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特别的情人节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01


朴智旻是在初雪的时候去参加面试的。


虽然天气寒冷,但早起的时候也完全没有赖床,睡眼朦胧的抓着爆炸似的头发一股脑爬起来之后认认真真的准备好了要出门。


尽管生活并不拮据,可即将毕业了总是需要一份工作的。


他站在穿衣镜前不算熟悉的系好了那条黑色的领带,在白色衬衫和灰色毛衫背心的外面又穿上黑色修身的紧身西装,脚上是一双牛皮制的咖啡色鞋子。

朴智旻自认与其他面试的人没什么不同,这身打扮也绝不奇怪,原本爆米花一样的发丝也被整理的服服帖帖。


刚才的自我介绍虽说不算出彩,但也是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大问题。


可在被主面试官不笑不问不说话的盯了十几分钟之后,他还是开始有些不自在了。


但朴智旻还是耐着性子坐着,唇边的微笑依旧平静温和,可目光就不那么安分了。


悄悄的从主面试官的头发打量到对方的鞋尖,从桌子的左方扫到右方。


面试官的桌前放着三角形的黑色名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金硕珍。”


朴智旻心想,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


结果却没想到更怪的事情还在后面,朴智旻的目光晃回金硕珍身上的时候忽然瞥见他的西装外套动了几下。


然后朴智旻便看着一颗小脑袋从金硕珍的胸前挤了出来。


小兔、兔子?!


小兔子左右挣扎扭动了几下,努力歪着脑袋把自己的耳朵从金硕珍的西装中挣脱出来。


两只前爪乖乖的搭在第一颗扣子的上方,做了个俯趴的姿势。


虽然这只小兔子看上去乖巧极了,可爱极了,但是奇怪,绝对太奇怪了。


一家跨国企业的高级面试官居然会身携小兔子上班?!


还有比金硕珍更奇葩的吗?


可惜了这张世界级帅哥的脸,当真有些残念。


朴智旻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惊讶和遗憾,心中已然盘算好了想要赶紧从这个诡异的地方离开。


就在他打算主动开口请辞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金硕珍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朴先生,请问,你喜欢兔子吗?”


哈?


朴智旻万万没想到他遇到的第一道面试题目不是什么你的职业规划也不是你的优缺点,而是,对方问他喜不喜欢兔子。


朴智旻眨眨眼,这个问题太过匪夷所思,他根本没做什么准备,嘴唇开开合合几次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想着想着视线便不由自主的落在金硕珍胸口的小兔子上。


“小兔子啊……”


那小兔子的鼻子一抽一抽的,十分可爱,似乎感应到朴智旻视线似的抬了抬爪子遮住了自己的脸,像是害羞了一样。


猫狗鱼鸟这些都比较常见,所以很容易判断自己的喜好。


而兔子如果不特别去注意或者寻找的话,有些人是不会在意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但朴智旻是知道的,于是他答的很干脆,“不喜欢。”


金硕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两根手指顺着小兔子洁白的皮毛摸了几把,又摆弄了几下那下垂的大耳朵。


像是在安慰,可他怀里的小兔子却因为有些伤心而十分恼怒,猛地要伸爪去拍金硕珍的手。


朴智旻不明所以,还看的津津有味,正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笑意。


他忽听金硕珍又说,“那么朴先生,从今天起,请你开始喜欢兔子吧。”

what?!


02


所以,他就这么面试通过了?


朴智旻晕乎乎的当场拿到了人事部给的通过录取书,直到给父母打完电话之后还有些云里梦里。


这家公司在他们这是很有名的,传说中面试合格率只有5%。


难道这就是不合格率如此之高的原因?


因为其他的面试人员,都特别喜欢兔子?


可如果金硕珍讨厌兔子的话,为什么又要带着兔子上班,还要求他也喜欢兔子?


无论怎么想都太奇怪了。


或许是我在做梦?


今天我根本就没有去面试?


朴智旻连忙又伸手拍开了夜灯,借着微弱的灯光去看人事部给他的证明。


两个鲜红的录取两字还是不能让他安心,于是就这么似梦非梦的迷糊到了早上。


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挂上黑眼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让朴智旻丧气了。


原本他是要去找人事部经理报道的,可是对方却制止了他的客套,二话不说的把他塞进了车里。


“朴先生以后上班的地点不是我们的总部大楼。”经理单手打着方向盘,猛地踩了一脚油门。


哇,他果然是被骗了!


朴智旻双手握着安全带,身体贴着车门,“那、那,你要带我去哪儿?!”


“无极山。”经理用余光扫了一眼朴智旻,或许是想安慰安慰他,“大概算是我们的分部?”


那就不要用反问句啊!


“嗯,带你去无极山分部。”经理趁着红灯的时候给了朴智旻一个肯定的眼神。


用现取的名字套路人,是不是太看不起人家的智商了?!


朴智旻完全没有感到安心,脑子里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搅成了一锅粥,理了半天只哀切切的蹦出一句,“无极山是哪儿啊?!”


经理比朴智旻还惊讶,“出过凤凰和双侠的地方你都不知道?”


他把油门一踩到底,语重心长,“年轻人,要多看点书,譬如《飞花双侠》,《凤凰听了想涅槃》,了解一下?”


看什么看,了解什么了解啦!


朴智旻握着安全带欲哭无泪,车速这么猛,他怕他人还没到无极山,命先去掉一半。


好在经理没想真的要朴智旻的命,在他抵达临界点的那一刻,一脚刹车停在了无极山下。


朴智旻七手八脚的打开车门连滚带爬的从车内摔了出来,甩甩脑袋定了定神,抬眼便见远山如黛近水含烟。


瞧惯了城市中栉比鳞次的钢铁丛林,猛地一看群山重峦叠嶂,林海茫茫,朴智旻顿时愣住了。


“你就顺着这条小路往上走,很快就可以到无极山分部了。”经理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巨大的运动包塞到了朴智旻的手里,“放心吧,什么都为你准备好了。”


朴智旻双手抱着运动包,被人事部经理毫不客气的从后背一推,整个人一个趔趄便一脚踩进了掩盖在灌木丛中的小路上。


他下意识的回头想要询问,可一转身,眼前哪里还有人事部经理的影子,甚至连那条来时的路都看不到了。


这绝对太奇怪了,不,已经不是奇怪了,这是诡异。


怎么可能只走了一步,就好似已经走到了森林的深处?


明明已到了飞雪的时节,可这森林之中却一丝飘雪的痕迹都找不到。


春意盎然的诡异极了。


朴智旻僵在原处,莫名觉得他围绕在他身后的树木正在悄悄的朝他靠近。


他慌张的退了几步,这真的不是他的错觉,遮天的枝桠仿佛伸展的手臂一样直直的朝着他探了过来。


朴智旻强行调动自己的双腿,抱着巨大的行李包慌张之下只能按照脚下小路的轨迹一路往森林真正的深处里闯去。


03


朴智旻跑的气喘吁吁,脑海中惊得一片空白,等他实在累到极致速度渐渐慢下来的时候,大脑开始慢腾腾的运作起来。


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怎么求生,而是忽然觉得他简直是男版白雪公主。


“总不会还遇到个小木屋什么的吧……”朴智旻的话音刚落,郁郁葱葱的树木之后便显出了白色的房子顶。


二层的复古小洋楼被装扮的精致漂亮,但在这茂盛的森林之中除却突兀与诡异再也找不出别的形容了。


朴智旻抱着行李包在外徘徊,这难道是那个经理说的什么无极山分部……?


还是说里面会有七个小矮人?


又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他做的一场滑稽的梦?


朴智旻双手抱着行李包腾不出手来掐掐自己的脸确认,正七想八猜的时候,白色的大门从内被推开了。


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的主面试官金硕珍。


“哦,朴先生来的很准时啊。”金硕珍的肩膀上还趴着昨天那只纯白色的小兔子。


在这张的紧张的环境中忽然见到熟人的安心感不是单纯用言语能够描述的,或许金硕珍是个骗子,但此刻朴智旻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体力透支过后的酸软,让他顿时有些站立不稳,行李包也因为脱力掉在了地上,眼见他就要摔倒的时候。


忽然朴智旻的眼前出现了一团浓郁的白色雾气,自金硕珍的肩膀上一跃而来,在他的面前化成了一位少年的模样。


少年半扶半搂的稳住了朴智旻的身体,可不扶还好一扶朴智旻更是受到了惊吓。


这少年面容俊秀,黑色的眼睛宛如被泉水浸泡过的玉石子一般晶莹剔透,可偏偏除却人类的双耳之外从他黝黑的发丝中又暴露出了一对垂到脸侧的兔耳。


“你……你……”朴智旻想跟他拉开距离,可少年的手臂隐隐有血管凸起,肌肉线条流畅,十分有力,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挣脱。


少年眨眨眼睛,分明透出一股无辜的味道,他摇摇头让耳朵跟着甩了甩,“我还没有掌握好嘛……”


会通人语也根本没有降低任何的危险性,反而让朴智旻觉得更害怕了。


少年看出朴智旻满脸惧意,有些失落的抿抿唇,柔声安慰他,“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不知为什么,这模样竟让朴智旻真的有些不忍,他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


这少年还真的很听朴智旻的话,依言松开了手,只是怕他再摔倒,手还虚虚的的环在他腰身处。


“田柾国!我说了多少次,不要随便变身!”金硕珍撸起袖子走过来毫不客气的隔着朴智旻伸手在少年的头上敲了一下。


声音之响,听得朴智旻都缩了缩脖子。


田柾国被打了一下也不喊痛,只是眼睛里瞬时涌起了些翻涌的水滴,欲坠不坠的挂在眼睫上。


朴智旻一瞧完全没有了害怕的意思,甚至在他俩之间挺直了身体,他把金硕珍往外隔了隔,“金先生,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你不要打他啊。”


“唉,你不懂,他是不能随便在人类面前变身的。”金硕珍看朴智旻护着田柾国倒还觉得很欣慰,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妥协。


朴智旻连忙摆摆手,“您、您放心,我是不会说出的。”


金硕珍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伸手指了指田柾国,“这孩子一变身就是个裸体的啊,他会被当成变态让警察抓走的。”


哈……?


朴智旻登时满脸羞红的僵在了原处,连头都不敢再回一下。


这第一次与田柾国见面的场景,有够坦诚。


看来这份工作,真滴hin劲爆。


04


原本一开始有朴智旻帮他撑腰的时候,田柾国还理直气壮的,可听金硕珍说完之后视线在他俩身上滚了一圈,又看了看自己。


朴智旻只听身后嘭的一声,浓浓的白烟瞬间飘了起来,他低头只看见烟雾中离弦之箭似的窜出一只小兔子几下就窜回洋楼里去了。


金硕珍笑了一声,“嚯,还知道害羞了。”


他伸手做了个接引的姿势,示意朴智旻里面谈话。


其实这个兔子变成人的设定一旦接受了,也没什么奇怪的……对吧?


朴智旻从地上捞起那个行李包,便跟在金硕珍身后进了门。


房子很大,但布置的很温馨,左边的沙发上排着一堆奇奇怪怪的玩偶,不知什么时候田柾国又变回了人身正反扒在沙发上探出个脑袋往这边瞧。


他看见金硕珍身后的朴智旻,又赶忙把脑袋缩回去了,过了一会儿听不到什么声音了才又探头出来。


却没成想朴智旻是轻声走的近了,此刻正低着头看他呢。


“衣服,很好看。”朴智旻的夸奖让田柾国磨磨唧唧的从沙发那边蹭过来,站在离朴智旻不远的地方。


想靠近,又不敢靠近。


垂着的兔耳都给羞成了粉红色。


金硕珍自然是听见了朴智旻的话,终于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不就普通的白色T恤加破洞裤,有什么好看的?”


“真的很好看。”朴智旻赶在田柾国露出怀疑的神情之前连忙肯定的点点头,“也不是说衣服好看,而是你穿很好看。”


倒不是说朴智旻夸奖兔的功力已经点满了,而是不管都哪个角度来说,在人类中间,田柾国可以说是一个过分好看的男孩子。


田柾国甩了两下耳朵,忽然把拉着两边的衣角向上一扯,“那就是说我不穿这个也会很好看吗?”


朴智旻吞了一下口水,这、这话可叫人怎么接?


难道他要夸一下田柾国那条理分明的腹肌?!


果不其然田柾国又被金硕珍从后面给捶了,“如果你想做个真正的人类就必须给我穿衣服!”


“可是我很热,而且我有毛,衣服很多余。”田柾国先躲在了朴智旻的身后,才敢跟金硕珍顶嘴。


金硕珍有点抓狂,“真正的人类是不会长着兔毛在外面走动的!”


“嗨呀,当个人类可真麻烦,如果不是为了下山去找那个‘人’,我才不要当个人类。”田柾国的回答让一边的朴智旻留了神。


找人?找什么人?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又听田柾国问他,“那你作为人类是不是特别辛苦?”


辛苦?


当然是很辛苦的。


人生……


就是很辛苦的。


朴智旻摸了摸那条黑色的领带,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田柾国还想问他为什么不回答,却因看见金硕珍对他比了个手势而停了下来。


“好了,不要闲聊了。朴先生,大致情况正如你所见,我请你来,工作的内容就是教导柾国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人类。”金硕珍坐在沙发上,又恢复了那样优雅得体的样子,他对朴智旻微笑点头,表示他自己没有在开玩笑。


“成为一个……合格的人类?”朴智旻诧异的重复。


可是……


连我自己做人都没有合格。


朴智旻摇摇头,“我恐怕不能胜任。”


05


金硕珍听了朴智旻的回复陷入了沉默,田柾国急的在一边甩耳朵,想去留朴智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如果朴先生不愿意,那么你也可以不把这当成是一项工作。”金硕珍示意田柾国安静,继续对朴智旻说,“留在这里,陪柾国玩几个月,顺便告诉他一些人类世界里的常识,怎么样?”


朴智旻看看金硕珍,又看看田柾国,最后望着满脸着急的田柾国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了。”


其实留下来的日子并不难熬,虽然金硕珍不常常回来,通常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人影。


但每天跟田柾国朝夕相处,不仅没起腻,反倒还有些乐不思蜀的味道在里面。


他按照金硕珍说的教田柾国一切关于人类世界里的常识,从衣食住行到人际交往。


“人要经常夸奖他人,人们越被称赞就越会变得更善良,更温柔,更漂亮。”


田柾国歪头想了想,看向朴智旻,“你很帅,真的很帅,为什么今天这么帅呢?”


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化作人形之后配合着那张帅气的面孔,实在叫人心跳加速。


所以朴智旻被田柾国照模学样的夸了之后都忘记夸田柾国做的好,自己红着脸开始害羞起来。


他伸手推了一把田柾国,小声嘟囔着,“怎么这样呢,真是的,为什么这么负担呢,别说了。”


田柾国不知道朴智旻这是害羞,还以为他还没达到标准,反而再接再力的往朴智旻眼前凑了凑,“眉形也很好看,智旻……”


他不由自主的对着朴智旻露出一个笑容,“在发光呢。”


“够了啊,田柾国。”朴智旻以为田柾国是在故意逗他,所以有些气急败坏的伸手去拍田柾国的后背。


田柾国被打的不明所以,有点委屈的看向朴智旻,“干嘛啊,不是说要夸奖别人的吗?”


“你这种暴风称赞虽然让人很开心,但也会让很害羞的好不好!”朴智旻又拍了田柾国一巴掌,不过这次拍完还顺带安抚的摸了两下。


田柾国皱皱眉,“唉,你们人类真的很奇怪啊,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没有说谎,智旻确实很帅的嘛。”


朴智旻看田柾国还夸上瘾了,决定叫对方也感受一下这种不自在,伸手敲了敲他的手臂,“柾国,你也很帅。”


田柾国眨眨眼,顿了一下,“那当然,我知道是很帅的。”


“……”


这个回答,很不一般。


田柾国十分肯定点点头,“因为以前有人夸过我很帅的,而且我知道的,他不会说谎。”


朴智旻一直以为自己是田柾国接触过的第一个人类,现在这么一听心里就开始有些犯嘀咕,一定是田柾国要找的那个人类夸过他吧?


不想还好,一想莫名的心里还是泛起了奇怪的酸泡。


正思索着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朴智旻吓了一跳一转头把拍他的金硕珍也吓了一跳。


金硕珍拍拍胸口,“你们俩神神秘秘的干嘛呢?”


田柾国据实相告,“互夸。”


“……”


田柾国,你真的很诚实。


朴智旻想解释一下来龙去脉,怕金硕珍以为他没好好工作倒还把田柾国也给带坏了,哪知又听金硕珍说,“那你也夸我一下。”


田柾国配合的伸出拇指,“硕珍哥,你真帅。”


金硕珍赞许的看看朴智旻,意思就是他教的特别棒,然后盒盒大笑了一会儿,“哎呀,我也觉得我很帅,我这张脸怎么说也是世界级的,worldwide handsome,知道吗?”


朴智旻听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


他怎么把这茬忘了,八成夸田柾国的那个“人”就是金硕珍了呗,瞧瞧这个回答,都是一个套路。


06


金硕珍难得回来,回来一次总会带上不少好吃的。


他们三个围在一张透明的圆形玻璃餐桌前吃饭,田柾国和金硕珍吃饭一个赛一个快,快也就算了还能口齿清晰真是不容易。


两个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筷子不停的在对方的盘子里来来回回,关系倒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了。


田柾国没吃饱说要去厨房再找两桶泡面就跑走了,留下金硕珍和还在斯条慢理进食的朴智旻说话。


“智旻,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如果忽略金硕珍拍着肚子的动作声音听起来真的很像个贤者,朴智旻一听连忙放下了筷子,用纸巾抹了嘴巴,“什么问题?”


“我想问你一开始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金硕珍示意朴智旻放松,不必那么紧张,“哪怕是只经历过这么短暂时间的相处,我也知道智旻你绝对是一个很好的人类,那么觉得自己并不能胜任呢?”


朴智旻抿抿唇,低头不答。


田柾国抱着泡面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他把泡面桶重重的放在桌面上,“硕珍哥,你干嘛要欺负智旻啊!”


朴智旻连忙摆摆手,“硕珍哥没有欺负我,他只是问我几个问题而已……问我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


田柾国一听是这个问题,连忙安静的坐在了一边。


他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但不敢表现出来。


朴智旻解释完这些后并没有回答金硕珍提出的问题,反倒是兀自陷入了沉默。


就在田柾国与金硕珍都觉得他不会回答,准备解围下台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又听朴智旻开了口,“因为我……害死了人。”


得到的答案太过震惊,一时之间餐桌上彻底陷入了死寂。


田柾国对此懵懵懂懂,而金硕珍却像是若有所思,“你……害死了谁?”


金硕珍的问题显然有些越线,有些过分的问题让朴智旻面色苍白,但他还是选择了回答,“我的童年玩伴。”


“他叫什么?”金硕珍的追问彻底让朴智旻摇摇欲坠起来。


他用手撑在玻璃桌的边缘,低头只见桌面上映出一张扭曲的脸孔。


零散破碎的记忆在脑海之中不断的翻滚,指节因为用力的关系已经泛了白。


嗓音颤抖着,像是浸泡在绝望的深海之中,“果果。”


07


果果比朴智旻小两岁,是从他记事开始的时候就认识的弟弟,总是像个小尾巴一样的坠在他身后。


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层。


朴智旻的父母生意繁忙,果果的父母或许也是同样。


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学习,一起游戏。


在他们相处的那几年中,彼此相互陪伴的时间是最长的。


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击倒了一向健康的果果。


家中没有父母,邻居大门紧闭,明明已经拨打了急救电话可是迟迟没有人来。


他为果果穿好大衣,为果果围上围巾,明明自己也没有多少力气,谁也不知道那时候他是怎么样背起了果果朝着医院走去。


一路上暴风疾雨,脚步凌乱不堪,东倒西歪却仍是咬牙坚持。


果果伏在他的后背上,暴雨之中虚弱年幼的声音凑在他耳边,“智旻哥哥,谢谢你,但是我真的很累啊。”


他已经累得无法开口,大雨迷蒙了他的视线,他仿佛走在一条完全没有尽头的黑暗隧道之中。


“智旻哥哥,你喜不喜欢小兔子啊?”


果果的问题莫名其妙的让朴智旻找不到头绪,而且就算是有,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无法回答。


朴智旻的脸颊被果果伸手摸了一把,湿漉漉的雨滴混着他的眼泪被从脸上拂去,“智旻哥哥,你不要哭,我要睡觉了,你要记得,一定要喜欢小兔子哦。”


他已经记不得是那个夜晚是怎么结束的了。


但他知道他没能救他,也知道果果是在他后背上停止呼吸的。


他不会喜欢的。


绝对不会喜欢的。


他想或许果果知道他没有答应喜欢小兔子的话,就会回来了吧?


“如果不是我硬要留果果在家里玩的话……如果我能顺利带果果去医院的话……”朴智旻握紧了拳头,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可眼泪还是顺着面颊悄然的流了下来,“那么果果就不会出事了。”


金硕珍伸手摸了摸朴智旻的头发,轻轻叹了口气,“智旻,这并不能怪你,你要知道生死有命,非人力可违。”


得了金硕珍安慰的朴智旻愈发哭的凶了起来,父母怕他伤心从不与他谈论此事,这还是他第一次吐露自己的心声。


未曾发泄的愧疚,自责,对自己的恼怒,此刻伴着泪水统统宣泄了出来。


“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朴智旻看向远处衣帽架上那条被他挂上去的黑领带,那领带的背面正绣着一只白色的小兔子,“就算我现在喜欢……也没用了。”


朴智旻哭的抽抽噎噎,不知过了多久才平静下来,他红肿着眼睛看向金硕珍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这才想起田柾国似乎一直都没有出声,他以为是自己的哭泣吓到了对方。


朴智旻带着抱歉神情的看过去时,田柾国却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巴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他似乎是不可置信的连连后退,手指指着朴智旻颤了颤,然后逃也似的跑走了。


朴智旻垂下眼眸,猜想大概是这样没用的自己被田柾国所讨厌了吧。


金硕珍看着田柾国离去的方向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真没出息。


08


从他哭过之后,田柾国就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朴智旻了。


也许不应该说是有意无意的躲着,是很明确的在躲。


不与朴智旻一起吃饭,也不跟朴智旻说话,哪怕是眼神接触都没有一个。


好在金硕珍还在山上,不然家里的气氛真是一团糟。


田柾国不配合,朴智旻的工作自然也无法继续下去了,终于在又过了几天后的早晨他向金硕珍提起了辞行。


金硕珍看看躲在门后只把耳朵暴露出来偷听的田柾国,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还要保持微笑,“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


朴智旻当然也看到了那只兔耳,无奈的笑了笑,“这还用问吗……既然柾国讨厌我,那我也就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我没有讨厌你。”田柾国迅速的从门后探出头,“总之,总之,你再等三天,三天就好。”


他说完又快速的藏了回去,然后伴着嘭的一声和阵阵白烟变回了兔子窜了出去。


金硕珍对着朴智旻耸耸肩,“那不如就等上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还想离开,我会找人接你下山。”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一晃眼就到了约定的那天,他刚从洗漱室里走出来就看见田柾国穿的光鲜亮丽的站在他屋子的中央。


鲜红的夹克衫简直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看出了。


田柾国成功的藏起了他的兔耳,外表就像一个真正的人类那样。


田柾国对着他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朴智旻身上还穿着深蓝色的斑点睡衣,头上还带着没有摘下来的粉色眼罩,穿着拖鞋跟在田柾国身后。


明明应该是寒冬时节,无极山上依旧是鸟语花香。


他们走过的丛林灌木纷纷往一边避开,为他们劈开一条小道。


已经见过兔子化作人形,这样的场景自然也无法再让他感到惊吓。


更何况田柾国还一直牵着他的手。


小路的尽头,他们所在的位置,外围有参天大树圈成一个圆环。


“智旻,对不起。”田柾国牵着朴智的双手,与他面对面站着,“因为害你哭了,所以才一直都不敢承认。”


“什么……?”朴智旻不明所以,理不清头绪。


“我……是果果。”田柾国往前进了一步,“现在,我要把真正的记忆还给你。”


他俯身,在朴智旻的唇边落下一个冰凉的吻。


09


朴智旻脑海中那段属于果果的记忆开始慢慢消融变化,直到显现出了它们应有的样子。


不是童年的玩伴,也不是他的弟弟。


果果,田柾国,是他年幼时捡回家中的。


那是田柾国第一次偷跑下山,幻化人形的法术用的比现在还要糟糕,自然也不懂人类世界的规矩。


自顾自玩闹的时候不小心闯进了一处店铺,他被人类追赶,驱逐。


又遇到了不懂事的孩童,他们用石子打他,放他,捉他,揪他的耳朵,扯他的皮毛。


这让他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然后他就遇到了朴智旻。


朴智旻用外衫包着他,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回家之后替他治伤,为他取名果果。


相处的久了,田柾国渐渐发现朴智旻是真的有些孤独,他没有玩伴,父母也很少在家。


直到现在他仍然记得他第一次在朴智旻面前幻化出人形的时候,朴智旻徒然亮起的眼眸。


“果果,你变成人的样子……”朴智旻绞尽脑汁,终于用上了他最近才学到的单词,“很帅。”


田柾国皱眉,“帅是什么意思?”


朴智旻也跟着皱眉,“就是好看,很好看。”


田柾国舒展了眉头,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讨厌他的意思就好了。


“智旻,你也很帅,”田柾国很认真的夸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类。”


他成了朴智旻唯一的朋友,朴智旻也成了他唯一认识的人类。


他们相处,玩闹,亲密无间,可惜,朴智旻开始日渐衰弱。


这不是生病,无药可医。


朴智旻的父母满面愁容,他们只能看见朴智旻从健康活泼到缠绵病榻。


这一切都是因为田柾国。


他尚未掌握修炼之法,离开能够滋养他的无极山又太久,于是下意识的开始吸收人类的灵气。


而这其中最容易得到的便是属于幼童的。


好在金硕珍来的及时,田柾国尚未酿成大错,但想要救朴智旻的命是要田柾国还回一切的。


此后数十年间田柾国再也幻化不出人形,记忆也出现了断层,他知他要找人,却怎么也想不起要找的人是谁。


而朴智旻也是同样,为了避免他不小心暴露出属于无极山的秘密,金硕珍替换了他的记忆,将一切合理化。


只是未曾想到,人类,是如此多情又如此长情。


朴智旻会满怀愧疚,直到今日。


田柾国直起身体,朴智旻睁开湿漉漉的双眼,他没有田柾国预想中的气愤也没有他预想中的恼怒。


他小心的伸手抚上田柾国的面颊,他哭哭笑笑,喃喃不断,“原来是我的果果呀……还好你没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田柾国这才敢答话,“本来我也想早点告诉你的……但今天比较好。”


朴智旻不明所以,眼看着田柾国的面颊开始泛起了绯色,“我、我知道的,今天是你们人类的情人节。”


朴智旻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他们周围又多了一圈叶子拉着叶子的玫瑰花。


“但具体情人节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但硕珍哥说这天适合我告诉你真相。人类还是真是很麻烦,不过为了智旻,我不怕麻烦。”田柾国还紧张的拉着朴智旻的手,说的什么大概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而且智旻你看过我的裸体!你要对我负责的!”


朴智旻被他的话呛得咳嗽了一下,忽觉人生实在大起大落。


一直深信的记忆原来不是真的,而真的记忆又这么匪夷所思。


但又如此让他欢喜。


周围的玫瑰还在摇摇摆摆,山间满是香甜的气息。


眼前的田柾国忐忑极了,握着他的手十分用力,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一个小小的自己,只有自己,这广袤的天地也入不了田柾国的眼睛。


朴智旻呼出一口气,彻底放松了心情,大笑了几声,“好啊,田柾国,以后我对你的‘人’生负责。”


他也朝着田柾国近了一步,微微踮起脚尖,在对方的唇边落上一个吻,“约定,盖章。”


朴智旻对着田柾国笑笑,“这是我第一次过情人节,将会是我人生中最特别的一个情人节吧。”


田柾国点点头,“我也觉得很特别。”


朴智旻纳闷的看了他一眼,“连情人节是什么都不知道,你特别什么?”


田柾国眼睛里裹着柔和的笑意,轻轻将朴智旻揽进怀抱中,悄声在他耳畔低语。


10


“智旻,你的果果‘特别’喜欢你。”


评论(5)
热度(126)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