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向心声处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01


田柾国与朴智旻的再会是距离他们遥远年少时节五年之后的现在,在不大不小的家族聚会上,田柾国被他妈三扯五拽的拉起来给人敬酒。


朴智旻来的晚了,进门的时候正看见田柾国尴尴尬尬的说着敬酒词,像是春节时候被拉出来表演的小孩子,着实有些可怜和好笑,更让人忍不住想把他拉进怀里狠狠的揉几下脑袋。


但他不敢笑,更不敢把人拉过来揉脑袋。


他只能保持着和平时无二的得体微笑,绕过一干人等坐在了留好的空位上。


直到田柾国坐下,他甚至连眼神都不敢多分一个过去。


因为他心虚。


因为他……喜欢田柾国。


但这是一个秘密。


不可诉说,藏于心底,直至他死,也要跟着他一起埋到地下去的秘密。


“我们智旻和柾国,好久没见了吧?”


朴智旻突然和田柾国一起被点到了名字,还以为被窥破了正百转千回的小心思,顿时有些紧张的怔愣。


他抬头匆匆扫过田柾国的发顶,略略将唇边的微笑扯开了一些,“是啊,很久没见了。”


问话的人不知是他的哪位伯母,他家枝叶繁茂,亲戚众多,加之近年来他都在国外读书走动不多,有一个两个面生的倒也正常。


田母对着他笑笑,然后用胳膊肘怼了一把仍旧低着头的田柾国,俯在他耳边训话,“干嘛呢你?别这么没礼貌,智旻怎么说也算是你哥哥,你们以前不是好到穿一条裤子,现在是在害什么羞?”


田母的声音不小,恰好能让在座的人都听个清楚,引得大家都跟着笑了几声。


显得这氛围是融洽又温馨。


田柾国这才抬头往他这边看了一眼,绕是只这么轻飘飘的一眼,也叫朴智旻的心跟着颤了几颤。


田柾国的目光根本没在他的身上多做停留,继而有些气恼的皱眉,压着声音在田母耳边反驳,“我们没穿过一条裤子。”


朴智旻在心里有些无奈的汗颜,重点是这个吗?


田柾国毫不客气的在这一团其乐融融的气氛里丢下一颗能够冰冻一切的炸弹。


他离得不远,又听见田柾国那边的声音飘飘渺渺的继续漏了过来,“我和他关系也没那么好!”


重点倒真的是这个。


朴智旻听完,垂眸不语。


他反驳不了,因为田柾国说的,是对的。


朴智旻并不觉得难过,反而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其实能够维持这样不算太好的关系已经足够了,因为他很害怕。


他害怕那些盘踞在心底里的喜欢,早晚会有一天从他的眼睛里,嘴巴里阻拦不住的冒出来。


到那时,连这样普通的见面都做不到了。


比起被田柾国厌恶,现在这样当然已经足够了。


只是……


朴智旻用力的捏紧自己的手指。


只是,如果我的心不会感觉到痛苦就更好了。




02



一顿饭吃下来,朴智旻颇有些食不知味,好在亲戚朋友的话题很多并没有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酒过三巡之后更是忘记了他这个海归学子的存在。


散席之后,朴智旻恭敬的请辞了接下来的二巡准备打道回府却意外的被田柾国的妈妈给叫住了。


朴智旻朝她身后瞥了一眼,田柾国正低着头站在酒店外的灯柱底下,昏黄的光线给他笼上了一层柔光的羽衣。


“智旻,阿姨有件事情想拜托你。”田母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回头看了一眼田柾国,才继续对着朴智旻面露难色的开口,“柾国这孩子也不听我的话,都读了两年了又非要转学去首尔,但我又很担心他一个人在外,所以可不可以拜托你照顾他一个学期?让他先住在你那边。”


朴智旻有些诧异,视线也忘记从田柾国的身上收回来,果然瞧见他正别别扭扭用脚跟抵着地面摇来晃去,是一个还带着些许不耐的姿势。


田母见朴智旻一直没有说话,还以为他不好意思拒绝,心下叹了口气,“也是,有些为难你了,自己好不容易有个独处的空间。”


“只要柾国不介意就好了。”朴智旻连忙摆摆手,他挣扎着又补充了一句,“只要他不介意,跟我住在一起这件事。”


“怎么会呢?”田母马上开心起来,她解决了近期来最让她烦忧的问题,她三两步走到灯下把田柾国一点点的拉到朴智旻眼前,“智旻,那柾国就拜托你了哦。”


时隔五年,田柾国这才与他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对视,可惜天色太暗,朴智旻从那双模糊的眼睛里什么都没能读出来。


“还不快点道谢?”田柾国的后背被田母拍了好大一声响,连朴智旻都感觉跟着疼得慌。


田柾国大概也是觉得有些丢脸,声音也不清亮,闷声闷气的,“谢谢,”他顿了顿,“智旻……哥。”


被田柾国叫哥,是种很新奇的体验。


明明是五年前怎么求都求不来的事情,朴智旻想了想,这也算是他们之间更加生分了的证明吧。


他定了定心神,让自己不要露出明显恍惚的神色,可惜不如他所愿,太久没有喊过田柾国的名字,到底是结巴了一下,“那,柾……柾国,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吧,方便联系。”


田柾国紧闭着双唇不做回答,一边站着的田母又尴尬起来,连忙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把田柾国的电话号码翻出来想要说给朴智旻。


“我没有换过电话号码。”朴智旻正准备记录的时候听到了田柾国的回复,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的发出一个气音,“嗯?”


田柾国拦下了田母的手机,“我没有换过电话号码。”


他说完,便拉着田母走了,徒留一个朴智旻站在黑暗的原处。


手机屏幕在夜色中发出微弱的亮光,通讯录的界面里并没有田柾国的名字。


朴智旻动了动手指,仿佛根本不经过大脑的一串数字很快便出现在了屏幕上。


有些东西,他不想忘记,却也讨厌记的如此清晰。



03



朴智旻觉得他和田柾国之间确实还残存着一丝没有任何作用的默契,譬如都不曾主动联系过对方。


朴智旻一手托腮一手转着手里黑色的手机,它的屏幕上从未显示过田柾国的名字,“是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吗?明明问一下阿姨就会知道的。”


田母因为担心田柾国的关系,在确定朴智旻同意让田柾国住到他那边之后,就火速的取得了他的联系方式。


朴智旻心里嫌烦不想再看,又因为心虚也不想主动拨号,干脆反向扣住了手机掉头去整理他的行李了。


他往行李箱里放过冬的衣服,单薄的风衣刚塞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他要去的地方四季分明的厉害。


首尔的冬天,是很冷的。


朴智旻叹口气,把那一半外套又拖出来,认命的去翻另外一个常年搁置的衣柜。


他太久没有回釜山的家,朴母似乎是嫌他的屋子太乱,一股脑的把东西全都收了起来。


朴智旻没有防备,被一打开时掉下来的一堆东西劈头盖脸的打了一顿。


其中不知是什么正中了他的鼻梁,痛的他眼泪都飞出来了,定睛去看才发现是一本旧相册。


米色的封面经年已过泛出一股陈旧的黄,其实几年前也是发达的科技时代了,洗出来的照片本身就已经不太多见。


不过朴智旻知道这本相册是满的,因为他很喜欢照片这种东西。


他喜欢时光能够被印刻,被收藏。


不过他并不打算重温过去的回忆,这相册里照片有很多关于田柾国的,不过大多都是他偷拍到的。


而且他也清楚的知道,翻开封面的第一张就是他与田柾国的合照。


五年前,一起去东京。


迪士尼的旋转蜂蜜罐入口处。


在真正的分别来临之前。


朴智旻眨了一下眼,“啧,那时候明明还没有我高的啊。”


随即又甩了甩头,决定不再想七想八,从衣柜的深处找出了自己厚实的大衣。


然后将相册放在了衣柜的最下面,还放了很多的东西来盖住它。


过往的回忆带来的绝不是什么怀念的甜蜜,反倒是萦绕着一股特有的苦涩和怅然。


如果那时候没有决定去国外,又会是怎么样呢?


如果待在他身边的时间再多一些,他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呢?



04



朴智旻和田柾国之间这毫无用处的默契一直持续到了出发前的三小时,终于在田母的百般焦灼的催促之下通过朴母得以成功接头。


两个人对坐在候机室里,一个带着渔夫帽,一个带着棒球帽,同样的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


唯一不同的是朴智旻总是会忍不住偷瞄对方,不过他看不见田柾国被挡住的眼睛,心下觉得更加安全,视线也不由得更加放肆。


从肩头一路滑到修长的小腿,朴智旻忍不住比了一下,他的腿也不短啊,为什么他现在会比田柾国矮上那么多?


他想的有些入神,忘记回收自己过分侵略性的目线,不意外的被田柾国抓了个正着。


田柾国唰的一下子站起身,用手掩着鼻尖清咳了一声,“时间到了。”


朴智旻跟在他身后往登机口走,一边走一边比量自己的上身和对方的差距,大约是他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探究欲,浓烈的让田柾国频频回头。


朴智旻终究还是没忍住的问了出来,“你到底什么时候长得这么高的?”


田柾国听完便沉默了,伸手接过朴智旻的行李袋和他的并在一起置入行李架。


他在朴智旻身边坐下之后才开口,“在智旻哥离开以后。”


田柾国说完小小的鼓了一下脸颊,朴智旻不确定这里面是不是有埋怨和赌气的味道。


而且这个答案模棱两可,似是而非。


朴智旻只能勉强接道,“是啊,毕竟已经过去五年了。”


田柾国瞥了他一眼,这下干脆侧过脸颊闭上眼睛假寐去了。


朴智旻这下知道田柾国是真的在闹脾气,但是来的太无缘由,让他实在摸不着头脑。


好在机窗外的风景尚且可以,算是个安慰。


明明第一次坐飞机去东京的时候还一直跟他抢着看外面来着。


越想越是郁闷,他觉得五年之后的田柾国真是太不可爱了。


他气闷转头看一眼田柾国,看见对方凸起的喉结和英朗的下颌线,忽地像被针扎了一下,慢慢的泄了气。


明明就在身边,却陌生的咫尺天涯。


田柾国在他离开之后,成长成了他不认识的模样。


好像确实不能怪罪对方,是他自己不愿参与。


因为,太伤心了。



05



釜山飞往首尔的航行时间并不长,而朴智旻在这短暂朦胧模糊的梦境里见到了田柾国。


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穿着藏蓝色的学生制服,被田母牵着来到他家门前。


是一个有着白色雾气的早上,太阳被遮在其间,隐不可见。

他看见田柾国的头发被稍稍打湿,发梢下是一双怯生生亦又湿漉漉的眼睛。


田母拍他的后背让他叫人,田柾国朝他伸出手,“智旻,你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指甲修剪的十分干净,所以才印象深刻,还是因为对方明明比他小却没有叫哥才印象深刻。


田柾国果然被田母呵斥了几句没有礼貌,但田柾国没有更改他的称呼,也没有收回他的手。


青春期的男孩子总是莫名的固执,朴智旻看向他的眼睛,最后只得妥协的与他虚握了一会儿。


算了,谁让他是哥哥呢?


就是要学着包容。


不知是谁说过的,第一次见面便能决定相见的两人以后相处的模式。


这妥协的退让,包容的迁就再也不可逆转。


直到退让与迁就在此后的岁月中全都转化了不可言说的种子。


它生根发芽,生出藤蔓,在田柾国的身边绕成郁郁葱葱,百花齐放的围栏。


他试图想要就这样留住他,但却忘记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兴奋的从能来见田柾国的列车上跑下来,在人群中他清晰的听见田柾国特有的少年音调欢乐张扬,透过手机不知传向了哪里,“嗯,釜山的海边,表白,当然要选我最喜欢的地方才可以啊。”


后来他明白了,他站在二楼的窗边看着像是小鸟一样的女孩,有着能驱散晨雾的清亮声线,甜美的俯在田柾国耳边亲密的说着什么。


朴智旻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但他知道他的围栏被轻易的破开了裂口。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弄错了吧,以为是需要他保护的田柾国,比他勇敢太多。


釜山的海吗?


那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朴智旻独自迎着海风,将他的喜欢投进大海之中。


没有声响,没有波澜,无人可知,无人可见。


他被小幅度的摇了好几下才堪堪醒过来,泪眼朦胧间只觉得面颊一凉,再回神对上的便是田柾国十分惊诧的眼睛。


“你怎么了?为什么哭?”田柾国嘟嘟囔囔的好像是生了气,伸手有些用力的抹去了朴智旻脸颊上沾着的眼泪,“是梦见什么……梦见谁了吗?”


朴智旻摇头,快速的站起身,“已经到了是吗?那走吧,别的人全都已经下去了。”


梦见了谁吗?


我梦见你了啊。


让我难过的人。


我喜欢的人。



06



朴智旻在首尔的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了,不过在来之前已经请了人提前打扫干净。


复式的独栋小楼在阳光下散发着温馨的味道,二层的房间很多,偏偏田柾国看中了他边上的那一间。


朴智旻在心里长吁短叹,生怕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一个把持不住。


结果出乎他意料的是,自从搬到首尔之后基本没有什么碰面的时间。


他一个海归空降公司,许多人事交接还弄不清楚,每天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熟悉业务上。


而田柾国这个从釜山来的转学生也因为种种原因被迫加入了社团,同样是从早忙到晚。


更在意料之外的是时隔三周的见面,居然是在一家夜酒吧里。


新入职员的欢迎会和新入学员的欢迎会撞到了一起。


朴智旻和田柾国在幽蓝色的灯光下面面相觑,诡异的相互沉默着。


还是朴智旻先皱了皱眉头,问他,“你能喝酒吗?”


“我已经成年了。”田柾国微微低头笑了一下,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了,“要看我的身份证吗?”


朴智旻被他呛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的问题让田柾国觉得扫了兴,他有些抱歉的摸了摸鼻尖,“那,那你好好玩吧。”


还未等再说上些别的什么,譬如早点回家,不要喝太多之类的嘱咐,就被出来找他的职员给连拖带拽的拉走了。


朴智旻因为遇见了田柾国导致一整个迎新会都不在状态,草草收场之后也没有人想再提二巡的事情,就这么放他回去了。


朴智旻回去的时候,房子的灯也没亮起来,可见田柾国还没回来。


他亮着灯等了好久,才终于等回来一个被两个人架住的醉鬼。


田柾国喝的连鼻尖都通红的,大概是已经闹过了,所以被放倒在沙发上之后一直闭着眼睛,看起来还很是乖巧。


朴智旻谢过了田柾国的朋友,正准备返身去照顾他的时候,却只见田柾国已经睁开眼睛坐起来了。


朴智旻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肩膀,然后走过去伸手在田柾国的眼前摇了摇,“清、清醒的吗?”


田柾国的眼睛又黑又亮,不知是水光还是灯光,湿漉漉的像极了朴智旻记忆中那天的雾。


他眨一下眼,豆子大的泪水就冒了出来。


一滴接着一滴,砸的朴智旻头晕目眩,惊慌失措,“怎、怎么了?是回来的时候撞到哪里了吗?”


田柾国抬手指指自己的心口,委屈极了,“智旻,痛。”




07



哄喝醉的人和哄小孩子好像没什么区别。


朴智旻假意在他心间吹了一口气,“好啦,这样痛痛就飞走了。”


他伸手想要去擦田柾国的眼泪,却见田柾国摇了摇头,“不会飞走的,不会。”


田柾国的语气太过笃定与绝望,让朴智旻的心也止不住的跟着发酸。


“为什么会痛呢?”


是谁让我喜欢的人这样的难过?


朴智旻忍不住伸手抚摸田柾国的发顶,把他拦在自己的怀抱里,“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定会有不会再痛的那一天。”


田柾国摇头,一如既往的固执。


该怎么说呢?


朴智旻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他宁愿就这样痛,也不想要让一切都过去。


釜山海边的烟火升了又散,五彩斑斓的光映照在他孤单的脸孔上。


那时候都没有哭的自己,为什么现在却忍不住了呢?


田柾国想起在东京热闹的迪士尼公园里,他站在朴智旻的身边几乎快压抑不住自己超速的心跳。


他明显的察觉他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智旻,你有喜欢的人吗?”


朴智旻的神色难以捉摸,但绝不是开心的情绪,他不知眺望哪里,声音缥缈,“有,但那个人,不喜欢我。”


一下子,田柾国觉得他的心坠向了无边的深渊。


朴智旻对着他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一起拍张照吧,柾国,当做是我们的回忆,我马上就要去别的国家了。”


自这之后,他的心仿佛再也未能浮起,被困在黑暗的一隅。


回国后的釜山海边,来到首尔的现在。


其实他都有一个问题想要得到回答,田柾国从朴智旻的怀抱里挣扎出来,他用力按住朴智旻的肩膀,试图让自己能够冷静的问话。


“智旻,你喜欢的人,他会像我一样记挂你吗?他会像我一样思念你吗?他会像我一样……”


田柾国的呼吸一滞,将唇抿成一条没有血色的白线,复又继续。


“他……会比我更喜欢你吗?”



08



朴智旻的神色果然变得古怪起来,田柾国屏息等待到了最后却只等来一句,“柾国,你喝醉了吗?”


田柾国脱力般的松开了自己钳制着朴智旻的双手,他低头苦笑一下,“我没有喝醉,没有比现在更清醒的时候了。”


他揉了一把疲倦的脸孔,顺势擦去了那些半干欲坠的水滴,“如果你不想再看到我,觉得我让你……”


田柾国哽咽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这没出息的样子十分丢脸,不由得垂首狠狠的揉搓了几下衣角,“感觉很恶心的话,明天我就回釜山去。”


朴智旻低头,从下往上去瞧田柾国的眼睛,他小声的问,“那么你回釜山之后,还会哭吗?”


这问题仿佛是一种挑衅式的嘲笑,可田柾国却选择愿意去承受,“也许会的吧,不,我想肯定会的。”


失去了连做梦都在追逐的人,连哭都不许他哭的话,也太残忍了。


朴智旻很善良,也很温柔,如果这个回答能让他心软就好了。


可怜我吧。


哪怕只是可怜我。


“柾国。”田柾国听见朴智旻很轻柔的唤他的名字,然后手心一热,是朴智旻跪坐在了他的面前,将他的手握住放在了他的膝盖上,“你坐过列车吗?”


他不知道朴智旻是什么意思,但若能跟他多说说话也是好的。


毕竟他们已经有了五年的空白,这五年之内能说的话有太多太多了,他失去了这些,恐怕以后也将永远的失去了。


“我坐过能够载我去见你的列车,列车出发之后会经过一条漆黑的隧道,明明平时很短暂的隧道在我想去见你的时候忽然变得那么漫长。”朴智旻执着的看向田柾国的眼睛,“我那么想去见你,可又害怕见到你,我希望这隧道,既短又长。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已经期盼太久的事情徒然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一直以来祈求着的喜欢真正的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他忽然失去了确认的勇气,如果这是一场梦境该怎么办呢?


朴智旻不安的抓紧田柾国的手,他的情绪传染给了田柾国,这让对方马上也将他紧紧的握住了。


“柾国,如果你哭,我会马上去你身边。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朴智旻用额头抵住他们相扣的指骨,“所以,不要哭。”


他抬头,对上田柾国的眼睛,努力展现出一个漂亮的笑容,“因为我最喜欢柾国,你哭的话,我也会哭的。”


你难过的话,我也会难过的。


但如果你幸福的话,我也会一起幸福的。



09



一直横在两人之间的巨大隔阂在这醉酒的夜晚之后终于彻底消融了。


两个人在第二天还相互指着对方肿起的眼睛肆无忌惮的取笑对方。


其实是该笑的,明明是两情相悦的喜欢,为什么却兜兜转转花费了如此漫长的时间才得以走到终点?


“所以你是打算在釜山的海边向我表白?”朴智旻窝在田柾国的怀抱里遗憾不已,迟到五年的坦白更是让他气自己年少莽撞无知,明明只是田柾国找来帮忙的朋友,自己却一心认为那就是田柾国喜欢的人。


他叹息,可又有谁在尚且不清的感情之中会是自信无比的?

日日夜夜,反复煎熬。


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叫他胆战心惊。


不过还好这种会叫他忐忑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更让朴智旻没想到的是,田柾国会在学期结束的冬假里跟他一起回到釜山后,递给他一张泛黄的信件。


字体是比现在显得更加稚嫩,它来自五年前的田柾国。


田柾国在递交完成之后,转身便跑,徒留一个朴智旻站在原地哭笑不得。


迟到了五年抵达的信件终于被小心妥善的拆开,笔墨经过时光的晕染已经有些模糊了。


一张简单的地图,标记着X的位置,田柾国在邀请他前往指定的地点。


附上的车票已经贴心的换成了现在可以使用的日期。


狂风肆虐的釜山海边,他刚从公交车上走下来便被人用毯子抱了个满怀。


田柾国絮絮叨叨,“我准备表白的时候,可是夏天啊夏天,但是智旻,我不能再等了,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如约升起的烟花在海面上炸开,混着冬季里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一起又落下来。


有那么一瞬,朴智旻觉得他仿佛真的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过去。


看到了那场五年前就应该看到的烟火。


万幸一切都还不晚。


他埋首在田柾国的怀抱之中,将昔日与今时重叠。


将他们剧烈的心跳重叠。


已经不会再痛了吧?



10



“柾国,我听到了,你的心说他非常非常喜欢我。”

评论(3)
热度(87)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