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There for you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田柾国跪坐在床边收拾东西,衣服,医药箱,常用的东西一点点的塞满了行李箱。

他要跟朴智旻去东京旅行,可直到此刻都还没有什么实感。

 

朴智旻似乎也没有,兀自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他自己的拉杆箱却依旧是空的。

 

“你、你去东京穿什么衣服啊?”他听着朴智旻光着脚哒哒跑过来的声音,知道朴智旻要提问题,却没猜到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常穿的那些吧。”田柾国指了指自己的箱子,看着朴智旻在期间翻翻找找,“我要穿黑色,你却穿橄榄绿。”

 

田柾国收到朴智旻幽怨的视线,不明白的皱了皱眉,他不太懂朴智旻想表达什么,“嗯?”

 

“没事。”朴智旻沮丧的嘟了嘟唇,“就这样吧,就这样。”

 

他看起来有点不开心,但田柾国不明白,尽管他试图补救,“那黑色的皮夹克我也带上吧?”

 

“不用了。”不出意外的被拒绝了。

 

他看着朴智旻又光着脚哒哒的跑回去,蹲下去变成一小个糯米团似的在自己的箱子旁边收拾行李。

 

田柾国弄不懂的抓了抓自己的发尾,起身把拖鞋拎到朴智旻身边,“不要光着脚在家里走来走去,地面太凉了。”

 

朴智旻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飞快的闪开了眼神。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把一件橄榄绿的外套压在了最下面,又伸手拨了几下他的小腿,“知道了,知道了,你真烦。”

 

他不知道朴智旻在闹什么脾气,只好一起蹲在他身边看着他收拾,“东京要来台风了,你带的衣服都太单薄了。”

 

他的话刚说完就惹得朴智旻更加凶狠的看了他一眼,“我就要带这些。”

 

朴智旻强调性的指了指那被藏起来的橄榄绿的外套露出的衣角,“带着它。”

 

田柾国不想继续惹他,连忙投降式的推了推手,“好吧,只要你喜欢。”

 

2.

 

正如田柾国说的那样,其实不止是东京,因为季节天气的关系,首尔最近也冷的很。

 

出发那天朴智旻不得不换上了带着兜帽的厚卫衣,洗漱完路过田柾国房间的时候踹了一下他房间的门板,喊了几句,“起床了,再晚要赶不上飞机了。”

 

田柾国抓着头发从房间里走出来,只看见朴智旻往厨房去的背影。

 

也不知道现在心情好了没有?

 

他唇边粘着一圈白色的牙膏泡沫,人还没清醒,下意识想的还是朴智旻的事。

 

等他们收拾好一切拎着行李准备出门的时候,朴智旻却扯住他的衣袖,上下打量了几眼,忽的眯着眼睛笑了几声。

 

他伸手在田柾国的头发上揉了两把,揉翘了田柾国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那几缕头发,“哎呦,我们柾国,真的很帅啊。”

 

田柾国不知道为什么朴智旻心情又好了起来,但总归是好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单独出去旅行,为了庆祝他大学毕业已经拿到了游戏公司的内定。

 

朴智旻同意了他的邀请,好不容易请到了假。

 

行程路线都是他一手包办,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能一切顺利,希望朴智旻能玩的开心。

 

他不想让朴智旻觉得这很无趣,觉得跟他在一起也就这样了。

 

虽然,也就是这样而已。

 

楼下他的爸爸和朴智旻的弟弟朴智贤已经到了,正一起站在车边等着送他们去机场。

 

弟弟见了朴智旻很快迎上来搬走了他的行李塞进后备箱,边搬边往后看了几眼田柾国,跟朴智旻耳语,“干嘛?情侣装啊?”

 

朴智旻毫不客气的在弟弟屁股上踢了一脚。

 

田柾国跟揉着自己屁股的弟弟错开,沉默的把自己的行李也丢进后备箱里。

 

他想起以前问过朴智旻的一个问题,“我和你弟弟,智旻哥觉得谁更好?”

 

他的问题很无礼,带着不知名的逞强和倔强,似乎只要赢了朴智贤他和朴智旻的关系就能更亲近一些了。

 

朴智旻回答的很快,手指还点了一下他的鼻尖,“当然是你了,我弟弟一点也不乖。”

 

他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却仍旧不觉得满意。

 

就是因为他比朴智贤更听话吗?

 

可他又不想做朴智旻听话的弟弟。

 

3.

 

朴智贤坐在副驾驶上,一路上都扭着身体跟他们两个人说话,“我跟你说的那款游戏哥你一定记得帮我带回来。”

 

朴智旻推了一把朴智贤的脑袋,“游戏的事情跟柾国说去,我又不懂。”朴智贤搓几下额头,“我跟柾国说过了,就是再嘱咐你一下,到时候千万别给我忘了。”

 

朴智贤又想到什么似的追加了一句,“哥,这次你可千万别丢了啊。”

 

朴智旻心不在焉的打了个哈欠,“不会丢的,有柾国呢。”

 

“也是。”朴智贤点点头缩回了身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成了朴智旻的专属监护人,当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那种。

 

也许是从他最初认识朴智旻开始?

 

田柾国认识朴智旻的时候刚读小学三年级,冬天天气正寒,他脚上踩着一双小黄靴子,身穿深蓝色的羽绒服,头上戴着红色的毛线帽,身后还背着一只大书包,从嘴巴里冒出丝丝缕缕的白气让放学回家的田柾国兀自开心的玩了一路。

 

直到路过家门口前的小花园,看见有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抱着书包坐在花坛边的石头上。

 

一开始田柾国是没在意的,可等他回家之后又出门帮他妈妈买完东西回来的时候,那个孩子还坐在那里。

 

雪花慢悠悠的飘下来,粘在对方圆滚滚的脸颊上,化成水之后湿漉漉的一片。

 

看起来像哭了似的。

 

田柾国小心的凑过去,他那时候这么做仅仅是因为小孩子的好奇心,“喂,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吗?”

 

那孩子见田柾国过来,连忙把脑袋缩到书包的后面藏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露出一双眼睛看着田柾国,“旻旻迷、迷路了。”

 

“那、旻旻家住哪里呀?”田柾国倒是叫的很顺口,以致于后来他知道朴智旻比他大了两岁的时候还费了好长时间来改叫朴智旻哥。

 

“旻旻不知道啊……”朴智旻被问到窘境,是真的想要哭了,可仍是不许眼泪轻易的滚下来的死死抿着唇。

 

田柾国对着他伸出手,“那我带你去找我爸爸妈妈帮忙吧。”

 

作为一个孩子,把难解的问题抛给大人显然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朴智旻被他父母接走的时候,还费了点精神才在不影响他睡眠的情况下把朴智旻的衣角从他手里抽了出来。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到分离,连正式的告别都没有。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告别,相逢才来的那么及时。

 

朴智旻背着一个大大的黄色书包,看起来像个糖心鸡蛋似的,正站在田柾国家门口无聊的踢地上的石子玩。

 

看见田柾国回来了马上迎上去,“果果我又迷路了。”

 

朴智旻念他名字的时候总觉得难念,干脆把最后改成了对他来说更简单好记的果果。

 

田柾国虽然不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但也没有反对朴智旻这么叫。

 

相反的随着时间悄然流逝,倒还有些想念朴智旻这么叫他的时候。

 

因为只有朴智旻会这么叫他,会显得他们之间十分的亲昵。

 

4.

 

其实也不能怪朴智旻会迷路,从学校到朴智旻的家确实有两个很相似的岔路口,一旦走错,朴智旻就会出现在田柾国的家门口。

 

次数多了,就连双方的父母都习惯了。

 

再后来便渐渐发展到,朴智旻跟着田柾国一起上下学,然后先去田柾国家里写作业,到了朴智旻父母下班的时候再过来接他。

 

到了大学的时候甚至直接搬到了一起居住,一直住到现在。

 

只不过,这次旅行回来之后,他们就要分开了吧。

 

以后他们也会有各自的生活,这次旅行对于田柾国来说,还有另外一个意义。

 

那就是要跟过去的自己告别。

 

跟那个对朴智旻充满了满心恋慕的自己,告别。

 

就像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了朴智旻的监护人,而这份喜欢,同样如此。

 

但他不希望给朴智旻造成任何的困扰,所以选择了将它悄无声息的埋葬。

 

不过他还没有觉得太难过,至少,在旅行结束之前他可以任由这份喜欢在血管里肆意的游走蔓延。

 

反正到了最后,稍微放肆一些也是会被允许的,以朴智旻温柔的个性,一定会原谅他吧。

 

田柾国迫不及待的靠在飞机座椅上,用脚打着节拍,看着窗外的水洗一般的天空与白云。

 

他的心情很好。

 

他正在进行一场旅行,不是孤身一人,朴智旻就在他的身边。

 

5.

 

从首尔到东京的距离算不上什么长途飞行,饶是如此,他们抵达的时候也已经是晚上了。

 

提前约好的司机正在机场外面等着他们,只不过路上车流有些拥挤。

 

高耸的高架桥上,两边镶嵌着炫目的灯光。

 

身处异地的陌生感让朴智旻有些兴奋,不住的对田柾国做几个鬼脸。

 

无人轻易知晓的方言助长了朴智旻的气焰,他拖着田柾国的手臂不断的说着话。

 

说的什么一点也不重要,他乡里除了田柾国没有人能听懂他在说着什么。

 

这样的认知让他感到开心。

 

出于田柾国的私心,他只定了一间房间,两张并排的单人床让他有些气血翻腾,更别提身后纯透明设计的浴室了。

 

”哇。"朴智旻的感叹也来的恰是时候,朴智旻指着玻璃门窗问他,“你先?我先?”

 

田柾国被这问题烧到理智全无,“一起吧。”

 

或许朴智旻玩心比他更厉害,竟然回答,“好啊。”

 

进了浴室才知道原来中间也有着透明隔板的,硬生生给分成了两边,加上热气一熏,只留下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幻影。

 

这个时候就不知道为什么朴智旻那么快了,田柾国洗好出来的时候朴智旻已经裹好了浴袍斜躺在床上在玩手机了。

 

田柾国被蒸的晕晕乎乎,脑子里那些幻想还没消散个干净,翻来滚去的最后连他自己都没察觉,还是朴智旻抽了纸巾捂住了他的口鼻,气冲冲的问他,“田柾国,你可真是不像话,到底是在想谁家的小学妹啊?!”

 

原来是那些血液中按捺不住的奔流从鼻子里冒了出来,红的惹眼,他微微仰着头试图把它们都逆流回去,他不想朴智旻误会,瓮声瓮气的挣扎着,“我没有想谁家的小学妹。”

 

“那你在想谁?”朴智旻问题冲散了田柾国脑子里的一切旖旎,他该怎么回答?他能回答吗?

 

他的答案如此明确,却无法诉之于口。

 

想你啊。

 

我在想你啊,朴智旻。

 

6.

 

他的沉默让朴智旻皱了皱眉头,抛下一句,“懒得管你。”

 

之后便率先挤进了被子里,只留给他几丝尚未来得及掩藏的金色发丝。

 

田柾国不知道朴智旻为什么忽然生了气,等到平复下来把自己收拾干净又等了一会儿才躺到床上。

 

朴智旻的呼吸起伏跟之前没什么变化,田柾国知道他没有睡着。

 

酒店的房间有一扇巨大的窗户,屋子里已经关了灯,而窗外的霓虹灯光还在继续闪烁。

 

“别闷着头睡觉,这样对呼吸不好。”他伸手把朴智旻盖在脑袋上的被子拉下来,小心的掖满在他脸颊的四周。

 

好在朴智旻没有反驳或者抗拒他的动作,田柾国松了一口气,“晚安,智旻。”

 

他不想叫他哥哥,也不想听朴智旻纠正他,慌忙的闭上眼睛,用被子压住耳朵,试图以这样的姿态来抵抗一切。

 

“晚安,田柾国。”朴智旻的声音还是透了过来,“你真的很讨厌。”

 

朴智旻说完翻了个身,因为床铺相连,田柾国感到了一阵晃动,他在黑夜之中缓缓睁开眼睛。

他看着朴智旻的发尾,有些委屈。

 

他不想被朴智旻讨厌,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于是,也没有办法改正。

 

就像即将到来的未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渐渐分开,而无法阻止。

 

他心事繁重,连梦境里都是朴智旻要离去的身影,祈求和挽留统统被压抑在喉间。

 

田柾国睡得很不安稳,半梦半醒间觉得他这边的半个床位上又多了个什么人。

 

费力的把他圈进怀抱里,一下一下轻轻的拍抚着他的脊背,耳畔有像似朴智旻的声音悄声低吟。

 

“骗你的,田柾国,我最喜欢你了。”

 

昏沉间,只觉如果这不是一场梦,该多好啊。

 

7.

 

次日清晨,田柾国清醒的时候转眼便看到朴智旻趴在窗户边一直朝外张望。

 

外面天空阴沉,狂风急雨,果然是台风来了。

 

他洗漱完回来见朴智旻还待在窗边,只好拎了一下他的后衣领,“窗边冷,不要总是站在这里。”

 

朴智旻显然是觉得郁闷,嘟着唇不说话,被田柾国拎着转了个圈放在了一边的小沙发里。

 

“等会儿我们可以去酒店大厅坐坐,逛逛什么的。”田柾国不可能在这样阴冷的天气里放朴智旻出门,当然他也知道朴智旻不会窝在酒店里以玩电子游戏来当做消遣。

 

“就这样。”朴智旻仰起头看他,“田柾国,我们就这样冲出去,逃亡吧。”

 

田柾国不知道朴智旻想的又是哪一出,被朴智旻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看着,他才更想逃亡才对。

 

如果不保持清醒,总觉得朴智旻对他,也是不一样的喜欢。

 

“你想感冒吗?”他用现实的问题压得朴智旻低下头,朴智旻低头看着自家的脚趾,试图把它们全部绞在一起,“一定要考虑这么多吗?我就是想跟你一起出去,到外面去。”

 

可惜,他对朴智旻实在没什么原则,更何况这是作为告别的旅行。

 

田柾国给朴智旻扣上黑色的渔夫帽,又看着他加了外套,这才发行,“走吧。”

 

他们费时费力,全副武装的下了电梯,可没成想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

 

从云层后露出小半张脸孔的太阳,正在努力烤干地上的水迹。

 

天色虽然还是有些阴暗,但朴智旻显然开心了。

 

田柾国却有些不知名的惆怅,也许是因为知道旅程的尽头是分别,所以一直都兴致不高。

 

他想,这是连一起逃亡的机会都没有了啊。

 

8.

 

既然已经出门,那按照原定计划倒也不错。

 

他带着相机跟在朴智旻身后,朴智旻已经习惯了总是一起并肩说说笑笑的,一直不安的回头看向他。

 

田柾国躲在相机后面,用镜头贪婪的记录着属于朴智旻的每一个瞬间。

 

暗色的天空也好,拥挤的人群也好,川流不息的车辆也好,闪烁变换的霓虹光线也好。

 

他的镜头的中心永远对准了朴智旻,就像他自己也永远朝向朴智旻。

 

从旋转的蜂蜜罐上踉跄的走下来,朴智旻还没从刚才欢乐的气氛中转换出来。

 

脸上依旧带着欢快的笑意,他看着手中的地图,盘算着下一个项目要玩些什么。

 

田柾国站在原地看朴智旻盯着地图走的有些远了,而对方的名字在唇齿间却是滚了又滚。

 

他想起临行前朴智贤说,哥,这次你可千万别丢了啊。

 

他也想说,有我在,怎么会呢。

 

可有些时候,譬如现在,却又希望朴智旻就这样融进人群之中再也不见踪影了也好。

 

此后便再也不必担心,不必患得患失,不必暗自期待,不必忐忑难耐。

 

“柾国啊,”朴智旻站在距离他稍远的前方晃了晃地图示意,“快点过来啊。”

 

可是,我舍不得啊。

 

他一呼唤我的名字,我就想穿越这千重万阻的奔向他。

 

穿过这重重人潮,去牵他的手。

 

9.

 

他们离开游乐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但朴智旻依旧兴致勃勃。

 

他们没搭车,就这样并着肩的往回走,一如以前一起上学的时候。

 

朴智旻挂着未散的笑意,说着些零碎的笑话。

 

他越是开心,田柾国就越是难过。

 

“智旻,”田柾国心里发慌,他闭了闭眼睛下定决心要早些结束这样的状态,“智旻哥。”

 

他称呼上的转换让朴智旻收起了一些笑容,有些奇怪又堂皇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怎么了?忽然这么严肃?”

 

“上班之后,我就要搬出去了,以后不能继续跟哥一起生活了。”田柾国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这个时间,要选这个地点,要在万圣节的奇怪装扮的人群来往不断的街道上。

 

这真的是糟糕透了。

 

一切都糟糕透了。

 

他抿了抿唇,干脆自暴自弃了,“哥要照顾好自己。”

 

“我不要。”朴智旻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抓住了田柾国的小臂摇了摇,“柾国,你不要搬出去,如果觉得辛苦,我们可以再挑一个离我们两个都相对来说比较近的地方啊。”

 

“柾国,为什么要搬出去啊?”朴智旻把田柾国的小臂抱在怀抱里,额头抵着他的臂膀,“是因为知道我喜欢你,所以觉得困扰吗?”

 

朴智旻以额头轻轻在田柾国的手臂上撞了一下,“可我有什么办法啊?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下巴便被田柾国给挑了起来。

 

温柔又缠绵的吻让他的呼吸渐渐急促。

 

舌尖相触,却若即若离。

 

“智旻,我喜欢你。”

 

田柾国唇齿间含糊的话语在朴智旻脑海中清晰的炸开,促使他稍稍仰起头,迫不及待的加深了这个吻。

 

身处情动之中,无法分心,直到这吻难舍的分离。

 

朴智旻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害羞,手被田柾国扣得很紧。

 

田柾国在身后意味不明的笑了几声,朴智旻眨了眨眼睛,转头不甘示弱的调侃他,“原来我们柾国是因为太喜欢我,怕克制不住自己才要从家里搬走的啊。”

 

他以为田柾国也会不好意思,却没想到田柾国直接点了点头,“是。”

 

朴智旻被他噎了一下,气急的扯了一下田柾国的手,“快跟我走,回家再好好收拾你。”

 

他气的忘记还在离家隔山跨海的东京,田柾国被他拽着,笑弯了眉眼,还不停的逗他,“旻旻,家住哪里呀?”

 

朴智旻听完突地停下来,猛地扎进了田柾国的怀抱里,自下而上笑嘻嘻的看着田柾国,“旻旻,住在果果的心里呀。”

 

田柾国耳边有人潮涌动的嘈杂,车流不息的喧闹。

 

他模糊的想着,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的世界,就在我的怀抱之中。

 

真想要这见证一切的今宵之月,永不坠落。

 

10.

 

才知道吗?

 

朴智旻,你这个小笨蛋。

 

田柾国亲亲他的额头,喃喃。

 

你已经在我心里住了很久很久很久了呀。

 


评论(3)
热度(187)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