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丘比特的弓箭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01

 

朴智旻觉得这是他最近因为工作不分昼夜黑白颠倒之后所产生的幻觉。

 

如果不是幻觉他该怎么以科学的角度去看待这个正揪着他的米色床单撅着屁股往他床上一直爬的玩意儿。

 

或许称呼为玩意儿不太妥当,准确来说这是一个大约只有他小腿高的孩子。

 

与普通孩子不同的是他穿着一身白绒绒的套装,套装的背部还带着两只白色的翅膀,随着他攀爬的姿势一抖一抖,时儿还往下掉几根轻飘飘的羽毛。

 

这孩子身上还背着木制的弓和尖端削成了爱心形状涂着红色染料的箭。

 

气喘吁吁的像是爬到了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双手握成了小拳头聚在头顶无声的摇了摇,如果配上音乐该是那种万岁或是胜利号角之类的调子。

 

他平定了一会儿自己的气息,悠悠的睁开眼睛,没成想正对上朴智旻平静无波的眼神,顿时表演了一段瞳孔地震。

 

但是看朴智旻稳稳静静的神情,他也跟着平静下来,对着朴智旻伸出了自己的手,“hello,worldwide handsome,RJ。”

 

这,果然是幻觉。

 

朴智旻木然的看向RJ的手,然后直直的倒回了枕头上,把自己的厚棉被拉到下巴底,双手放在脸旁乖巧摆了个侧卧的姿势马上就要入睡。

 

RJ皱了皱眉头,步伐稳健的从床尾一路走到床头。

 

他蹲在朴智旻的枕头边上用手戳他像是棉花糖一样的脸颊,“或许是听不懂英文吗?我也会你们这里的语言的,我说你好,我是世界级帅哥RJ。”

 

朴智旻脸颊上轻微的痛意提醒他这并不是个什么荒诞离奇的梦境,他猛地睁开眼睛与RJ对视,然后卷起被子迅速的撤到床尾死死的贴着墙壁,“你、你、你……”

 

不能怪他你了半天也没有下文,毕竟谁睡到半夜遇到这么个状况都要大脑死机,更何况朴智旻还有些胆小,不论神仙鬼怪,僵尸妖兽,全都害怕。

 

没流眼泪真的是已经很努力了。

 

RJ也很烦恼,敢情这一开始的稳如泰山面不改色都全是因为还没反应过来?

 

于是他不得不努力的保持着微笑,给予对方更多的亲切感。

 

在这世界级美颜的效果加持之下,朴智旻总算是不抖了,他嘟着唇朝着RJ吹了几口气。

 

企图用呼气的方式让“鬼魂”消散。

 

RJ也跟着叹出一口气,他算是知道为什么朴智旻至今母胎solo二十多年。

笨啊。

 

02

 

被RJ默默定义为鱼唇人类的朴智旻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因为害怕而努力睁大的眼睛。

 

但看的太久眼睛干涩,使劲一闭一睁。

 

忽然双眼皮。

 

RJ抿唇努力不许自己爆笑出声,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去想一些能让朴智旻相信自己的办法。

 

他解下了自己一直背着的弓箭对着朴智旻晃了晃,“你有听过丘比特的故事吗?”

 

朴智旻万般迟疑挣扎,最后还是小幅度的点了点头,闷声闷气的回答,“听过……”

 

“那就好办啦,”RJ总算是有些开心起来,他用那有着红心的箭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我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丘比特了,我是来帮助你获得爱情的。”

 

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发生的如此魔幻与匪夷所思才更让人信服。

 

朴智旻从大被子里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按照理论来说……我们这个地区不是归月老管吗?”

 

……等下,这是什么氢气的脑回路?

 

朴智旻这个人类,不一般。

 

不过这对RJ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朴智旻的问题不算机密事项不能回答。

 

RJ噗通一下坐在朴智旻的枕头上,把自己的弓箭放在一边,“唉,我跟月老昨天还一起喝过酒呢,天上的烦心事儿也不比人间少嘛。”

 

他这苦大仇深的表情完全不像他外表呈现出的这么年幼,沧桑的像是手上要夹着一支烟,惆怅的回忆过往,“我要不是因为国际交流名额才不来管你们这片地呢,还有你,是我这个月必须要完成的业绩。”

 

“这关乎到我是否能够职位升迁,是我丘比特事业生涯中最重要的转折点,”RJ皱着眉头异常严肃的看向朴智旻,“所以你,朴智旻,必须给我马上恋爱!”

 

朴智旻被RJ大声的指名道姓给吓了一跳,连忙握紧了自己的小被子,唇角下弯的嘟了嘟唇,“我倒是想啊……”

 

可这个恋爱岂是想谈就能谈的?!

 

03

 

如果爱情真的这么容易降临,那也不会有人孤独一生了。

 

但这是对凡人。

 

因为对丘比特来说,爱情是可以制造的。

 

RJ又将他放在一边的弓箭举起来扬了扬,“有我在,你只要想就一定可以。”

 

朴智旻听他这么说,忽然来了点精神,眼睛亮亮的看向RJ,他从被子里爬出来朝着RJ的方向凑了凑,“你说真的?那……我需要做什么?”

 

“当然是真的。”RJ从他白绒绒的套装里摸出一根法式长棍面包咬了一口,他从着陆开始还没吃过东西呢,这会儿早就饿了,“只需要你带我去见一见你想要恋爱的对象,我马上就能搞定。”

 

面包让RJ恢复了一些活力,就差拍着胸脯对朴智旻保证了。

 

可是得到RJ保证的朴智旻却是失眠了,因为他喜欢的那个人……

 

朴智旻的眼神暗了下来,仿佛有墨色滴入了他的眼瞳,找不到一丝的光亮。

 

直到次日闹钟响起的时候,他才像惊醒了似的回过神。

 

朴智旻带着RJ去上班,RJ稳稳当当的坐在朴智旻的肩膀上,他一点重量都没有,还贴心的宽慰朴智旻,“你放心吧,除了你谁也看不到我。”

 

RJ在朴智旻肩头絮絮叨叨,“这个在玩SNS的是你喜欢的人吗?这个在打企划书的是你喜欢的人吗?”

 

朴智旻小声的嘀咕着回答,“这些都不是啦……”

 

别人看不到RJ,他像是自言自语的古怪样子让周围熟的不熟的同事们纷纷选择了避让,就连电梯都不肯与他同坐。

 

孤身上了二层的电梯停了下来,门扉缓缓打开,迎面走进来的男人让朴智旻猛地吞咽了一下。

 

“就、就是他。”

 

他想要与之产生爱情的那个人……

 

田柾国。

 

04

 

RJ坐在朴智旻肩头上下打量着阔步走进来的田柾国,宽肩窄腰,藏在西装裤下的双腿笔直修长,他毫不顾忌的吹了一声口哨,“跟我一样。”

 

“什么一样?”朴智旻纳闷的小声开口,他听到RJ答案的同时,田柾国也皱着眉头微微侧过脸看向朴智旻。

 

RJ回答,“跟我一样,太帅了。”

 

田柾国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朴智旻惊慌的看向田柾国,他完全没有任何心里准备。

 

略显狭窄的空间,泉水似的嗓音似乎有了回响,一波一波回荡在他耳边,从田柾国身上飘来的甜香味也在侵蚀着朴智旻已经当机的大脑。

 

他浑浑噩噩,结结巴巴,随口就把刚才听来的答案重复给了田柾国,“太帅了。”

 

叮的一声,电梯抵达最高层的响声震醒了朴智旻刚才那一瞬间被完全麻痹的神经。

 

他这才惊觉他都说了些什么,他看着田柾国复杂的神色,连忙捂着因为太过羞耻而想要尖叫的嘴巴,慌忙挤开田柾国连滚带爬的逃了。

 

RJ被朴智旻慌不择路的步伐弄得晕头转向,在对方跑到广阔的露台之后想要开口说话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他七晕八倒的连忙揪住朴智旻一缕染成棕色的发丝才堪堪稳住自己,“我说,你可以不要这么follow your heart吗?”

 

“什、什么?”朴智旻还没从刚才与田柾国对话的尴尬羞耻中反应过来,一时之间想不明白RJ的意思。

 

于是他又听RJ在他耳边吐了一个字。

 

“怂。”

 

05

 

朴智旻也很委屈。

 

这又不是他故意要怂的。

 

而是一对上田柾国的眼睛,就忍不住心跳如雷。

 

声音大的连他自己都嫌吵,万一被田柾国听到了,那可咋么办呀?

 

越是惴惴不安就越是紧张,越是紧张就越是心跳加剧,好一个恶性循环,逼得朴智旻也只剩下落荒而逃了。

 

“他一定是更讨厌我了。”朴智旻垂头丧气的躲在早上不会有人来的露台休息区。

 

他抱着脑袋痛苦的模样让RJ很是不解,“他是为什么要讨厌你?你刚刚可是夸了他帅啊!”

 

不提还好一提朴智旻抱着脑袋都手直接曲了起来在发丝间大力的摩擦了几下,把早上梳好的头发搞得一团乱,“你不懂……我跟他之前……”

 

RJ确实不懂,毕竟他又不是人类。

 

看着朴智旻这么苦恼的样子,他也只好跟着默认田柾国刚才脸上浮起的淡淡红晕是被朴智旻给气的。

RJ看朴智旻委屈的像个原本蓬松的小面包被人生生压了一个指印似的,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刺激他,只好转移话题的故意大大的叹息了一声,“唉,其实你刚才只要晚跑两秒钟,我这支箭就扎进去啦。”

 

朴智旻是个很容易就被带偏的人,注意力立马转移到了RJ的那支前端雕成爱心形状的箭上,“只要扎进去,田柾国他、他就会喜欢上我了吗?”

 

“那当然啦,这可是丘比特的箭,是爱神之箭。”RJ对着朴智旻挥了一下手,“只要再多坚持两秒!”

 

多两秒而已!

 

简直不要太简单!

 

朴智旻信心满满的点了点头。

 

 

06

 

朴智旻会这么有信心,倒不是因为他对田柾国产生了什么不得了的抗体,从而可以达到面对田柾国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效果。

 

这不过是因为田柾国是他的上司,这个部门的本部长,座位就在朴智旻旁边,背后靠着一大排落地窗。

 

朴智旻趁着同事纷纷涌入的时候跟着一起蹭了进去,田柾国正在交待新来的实习生做一些简单的表格整理。

 

朴智旻小心的缩在办公桌与办公桌的隔板旁边,悄声的对着背着弓箭的RJ打了个手势。

 

RJ对着朴智旻竖了个拇指,示意一切都没问题,然后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翻过隔板一脚踩上了田柾国的办公桌。

 

朴智旻心里好奇,仿佛装着无数只蚂蚁不停的跑来跑去,只好开始拼命的挺直脊背,上身稍稍向后仰,胳膊伸的笔直去敲键盘,一心两用的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桌面上搭弓的RJ。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风吹拂着RJ脖颈上的红围巾,红色爱心的箭尖在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下微微的闪着光。

 

飘扬的色彩莫名为这个画面增加了一丝势不可挡的气息。

 

箭已在弦,满弓。

 

朴智旻似乎能听到箭矢破空而去发出的声响。

 

丘比特之箭直击田柾国的心房。

 

然后便在朴智旻逐渐睁大的双眼中,啪嗒一下,快而稳的,坠落了。

 

比起还搞不清状况的朴智旻,RJ更是第一次面露惊慌。

 

他伸手一勾,唤回了自己的箭矢,简直不敢相信的低头看向它,又惊讶的抬头看向朴智旻,“怎么会这样?!”

 

RJ突如其来的质问让朴智旻更是迷惑,他伸手指了指自己,“你问我?”

 

太过奇怪的动作显然招来了田柾国的注视,微蹙的眉峰,责问的眼神,无不像是一盆凉水瞬间把朴智旻浇了个清醒。

 

朴智旻慌张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伸手在田柾国的桌面上捞了一把。

 

田柾国看不到RJ,他只能看见朴智旻手捧着一团空气朝他欠了欠身,然后飞快的跑走了。

 

又。

 

一天之内,两次。

 

难道他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想到此处的田柾国啪的一声什么转飞了自己手中的钢笔,不爽的用舌尖在口腔中扫荡了一圈。

 

分明之前不是还夸过他帅吗?

 

先不提别的,这反反复复的态度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到底还是要自己亲自去问个明白才行。

 

 

07

 

还是这熟悉的露台,还是这熟悉的位置,还是这株高大茂盛能够完美折断来往同事视线的宽叶绿植。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朴智旻小声的询问RJ。

 

从他把RJ放到此处开始,对方就一直背对着他,小小的背影还真的透着一股幼儿赌气似的味道。

 

这幅生气之中还夹杂着委屈的感觉让朴智旻也不好意思再过催促,他以为是像以前故事里写的那种什么爱神法力不济之类的,“这次不行,我们就下次再扎嘛,我再多多多坚持两秒一定没问题的。”

 

RJ回身看了朴智旻一眼,他想,这可真是个图样图森破的孩子。

 

“丘比特之箭,爱神之箭,其实就是将你的心意投向对方的心里,从而让他感知到,感染到,然后也让他对你产生同样的感情。”RJ的话让朴智旻沉思了一会儿,他有些不确定的开口确认,“所以……你的弓箭无法进入田柾国的心里,是因为我的喜欢还不够强烈吗?”

 

RJ摇摇头,他看着朴智旻不安的神情,忽然有些不忍心将答案告诉对方。

 

可是如果不说,这无法传递的感情恐怕会让朴智旻更加难过吧。

 

“我的弓箭无法进入田柾国的心里,我想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田柾国对那个人的喜欢形成了铜墙铁壁。

 

他不许另外一份感情再进入他的心里了。

 

在RJ成为丘比特的几百年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第一次看到这么坚定的感情。

 

但可惜,这对朴智旻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啊……”朴智旻微微启唇发出一声虚无的气音,他恍然的点点头,“我想也是。”

 

所以当爱神降临,他依然犹豫。

 

果然如同他所想的那样,他喜欢那个人……

 

他喜欢的那个田柾国,早已心有所属。

 

虽然RJ与朴智旻相处的时间还很短,但看着对方难过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毕竟爱情就是会让人受伤。

 

“你别太伤心了。”RJ把箭矢放在朴智旻的面前,“反正这是属于你的,扎不了田柾国,那我们就去扎别人吧,不要浪费了自己的感情。”

 

朴智旻怔愣了一会儿,继而缓慢的摇头,“我不想。”

 

宁可浪费,也不想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别人。

 

 

08

 

其实朴智旻不必对他诉说他是怎么喜欢上田柾国的,在爱神的世界中,他的感情变化一清二楚。

 

年幼时住在隔壁家的小孩子,原本只是当成弟弟一样的疼爱。

 

可随着岁月的流逝,堆积的情感渐渐在心里织成了一张剪不断理不清的网。

 

朴智旻也不想从这张网中逃脱出来,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发展前景,却还是来到了田柾国的身边,宁愿做一个举无轻重的小职员。

 

可越是喜欢就越是想要逃避,从年少时最亲密的朋友到现在的点头之交,细细数过,也不过几个春秋。

 

好像那些勾肩搭背,揉一把头发捏一下脖颈的日子都随着冬雪一起融化消散了。

 

他还记得他们最后一次顺畅而又融洽的交谈是在田柾国的毕业典礼,因为他早两

年毕业,这次是特意赶过来的。

 

穿着杏黄色制服的少年在楼下静静的站着,他不动可周围的女生却是趋之若鹜,频频不断的朝他示好眨眼,做些明显又不明显的小动作。

 

他看不见田柾国的表情,只能看见他栗子色的头发弧成一个蓬松的形状。

 

朴智旻趴在二层的栏杆上叹息,这可真是要完,他居然连对方的后脑勺都觉得可爱。

 

显然这么觉得的并不是他一个,在校长致辞结束之后,远处被人拥簇着走过来的女孩子像清晨新开的花朵一样美丽,她微微歪着头娇俏且勇敢的向田柾国表达自己的心意。

 

朴智旻看着田柾国伸手摸上自己的头发,揉乱了那可爱的弧度,朴智旻觉得此刻对着女孩子害羞的田柾国一点也不可爱了。

 

正因为相处的太久,所以一举一动都万分了解,也正因为了解,才觉得伤心。

朴智旻听不见田柾国说了什么,但女孩子离去的时候没有伤心没有难过,周围的人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声。

 

啊……

 

直到这一刻,朴智旻才清晰的认知到。

 

这么好看的田柾国,这么可爱田柾国,这么帅气的田柾国,绝不止他一个人喜欢。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孩子,也不止会跟着他一个人。

 

相伴同行回去的路上,田柾国对他的到来表现的很开心,可他却满腹心事,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田柾国一向是很心细的,他们停在校园的一角,夜风从树叶的缝隙间轻柔穿过。

“智旻哥……?你怎么了吗?”

 

朴智旻安静的回望,他在想如果此时向田柾国表达自己心意的话会不会因为太过突兀而吓到对方。

 

可是田柾国没有给他这个开口的机会,站在他眼前的少年,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年了。

 

毕业的瞬间似乎就将对方突然的拉高抽长,他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得到那双漂亮而灵气的眼睛。

 

“智旻哥……我已经毕业了,之后就会去拿到内定的那家公司实习。”田柾国好像很不安,他说完又连忙摆手,“虽然现在是实习,但以后肯定会慢慢越变越好的。”

“我知道,我相信你肯定会越来越好的。”朴智旻比田柾国还要确定这一点,卖力的点了点头。

 

田柾国哼哼了一声,黏着的鼻音里带着一丝笑意,“智旻哥当然要相信我啊……”

他说完之后低着头又用脚踢了踢地面,“还有我……喜欢……”

 

田柾国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朴智旻急促的打断了,“柾国,好了,今天就聊这么多吧。”

 

晚风从两人之间穿过,他们再也不是亲密的毫无距离。

 

先是刻意的疏远,又是不甘心的折回。

 

朴智旻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折腾些什么,可能就是源于内心那点不甘吧。

 

朴智旻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对着RJ笑了笑,“我就是最喜欢田柾国。”

 

09

 

“在这里偷懒吗?”田柾国忽然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吓了朴智旻一跳,他慌忙站起身挡在了RJ的前面,又想起田柾国根本看不到这才忽的又松了口气,“对不起,我现在就回去工作。”

 

“等一下。”田柾国伸手拦在朴智旻的前面,自从他胜任本部长,朴智旻应聘到公司的几个月里,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要跟朴智旻谈话。

 

朴智旻微微抬眸看向对方,田柾国脸上又浮起了那淡淡的红晕,倒是一点也没有在办公室里雷厉风行的影子了。

 

“智旻……哥……”田柾国觉得他已经很久这样叫过朴智旻了,语调间竟是陌生的停顿,“智旻哥不是不喜欢这样的工作吗?根本一点也不得心应手。”

 

田柾国是什么意思?

 

是想赶他走吗?

 

朴智旻有些赌气的点点头,“是啊,不喜欢。”

 

“那为什么还在这里继续工作?就算加班加点不辞辛苦的也要留下来。”田柾国问完仿佛根本等不及朴智旻的回答,连忙确认似的补充了一句,“智旻哥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是因为……喜欢我吗?”

 

朴智旻听完田柾国的话彻底陷入了沉默,还是RJ在一边用箭矢敲了敲他的手指他才反应过来。

 

没有丘比特之箭,田柾国也一样知道了他的心意。

 

只不过不能与他一样感同身受,真是让人遗憾。

 

其实他并不是想要田柾国马上就喜欢他,爱上他,而是经久的喜欢之后,总想着如果有一天对方也能感受就好了。

 

能让对方感受到他的喜欢并非完全甜蜜,而是不得回应,略带苦涩。

 

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是。”朴智旻从喉间滚出一个回答。

 

所有的一切,应该都到此为止了吧?

 

田柾国会说的无非是要他马上离开公司,离他越远越好吧。

 

“对不起。”朴智旻低声的道歉,不再继续看向这个会让他眼睛发涩的人。

 

“为什么要道歉?”田柾国急切的拖住了朴智旻的手腕,“是准备不喜欢我了吗?”

 

“不是,”朴智旻抽了几下手没有抽出来,干脆由着田柾国牵着,“是因为喜欢你,会给你造成困扰,所以才道歉的。”

 

“我没有觉得困扰,而是想说,这真的太好了。”田柾国长长的吁出一口气,一直紧绷着的脊背也跟着松懈下来,肩膀微垂。

 

朴智旻能感觉到田柾国的手指在轻轻的发颤,他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对方。

 

一瞬间朴智旻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毕业典礼的夜晚,他们周边也有着这样温柔缱绻的风。

 

被他逃避了大半年的尾句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补全,“智旻,我喜欢你。”

 

10

 

朴智旻诧异的微微张开嘴巴,眼睛迷茫的瞥向一边的RJ。

 

RJ却是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因为田柾国对朴智旻的喜欢一心一意,就连朴智旻本人的弓箭也动摇不了分毫。

田柾国不许他分心,干脆一扯将朴智旻扯进了怀抱里。

 

“之前我以为智旻拒绝了我的告白,一直都很伤心,所以才没有理智旻的,”田柾国抱着朴智旻摇了摇,“但是不许智旻不理我。”

 

RJ觉得接下来的亲吻画面实在是幼儿不易,反正朴智旻已经得到了爱情,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他也确定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田柾国母胎solo至今大概也是因为,笨啊。

 

RJ在消失之前不忘在脑海中为朴智旻解答疑问。

 

他喜欢你,在丘比特的弓箭抵达之前。

 

即,在爱神制造爱情之前,就已经对你产生了爱情。

 


评论(3)
热度(178)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