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凤凰听了想涅槃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如果各位看过《飞花双侠》,那您们肯定知道这人杰地灵的无极山了。

 

不过今天要说的不是在山下闯荡的那几位,而是千百年前无极山上一位凤凰的故事。

 

从这个标题我们就可以很明确的看出,这个凤凰他是大限将至。

 

五百年一涅槃,到现在已经是第四百九十八年了。

 

凤凰叫做朴智旻,他跟其他的凤凰也没什么不同。

 

要说有,那就是比较乖巧一些,听话一些,更懂事一些。

 

在涅槃前还知道按部就班的往巢穴里叼肉桂、甘松之类的香料。

 

这些香料到时候会被他垫在身体底下,然后到了时间他便会吐出最后一口气。

 

从灰烬中获得重生。

 

香喷喷的。

 

但这重生的凤凰,可以说是朴智旻但又不是朴智旻。

 

因为他会记忆全无。

 

有时候朴智旻也会纠结一下这个问题,但是五百年的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

 

久而久之,这个问题就在时光中被他慢慢遗忘了。

 

如今想起来,倒觉得是万幸。

 

这么冗长而无聊的时光,如果总是记住的话,那多累啊。

 

无极山上草木茂盛,灵气充沛,朴智旻想要寻找的东西不过半年多的时间就寻齐了。

 

还剩这一年半,做什么呢?

 

朴智旻化作人身,坐在香料堆里打喷嚏。

 

他对凡人没什么偏爱,但这有手有脚活动便利的样子着实让他感觉不错。

 

要不下山逛逛,顺便再去寻点别的芳香树枝?

 

完全有种将来涅槃要为大家表演一个锅炖凤凰的感觉。

 

不过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巢穴的洞口一株山茶花化成的美貌女子就哭哭啼啼的飘了进来。

 

娟娟侵鬓妆痕浅,双颦相媚弯如翦。

 

山茶花脸上的妆都哭花了,鬓上一只坠着青玉石的钗也歪了。

 

凤凰乃是上古神祗,无极山上仰仗朴智旻庇护的精怪也有很多。

 

显然这山茶花也是其中之一,平时就开在朴智旻的巢穴周围。

 

她哭的凄凄惨惨,拿着手帕擦自己的眼泪,伴着一股幽幽的香气。

 

她朝朴智旻哭嚎:呜呜呜,不好啦,咱们被外来物种入侵啦——!

 

 

嚯?

 

朴智旻从香料堆里站起身,撸了袖子,他下山的时候跟着镇上的胡商学了不少人语:shit,是哪个不长眼睛的mmp?

 

先前也说了,朴智旻这个凤凰是很乖巧的。

 

打架也要按基本法。

 

他指了指山茶花:你去叫他报上名来,我要下战帖。

 

山茶花摇了摇头,纤纤一指指向洞外:他、他已经杀上来了。

 

这还得了?

 

朴智旻一挥手,那山茶花立马还了原形静静的找了个角落把自己种了下去。

 

她的根茎刚刚站稳,外面那外来物种便走了进来。

 

也是化了个人形,一身月牙白的长衫,腰身上系着九环扣的玉带,下面挂着荷包与红穗子来当装饰。

 

外面还罩着一件白纱外衣,不知道是什么料子做的,随着他的步伐走动时隐隐有流彩之光。

 

山茶花道行尚浅看不出这是什么,然朴智旻都不知活了多少个五百年了。

 

对方一进来,他就笑了一声。

 

原来是个兔子精。

 

兔子精不是狐狸精,所以他特别正经。

 

他朝着朴智旻作揖,又直起身,把自己那荷包拿在手上,开始往外掏胡萝卜。

 

朴智旻不知对方几个意思,只好静静的看着。

 

也不知道这兔子是不是有强迫症,胡萝卜大小均匀,整齐划一,都一模一样的。

 

不过一会儿,眼前就规规矩矩的码了一小垛。

 

兔子又作了个揖,自我介绍:我叫田柾国。

 

田柾国板着一张脸,声音平稳沉静,一点都不像开玩笑:请你跟我成亲。

 

艾玛。

 

简直。

 

凤凰听了想涅槃。

 

其实别说朴智旻了,连在墙角的山茶花惊得叶子都快掉了。

 

她差点一激动还回人形对着田柾国比拇指:厉害了,我滴哥。

 

四百九十八年以来。

 

敢对着凤凰这么虎的,田柾国你还是第一个。

 

 

 

托山茶花这个大嘴巴的福,凤凰在涅槃之前被兔子求亲的事儿没出小半天整个无极山都知道了。

 

从最初的版本兔子带着一堆胡萝卜演变成了兔子带着一堆小孩子。

 

哎呀呀。

 

凤凰这个渣男。

 

朴智旻睡完小白兔都不要负责的吗?

 

活了四百九十八年的凤凰耳聪目明,山上的窃窃私语他听得一清二楚。

 

但他又不能为了在这群精怪口中变成了上面的那个而感到开心。

 

他还听见桃树精喃喃自语:天啦噜,我还没开花呢,怎么凤凰的春天就来惹?

 

这算什么烂桃花,破春天?

 

他跟田柾国根本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朴智旻指了一下洞口:趁我还没打你之前,赶紧离开。

 

然后他就又听见偷跑出去的山茶花在外面朝着无极山上的精怪们传递消息:他叫人家滚啊——!

 

山上又是一阵叽叽喳喳。

 

我敲,这么狠的吗?

 

凤凰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太惊讶了,太意外了。

 

没想到啊,朴智旻居然是这种凤凰。

 

田柾国低着头不动也不说话,绣着金线的鞋子一下一下踢着地面,偶尔抬头用红着的眼圈无声的以眼神质问着朴智旻。

 

朴智旻不喜欢这种古怪又沉默的气氛,憋不住的干脆上手推了田柾国一下:你走啊。

 

山茶花又在门口喊:凤凰家暴啦——!

 

别的都好说,动手真的不行啊。

 

这下可是地动山摇,无数的嘈杂之声宛如海水一样朝着朴智旻涌了过来。

 

一时之间竟然让朴智旻有些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见此,田柾国立马一步上前揽住了朴智旻的肩头,帮着朴智旻稳定气息。

 

田柾国看向外面的山茶花耐心的解释:他没有家暴我,你们别这样。

 

朴智旻看他一眼,算这个兔子识相。

 

然后他又听田柾国委委屈屈的说:他就是不爱我了,不要我了,想赶我走。

 

费尽心思酝酿了半天的泪水当着大嘴巴山茶花的面啪嗒一声坠在地面上。

 

这可真是听者伤心见者流泪。

 

朴智旻看的目瞪口呆,心想:这么一本正经不要脸的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朴智旻迫于舆论的压力,只得让兔子欢欢喜喜的跟着那一垛用来求亲的胡萝卜一起住进了凤凰洞。

 

烦啊。

 

是真的烦。

 

凤凰孤单寂寞冷了四百九十八年,忽然洞里多了个活物,别提多糟心了。

 

首先这个床的问题就没办法解决,兔子眼睛又黑又亮,晚上睡觉的时候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香料堆里。

 

田柾国鼻子敏感,喷嚏连连却还是强撑着在自己身边拍了拍:智旻,啊——啾——!睡觉——啊——啾——!

 

睡你个胡萝卜。

 

朴智旻只好劳心劳力从外面托树枝,撅着屁股给田柾国搭床。

 

田柾国吭吭哧哧不愿意,磨磨唧唧的赖在朴智旻的床上不下来:啊啾——!不舒服,不好看,我不想睡。

 

朴智旻手握成了拳,磨牙阴测测的看着田柾国:我又不能打你,啊,真的是火大。

 

他转身把用凤羽从胡商那里换来的毯子给田柾国铺了好几层,又选了几朵山茶花送来的花蔓仔细的缠在床头上。

 

好在田柾国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而且在一堆香料里他的喷嚏真的停不下来。

 

不过另外一张床是朴智旻亲手搭的,于是兔子还是欢欢喜喜的爬了上去。

 

躺了一会儿又觉得不满意,跳下来把自己的跟朴智旻的床并在了一处。

 

洞穴的上方有镂空的天井,不下雨的时候没有盖上巨大的贝壳,月光可以直接照下来。

 

田柾国对着朴智旻躺着,他根本舍不得闭上眼睛。

 

朴智旻能够感受到他的视线,皱着眉头转过身面对着田柾国: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找我……

 

他顿了顿,往黑暗处瑟缩了一下,不想被田柾国看到他变红的脸颊:找我……成亲……但是再过段时间我就涅槃了……

 

朴智旻声音低低的:涅槃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这是白费力气。

 

你是不是傻啊。

 

我也不想成亲。

 

我根本就不会浪费时间喜欢你。

 

朴智旻想说的话有很多,最后干脆揉吧揉吧混在了一起:咱们物种隔离,明天你就离开吧。

 

田柾国盯着朴智旻,忽然笑了笑。

 

朴智旻都不知道一个兔,为什么笑起来这么好看。

 

月光洒在他脸上,银色的光在他的眼睫上跳跃,一眨便是一个银色的星子。

 

田柾国悄悄勾住朴智旻的小指:我都知道,我不走。

 

朴智旻的小指短短的,像是一根特别小特别小的小胡萝卜。

 

田柾国捏了捏,但是跟胡萝卜不一样,朴智旻的小指很软很软。

 

他又对着朴智旻笑了笑:放心吧,我不嫌弃你是个鸟。

 

 

……

 

信不信我一扇翅膀引得天火把你带来的胡萝卜上的缨子全烧了。

 

凤凰觉得这个兔,真的太让他生气。

 

以至于早上起来田柾国翻身掉到了地上他也没有理会。

 

可是巢穴里有了响声,那代表是起了。

 

山茶花跟桃树精在外面等了很久,他们真的怕凤凰这个大渣男把兔子赶走。

 

兔子还带着孩子呢。

 

多可怜呀。

 

这会儿听着里面有声了,连忙趴在门上:兔子,兔子,快开门。

 

朴智旻慢悠悠的去洁面刷牙,叼着刷牙用的杨柳枝回来踢兔子的屁股:起肠了,起肠了。

 

等他俩都收拾好了,这才把山茶花和桃树精放进来。

 

山茶花眼睛滴溜溜的转,心想:怎么两张床啊,这生活太不和谐了。

 

桃树精就比较直接:天惹,怎么没有小别胜新婚,是不是凤凰你不行噜?

 

田柾国在一边系衣服带子:没关系,我行就可以了。

 

朴智旻咬断了杨柳枝,刚想骂你快闭嘴吧。

 

忽然瞥见田柾国站在一边笑盈盈的看着他。

 

凤凰的话就哽在喉间是上不去也下不来。

 

他真的很无奈,但谁叫他是颜党?

 

大嘴巴的山茶花跟一根筋的桃树精笑嘻嘻的走了。

 

不过一会儿整个无极山又开始鸡飞狗跳。

 

哎呀。

 

眉来眼去。

 

明送秋波。

 

脉脉传情。

朴智旻听得要吐血,暗中传音:我跟田柾国只是正常的眼神交流好不好哇?!

 

于是他又听得一片叽叽喳喳。

 

你懂啥。

 

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互动一句子孙满堂。

 

山上一片欢欣鼓舞,唯有打赌输了的菊花精揪下五个花瓣给了柳树精。

 

朴智旻你这个不争气的凤凰,无极山还有没有凤兔党立足之地啦?

 

 

 

时间是不会等的,如同流水一般匆匆向前,永不停止。

 

转眼又是一年。

 

但就这一年就让朴智旻想不起来以前的四百九十八年都是怎么过的了。

 

因为田柾国这个兔,真的太烦了。

 

就连无极山上哪里新开了一朵花都要带着他去亲眼看看。

 

看就看吧,每每出去都还要牵着他的手。

 

他现在都是活了四百九十九年的大凤凰了,前世还不知道涅槃了多少次,这可真的太丢凤了。

 

但是他一看田柾国笑盈盈的脸,只得把握着的手更加紧了紧。

 

真的是没有什么原则。

 

可是到了第四百九十九年,离涅槃就非常非常的近了。

 

朴智旻站在洞口看着田柾国给他种在洞外的那一小片胡萝卜地浇水。

 

以后都不能签田柾国的手了,这件事情光想想心里就很难过。

 

他难过,一直看着他的田柾国当然察觉到了。

 

晚上无极山下了雨,雨水叮叮咚咚的敲在洞穴顶上的大贝壳上。

 

朴智旻不想睡觉,田柾国陪着他一起躺着。

 

无极山下雨的时候,空气都变得湿润了,连带着心脏也变得潮湿起来。

 

田柾国的眼睛很干净,没有半点波澜,朴智旻一直看着就觉得安心又更不安心:我就要涅槃了。

 

他低低的声音混着雨水敲动着田柾国的耳膜,朴智旻看着田柾国点点头:我知道。

 

朴智旻又说:涅槃之后我就忘记你啦。

 

凤凰觉得他还真的是个渣男。

 

一想还没睡过小白兔,也没有被小白兔睡过,那就更伤心了。

 

他偷偷想牵田柾国的手,还被兔子给发现了。

 

他看见田柾国眯着眼睛对着他笑了笑,正大光明的把他的手拉住,紧紧的扣住。

 

兔子说:这个我也知道。

 

凤凰想说的话还有很多。

 

你会不会等我啊?

 

涅槃之后你还会来找我吗?

 

虽然我不记得你了但是你不要走好不好啊?

 

但是凤凰不想真的当个渣男,于是他又把话揉吧揉吧合到了一起:等我涅槃之后,你就走吧,你、你也把我忘了吧。

 

田柾国摇摇头:我不会走的,也不会忘记你的,只求你不要像以前那样自己找个地方涅槃。

朴智旻顿时瞪大了眼睛:以、以前?

 

妈呀。

 

千算万算没想到田柾国会是他前世渣过的兔。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凤凰初诞。

 

他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存。

 

他是有许多的兄弟姐妹,但骨子躁动不安的基因让他们或为情或为爱频频折损。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朴智旻在大凤凰的教导之下,远离人世。

 

后来世间种种,沧海桑田,一直照顾着他的大凤凰也泥足深陷。

 

他为了让朴智旻彻底远离这些,把他送往了荒无人烟的极北之地。

 

极北之地苦寒难熬,方圆百里无生无灵。

 

朴智旻不怪大凤凰,但他的日子过得的确比现在还要无聊。

 

无聊到眼前飞过一只没成精的飞虫他都想和对方说说话,更不要提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几百年。

 

所以当田柾国出现在极北之地的时候,朴智旻整个凤都不好了。

 

他欢喜雀跃,小心翼翼,可对方却对他爱答不理的。

 

朴智旻头回受挫,回到家里愤愤不平:不就是一个刚成精的兔,有什么了不起!哼!

 

到了第二天又开心快乐不长记性的拍着小翅膀凑过去:哎,田柾国,你为什么会来极北之地啊?你跟我说说嘛,你来之前极北以外的地方都变成什么样子了?有没有全是绿色的地方啊?我每天看着这黄秃秃的山丘早就看腻啦……哎你别跑那么快哇……

 

田柾国是真的后悔为什么要来的时候保持礼貌的问候了一下他的新邻居,跟他做了个自我介绍。

 

他皱着眉头看着朴智旻:你话怎么这么多!真是烦!

 

朴智旻被他吼了一声,声音戛然而止,眼神不安的晃了晃:对、对不起啊……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那失落的小背影,心里抖了抖。

 

可他又拉不下脸去叫对方,只好想着明天送朴智旻点胡萝卜安慰一下对方。

 

朴智旻好好一个凤,被一个兔给欺负了。

 

说出去其他的凤凰怕是要笑到涅槃。

 

但是朴智旻实在是太寂寞,太无聊了。

 

他宁愿被其他凤凰笑,被田柾国吼,还是锲而不舍的要跟对方说话。

 

许是因为朴智旻太黏了,许是因为田柾国也不好意思了,许是因为极北之地就他们两个生灵了。

 

渐渐的田柾国也敞开了心扉,他们晚上一起坐在极北之地的岩石上看漫天星斗。

 

田柾国说:等我走了,你就离开这里吧,这里什么都没有,实在是太无聊了呀。

 

朴智旻点点头:好啊,你要去哪儿,我跟着你。咱们可以找一处长满花草树木,满是山精妖灵的地方,那就再也不会无聊了。

 

田柾国看看朴智旻,天上有流星一颗接着一颗的划过。

 

从天空到地平线,从朴智旻的眼睛到他的心里。

 

田柾国伸手摸了摸凤凰有着火焰般温暖温度的头发:其实我到极北之地是来找一种草药的,没有它我就要死了,你可不能跟着我。

 

朴智旻把他的手拉下来,紧紧的抱在怀里:不会的,田柾国,我不会让你死的。

 

 

 

兔子不是一般的兔子。

 

他有名字,有自己的想法,他和其他的兔子不一样。

 

他格格不入。

 

他不想永生永世的一直捣药。

 

他要自由。

 

可九重天的神仙怎么会允许有他这么一只叛逆的兔?

 

于是他们抽了田柾国的仙骨,震裂了田柾国的仙丹。

 

然后从九重天把他抛到了苦寒的极北之地。

 

他听闻极北之地有一种仙草可以修复仙丹,所以抱着一丝希望一直在寻找。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仙草无所踪迹,而被震裂的仙丹已经撑不住了。

 

田柾国日渐衰弱,凤凰夜夜不眠的守在他身边。

 

朴智旻摸摸他的头发:田柾国,你别怕。

 

田柾国迷迷糊糊的看着朴智旻,换做以往那确实是不怕的。

 

起码他得到了自由。

 

可现在又很怕。

 

怕朴智旻会伤心。

 

怕朴智旻会难过。

 

怕朴智旻会忘记他。

 

更怕朴智旻不会忘记他。

 

哎呀。

 

就说朴智旻这个凤凰,真的话很多,干嘛说这些来烦他呢?

 

朴智旻点燃了自己的凤羽,在极北之地唤来了大凤凰。

 

大凤凰早前经过了五百年一次的涅槃,把照顾过朴智旻,还有自己曾经为情所困的事情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但他们凤凰之间总是有些特别的感应,大凤凰看着朴智旻就很容易心软。

 

他叹口气问:你真的想好了?要是真按你说的,带你来极北之地,应该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朴智旻耸耸肩:我也没办法啊,谁叫天底下只有一个叫做田柾国的兔呢?

 

大凤凰无奈的摇摇头。

 

他将朴智旻送来极北之地为了让他免入世俗,可终究是逃不过。

 

朴智旻反过来安慰大凤凰:反正也到了五百年了,我就要涅槃,这金丹还可以重修的嘛。

 

大凤凰只好按照朴智旻的心意将他的金丹送进了田柾国的体内,将他被震裂的仙丹完全修复。

 

大凤凰驮着即将涅槃的朴智旻远走:你真的不打算告诉他?

 

朴智旻笑笑:那田柾国该多不好意思啊,反正我就要涅槃了,就这样吧。

 

不需要田柾国承此恩情,只叫大凤凰转告田柾国是他找到了草药。

 

就当做是这几十年来陪着他说话的谢礼。

 

而他是受不了极北之地的苦寒与寂寞才离开的。

 

这样从此之后,天高海阔,路远水长,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困住田柾国了。

 

可以自由自在的做一个快乐的兔。

 

而现在田柾国死死的握着他的手,让朴智旻都觉得疼了。

 

田柾国说:求求你,这次不要抛下我。

 

他要朴智旻,不要自由。

 

 

尽管朴智旻再不舍,涅槃的日子还是如期而至。

 

比起很有经验的朴智旻,第一次参与凤凰涅槃的田柾国十分的紧张。

 

朴智旻只好安慰他:就这样,嘭的起火,咻的灭火,啾的一声就有一只小凤凰了。

 

田柾国结结巴巴:然、然后怎么办啊?

 

朴智旻想了想:然后你就把我捧在手心里啊。

 

田柾国点点头:我一定。

 

朴智旻嘱咐他:你可千万记得要告诉我我叫什么,不许给我起奇怪的名字。

 

田柾国这才笑笑:你放心吧,我喜欢叫做朴智旻的凤凰。

 

朴智旻眨眨眼睛看着田柾国。

 

这是怎么回事啦?

 

全身上下因为田柾国这一句话比涅槃的时候烧的还厉害。

 

他晕乎乎的倒在香料堆里,化回了原形。

 

漂亮的凤羽慢慢燃烧起来,扭曲的火焰中间是田柾国紧张又期待的影子。

 

他不合时宜的想到那个问题。

 

涅槃之后没有记忆的我,还是原来的我吗?

 

香料被焚烧时的烟雾渐渐吞噬了田柾国的影子。

 

应该还是的吧。

 

就像前世,就像现在。

 

只要心里装着田柾国,那么我就还是我。

 

一个喜欢兔的凤凰。

 

朴智旻长长的吐出最后一口气,轰然而起的金色火焰顿时占满了田柾国的眼瞳。

 

火焰焚了一天一夜。

 

不仅是田柾国,无极山的精怪们也在默默的等待着。

 

最后真的就像朴智旻说的那样,熄灭的火焰中出现了一只小小的凤凰。

 

田柾国赶忙将他捧在了手心里。

 

田柾国把他举在眼前朝他自我介绍:我是田柾国。 

 

新生的小凤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对着田柾国眨了眨,登时愣住了。

 

嗨呀。

 

这是什么好看的兔?

 

我要喜欢他。

 

小凤凰被自己的想法弄得害羞极了。

 

连忙用细细的翅膀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耳朵却一直听着田柾国说话:你的名字叫做朴智旻,这里是无极山,是我们以后要一起生活的地方。

 

小凤凰一听要一起生活,真是开心极了,在田柾国的手心里啾啾的叫唤。

 

山上一片欢腾,菊花精又开始捶他的胸口。

 

凤兔药丸,凤兔药丸。

 

这无极山以后终归是兔凤党的天下啊!

 

朴智旻才不管其他的。

 

满心满眼都是这个好看的兔。

 

好看的田柾国带他看整整齐齐刚长出苗的胡萝卜田。

 

然后朴智旻听他一本正经的说:请你跟我成亲。

 

 

嚯。

 

真是。

 

凤凰听了想涅槃。

 

实在害羞。

 

但就那个什么……

 

涅槃之前……

 

抓紧时间……

 

还是先赶紧同意叭!

 

不然不好洞房!

 

朴智旻缩在田柾国的手心里迫不及待热烈而疯狂的点了点头。 

 


评论(9)
热度(14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