 

“谁?”朴智旻猛地一个回身差点吓歪了不认识的小学弟,连忙抱歉的比了个手势,“我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您的书掉了。”好在小学弟有颗坚强的心脏,从书包里拿出本米色封面的书交给了朴智旻,“我在美术室里捡到的。”

 

小学弟还没等朴智旻反应过来,便把书往对方怀里一塞,又笑嘻嘻的跟金泰亨打了个招呼之后跑走了。

 

金泰亨凑过去看了一眼,“呜哇,你还看这种书啊?”他奇怪的看了一眼朴智旻,“现在学舞蹈这么严格了吗?连人体雕塑基础都要会。”

 

朴智旻翻了几下摇了摇头,“这不是我的书啊。”

 

金泰亨指了指翻开的第二页,白色的纸张上清晰的写着朴智旻的名字,但是他能认出来这明显不是朴智旻的字。

 

“啊!”金泰亨忽然的大喊震的朴智旻一个哆嗦,差点把书给丢到了地上,“我知道了!”

 

朴智旻连忙稳住,把书往金泰亨身上砸了几下,“知道就知道,你能不能不一惊一乍的!”

 

“美术室啊朴智旻!”金泰亨顾不得疼的摇了摇朴智旻的肩膀,“这是田柾国的书!”

 

“啊?”朴智旻完全不明白金泰亨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我翻过了啊,除了我的名字再没别的记号了啊。”

 

“你真是要笨死我。”金泰亨的脑子转的很快,小聪明一大堆,当即揽过朴智旻,“就是因为没有名字,所以你才应该去问问田柾国啊,反正是美术室,你问他也不突兀啊!”

 

朴智旻一想到要见田柾国又是一阵的别扭,金泰亨马上给了他一剂猛药,“双人舞比赛还去不去了?!恋爱还谈不谈了?!”

 

朴智旻还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啊!

 

更绝望的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啊!

 

5.

 

其实美术室离舞蹈室一点都不远,同在一条走廊上,隔着三个空的练习室。

 

正是因为这样,一向很少离开舞蹈室的朴智旻才有机会见到了田柾国。

 

每当美术生开始上课的时候,朴智旻都能看见窗外的同学们背着巨大的画板陆陆续续的走过去。

 

但田柾国很少背着画板,他通常只有耳朵上夹着的一支铅笔和手里上下的抛丢着一块橡皮。

他夹杂在三五成群的背着画板的人群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像是个漫步旅行的诗人。

 

起先朴智旻也没多注意到他,只是偶尔他练舞练的累的就打开教室的门到走廊上站一会儿透透气。

 

他站在这边,转身便能看见田柾国站在那边。

 

时间久了就总会多看几眼,越看越是在意。

 

后来有次朴智旻出来透气的时间提前了,才知道他是被老师给赶出美术室的,“田柾国,我在教速写静物,你却偏偏要画人物,你不想学就站在外面不要打扰到其他的同学。”

 

田柾国倒是乖,应了一声,还真决定就站在外面了,把他老师气的嘭的一声甩上了门。

 

朴智旻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纸,从耳边取下铅笔开始涂涂抹抹。

 

不见任何的气恼,沮丧。

 

阳光落在他身上,好像他所处的是一望无际的原野,衬出了一股轻松又自在的味道。

 

朴智旻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忽然来了灵感,之后连老师也夸他的舞蹈比之前跳的更好了。

 

现在,就要去见这个不知不觉的影响了他的人。

 

朴智旻站在美术室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不安的曲了曲手指在门上敲了两下。

 

一般这个时间除了愿意留下来独自练习的学生之外是没有人的,而通常也只有田柾国能耐得住性子一直留到天黑。

 

来开门的果然是田柾国,朴智旻一个紧张居然对着比他小的学弟说起了敬语, “您、您好。”

呜哇,朴智旻疯狂的在心里打自己拳头,想瞬间逃走的感觉又升上来了。

 

美术室开了灯,白色灯光在田柾国身上笼出一层白色的雾,他抱着手臂依着门框,视线略略放低的看向朴智旻,“嗯?”

 

这个回应算的上没什么礼貌,但紧张的朴智旻全然没有了计较的心思,低着头从侧边的包里抽出了米黄色的书本看也不看的塞进了田柾国的手臂中间,“今天下午有人捡到了这个给我,虽然上面写了我的名字,但并不是我的东西,你看看会不会是你同学的……如果不是的话我再去高年级问问……”他一段话说的噼里啪啦,但中间总会紧张的卡顿,越到后面声音越小,“问问是不是他们的……”

 

“是我的。”

 

“什么?”

 

朴智旻没想过会听到这个回答,猛地抬起头看向田柾国。

 

“是我的。”

 

他听田柾国又重复了一次。

 

“可是……”朴智旻结结巴巴的,“你、你写了我的名字?”

 

“是。”

 

朴智旻看着田柾国点点头,怔了半晌连推几步,第二次从田柾国面前叽哩哇啦的一顿乱喊着逃走了。

 

6.

 

“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写我的名字?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朴智旻的问题让金泰亨痛苦的捂住了双耳,他幼小的心灵简直饱受摧残,万分痛苦的回答,“你好奇你去问他啊!我又不是田柾国我怎么会知道啊!”

 

朴智旻很嫌弃的看了一眼金泰亨,“你平时不是什么消息都知道的吗?”

 

“那我也不可能连这种少年迷一样的心思都知道啊!”金泰亨绝望的捶胸顿足,“也许是你得罪他了,他恨你,其实他想把你的名字写在死亡笔记上。”

 

“没道理啊,”朴智旻嘀嘀咕咕的,“我们之前见都没见过,我跟他又不是一个系的,也不存在竞争关系,”分析了半天话又车轱辘了回来,“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写我的名字?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金泰亨简直要崩溃了,甚至主动叫起了这辈子他都没想过要叫的称呼,“智旻哥,我求你了好不好,你去问他!你去问田柾国好不好!”

 

“不行,不行。”朴智旻突地打了个颤,“我觉得你说的可能有点道理,那天我去还他书的时候,他的表情非常冷漠,眼神恨不得要扎穿我。”

 

朴智旻托着下巴想了想,“不行,我不能跟田柾国谈恋爱了,我要换个对象。”

 

现在距离双人舞大赛根本没剩几天了,说要换对象,那必须抓紧时间。

 

金泰亨只好像个人肉箭牌一样戳在校园门口,跟各路人马笑嘻嘻的打招呼,朴智旻缩在他身后仔细观察。

 

隐隐约约间只能听到如下的几句对话漏出来,

 

“这个盒盒大笑的怎么样?”

 

“太疯。”

 

“那个走路气场两米八的?”

 

“太瘦。”

 

“旁边说rap的?”

 

“太高。”

 

“朴智旻,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

 

金泰亨真是要被他给气死了,朴智旻歪着头想了想,缩在金泰亨身后絮絮叨叨,“比我高一点,但也别太高,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眼睛要好看,鼻子要挺……”

 

金泰亨晕乎乎的听朴智旻了半天,皱了皱眉,忍不住暴喊了一声,“这特么不还是田柾国吗?!”

 

“你给我小点声!”朴智旻从后面戳了一下金泰亨的肋骨,刚探出头还没等开始闹,忽的眼前落下一片阴影。

 

“智旻,周五晚上八点半,我在我打工的那间咖啡馆等你。”

 

隔着金泰亨,田柾国摸了摸后颈对着朴智旻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7.

 

“你说他是不是想教训我?”朴智旻缩在舞蹈室里,明明对面只有一个金泰亨在,可声音莫名小了八个分贝,“他万一打我怎么办啊!”

 

金泰亨神色复杂的摇头,“我觉得他不想打你,而是想打我,他约你时候看我的眼神,那才叫真的想扎穿。”金泰亨抖了一下,“等会儿你自己赴约。”

 

“别啊!”朴智旻压住金泰亨的手臂,“你这不是叫我单独赴死?!”

 

“那也比一死死一对强。”金泰亨对着朴智旻抱了一下拳头,“再说我周五晚上还要参加别的聚会呢,告辞!”

 

金泰亨果然是说到做到,周五晚上真的没有陪着朴智旻一同前往田柾国打工的咖啡馆。

 

朴智旻站在咖啡馆外面的时候,小腿都感觉有些抽筋,胃也跟着疼了起来。

 

深呼吸做了十几次,好不容易把手放在了把手上推门走了进去。

 

意外的,原本在周五晚上应该比平时更加忙碌的咖啡馆里安静极了。

 

昏黄的壁灯烘托出了一种不自觉间会让人渐渐心静的气氛,比起站在外面的时候,朴智旻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智旻,这里。”

 

朴智旻的视线还没从壁灯的光在花色暗纹的壁纸上投放的影子中离开,手已经被人轻轻地托了起来。

 

他吓了一跳,手却被握的更紧了,转头看见的便是朝他微微笑了一下的田柾国。

 

这是朴智旻第一次真正近距离好好的观察田柾国,他一直都知道对方在外貌上占尽了优势,却没想到田柾国笑起来更是人神共愤的赏心悦目。

 

唇角只是弯了一个很轻微的弧度,可是眼睛里却像是存了蜜色的河流,潺潺的要把他卷进去似的。

 

朴智旻就这么晕乎乎的任由田柾国牵着他的手把他领到了二楼靠近窗边的位置上。

 

二楼也是空荡荡的,窗户上只印着他和田柾国两个人的影子。

 

怎么说,这个画面都让人觉得有些奇妙。

 

这让朴智旻不由自主的趁着田柾国转身去拿喝的东西时伸出手,按照玻璃上影子的位置,轻轻摸了一下田柾国的头发。

 

圆滚滚的弧度,哪怕抚摸的是一团空气,也觉得蓬松又柔顺。

 

还带着热气的咖啡被田柾国轻轻的放在了朴智旻的面前,浮在上面的白色的咖啡泡沫拉出了一长串爱心的形状。

 

田柾国坐在朴智旻对面, “我、我刚学会的。”

 

朴智旻又不能明知故问的问他是不是刚学会了做咖啡,他盯着那一串爱心看了一会儿,心里翻来覆去的不知是个什么感觉。

 

像是那个意思,又怕不是那个意思。

 

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他不说话,端起杯子试图喝口咖啡来遮掩自己纠结的神色。

 

而对面的田柾国却似乎放弃了挣扎,他听田柾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接了一句,“智旻,我喜欢你。”

 

8.

 

“咳咳咳咳咳……”听田柾国这么一说,朴智旻一口咖啡呛在嗓子眼里,疯狂的咳嗽了起来。

原本那表白完理应尴尬好一会儿的气氛不到半秒就给冲散了,田柾国手忙脚乱的给朴智旻递纸巾。

 

朴智旻一边咳嗽一边在心里呐喊,这可真是好一记直球!

 

直球犯规啊!

 

犯——规——!

 

被表白的冲击加上咳嗽的后果就是朴智旻整张脸都烧了起来,田柾国一直半跪在他旁边帮他拍抚后背,见朴智旻瞪过来还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这可真是……

 

朴智旻又抽了一张纸巾借着擦唇角的借口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

 

没办法抵抗啊。

 

“你……为什么……那个……嗯……我啊?”朴智旻稍稍侧过脸,露出小半眼睛去偷瞄田柾国。

 

田柾国思考的时候,抚摸着朴智旻后背的手势便渐渐慢了下来。

 

朴智旻只觉得他的手心很热,一下又一下的,像是把他当成了猫咪,这让他整个人都舒适的忍不住卷缩了一下试图让田柾国不要停止。

 

为什么喜欢朴智旻?

 

这个问题好像太难回答了。

 

不是因为为什么喜欢而觉得很难。

 

而是要在众多的回答中挑出一个最符合他心意的很难。

 

因为朴智旻,一直都是闪闪发光的。

 

第一次见到朴智旻是在三十二所高校舞蹈联合大赛的出赛,朴智旻跳了一段他并不知道名字的舞蹈。

 

可这并不妨碍他的心脏随着朴智旻的舞步和节奏一起激烈的跳动,甚至激烈到让他不得不伸手压住心脏的位置。

 

它激烈的让他头晕目眩,全身发麻。

 

明明身着白色的套装,单束的灯光打在他身上仿佛是在追逐着天使,可那舞蹈动作却宛如要将他心脏剜出来的恶魔一般。

 

刺激?

 

也许应该这么形容他看朴智旻舞蹈时的感觉。

 

这种刺激经久不散,蔓延到全身的细胞,迫使他,驱动他,要画出来。

 

一定要将他脑海中不断重复翻腾着的画面画出来。

 

哪怕是被赶出教室,哪怕是不眠不休。

 

他的画纸上出现了许许多多跳着舞步的朴智旻,越画越是痴狂。

 

舞蹈大赛的那段时间里一直都是这么浑浑噩噩渡过的,去看朴智旻的比赛,在画纸上画下朴智旻。

 

直到朴智旻得到了冠军,田柾国当然为他感到高兴,可一想到再也看不到朴智旻跳舞时又觉得无比的失落。

 

好在,朴智旻上课时的舞蹈室离他的美术教室是那么的近。

 

渐渐累积被压抑的情感,光是在画纸上的宣泄已经无法满足他的内心了。

 

继而升腾起的便是,更加强烈的心思与想法。

 

我想认识他。

 

我想知道他的名字。

 

我想听他的声音。

 

直到朴智旻捂着脸第一次从他面前跑开,他终于无法再抑制那股想要抓住朴智旻的心思了。

 

可田柾国不能这样说,他会吓到对方的。

 

9.

 

到底要怎么回答呢?

 

田柾国看着在他的安抚下眯起眼睛的朴智旻,不由得弯了弯唇角。

 

终使他的心情再怎么波澜汹涌,一看到朴智旻,便会瞬间变得宁静起来。

 

尽管老师总是气他不听教导,却也说最近他画中的世界虽然还想以前一样锐利,可像蒙上了一层轻柔的纱。

 

他第一次知道他也有怯懦的时候,不得不找同学把自己无意识间写过朴智旻名字的书本送到对方的手上。

 

祈祷他会来找我。

 

拜托他会来找我。

 

祈求他会来找我。

 

可当真正看到朴智旻的时候,又怕吓坏了他。

 

他想说,朴智旻,是我的。

 

田柾国眨了眨好看的眼睛,弯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因为你不是摔的很好看吗?”

 

朴智旻迷糊间听到田柾国这么一句回复,立马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直了后背,又滑下椅子顺着田柾国一起面对面跪坐在干净的木质地板上。

 

“我没摔的很优秀,你、你喜欢看人劈叉啊?”朴智旻不太理解田柾国这算是个什么特殊癖好,但还是特别开心,“这个我很擅长的。”

 

但他又觉得有点不太对,“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喜欢我的吗?”

 

正常来说难道不应该再有点特别的理由吗?

 

朴智旻一脸纠结的被田柾国揽过去,他的下巴轻轻搁在田柾国的肩膀上。

 

感受着田柾国温热的呼吸扑在他的耳边,“是啊,不可以吗?”

 

朴智旻听他继而断断续续的笑了几声便知道田柾国在逗他,于是用小指去田柾国的肋骨,莫名的尾音还带起了撒娇的感觉,“告诉我啊,告诉我啊,到底是为什么啊?”

 

不行,现在还不行。

 

田柾国双手把朴智旻环的更紧一些,顺势托付着跟他一起站了起来。

 

等到他能确定这不是一个轻易就会碎掉的梦,等到他也确定了朴智旻的心意他才会告诉他是什么时候就开始了他的喜欢。

 

他不舍的与朴智旻拉开一点点距离,笑望朴智旻也带着笑意的眼睛。

 

意有所指的回复他。

 

10.

 

“因为我被你撩到了啊。”


评论(9)
热度(608)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