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道理都很懂但猫咪为什么会成精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小说画本看多了,对于各类动物能够成精的事儿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比起经常中箭的狐狸来说,猫咪还是比较少一点的。


但这并不代表没有。


譬如现在。


田柾国眼前就有个翘着二郎腿,头顶上还长着一对黄茸茸的猫耳的家伙。


只不过这个家伙只有拇指大小,坐在一个纸盒上,说话的声音比较符合妖怪的设定,是直接走精神交流的。


田柾国听见他说:喂,人类,我是朴智旻。猫族大佬,现在缺五百条小鱼干回家,你准备好放到这个包袱里面,等我回去之后就封你做我的右护法。


田柾国抓了抓脸颊,在脑子里回:我不想当什么右护法啊。


朴智旻抖了抖耳朵:啊?你左撇子吗?那封你做左护法叭。


还挺好说话。


田柾国摆摆手:不是这个问题,我家里现在没有五百条小鱼干的。


谁闲着没事会在家里存五百条鱼干啊?


那一进门得是什么味道啊?


又不是海鲜市场。


再说了,从根本上来说这一整个事情发生的就充满了太多槽点吧。


不管怎么样,能成精首先要是个活体生物吧?


朴智旻的本体就是个三花猫的陶瓷摆件。


是摆件也就算了。


摆个千百年也确实有成精的可能性。


田柾国想到这儿,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他那张购物小票。


一个黄鹤带着小姨子每个月跑二十八次平均每天倒闭三次的两元店里的陶瓷摆件。


他到底是怎么成精的啊!





沉默是此刻最好的对白。


朴智旻似乎对他挺失望的,一直在田柾国脑子里发出叹息的声音,让田柾国很是头疼:别这样,大佬,有话直说好吧?


朴智旻挺不客气的:穷比。


哎呦。


天呐。


这个摆件精是不是有猫病?


田柾国皱了皱眉,朴智旻的耳朵又抖了三下说:好歹做个预付款,先给一条吧?


他又不想当什么左右护法。


做的哪门子预付款?


但田柾国也不想再继续头疼,只好答应了。


反正他之前去买东西的时候顺便买了新鲜的秋刀鱼。


考虑到朴智旻现在的实际身高,田柾国切了块指甲盖一样大的丁,然后剁的碎碎的放在矿泉水瓶的盖子里给朴智旻呈了上来。


朴智旻盯着田柾国看,在脑子里责问他:你喂猫呢?


您不是吗?!


田柾国干脆把朴智旻坐着的纸盒拿到了厨房里:你说,我做,行了吧?


田柾国正好把他放在窗户旁边一小块太阳光里,朴智旻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心下觉得满意。


他感觉这个人类还是有那么一点眼力见的,于是声音也柔和了零点五度: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酥脆控油捞出,鬼神精怪都爱吃,隔壁的洋葱精都馋哭了。


洋葱精会不会哭田柾国不知道,他知道他自己快哭了。


他觉得朴智旻真麻烦。


他想去无极山的庙里求符回来贴,把这个惹人烦的家伙彻底消灭。


不知道把那陶瓷摆件打碎的话,朴智旻会不会消失。


可又……


太伤钱了!


好歹两块呢!





为了省这两块的田柾国,又是去刺,又是热油,给朴智旻上了一盘价值好几十的秋刀鱼。


朴智旻趴在盘子边上,用田柾国给他削开的牙签当筷子。


朴智旻边吃边挑剔:哎呀,火候不对,鱼肉太老,怎么刺也没挑干净呢?


田柾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U CAN U UP。


朴智旻边吃边摇头:这么大个人,怎么听不得批评呢?还想不想当左护法了?


根本就没想过要当好吗?!


田柾国气的想给他来一个脑花崩。


磨了磨指尖盯着朴智旻看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你是不是变大了?


真的不是他的错觉吧?


朴智旻好像从一根拇指大变成了两根拇指合并起来的大小。


朴智旻揪了揪自己的衣服:是吗?我没感觉啊?


他又吃了一口秋刀鱼的鱼肉。


田柾国仿佛听见嘭的一声,他眼睁睁的看着朴智旻的左脚的大脚趾突的一下变大了。


就这一个。


十根并排的话,算是C位出道了。


朴智旻在他脑子哇了一声,把田柾国吓了一跳。


田柾国挺好奇的,凑得近了看,但这样容易斗鸡眼,比较花。


所以他把小学三级买的放大镜找出来了。


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情,放大镜在太阳光底下会聚集。


不过一会儿,田柾国就看一缕黑烟冒起来了。


他脑子里是朴智旻的大呼小叫,头疼欲裂,手指发颤,接的一碗水没办法拿稳,直接从头到脚把朴智旻浇了一身。


气的朴智旻在脑海里骂他:你这个鱼唇人类!


朴智旻水淋淋的站在太阳底下,冷的直打喷嚏。


震得田柾国脑仁一颤一颤的,像用筷子搅鸡蛋,十分酸爽的感觉。


唉。


这两块钱花的,遭多少罪啊。





他家里没有这么小的小人穿的衣服,只好裁了一块格子布给朴智旻盖着。


朴智旻换衣服的时候还很害羞,很大声的吼他:你转过去!不许偷看!


田柾国只好依言转身,心下撇撇嘴。


看,那也得能看见啊。


跟个米粒似的。


田柾国脑子里安静了,就估摸着对方衣服换好了。


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朴智旻披着格子布,顶着一个超大的大脚趾继续在吃秋刀鱼。


这心态。


稳的。


其实田柾国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小愧疚的,毕竟是他把朴智旻的衣服弄坏了:我找人给你补补吧。


说话间朴智旻的右脚脚趾也变大了,十分对称。


让有强迫症的田柾国舒心了一些。


于是他变得比之前热情了那么一点:这个能补好的。


朴智旻的牙签停了一会儿,复又头也不抬的继续吃秋刀鱼。


田柾国听见他在脑海里说:算了,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等我回到家里,这样的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田柾国不太自在的摸摸衣服的上的黑色小孔,心里想着什么时候去玩偶类的裁缝店找人帮他补起来。


因为朴智旻的声音听起来不像那么不在意的样子。


好像是有些难过,又带着些无可挽回的无奈。


田柾国看看安安静静在吃秋刀鱼的朴智旻,有点不太适应,他试图缓和气氛:那你家在哪里啊?有五百条小鱼干就真的能回去了吗?


朴智旻歪头看他一会儿:能吧,等我吃完了差不多就能恢复你这种人类的普通SIZE,然后再用点法术什么的。


田柾国这下有点兴奋了:你还会法术?!


朴智旻点点头,他决定给这个无知人类露一手。


田柾国见他从秋刀鱼的鱼尾旁边绕过来,对着他单手叉腰,然后伸手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


四周很安静。


四周没有任何变化。


田柾国一怔,正要解惑问话的时候忽的膝盖一软,小腿抽筋了。


他疼的抱着腿在地上左摆右滚,又听朴智旻在他脑海里哼哼笑了两声:哈,无知人类,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嗯……


说厉害也不是那么厉害。


但说不厉害,还真的挺疼的。


和朴智旻这个家伙一样,从根本上来说就是。


乱七八糟,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朴智旻终于吃完了一整条秋刀鱼,田柾国看着他也渐渐变成拳头一样的大小。


原先坐着的纸盒也撑不住他的重量而坍塌了,给朴智旻做张晚上睡觉的床成了抽完筋的田柾国的首要任务。


最后田柾国准备了一个长方形的盘子,上面先是垫了棉絮又盖了棉布然后铺了两三层的绒毛小布块。


扎了好几根手指,给朴智旻缝了一条被子。


颜色是朴智旻自己选的,柠檬黄。


田柾国看他躺进去之后,感觉朴智旻像块放在盘子里的鸡蛋卷。


有点好吃的样子。


朴智旻现在的脚趾都是一样大了,似乎被田柾国盯得有些害羞,一股脑的全部蜷缩进了被子里。


田柾国抓抓头发,关了灯。


临睡前田柾国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在黑夜里唰的一下睁开眼:朴智旻,你还没回答我,你家在哪里呢?


朴智旻不说话,但田柾国的脑海里却传来他的叹息。


田柾国好奇的问:是天之涯?


海之角?


很难回?


是连法术也所不及之处吗?


朴智旻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是能回却不可回之处。


那还搞什么小鱼干?


当什么左护法?


果然都是骗人的。


不过朴智旻到最后还是把地方告诉田柾国了,这让田柾国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拍开了床头灯。


朴智旻被刺的睁不开眼,耳边是田柾国炸雷一样兴奋的呼喊:无极山啊!我知道的!这有什么不可回?


从他家开始算,走路四十分钟。


坐公交车折一半。


打车就更快啦。


田柾国这下舒心了,似乎找到了暂时替代弥补朴智旻那件烧洞衣服的办法:我明天就带你去。





早上起来的时候,田柾国惊奇的发现朴智旻已经变得跟那种会说腹语的表演师带着的玩偶差不多大了。


盘子肯定是睡不下的,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朴智旻滚到了他的枕头边上,可能是晚上太冷扯了他一个被角盖。


田柾国把睡眼朦胧的朴智旻抱到洗漱台上,又拿出了从外面买回来的儿童牙刷和洗面奶给他。


朴智旻洗漱的时候,田柾国正跟玩偶熊作斗争。


他最多也就会缝个三角形的内裤,外衣是实在不会了,可这种大小的衣服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干脆买了只棕色的玩偶熊,整个从内部掏空,然后改了一下,给朴智旻当连体衣穿。


朴智旻好像不太想出门,田柾国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又不急着回家了,所以问他:你是不是因为小鱼干没骗到才不想回去的?没事啦,你回去之后,我也给你买,不过一次性是不可能了,分期付款行吗?


朴智旻拉了一下田柾国给他做的兜帽抽绳,在下巴底下打了个蝴蝶结:我不是说了吗?是不可回之处,不过……算了,咱们走吧。


他这样弄的田柾国反倒有些别扭,临关大门前又确认了一次:要不,不去了?


朴智旻没回答这个,只是朝着他伸出手:人类,抱着我,走路太累了。


带着他田柾国当然不能选择什么公共的交通工具,好歹他还有辆自行车。


他把朴智旻兜在怀抱里,拉上拉链:抓紧了啊。


他们追着晨风,一路往无极山踩了过去。


无极山这几年发展旅游业,为了游客搞了很多有的没的的传说。


有真有假,什么飞花双侠,凤凰涅槃之类的。


然后还在山上盖了座庙,吸引香火。


不过最近真的有个道士在里面住下了,神神秘秘的还带动了不少经济。


田柾国带着朴智旻往上走,边走边问:你家在哪儿啊?你们这一类的都住什么样的地方啊?


苍翠树柏,千年不变,可分明又是沧海桑田。


朴智旻此时已经差不多有三四岁的小孩子一样大小了,他贴着田柾国的脖颈,声音有些难过:不知道啊,我都不认识这里了。


还没等田柾国安慰他,他们中间就插入了第三道陌生的声音。


道士穿着白色的道士袍,挥了一下拂尘:原来是有缘人,到了。


朴智旻扭头看了看道士,然后揽着田柾国的肩膀:人类,咱们睡觉吧。


田柾国:……?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这么OPEN AND HOT,不太好叭?





朴智旻躺下之前还从田柾国那里要回了他的衣服,他抖了几下,衣服便完好如初了。


田柾国觉得很神奇,朴智旻把它摆在床头:等下我变多大它就会变多大。


田柾国想:那我之前费这个力做什么小熊连体衣啊?


越想越觉得他自己笨,这么想下去,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但和朴智旻并排躺在庙中厢房的床榻上后,便马上被浓重的睡意所席卷了。


阳光透过枝桠与木窗,在他的脸孔上打出树叶斑驳的碎影,被风吹拂着摇曳着沙沙作响着。


一如他的梦境之中,风声,树叶声,万物的声音纷纷传入他的耳朵。


为什么会如此的清晰呢?


田柾国还在思索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忽的被人从身后推了一把。


像是摇散了他的现实,彻底将他推进了梦里,让他再无旁观之感,彻彻底底的融了进去。


穿着与他同样白色道袍的青年人笑呵呵的看着他:师弟,都这个时辰了,还不往大殿去吗?


田柾国点了点头,回了个礼,想要捏决而起却被什么勾住了袍角。


他低头一瞧,原来是只化形都还没有化全的小猫妖。


只有他小腿高,头上还顶着毛茸茸的黄色耳朵,手掌也还是猫爪的形状,正用指尖勾着他的衣角。


对方还挺生气的:喂,人类,我是朴智旻。猫族大佬,是你的衣服下摆先动的手,还不快点帮我解开?


田柾国的师兄微微瞧了一眼只觉得可笑,嘱咐他快些解决之后便御剑而走。


田柾国拎着朴智旻的领子,把他提到半空中抖了几下,成功将他的爪子和自己的衣服分开了。


然后又把他拎到眼前,朴智旻的瞳仁骤的一下放大了。


这简直是史上最失败的化形变身,简直是破绽百出。


田柾国从百宝袋里摸出一条小鱼干塞进朴智旻的爪子里:行了,大佬,吃完赶紧回家吧。


被放在地上的朴智旻还被田柾国顺手摸了两把耳朵。


朴智旻捧着小鱼干,在心里唾骂:好个不要脸的人类,这、这就是人类世界里的那个什么非礼吧?是不是就想、想强迫他嫁给他啦?


他哼了一声,别过头:人类,我不会白拿你的吃的,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对方会趁机求、求婚吗?


朴智旻把小鱼干抱得更紧了一些。


定情信物反正也、也有啦。


那就快点吧。





可是这个人类和他想的不一样,又摸了摸他的耳朵,然后便御剑飞走了。


朴智旻化成一道流光跟在他的身后,心里止不住的想:玩什么欲擒故纵,哼,这人类,真怂。


搞得他都害羞了。


无极山顶,大殿之中。


神剑初成,人群鼎沸。


仗剑除妖魔,框抚我天道。


朴智旻被结界所阻不能近身,但他远远地还是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给他小鱼干的人类跪在中央,抬手越过头顶接过了那把让他天生胆寒的剑。


可更让他觉得不舒服的是,那些人看向那个人类的眼神。


充满怨毒的嫉恨。


所以,他决定要保护他的人类。


在田柾国飞出的大殿,离开结界的时候,朴智旻很精准的把自己投掷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人类见到他似乎没有特别的开心,但还是摸了摸他的耳朵:你怎么在这里啊?这里对你来说很危险的,以后不要再来了。


朴智旻觉得他的人类真是笨死了。


如果不是为了他,谁愿意来这种破地方,还要跟这种破剑同处一个后背?


朴智旻趴在田柾国的肩膀上:不行啊,人类,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愿望呢。


田柾国摇摇头:我没什么想做的。倒是你,这么晚了还不回族里吗?


说到这里朴智旻哀哀的叹了口气:回不了,到了该历练的年纪了。


田柾国倒是有些好奇:猫妖要历练什么?


朴智旻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古怪,但没有回答。


猫的历练就是报恩,每完成一个愿望就会长出一条尾巴,长到第九条的时候就是历练完成了。


朴智旻看看他藏起来的仅仅的一条尾巴,更伤心了。


他的第一个任务目标,他的人类,居然没有愿望。


是因为他的化形还不够人类的审美标准,不能让他的人类动心到想要娶他吗?


但明明人类就很喜欢他的耳朵呀。


是因为太害羞吗?


是因为害羞吧。


那么他就陪着他的人类,直到他不害羞为止吧。





对于精怪来说,不过弹指一瞬,便是人类一个漫长的十年。


这十年之间他的人类已经从英姿飒爽的少年走到了成熟俊美的青年。


但也只够让他去掉爪子,而毛茸茸的耳朵依旧没有修炼掉,尾巴也仍然只有那么一条。


更悲剧的是化形的身高,无论再怎么努力,就是比他的人类要矮上那么一点。


而且他的人类为了鼓励他还送了他一身略大的衣服,至今依旧只能挽着袖口。


朴智旻趴在枕头上看着他的人类和同门频繁的书信往来,每次写过书信之后他的人类都会神色郁郁。


所以他很讨厌田柾国的师门,但他的人类却必须要回去。


无极山顶,大殿之内。


他所不能进入的结界里,忽的爆发了一阵阵的喧哗。


朴智旻只见他的人类突的冲了出来,以符咒狂风将他卷起。


他们从未如此狼狈,从未如此惊慌,从未如此奔逃。


他的人类将他拒之山脚:走吧,朴智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朴智旻抖了抖耳朵,声音干涩颤抖:不、不行。你、对、你还没有说你的愿望呢,我不能离开。


他看着人类身后宛如流星群般的白衣道袍纷纷而坠,有人喧哗,有人叫嚣:成日里跟精怪厮混在一处,做了掌门,如何叫我们师兄弟心服口服?


神剑与他,掌门与他,可他呢?


可有身先士卒?


可有除魔卫道?


田柾国的目光之中有急有怒,还有许多朴智旻看不懂,看不明的情绪:我的愿望吗?那就是绝不许你再踏入无极山半步!


田柾国以符咒在地上划出长线,结界之力将朴智旻阻隔。


在朴智旻想要挣扎之时,一直站在田柾国身后的弟子忽然上前倾身抽走了他的佩剑:我等修道之人,怎可放过妖魔,且让师兄替你做了决断,日后坐上掌门之位,必谢我今日之举。


剑尖沁月光之寒,朝着朴智旻的心口直冲而来。


染上血色的绯红,却不是朴智旻的。


他的人类挡在他眼前,抬手颤抖着摸了摸他的耳朵:笨啊,不是让你快些离去了吗?





朴智旻因为此前种种而剧烈的颤抖起来,忽的被拉入温暖的怀抱之中。


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以前的身高,微微抬头便能贴住田柾国的颈侧。


血液奔腾而过的脉搏,不曾休止的匀速心跳渐渐安抚了他。


朴智旻不愿睁开眼睛,他喃喃:人类,你真是温暖。


田柾国轻抚他的后背,却让朴智旻更加难过:可为什么我的人类却不像你一样呢?


他的人类心口淌血,仍是费劲全力将他推走。


我的人类只会驱赶我。


推开我。


他被神剑剑气所伤,就此神魂撕裂,漂泊无依。


千年时间,全靠同族四处奔走,堪堪凑回一丝神识,置放在了与他本体相同的陶器上。


但尽管如此。


我的人类,依旧是,独一无二的。


田柾国觉得他的怀抱渐渐变空,变冷。


他听见脑海之中最后残留的叹息:啊 ……真是遗憾,我还不知道,我的人类,叫做什么名字呢。


他睁开眼睛,翻身坐起,只看见星星点点的光芒四散而去。


窗外有人透下一个挥着拂尘的残影:此间事了,已完成先代所托之事。


忽的,田柾国感到他心里产生了巨大的空洞感,仿佛上千年所累积的开心,欢喜,难过,忧伤都随之而去了。


他一直不停流泪,却不知为何。


所以,猫咪不该成精的。

评论(2)
热度(82)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