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旻国】信

※朴智旻X田柾国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01

 

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里做个媒体人恐怕是最痛苦的人,尤其是在我距离截稿日还有两三周的时候,好像全天下所有的新鲜事都被网友们争着抢着的发上了论SNS,这让我很是焦躁。

 

出租屋里的同居者看我天天唉声叹气的去揪我那所剩无几头发,他跟着我一起发愁,然后灵光一闪的指了指窗外,“隔壁那边不是住着位老刑警吗?你可以去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哪怕是陈年旧料也先写了交上去来度过这次'死刑'啊。”

 

我点点头示意我自己已经听到他的话了,但心里却对此不甚在意。

 

隔壁街的老刑警我从记事起就认识了,或者是说我们这片区域没有不认识他的,加上我现在的工作平时跟他打交道的次数非常多。

 

说可惜是有些过分了,可我们这片确实是非常太平的,至今最多也就发生过一些盗窃之类的小案子。

 

不过自从老刑警退休之后,我是很久再与他见面了,如今带上些水果什么去探望一下也是应该。

 

老刑警离我家不远,就在对街的拐角,那一片还是以前的旧屋,夹在在高楼大厦的中间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据说这片地原本也是要征去盖楼的,后来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后就不了了之了。

 

我去的时候老刑警正在院子里晒一些旧物,远远的也能看清大约是些书籍。

 

我踏进大门,脚下踩着的是青石板,耳边是咿咿呀呀的戏曲,从廊下那古旧的唱片机里慢悠悠的飘过来。

 

我有那么一瞬间仿佛身后的钢铁丛林再也不见了踪影,恍然回到了经常来这里玩耍的小时候。

老刑警见了我也不显生分,我们相互打过招呼,然后洗了我带来的水果,泡了茶,又拿了些干果之类的摆上桌。

 

我们就在这院子里的竹椅上坐着,跟这些旧书一起晒着太阳。

 

我甚至忘了我距离下一个截稿日只有三四天的时间,我沉浸在这片刻的悠闲之中,或者说是逃避了外界,躲在这个小小院子里。

 

要不是老刑警中途开口询问我关于工作的事情,我怕是真的回不到现实了。

 

我支支吾吾不想回答,过了正午的太阳依然没有了那么强烈的暖意,午后的凉风吹乱了桌面上的书籍。

 

忽的从一本旧书中飘然落下一张照片,虽然我还未看清上面照的是什么,但这照片的边缘还是古早时那种波浪的形状,代表着它年份悠久。

 

我起身将在青石板上被风吹的翻了几下的照片捡回来,一半是为了转移话题,一半是为了我一向过剩的好奇心,“这是谁啊?”

 

老刑警捞起了脖子上挂着的花镜,接过照片端详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他啊。”

 

虽说没有告诉我答案,但职业的敏感让我马上捕捉到了老刑警那非常遗憾的口吻。

 

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为了我的稿子,尽管我无比着急,却仍是保持着绝对的耐心等待着老刑警的下一句话。

 

可答案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老刑警又叹了口气,“一个凶手。”

 

“ 这个……孩子是? ”我不由得稍稍提高了音量,“ 凶手?! ”

 

 

02

 

是的,孩子。

 

而且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孩子。

 

我的说法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照片虽然年份久远,还是黑白的颜色,但照片中的少年却像是神的一笔水墨之画。

 

桃李春风,山光水色。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站在不知何处的松树下面,看向镜头时的目光略带着一丝的羞怯。

至少在我的认知中,这样的孩子不应该和杀人这样词语联系在一起。

 

“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老刑警把照片递给我,伸手小幅度的挥了一下示意我坐下,“照片上的人,叫做田柾国,给他拍照的是朴智旻。”

 

老刑警示意我将照片翻过来,果然我在照片背面的右下角看到了落款。

 

“朴智旻初雪之日……摄于南街古道, 赠田柾国。” 我勉强认出了这几句话,可惜中间的具体的时间日期因为时光久远笔迹全都化开模糊了,“这个朴智旻不会就是被田柾国杀害的人吧?”我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果然引得老刑警十分无奈的摇摇头,“你可真是比做警察的想象力还丰富。”

 

他给自己倒了杯茶,端起来要喝却又放下,之后又再次端了起来,就好像到了嘴边的故事却不知道要从哪一段开始讲起。

 

“五十几年前,我刚从参加工作,这是我办的第一桩案子。与其说是警察侦破了案子,倒不如说是田柾国就在家里等着我们去呢,又或者说他是准备自首的。” 

 

老刑警的神色有些恍惚,我知道他是陷入了旧时的回忆之中,于是我也给自己到了杯茶,开始静静的听他讲述这件旧案。

 

老刑警去到田柾国家里的时候,杀人的刀具就被田柾国正大光明的丢在一边,上面的血迹都没抹去。

 

田柾国坐在椅子上,抱着膝盖,脑袋歪在手臂上痴痴的看着桌子上的相框。

 

相框里的照片就是我眼前的这张。

 

老刑警那时候第一次参与抓捕行动,血气方刚的冲在了第一个,不管不顾的就拿手铐去铐田柾国的手。

 

他的同事都因为他的冒失而紧张起来,好在田柾国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

 

他任由老刑警将他从椅子上拎起来,双手交叠的压在背后。

 

老刑警还想说点什么那时候从电视剧里学来的帅气台词,譬如你有权利可以保持沉默或者是你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作为呈堂证供。

 

但他的你字都还没有说出口,就听田柾国气若游丝的呢喃了一句,“智旻,我去去就回。”

 

如果不是老刑警站的近,怕是也听不到的,当即老刑警便气的更用力了一些,“你个杀人凶手,进去了还想回来?!”

 

田柾国也不喊痛,仿佛没了一切的感知,只是缓缓的闭了一下眼睛,然后就这样毫无反抗与反应的被老刑警他们一路带回了警局。

 

原本以为审讯工作会十分的困难,再加上凶手又是未成年人,在当时真是收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关注与压力。

 

可田柾国却比他们想象中的要配合一万倍,平静一万倍。

 

神情冷漠,语气平淡。

 

“人都是我杀的,四男一女。”田柾国抬起拷在一起的双手,十分从容的从自己的喉咙上抹过,“就这样。”

 

03

 

“你没有见过这样的孩子,杀人仿佛如同碾死蚂蚁。”老刑警叹了口气,“他太冷静了,也根本没有想过要掩饰。”

 

“这杀人总要有个理由吧……”我提到了自己最在意的一个问题,老刑警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田柾国的镇静显然激怒了审讯人员,凶手居然完全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这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老刑警摔了签字笔,一把揪过田柾国的领口,“动机?你的动机是什么?有什么天大的恨意值得你连杀五人?!嗯?”

 

他过激的动作被同事劝阻,田柾国漠然的看了老刑警一眼,气息平稳的回答,“因为我看他们不爽。”

 

那时的刑讯还不像现在,在正式的录入口供之前根本不会打开摄像机,老刑警又年轻气盛,终于忍不住一拳打上了田柾国的面颊。

 

“那可是五条人命啊!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狠毒!”田柾国被打的唇角开裂,但他依旧没有喊疼。

 

他偏着头,对老刑警的质问毫无波动,而后又慢慢转过脸,黑白分明的眼珠里什么情绪都没有。

 

“我真的以为他是个天生的恶魔,”老刑警呷了一口茶水,“年轻时在我心中澎湃的正义感叫我一定要严惩这个凶手,替死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

 

所以当时的老刑警告诉田柾国,他一定会找到对方杀人的动机。

 

而田柾国终于第一次正眼打量了一番老刑警,他无声的浮出一个讽刺的笑容,轻声开口,“去查吧,你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的。”

 

老刑警怒极反笑,一把松开了田柾国,“小子,你等着,我怎么叫你心服口服的认罪伏法。”

 

田柾国暂时被收押,审讯室里只剩下了老刑警和他的同事。

 

他的同事合上文件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说你这是较的什么劲,还认罪伏法呢,他不是都认了吗?”

 

“我看他是把警察都当傻子。”老刑警摆摆手,“他越是这样,我越想知道是为什么。”

 

“得,我劝你最好别浪费时间,这次上头有文件通知要着重严惩未成年人犯罪,”那同事拍了拍老刑警的肩膀,“别跟‘死人’一般见识了啊。下次审讯,麻溜让他把字儿签了,咱们也好结案。”

 

同事走了之后,老刑警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除了一时会热血上头之外,别的能力当然不让,在学校里怎么说也是成绩优异。

 

所以他可以自信的认为查田柾国的犯罪动机,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呢。

 

要查的第一步,当然是从田柾国与死者间的关系入手。

 

老刑警的桌面上只有零散的几张纸,实在是因为田柾国的社会关系有些太过简单了。

 

父母离异,与父亲同住,母亲带着哥哥早就离开了本市。

 

按时上下学,成绩不好不坏,性格有些孤僻认生,不喜欢交流。

 

饶是相貌映秀俊挺,却仍是门可罗雀。

 

死者是他隔壁班的同学,平时更是没什么来往。

 

难道还真是无差别杀人?

 

等等……

 

老刑警忽然想起那天逮捕田柾国的时候,对方的那句话,“智旻,我去去就回。”

 

这个‘智旻’……是谁?

 

04

 

老刑警心思一动,立刻在学校给的学生名录上翻找起来,可是翻来覆去的找了几遍都没找到这个学生的名字,哪怕是连个同音的都没看到。

 

“又或者根本不是本校的学生?”老刑警根本等不了再去调几份其他学校的学生名录,干脆直接出警到教育总部去了。

 

那边有全部的学生登记信息,负责人在资料中筛选了许多次,确认没有漏掉任何一个叫做智旻或是与智旻同音的学生。

 

老刑警带着教育总部给的纸张连跑了三天,挨家挨户的查过去,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听到这里我也不禁跟着着起急来,“怎么会没有呢?难道这个智旻不是学生?是老师?”

 

老刑警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赞许的点了点头,“我当时要是有你一半的聪明,说不定……一切都能来得及了。”

 

我还不知老刑警在遗憾些什么,但又不想打断他的思路,只好继续耐着性子听下去。

 

正如我所想的那样,田柾国口中的智旻全名叫做朴智旻。确实是一位老师,但又不是一位真正的老师。

 

他是因为成绩优异而被派来讲授学习方式与方法的学长,结果因为太过优秀被学校留住要他代替生病的那位老师多教了一个半月的课程。

 

授道解惑,称呼他一声老师倒也真的没有错。

 

老刑警对他迟来的发现欣喜若狂,要知道朴智旻可是田柾国唯一提到了名字的人。

 

老刑警迫不及待的想找到这位朴智旻,然后从他那边下手还原一部分事情的真相。

 

可事情再一次不同他想的曲折起来,这位朴智旻早在几天前结束了授课,已经回老家去了。

 

事已至此,就此停手显然是不可能的了,老刑警拿到了校方给的地址,想着干脆请假去朴智旻的老家一趟。

 

原本以为会容易通过审批,可同事却说在老刑警去查案的那几天,田柾国已经签了字。

 

因为还是未成年的关系,不会公开审理,直接下了处决,马上就要进行地方转移了。

 

同事叹了口气,“事情到底是怎么样,重要吗?确定是他杀的人,这个没错,不就行了?”

 

老刑警摇摇头,咬牙倔强着,“让我见他一面,我就问他几个问题,我保证问完之后就再也不查了。”

 

同事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当时这个刚参与工作的热血青年,只好点头同意了。

 

田柾国被关了几天,除了气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之外,还是那么的平静。

 

就像是一池清泉,表面没有任何的波动。

 

老刑警坐在他对面,其实他什么都还没有掌握,只想着铤而走险的诈一诈田柾国,“朴智旻,他就是你的动机,对吗?”

 

却原来田柾国是有波澜的,朴智旻就是吹乱这池水的风。

 

05

 

“你找到他了?!”田柾国第一次表现出迫切的神情,甚至忍不住的探起上身,却被他身后的看守员给强硬的按了下去。

 

老刑警不动声色的在心底重复着田柾国这句话里的重要单词,找?

 

很明显田柾国跟朴智旻是认识的,那么朴智旻回老家的事情田柾国一定是会知道的。

 

可是他却用了这样的一个字眼,也就说朴智旻……失踪了?

 

田柾国眼神里小心翼翼的期待让老刑警有些于心不忍,他甚至忘记了之前田柾国对杀人一事轻描淡写的态度。

 

因为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孩子,当他抿唇带着怯意看过来的时候,任谁都要软下心肠。

 

“没有。”老刑警诚实的摇了摇头,“我只打听到他回家乡去了,说实话吧……我连你们之间的关系都还没搞清楚,只知道他是你们班的代课老师。”

 

老刑警的意外坦诚弱化了田柾国的防御,又或者是因为没有找到朴智旻的消息让他心神恍惚,一时之间还没有筑好自己的堡垒。

 

“不会有人能找到他了。”田柾国缓缓的闭了一下眼睛,将那刚才波涛汹涌的情感全部平复了,呢喃着,“而我……马上就会回到他身边的,所以,没关系了。”

 

尽管他的语气如此平淡,但一路细细想来,田柾国已经签了字,他的归处是哪里还用再说吗?

 

如果回到那里就等于是回到朴智旻身边的话,那不就意味着朴智旻已经……

 

电光火石之间,老刑警已经将所有的疑点串联,现在只剩下了确认,“你是怎么知道是那几个人害了朴智旻的……?”

 

田柾国别开脸,老刑警还以为他不会再回答,却不曾想田柾国低声开了口,他气息有些不稳,颤抖的嗓音让人一下就感受到了他的难过与伤心,“我听到了,他们在学校的角落里商量着如果事情被发现,应该怎么逃避。”

 

他是有感情的,只不过这感情全部都是因朴智旻而起。

 

“我也以为智旻是回家了……如果真的可以回去就好了……”田柾国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心,“我问过他们把他藏在哪里了,可是他们不肯说。”田柾国的手渐渐握成了拳头,“后来那个女人害怕了,告诉我说在他身上绑了石头,一起沉了。”

 

他的愤怒化为了绝望的低吼,“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他?!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田柾国的手嘭的一声砸在了桌面上,金属的手铐迅速的让他的手腕充血变红。

 

可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受到痛了。

 

老刑警沉默的看了田柾国一会儿,他知道田柾国为朴智旻报仇并不是关键,而为什么要为朴智旻报仇才是关键。

 

但他不想再问了。

 

有这样滔天怒意毁灭一切的恨,当然是因为倾覆一切不可自控的爱。

 

06

 

但我不明白其中缘由,对老刑警的停顿感到一丝困惑,“所以他……”

 

老刑警摇摇头不再说话,太阳已经快要全部落下去了,小院被远处的烧云映的一片红,可却没有任何的暖意。

 

一阵凉风过后,我忍不住搓了搓手臂,老刑警指了指桌面上的一本旧书,“拿去吧,你想知道的都在里面了。”

 

老刑警指的正是刚才夹着照片的那本,这时我才看清这原来是一本很厚的记事本。

 

我依言拿起随手翻了翻扉页,上面正写着朴智旻的名字,再往后便是日期,天气,这显然是本日记。

 

除了刚才被风吹翻出来的照片之外,日记本里还夹着一封私人的信件。

 

我连忙将记事本合起,“这恐怕不太好吧?”

 

老刑警摇头,“已经无处可还了,你看过了知道了才能记得住,以后如果真的还有机会,就帮我转给朴智旻的家人。”

 

最后一杯茶已经凉了,趁着夜色未至,我跟老刑警道了别。

 

我的同居人不在,家里一片漆黑,我对此已经顾不得在意,连忙进了自己的房间,伏在桌上扭开了台灯。

 

亮白色的光线下是我拿回来的棕色日记本和那张旧照,在光线的映照下田柾国的面孔偶尔会变得有些模糊。

 

这让我有那么一瞬会觉得他非常的遥远,想来也是,这已经是五十年前的旧事了。

 

据说之后老刑警也格外留意但却一直都没有找到朴智旻,而这日记本却是一次行动中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于深山中发现的。

 

当时还有朴智旻的背包和一些零碎的其他物件,但因为无法保存而放弃了。

 

人生一世,也只留下了这点可以证明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我在日记本前双手合十拜过,这才轻轻的翻开了本子。

 

因为年份过久,又在深山里受过潮,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了,我只能勉强辨认。

 

朴智旻似乎是个对生活很有耐心的人,他的日记事无巨细,遇到什么发生什么都要写上一写。

 

但又因为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所以饶是每篇日记都十分冗长,我却看的十分投入。

 

他眼中的世界太温柔了,清风,飘雪,落花,流水。

 

从这里面我知道了他喜欢跳舞,喜欢唱歌,喜欢小动物,喜欢观察星星运行的轨迹……

 

喜欢,田柾国。

 

07

 

12月8日,晴,今天真的是入冬以来少见的好天气,让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就要开始我的代课之旅了,马上就可以见到我的小崽子了。

 

哈哈哈,田柾国如果看到我这么写的话,会是个什么反应呢?

 

说起来已经快要两三年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他的半个老师,怎么样都会叫他记忆深刻的。

 

这么想着,我不禁对今天的第一次露面紧张起来。

 

准备好了黑白的条纹毛衫,黑色的风衣外套,黑色的长裤,还有黑色的小皮鞋。

 

这不只是我的穿衣取向,当然也是瞄准了田柾国的。

 

嗯,从这点来看,我们还是很合拍的对吧?

 

啊,真是,希望到时候我的小崽子能够夸我一句很帅啊!

 

以上,全部都是今天我在出门之前的妄想。

 

好不容易在放学后找到了人,结果一见我的脸田柾国这个家伙就逃跑了!

 

真是的,我看不是小崽子是兔崽子才对!

 

为什么见到我之后要跑的那么快啊!

 

我真是要骂人了!

 

显然是记得我的啊,但是为什么要逃跑啊?

 

或许是因为……很讨厌我吗?

 

写到讨厌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情都跟着低落了。

 

以前家住在我隔壁的小崽子不是总是跟在我身后打转吗?

 

用圆圆的眼睛看着我一直叫我哥哥来着,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有次没有忍住,终于偷偷的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或许是当时这个家伙根本没有睡着吗?

 

不管那时候田柾国有没有睡着,现在的我是肯定睡不着了,被田柾国讨厌这件事情真的是……闹心!

 

田柾国!

 

兔崽子!

 

别想从我手心里逃跑!

 

08

 

12月10日,晴,哈哈哈哈是十分爆笑的一天呢!

 

哎呀,我的心情真的是太好了!

 

经历了前天和昨天的失败之后,终于在今天放学后成功的堵到了田柾国这个臭小子。

 

我抓住他的时候,他挣扎个不停,于是我只好把他塞进我的怀抱里来。

 

却没想到,我的小崽子就这么在我怀抱里哭了。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把我的心也一起泡进他的眼泪里了吗?

 

又苦又涩的感觉我可不是很喜欢啊,拜托了,小崽子,田柾国,你不要哭啊。

 

要不,我也要跟着一起哭了。

 

虽然当时我也很难过,但当时我还想着另外一件事,还好现在田柾国还是比我矮一点。

 

哈哈哈!嗯!我要坚持喝我的牛奶!一定不能让田柾国超过我才行啊!

 

其实在分开的两三年里,我的小崽子也一直在想着我呢,这点,是让我最开心的事情。

 

可是父母搬家,实在不是我能阻挡的,再等我长大一些,就可以离开家里了。

 

到时候,可以把我的田柾国也从他的家里接出来。

 

我们可以住在一起,每天一起上下学,毕业之后我也会努力工作,好好照顾我的小崽子田柾国的。

 

天啊!

 

我都写了些什么!

 

真是,太羞耻了!

 

不过这是我最真切的愿望了,拜托,一定要实现啊。

 

说起今天为什么爆笑的话,是因为我们柾国也学会吃醋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我吃醋这种事情!

 

还请放心吧!

 

不管那个女生困扰我到什么地步,我都会一心一意喜欢田柾国的!

 

09

 

12月23日,雪。

 

啊,最近跟我的小崽子一起实在是太愉快了。

 

我觉得我没写日记的理由也十分的明确了,跟田柾国在一起的时候我根本想不起其他的事情啊!

 

为什么今天又想起写日记了呢?

 

因为今天实在是太值得纪念啦!

 

我跟我的小崽子田柾国一起见到了今年的初雪!

 

为了作为以后回忆的证明,我还给田柾国拍了照片,这样以后他就绝对赖不掉的。

 

没错,不管是真是假,反正一起见过初雪的人是会永远在一起的。

 

可惜有一点遗憾的是,我暂时要跟田柾国分开一段时间了。

 

我要回老家整理一些东西,最重要的是申请父母的同意,这样我就可以从家里搬出来了!

 

啊,想想以后跟小崽子的幸福时光,整个人都开心的要飞起来啦。

 

虽然我自信满满,但是我还没有正式询问过小崽子的意见。

 

所以我决定了,锵锵锵!

 

我给小崽子写了一封信,今天准备去投递了,等我回到家的时候田柾国刚好可以收到。

 

算算日子,等我要离开家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可以收到回信。

 

如果田柾国拒绝我的话,那我可就不要回来啦!

 

嗯!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啦,就算被小崽子拒绝,我也会继续缠着他的。

 

因为,我,最喜欢田柾国啦!

 

就是有一点,希望收到我信的小崽子不要太感动啊。

 

我不是说了吗?

 

如果他哭的话,我也会哭的。

 

希望我的小崽子,我的田柾国,会给我一份满意的回信哦!

 

这可是我回家之后,能够继续活下去的全部动力啦!

 

好了,现在我要出发去寄信啦。

 

10

 

不要去,拜托……不要去。 

 

捧着朴智旻日记本的我,手指停在这一页无论如何也不敢再继续翻下去了。

 

我知道,后面已经不会再有新的日记出现了。

 

我已经串联起了事情全部,我抖着手抽出了那封夹在日记本中的信件。

 

它上面贴着邮票,有着朴智旻熟悉的字迹。

 

它密封完好,是一封没有寄出的信,没有被田柾国收到的信。

 

而我,一个局外人,在五十年后成为了第一个拆开它的人。

 

致,

 

我的小崽子,田柾国,果儿,果果。

展信快乐。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老家,睡在了温暖的被窝里了吧?

但你放心,因为一直忐忑着你的回复,我想我根本就睡不着。

给你写信的时候,我的手指抖的不成样子,喂,绝对不许笑我知道吗?

如果你笑的很可爱的话,那就算了吧。

谁让你真的很可爱,而我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柾国,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们还小,你趴在栏杆上看我帮着父母一起搬家。

你穿着黑白条纹的上衣,牛仔的背带裤,从阳台消失又很快蹦蹦跳跳的来到我眼前。

问我,哥哥,你需要帮忙吗?

那时我就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呢?

我觉得给你什么都犹嫌不足,直到我给了你一个吻。

但满足的不是你,而是无法忍耐的我。

所以……我一直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的。

后来被迫与你分离,好不容易得到了代理授课的资格,回到你在的地方。

那天,我一进教室,看到你,就想从清冷的白雪中闻到了花香。

整个世界都有了颜色与温度。

我想问你,愿不愿意将来也同我一起生活……?

你也不必急着回答。

柾国,你可以慢慢思考,慢慢长大,慢慢的。

我可以等你的,非常耐心的一直陪着你。

 

Ps.但是回信还是要回的哦。

因为,从现在这一刻,我就很想你了。

我的小崽子。

 

等待回信中的朴智旻于23日夜。

 

读完的信被我小心的折好,放回了信封之中。

 

我知道这次截稿日我是过不去了,我关掉了台灯,独自在黑夜之中千头万绪,可却无法下笔。

 

我想,或许信早就已经传递到了吧?

 

因为田柾国用他的一生回应了这个吻。

评论(3)
热度(49)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