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飞咻】一颗螺丝钉

※金泰亨X闵玧其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01

 

闵玧其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个鬼天气里出门,正午的太阳烤的大地发烫,肉眼可见的热气如同波浪一样滚滚上升。

 

他绕是夏天也穿着长袖的白色衬衫,此刻被汗水打湿正黏在皮肤上,薄薄的露出一点肉色。

 

好不容易进了商城的大门,终于得了一丝凉意。

 

但心情仍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人多,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单腿撑着重量,另一只腿微微曲起,稍薄的唇抿成了刀锋一样。

不止他脸色不好,想要招呼他的店员也面色不好。

 

店员有些胆颤心惊的看着这个染着白发,像霜雪一样的男人,莫名胃部一阵抽搐。

 

尤其当对方那狭长的眼睛里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他真的有些想要当场逃走。

 

“请问……”闵玧其当然不知道店员在想些什么,也不想知道,无非就是这样张狂的人意外的还蛮有礼貌的嘛一类的废话。

 

店员站直了身体,礼节性的点头应了一下,“是,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闵玧其抿着唇不说话,眼睛在店员与他身后的店铺门口扫过,需要……这种事情要是能说得出口的话,他就不会站在这里不知所措了。

 

然而他表达不知所措的面部表情就是更加的眉头紧皱,不愉快的情绪好似实体化成了股股黑烟腾腾升起。

 

店员看了看闵玧其身后其他驻足又不敢上前的其他客人,终于鼓起勇气进行了第一次搭话,“先生是想购买我们最新推出的人工智能TATA1230号吗?不如跟我进来先了解一下他的功能怎么样?”

闵玧其终于松了一口气的点点头,脚步跟随着店员的指引移动了起来。

 

在这个科技飞速发展的现在,人工智能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了。

 

但闵玧其却好似一直活在上个世纪,他的家里除了必要的电子设备之外可谓是一点现代化的气息都没有。

 

这种过分复古的生活实在叫人看不下去,他的挚友状似无意的在他面前多次的提起了最新的科技产品。

 

家用型人工智能。

 

一种人形的AI,可以做饭,洗衣,打扫卫生,更别提什么控制电源开关之类的小事,基本如同一个管家一样。

 

当然,真正能打动闵玧其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在他连续在工作室不分昼夜的忙碌了几周因为低血糖而晕倒后连救护车都没办法叫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需要稍微为自己的生命负一下责任。

 

店员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可闵玧其却是似懂非懂,沉思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最直接简单的要求,“不需要太多的功能,只要会打电话就行。”

 

店员听他这么说,连忙双手一拍,“没错啊,先生,这款TATA1230最合适不过了。”

 

“那就他吧。”闵玧其从钱包里抽出了旧式的银行卡,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浪费他宝贵的作曲时间。

 

就这样,十分,简单,快捷,明确的为他自己添置了人生中的第一位人工智能。

 

恋爱型人工智能TATA1230。

 

02

 

在这个时代中罕见的三天之后送货上门的服务成功让泡在作曲室的闵玧其彻底忘记了这件事情,在这个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人类自然是更加注重起了精神娱乐来中和每天无所事事的大脑。

 

这也使得本身就才华横溢的词曲家闵玧其更是炙手可热,这该死的人气带来的肯定是繁重的工作,不然也不会发生之前的晕倒事件了。

 

所以如约被送来的人工智能TATA1230就这样在被允许进入的玄关处静静被放置了一个周,终于在闵玧其结束一段工作后久违见到初升朝阳的时候被发现了。

 

闵玧其站在长方形的盒子面前疑惑了许久,才恍然想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在这长方形的盒子也是科技产品,只需要输入简单的指令就可以自行移动到指定地点。

 

闵玧其站在客厅中央,他顶着一头凌乱的白色头发,带着简单的黑框眼镜,眼底挂着明显的青灰色痕迹,索然无味的按照盒子上的说明按下了指纹。

 

盒子从厚重的灰色渐渐转为了透明,然后慢慢下降,最终折叠进了下方的收缩舱里。

 

随着盒子的下降,产品附带的说明书也跟着掉了出来。

 

闵玧其一直没有抬头,直接矮下身将那一本小册子捡了起来。

 

“呜哇……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是手写的。”闵玧其突生了一种‘我并不是地球唯一的原始人’的蜜汁自豪感,整个人都开朗了不少,读小册子上的手写信时声音都跟着略微高亢了一些,“尊敬的闵玧其闵先生,首先感谢您购买我们最新的AI产品TATA1230,其次我们要向你报告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您正好是这款产品的第1230位顾客,所以我司对您所购买的TATA1230进行了特别定制,我司可以保证他是这世界上最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人工智能。Ps.我也十分期待您的使用感想,希望能收到您的回信,金南俊书。”

 

闵玧其读到最后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撇撇嘴,之前那股自豪感也跟着消失了。

 

原本以为找到了个同党,却不曾想人家根本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先驱者。

 

一点都不复古,差评。

 

闵玧其的重点完全偏离,对这新型的定制AI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同,毕竟他以前也没有接触过别的AI。

 

手上的小册子也只有首页的这一张纸是手写的,剩下的则是薄薄的液晶屏幕,手指一碰就开始了人工智能启动讲解。

 

“啊啊……等一下等一下。”闵玧其手忙脚乱的把第一张纸夹在了手肘与身体的一侧,他慌里慌张只盯着那闪动的飞快的说明书,根本来不及抬头。

 

“请在此处输出您的姓名。”说明书中自带的声音机械感十足。

 

闵玧其输入完后,没想到又出现了一堆对于眼前这人工智能的设定按钮,什么身高,体重,兴趣,癖好……

 

杂七杂八看的闵玧其脑袋发晕,“我怎么会知道他喜欢什么啊!”

 

一边如此嘟囔着,一边嫌烦的干脆伸手直接按下了默认按钮。

 

03

 

“系统资料一旦设置,不可更改,是否确定……Y/N?”

 

Y。

 

确定。

 

闵玧其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了一下之后,只见整个屏幕忽然暗了下去,而后浮起了‘系统正在设定’中的字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全是默认的关系,没过多久屏幕就显示了‘系统设置已完成’。

 

这时的闵玧其才想起要看看他的AI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可还未全然抬起头就被抱了满怀。

 

过分修长有力的胳膊在他身后快要绕上一圈,紧紧的环抱着他。

 

闵玧其整个人闷在对方的怀抱里,挣扎着露出小半张脸颊,紧接着对方就靠在他耳边蹭了蹭。

 

宛如大提琴一般的音色顿时在他耳边炸开了,“玧其啊……”

 

明明是满含着磁性的低音却偏偏又夹上了蜜糖似的夹心,伴随着略显灼热的呼吸统统一股脑的灌进了闵玧其的耳朵里。

 

他费力的在对方背后把那说明屏幕举到了眼前,“已设定该AI姓名,金泰亨,性别,男,年龄,23岁。”

 

闵玧其眯着眼睛又仔细的看了一次,然后伸手在金泰亨的背后拍了两下。

 

金泰亨倒是听话,松开了他对闵玧其的钳制,稍稍与他拉开一点距离,开始全方位无保留的向对方咧嘴展示他这最新技术的大白牙,“玧其啊!”

 

23岁,还嫩着呢。

 

咋啦?

 

人工智能就能不叫哥了?

 

闵玧其毫不客气的把金泰亨推得更远了一些,“要叫哥,明白吗?”

他刚刚差点被金泰亨给勒死,又被言语冒犯自然脾气不好,加之他长相稍显冷冽,更是雪上加霜。

 

金泰亨被他推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脸色从喜悦到错愕再到难过,实在是惟妙惟肖与人类没有半分的不同。

 

他低头抿唇,眼神自下而上的看向闵玧其,饶是闵玧其不太在意他人的情绪变化的人都生生读出了明显委屈的味道。

 

“玧其哥……”金泰亨过来拉闵玧其的手,讨好似的摇了摇,“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我没有生气。”闵玧其低头看着他们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他真的没生气,他是头疼。

 

果然他这个复古的人生不该出现太过先进的高科技产物啊。

 

04

 

但闵玧其倒也没有产生什么退货的想法,他扫了一眼金泰亨随意的挥了挥手,“玩去吧。”

 

就当他养了一只大型犬,这么想想连耐心都增加了。

 

闵玧其吩咐完金泰亨之后再也难掩疲意,踩着虚弱的步子回二楼准备小睡一会儿。

 

哪知金泰亨跟在他身后是亦步亦趋,闵玧其精力有限,话也不想再说,他以为金泰亨是想参观他的住处也没有进行阻拦。

 

谁知对方一路跟着他回到了卧室,爬上床的速度比他都要迅捷。

 

“你……”闵玧其把眼镜丢在一边的桌子上,看着金泰亨皱了皱眉,随后实在懒得理会的摆了一下手,“往边上点。”

 

金泰亨先是听话的往旁边蹭了蹭,待闵玧其躺下之后又马上粘了过来。

 

他长手长脚的从后面搭在闵玧其身上,像是把人整个嵌合在了他的怀抱里。

 

这大型犬……是不是有些太粘人了?

 

闵玧其终年体温较低,哪怕是在这炎热的夏季,虽然房间有自动温度平衡装置,但对闵玧其来说是有些冷了。

 

而背后的金泰亨却宛如一个有着生命的小太阳,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热量。

 

闵玧其被烘的有些迷糊,昏睡之前觉得他自己对金泰亨的适应力是不是太高了。

 

他除了挚友之外,一向有些厌烦与人类相处,或许是因为知道对方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人工智能,所以才降低了防备心吗?

 

可惜连续工作的大脑已经彻底罢工,拒绝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在这不可逃避的温柔暖意中,闵玧其彻底睡了过去。

 

05

 

闵玧其醒过来的时候,金泰亨还在休眠。

 

他整个人都怕冷的缩在对方的怀抱里,后知后觉的不适感让他努力向后仰了仰头。

 

房间里的简单的智能感知系统自动打开了壁灯,柔和昏黄的光线顿时洒了下来,落在了金泰亨纤长的眼睫上。

 

纵使是闵玧其并不是个外貌协会,看惯了挚友那张本人自称世界级帅哥的脸孔之后,他还是小小的感叹了一番金泰亨的颜值。

 

定制的,就是不一般。

 

这是真实人类能配的上的美貌吗?

 

真是不见金泰亨,还不知道自己是个肤浅的颜控。

 

瞧瞧这个仿真皮肤吹弹可破的程度…… 

 

闵玧其忍不住从金泰亨的怀抱里抽出自己的手指,莫名的在对方脸颊上压上了一个浅坑。

 

金泰亨被触碰到了,系统开始缓慢的运行起来,他逼真的模拟着人类刚刚睡醒时的样子。

 

纤长的眼睫仿佛是振翅的蝴蝶一样颤了颤,露出了清澈的水晶一样的眼瞳。

 

闵玧其莫名吞了一下口水,生怕第一次体会到紧张这种情绪,他压在对方脸颊上的手指还没撤开,完全无法解释的状况让闵玧其头脑一片空白。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贴着金泰亨的脸颊轻拍了一下,“楼下门铃响了,快去开门。”

 

“嗯!”金泰亨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翻身从床上快速的坐了起来跳下了床,只不过临行前想起什么了一样转身舔了一下唇,然后顺手摸了摸闵玧其的头发,“玧其哥,你乖乖的哦,我马上就回来。”

 

哈?

 

徒留在床上的闵玧其整个人都比刚醒过来的时候更懵了。

 

所以,刚才发生了什么?

 

其实闵玧其根本没听到门铃声,打发金泰亨去楼下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有些不自在,而他自己知道这不自在的成分里到底还是害羞的成分比尴尬的成分多上一些。

 

 

正想着等会儿随便跟金泰亨搪塞个借口说自己听错了,却不成想楼下真的传来了有人进门的声音。

 

随即便是一声大喊像是要穿破了他的耳膜,“闵玧其!!你怎么背着我偷偷养小男人!!”

 

06

 

来人正是他的挚友,那位自称是世界级帅哥的金硕珍。

 

现在正优雅得体的坐在沙发的另外一面,他朝闵玧其微笑,然后端起茶杯,“没想到啊,你还真的购入了一台人工智能?”

 

听完之前金硕珍那一声喊叫,闵玧其倒还是不紧不慢的洗漱完整理好才下了楼,此刻正懒散的坐在金硕珍的对面,对他的问话也只回了一个音节,“哦。”

 

而被他们谈论的当事AI金泰亨,则在吃金硕珍带来的草莓。

 

闵玧其忽的皱了皱眉头,一把拉住了金泰亨的手,金泰亨手上还捏着颗正要往嘴巴里送,被闵玧其一吓自然是挺了下来,他不明所以,想了一会儿转手把草莓递到了闵玧其的眼前,“玧其哥,要吃吗?”

“我不吃。”闵玧其摇摇头,“我是想问,你能吃东西吗?能消化食物吗?”

 

金泰亨点点头,“当然啦!我可是TATA1230号特制AI啊!”

 

闵玧其刚松了一口气,放开手示意金泰亨可以继续吃,没想到那边的金硕珍好大一声放下了茶杯,“TATA1230?!”

 

金硕珍又不是跟闵玧其一样过着十分复古的生活,他对人工智能算不上了解,但最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

 

他眼神诡异的在金泰亨和闵玧其之间转了又转,最后一把拉过了挚友,小声的俯在他耳边想说话,却被闵玧其毫不留情的推了一把额头,“太近了!”

 

金硕珍拨了两下被闵玧其弄乱的额发,“呀!你知不知道我是你哥啊!知不知道你哥这个发型是刚剪的!还有!你知不知道他是恋爱型AI!”

 

恋爱?!

 

年过半五十的人生中第一次突兀出现的陌生词语砸懵了闵玧其,一样聪明的脑袋正在嗡嗡作响。

 

他有些茫然的看向金泰亨,震惊的并不是对方是一位恋爱型的人工智能,也不是自己要与人工智能恋爱。

 

而是恋爱这个词语本身就让他无所适从。

 

他的歌他的曲,写梦想写呐喊写宣泄写愁思,独独没写过爱情。

 

不是他不愿写,而是他真的不懂。

 

07

 

所谓挚友就是哪怕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却也可以知道你需要什么的人,金硕珍在问完问题没有得到回复之后连续几个周都没有再次登门。

 

他的小伙伴闵玧其陷入了自我沉思,自我挣扎,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

 

而金泰亨却是一无所察,每日照旧过得热热闹闹,开开心心。

 

他光着脚从厨房到客厅,捧着不知道做成什么的一盘东西递给闵玧其尝,金泰亨半跪坐在沙发的一边,眼神里全是期待。

 

求夸奖,求表扬。

 

乐淘淘的样子,让一向不愿外露自己情绪的闵玧其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以后别不穿鞋子在家里跑来跑去。”

 

金泰亨随即有些慌张的站起来,两个脚的拇指对在一起不自觉的往地面上压,因为用力蜷缩而露出了紧绷皮肤下的小巧骨节,“不可以吗?”

 

闵玧其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只是怕地板太凉,和金泰亨相处的越久就越会忘记对方是人工智能的事实。

 

“可以。”他听到自己妥协的声音。

 

金泰亨又欢欢喜喜的盘坐在一边,“玧其哥,我们来聊天吧,我觉得你最近好像都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闵玧其不知道这是设定好的程序还是属于金泰亨独有的敏感,他觉得是后者多一些。

 

但是他的问题有些微妙,又有些复杂,可以聊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困扰着他的是千古以来数以亿计的人类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让人多思,惆怅,不明所以。

 

闵玧其一直活的通透,然正是因为通透才无限趋向一个理想的状态。

不信人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却又希望人一生只爱一个人。

 

这种略带矫情的想法本该不出现在他身上的,所以他也从不对任何人提起。

 

直到那天‘恋爱’这个单词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开始对自己既定的将要孤独终老的人生有了一丝的不满。

 

“我想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似乎觉得自己的问题十分愚蠢,说完之后就羞耻的死死抿住了唇。

 

金泰亨抓了抓头发,又拍了拍手掌,“那你就更应该问问我啦,我不是正在喜欢着一个‘人’吗?”

 

闵玧其一怔,当即反应过来,“是说……我吗?”

 

“当然啦。”金泰亨朝闵玧其眨眨眼,一副‘你还不算太笨’的模样。

 

闵玧其被金泰亨直白的回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感觉那熟悉的不自在又席卷了上来。

 

当然依旧是害羞多过尴尬。

 

08

 

“不,这是不一样的。”闵玧其试图摆脱金泰亨给他带来的影响,他指了指金泰亨却又无法继续讲下去。

 

你是人工智能,而我是……人类。

 

金泰亨却好似福至心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通透,他也指指自己,而后指指闵玧其,“是一样的。”

 

金泰亨握住闵玧其的手,“我也会老,会病,会哭,会笑,差别只在于我的胸腔里跳动的晶片,而你跳动是心脏。”

 

他带闵玧其摸上他的心口,闵玧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手掌下晶片发出规律的细微震动。

 

这是金泰亨‘活’着的证明。

 

“那……为什么你会喜欢我?”闵玧其问。

 

“我是为了要喜欢你才‘出生’的。”金泰亨对着闵玧其微笑,“这是既定的程序,就像人类的DNA,是早就注定好的,不可更改的。”

 

闵玧其觉得金泰亨的回答很肉麻,但却又有些让他情绪翻涌,他想逃离这个莫名其妙被表白的怪圈,只好故意问他,“那你知道你对我是哪种喜欢吗?你要知道人类可是很复杂的,也许你的理解太过片面。”

 

金泰亨歪头看着闵玧其想了一会儿,“我对你的喜欢就像……你是我晶片上的一颗螺丝钉,如果把你丢掉,我就不能动了。”

 

金泰亨说完又对着闵玧其露出一排高科技感十足的白牙,笑了几声,“唉,不是我说,玧其哥最近就是因为这个在苦恼吗?实在是太笨了。因为太笨了,让我的系统在我的脸上冒了一颗痘痘。”

 

闵玧其实在不知道金泰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说他傻连做个最简单的料理都拿不出手,说他聪明,他甚至可以一边安慰闵玧其一边还游刃有余的安慰自己的小痘痘,“那接下来几天,我们就做个朋友,和平相处吧。”他说完朝着闵玧其扬了扬脸,“玧其哥也是,如果实在弄不明白的话,不如就试着也喜欢我吧。”

 

闵玧其的耳朵再次烧了起来,他甩开金泰亨的手,转而去评价之前金泰亨带来的那盘乌漆嘛黑的食物,“呀,你这是做的什么东西啊?”

 

“可以吃的,真的没问题。”金泰亨倒也不继续追问,跟着闵玧其的话题用叉子去戳那团黑乎乎的东西。

 

其实如果将来有机会,他很想见一见这位叫做金南俊的人,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样让这样与他完全相反又偏偏处处合他心意的孩子诞生的。

 

闵玧其虽不擅长回应,但试试看的话……

 

能做到的。

 

09

 

金硕珍再次登门是在几周后的一个周末,难得的不是他又来骚扰闵玧其,而是闵玧其说要请他吃饭。

 

与以前次次来次次看见闵玧其眼底挂着黑眼圈相比,这次的闵玧其简直是精神焕发。

 

他们坐在院子的白色木椅上,闵玧其带着黑色的眼镜,手里是几张记谱用的草稿页,不远处的金泰亨正在左摇右摆的挥着夹子做烧烤。

 

金硕珍心情也跟着好起来,看着桌上的可乐挑挑眉,“你不是不喝这些吗?”

 

“偶尔一次,有什么关系?”闵玧其瞥了一眼金硕珍,虽然语气还是冷冷的,但总觉得是不同了。

 

阳光正好的从上方落下来,映着闵玧其那头染白的头发,此刻再也没了半分难以融化那霜雪的样子,反而像甜度爆满的白砂糖。

 

啧。

 

爱情真可怕。

 

他还没来得及跟闵玧其说话,不远处的金泰亨唱嗨了,夹子咔咔的打着节奏。

 

金硕珍还没听出是什么,就听闵玧其喊,“呀,金泰亨!你rap唱的好烂啊!不许你再唱我的part了!”

 

金硕珍无奈的叹息,秀恩爱,可耻!

 

“知道吗,最近公司的制作人说你交上来的稿子变得柔和了,很多人都好奇朝我打探。”金硕珍点点头,“现在我觉得我找到原因了。”

 

闵玧其低头在纸页上写了几个音符,“以前觉得生活一成不变,没什么意思,我可以做一个记录者。”他的签字笔顿了顿,“现在,觉得做个参与者倒也不坏。爱憎恨离别,排在第一个的是爱,我也要学会了才行。loveyourself,lovemyself,懂吗?”

 

金硕珍打了个颤,“好了好了,不要再讲了,真是越来越肉麻。”

 

闵玧其笑笑,看着金泰亨端着两个白色的盘子朝着他们走过来。

 

带着一团光,闪闪发亮的。

 

闵玧其低头想,金硕珍这就受不了了啊?

 

他还有更肉麻的没说呢。

 

10

 

愿能让他成为,他的心跳。

 

一颗埋在金泰亨晶片上的螺丝钉。

 

永不生锈,永远鲜亮。

 

他想做金泰亨一辈子的螺丝钉。

 

评论(4)
热度(91)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