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金钱是衡量真爱的唯一标准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在日本巡演了小半年的歌舞剧《LIE》终于迎来了千秋场,因为动员人数再创史上新高的缘故,这最后一场似乎怎么都谢不完幕的样子。

 

在观众恋恋不舍的喊了第十六次安可的时候,朴智旻终于摇了摇头示意不再继续了。

 

作为座长更多的也要为其他体力透支的参演人员考虑,而且他自己想要努力表达谢意的心情已经全部浸透在每一场的演出之中了。

 

观众渐渐散去,整个会场从谢幕时的人声鼎沸到现在的寂静无声,可这连一点感伤感慨的时间都没有留给朴智旻。

 

前台是空了,可后台依旧是喧闹一片。

 

来往的均是各个地方的杂志社,报社,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接踵而至的取材采访,记者们在朴智旻休息室外排起了长龙。

 

虽说问题都大同小异,但朴智旻还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力求每个回答都有所不同。

 

过分体贴的应对让一边站着的经纪人有些忧愁的摇了摇头,他抬头看上墙壁上挂着的时钟,长针还差五分就走完一圈,马上就是新的一天了。

 

然而朴智旻于今日的工作却仿佛没有完结的尽头,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想着怕是马上电话就要响了。

 

果不其然在他送走刚才那位面红耳赤的女性记者之后,口袋里的手机颤颤抖抖的响了起来。

 

他抱歉的朝着新进来取材的记者欠身,又给了朴智旻一个彼此都懂的眼神之后离开房间到楼梯口去接这夺命连环CALL去了。

 

来电没有记录姓名,但这号码经纪人早就烂熟于心,任谁在小半年里每天接这个号码的电话都会记住的。

 

那边人的声音是十分好听的,就像清冽的泉水撞击着墨石,只不过现在略略压低了,显得有些风雨欲来的威压,“还没结束?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饶是那人根本看不见,经纪人还在连连鞠躬弯腰,“真的十分抱歉,因为舞台比原定结束的时间晚了好几个小时,所以……”

 

“所以什么?”那人根本不听解释,“我半个小时之内到,会马上接他回家。”

 

经纪人根本来不及回复,耳边就只剩下了忙音,他垮下肩膀叹了口气,从楼梯口探头看了一眼那条丝毫没有任何缩短迹象的长龙。

 

半个小时,怎么可能结束啊?!

 

经纪人苦丧着脸回到休息室,朝着朴智旻比了个传达那人规定了结束时间的手势。

 

朴智旻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变,像是看到了又像是没看到,依旧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耐心而细致的回答着记者提出的问题。

 

半个小时流逝的速度是很快的,那人也十分的守时,在指针声与经纪人的心跳声齐齐重合的时候咔哒一声压下了把手。

 

那人阴沉着面色站在门口,眼神冷淡的从捂着脸的经纪人和惊诧的记者身上毫不在意的滑过,最后像是蜜一样的黏在了朴智旻的身上。

 

他好像是整个人都融化,终于有了一丝的暖意,他一声不吭的绕到朴智旻的身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朴智旻不太在意,可记者却有些困惑又迷茫的看着那人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朴智旻小声的提醒,“我们可以继续了。”

 

“啊啊,好的,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您的理想型是?”其实朴智旻在预先收到的采访稿件里并没有看到这个问题,一瞧就是记者的私心提问,他还没有回话,就听身后坐着的人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记者被这一声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摸着脖颈低了头,“实在不好意思,如果这个问题您不想回答的话就当我没有问过吧。”

 

“没什么不好回答的。”朴智旻仿佛没有听到那声不满的哼气,歪头思索了一会儿,“就……游戏玩的好的人吧。”

 

朴智旻说完,经纪人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微微嘟起了上唇,眉眼间是怎么都压不下去的得意。

说好的要马上接朴智旻回家,硬是靠着玩自己的手指头,翘凳子腿,盯朴智旻的发尾撑过了漫长的三个小时。

 

一点都没有发火的迹象,反而还挺怡然自得的。

 

经纪人低着头,帮朴智旻收拾要拿的东西,顺势在心中腹诽。

 

田柾国。

 

田大总裁。

 

您可真好哄。

 

2

 

 

凌晨的东京街头一点都不冷清,相反遍布着不少神色匆匆的行人。

 

或是赶早班车或是刚刚结束夜班的工作,还有刚从居酒屋摇摇晃晃走出来的上班族,也不知是刚续了第几摊。

 

远处的天空渐渐要从墨灰转白,街灯到了熄灭的时间,整个空间朦胧的像是一个巨大的气泡。

 

朴智旻这才有了一切落幕后的实感,他有些怔怔的站在会场外,看天空里低低的飞过几只棕色的飞鸟,像是在灰色的布料上压过的针脚。

 

他看的有些入神,连田柾国的车子开过来都没发现。

 

直到田柾国下车,小跑过来给他套上了浅灰色羊羔绒的围巾和大衣。

 

他感受到了暖意才恍然的醒过来似的,手被田柾国握着,手指在对方温热的手心里微微打了个颤。

 

他被田柾国牵引着送上副驾,两个人在这封闭的狭小空间里才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刚才……”田柾国抿了唇,欲言又止的斟酌了一会儿,“刚才你说你的理想型是游戏打的好的人对吗?”

 

朴智旻觉得紧张的田柾国有些好笑,于是唇边不由得露了些笑意出来,稍微歪斜了身体依着车门用眼神慢悠悠的把田柾国打量了一遍,拖长了声音,“是啊……因为我不会玩游戏,所以觉得游戏玩的好的人很厉害啊。”他顿了顿,看着田柾国的侧脸挑了挑眉,“比如说……你啊。”

 

田柾国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整个空间里的气氛莫名有些粘稠,他是挺开心的但又不敢那么开心,嘟嘟囔囔的回了一句,“泰亨哥,玩游戏,也挺厉害的。”

 

朴智旻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提到金泰亨,只好顺着他的话回了一句,“是啊,以前我们组队总是他救我。”

 

田柾国听完翘了一下唇,明明是他先提起的金泰亨,现在又不爽起来,“如果跟我组队,我根本不会让你有危险。”

 

朴智旻皱眉有点无奈的笑了笑,他不太明白这话题是个什么展开走向,不过既然提到了金泰亨,他刚好想到了一件事情要跟田柾国说,“《LIE》的巡演已经结束了,恰好泰亨在日本有注资的度假区,邀请我们一起去。”

 

田柾国有点不情愿,他本来打算直接带朴智旻先回国的,但金泰亨也算是他的朋友,而且他也不会反驳朴智旻的想法,只得点了点头,“什么时间?”

 

朴智旻翻了翻手机,查看他和金泰亨之前的来往消息,“说让我们今晚就过去,那边有现成的房间,正好还可以泡泡温泉放松一下。”

 

朴智旻在导航里输了地址,田柾国扫了一眼直接打了方向盘往地图上的红点开过去。

 

路上朴智旻已经跟金泰亨联系过了,他们到的时候金泰亨正在正门的地方等,见到他俩很是开心,上去就是一人一拳。

 

朴智旻挺开心的踹了金泰亨的屁股,田柾国只在一边摸了摸被打过的地方默不作声。

 

朴智旻回头看了田柾国一眼,于是又踹了金泰亨一脚,惹得金泰亨又要打回来。

 

两个人闹了好一会儿,金泰亨才想起揽过田柾国,连拖带拽的把两个人带到了贵宾厢。

 

料理和温好的清酒陆陆续续端了上来,三个人许久未见,话还没说上几句,杯子就已经碰过两巡。

 

爽口的米香味让人心情愉悦,鼻尖萦绕着的酒气却又带着点点愁绪。

 

金泰亨用胳膊戳了戳一边比平时还闷的田柾国,“你怎么了今天?嫌我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我这不也是很久没见智旻了,想他来玩玩放松一下。”

 

田柾国仰头将杯子里的酒喝尽了,神色郁郁的看了一眼金泰亨,“我玩游戏肯定比你厉害。”

……啥?

 

3

 

 

俗话说的好,饭可以乱吃,话不能胡说。

 

金泰亨虽然不明白田柾国为什么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但还是挺了挺脊梁,“不,说实话,还是我更厉害一点吧。”

 

田柾国气闷的鼓了一下脸颊,眼神瞥了一眼朴智旻。

 

朴智旻换了酒盏,浅浅的清酒快要漫出来似的贴着边缘形成了一层透明的弧度。

 

他专心致志的对付手中的酒,没有关注田柾国与金泰亨正在说什么,自然不知道田柾国的视线落在了他的唇上。

 

看着他先是伸出舌尖碰了碰那稀薄的弧度,然后用花一样的唇瓣含住了酒盏的边缘,仰头一饮而尽。

 

田柾国跟着吞咽了一下,眼神热切。

 

一边的金泰亨抖了抖,连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疾步走到窗边,拉开了绘着波浪与海鸟的纸拉门。

 

企图用窗外吹进来的夜风驱散这一室升腾而起的旖旎。

 

错啊,大错特错啊。

 

金泰亨看着远处在四周灯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的湖水,他放着广阔的世界不去游玩,偏偏要在这狭室里跟情侣一起喝酒。

 

这不是找虐吗?

 

轻柔的晚风带着樱花飘了进来,被风吹拂着的朴智旻放下了酒盏,双手向后撑住了往后仰倒的身体。

 

他长长的呼气,这才终于从巡演的紧张气氛中挣脱了出来。

 

他眯着眼睛看向田柾国,田柾国却因为刚才那别样的心思飞速的转开了眼睛。

 

朴智旻不明所以,觉得有些莫名,想要凑过去跟田柾国说话的时候,金泰亨坐了回来。

 

金泰亨换了杯子,伸手拿过了桌上其他的酒瓶,反正虐是已经被虐了,那喝总要喝个痛快吧。

 

灌不倒朴智旻,但他可以灌倒田柾国啊。

 

以往田柾国不想喝的话,哪怕是用暴力都能制的金泰亨发誓再也不敢,可今天却是中邪一样的听金泰亨煽风点火,胡言乱语,无论劝酒词是什么一律都喝。

 

朴智旻看的奇怪,想要拦,可都被金泰亨三番两次的给挡了回来。

 

田柾国喝的太多又太快,几杯混酒喝下去后马上变了脸色,皱着眉用手抵在胃部。

 

朴智旻一瞧便连忙起身跑出去买药,金泰亨扶着田柾国躺下去,后悔的用手抓发尾,“我当你知道自己能喝多少呢,原来你真的心里没有那个什么数。”

 

田柾国虽然难受但也没有想吐的意思,安安静静的缩在另一块铺着被褥的榻榻米上。

 

朴智旻回来的时候,金泰亨很迷茫的跟朴智旻对上了目线,“我觉得田柾国脑子不太好。”

 

朴智旻过去,用脚踹了金泰亨的屁股,“你脑子才不好。”

 

“我说真的!”金泰亨一只手揉他被踹过的地方,一手在榻榻米上拍了一巴掌。

 

这么一震,像是打开了田柾国的牙关,让田柾国不舒服的哼气声细细的飘了出来。

 

惹得朴智旻护短的又拍了金泰亨的后背一巴掌,简直要委屈死小脑斧。

 

这时又听皱眉头,闭着眼睛的田柾国似梦非醒的嘟囔了一句,“智旻……对不起……”

 

4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朴智旻回想近日来两人的相处状况,就算要说抱歉的也应该是他才对。

 

因为歌舞剧《LIE》巡演的关系,他跟田柾国这小半年里可以说是聚少离多。

 

朴智旻不明所以,眼神瞟到金泰亨发现对方老神在在的环着胳膊连连点头,“我就跟你说是真的了,刚才你出去买药的时候,田柾国一直嘟囔说他自己对你是‘强取豪夺’,‘趁人之危’什么的,说他知道你跟他在一起之后其实每天都过得很不开心,但他‘自私自利’不想放手,他很后悔什么的。”

 

朴智旻越听越是发懵,这四个字四个字的一看就不像是金泰亨能编的出来的。

 

饶是他很护短,现在也不禁有些赞同金泰亨的说法。

 

田柾国,真的有点笨的。

 

朴智旻盯着田柾国皱着眉头的脸孔看了一会儿,不由得小小叹息了一声。

 

金泰亨见他不想说话,很识趣的退出去。

 

他站在纸门后想,田柾国这个恋爱谈的,喝醉了就道歉,讲究。

 

想罢摇摇头的走远了,顺带吩咐了人过去清理一下,给他们两个留一个干净整洁的空间。

 

侍应生来的很快,手脚麻利的撤了食物只留下了一小瓶清酒与新换的白瓷酒盏,然后在通风处点燃了一支祛味的茉莉线香。

 

许是空气里的味道好闻了一些,田柾国此刻已经舒缓了眉心,安稳的睡了过去,朴智旻不想扰了他的睡意,买回来的药也被搁置在了一边。

 

邈邈上升的烟气跟随着风的方向左右飘散,朴智旻看了一眼田柾国,看他纤长的眼睫落下的那一小片阴影,略略晃动了心神。

 

其实田柾国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大约能猜到是为什么。

 

毕竟他们决定要在一起的那个时间和节点实在是太不完美,正逢他人生的最低谷,带着一身的狼狈与疲倦钻进了田柾国的怀抱里渴求着庇护与温暖。

 

我明知道他是一个如此温柔的人,所以选择了这样卑鄙的靠近。

 

如果要说抱歉,那应该是我吧。

 

朴智旻眸光微闪的看向田柾国,他其实很想问上一问。

 

为什么我喜欢你的心意路人皆知,而你却一无所察呢?

 

朴智旻一边想着一边填满了酒盏,这酒不知是金泰亨从哪里弄来的,除了酸涩之外再无它味。

 

不过现在倒也是应景,想来自从答应与田柾国在一起之后就很少感知到这种味道了。

 

今天田柾国酒后的三两句真言,似乎又把他拖回到了过去的那个不堪回首的节点。

 

5

 

 

而在这个不愿回忆的节点之前,朴智旻的人生可谓是顺风顺雨,无忧无虑。

 

有挚友金泰亨相伴的幼年时光,与田柾国相识的青春岁月。

 

待到一切支离破碎回望过去,总觉时间就是汪洋大海中的小船,风雨飘摇之下再也瞧不见它的身影,再也寻不到丝毫的踪迹。

 

只有船只的残骸孤零零的沉没在心中孤独的海。

 

朴智旻闭了闭眼睛,在心里去抚摸折断了桅杆,想起初见田柾国时的过往。

 

那时春季的修学旅行从首尔出发来到了日本东京,正逢樱花初开,神社也被整个笼罩在满开的樱花枝桠之下。

 

他往塞钱箱里丢了几枚提前换好的硬币,摇动了蓝白双色的麻绳,伴着响铃声双手合十拍了两下,诚心诚意的闭眼祈祷。

 

待他再睁眼的时候,刚好有风吹拂过来,樱花的花瓣聚在一起在空气中打着旋,从他眼前掠到远处他人的鞋尖处。

 

朴智旻的视线随着樱花一起飘了过去,由黑色的帆布鞋往上是藏蓝色的校服裤。

 

朴智旻脑子里打了个突,视线忽的变得有些慌乱和紧张,连忙再往上扫过去,最后定在了那人英隽的面孔上。

 

到此,仿佛视野中浅粉色的樱花以秒做计的绽放枯萎坠落,云层舒展蜷缩从灰到蓝又转白。

 

最后这一切全部褪掉了颜色,徒留那个单手插在裤兜,单手摸着发尾的人在闪闪发光,鲜艳无比。

 

金泰亨不合时宜的拦肩打断了他的宛如电影慢镜的画面,“看什么?”

 

朴智旻沉默不语,而视线却依旧黏着,金泰亨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在他耳边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揶揄笑音,“田氏企业的小儿子,刚回国,因为脑袋好像还挺聪明的,所以跳了级现在跟我一个班,不过我觉得他跟我们不是一路人。”

 

朴智旻连目线都不愿撤回,听完金泰亨的话反而唇边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怎么就不是一路人了?”

 

对面的田柾国对他的焦灼的视线有所察觉,站在樱花树下缓缓的回头,与朴智旻的视线在空中碰撞。

 

然后田柾国皱眉,迟疑了一会儿,迈开步子朝着朴智旻的方向跑了过来。

 

耳边有金泰亨在回答他问题的声音,“唉,这就好比我们是老虎和猫,而对方却是兔子啊。”

 

但朴智旻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他只能听到他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这让他忍不住抬手轻轻叩了几下心口,他的心里似乎有一场肆虐的暴风雨,而这一切都被他死死的锁在喉间,最后只溢出一声小小的叹息。

 

田柾国的每一步都像是踏着樱花,芬芳朝气的停在了朴智旻的面前,“智旻……?学长,集合了。”

 

朴智旻宛如真的对着一朵稚嫩的花,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他憋着气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简短的对话开启了命运的齿轮,可谁也未曾想过会如此的波折横生。

 

但无论经历过什么他依然觉得,不是一路人又怎么样,是猫咪与兔子又怎么样?

 

只要现在……

 

朴智旻低头看向熟睡的田柾国,田柾国睡觉很老实,嘴唇微微翘着,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惹得朴智旻不自觉的笑了几声,然后忍不住要安慰他一般低下了头,在他柔软的唇上吻了吻。

 

像怜爱的吻着一朵悄然开放的花朵。

 

只要现在是猫咪的小兔子,是朴智旻的田柾国。

 

就好了。

 

6

 

 

宿醉的感觉不大好,田柾国早起的时候脑袋里的神经似乎全部打结了似的抽疼成一团。

 

他从喉咙里挤出了几声哼唧,满脸苦痛的揉着太阳穴,迷迷糊糊勉强睁开一半只眼睛,恰好瞥见了睡在一边的朴智旻。

 

昨晚没有合上纸拉门,夜风徐徐的吹了一晚,现在施舍般的让阳光铺满了整个屋子,也将朴智旻露在被子外的秀气面容裹了进去。

 

就好像是白色的年糕沾满了金黄色的蜂蜜。

 

实在是秀色可餐。

 

田柾国喉间猛地吞咽了一下,他想吻他,却又不忍吵醒他。

 

《LIE》的巡演才刚刚结束,朴智旻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休息,难得能睡得这么好。

 

田柾国只好大力搓了搓自己的脸颊和后脑勺的头发,有些懊恼的无声抓狂了一会儿便连滚带爬的跑进洗漱室里了。

 

殊不知在他醒过来的时候,朴智旻也早就醒了,他睁开眼睛,眸色暗沉的盯着洗漱室的纸拉门看了会儿,随即皱着眉头拉起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

 

直到田柾国悄声的退出屋子阖上纸门后才慢慢坐了起来,他向后梳了一把头发神色郁郁的进了洗漱室。

 

洗漱室里还有热气没有散尽,凝在墙壁上的水珠正顺着缝隙往下淌。

 

朴智旻出神的盯着瞧了好一会儿,他忽然想到一个让他无比糟心的可能性。

 

田柾国昨晚的道歉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对不起究竟是对不起什么?

 

是对不起过去,还是对不起现在?

 

或许……是要分手吗?

 

朴智旻突的打了个激灵,猛地清醒了过来。

 

昨晚睡前的自我安慰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越想越觉得正确,越想越觉得可能。

 

他憋不住想要马上找田柾国问个明白,因此在快速整理自己的时候还差点弄混了牙膏与洗面奶。

 

大厅里早就到了的田柾国正在跟金泰亨聊天,看到朴智旻一脸慌张冲过来的时候立马变了神色,连忙伸出手臂将朴智旻接过来稳住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你……”朴智旻刚吐了个字音便卡壳了,他就这么说出来的话,如果田柾国求之不得的立马点头同意了该怎么办?

 

朴智旻看向田柾国的眼睛,急切在里面寻找着自己想要的答案,可对方的眼瞳中除了满满的担心再也看不出其他的情绪了。

 

朴智旻在心里微微的摇头,不能问,如果问出口,或许连这仅剩的担心也要消失了。

 

他缓缓的借着田柾国手臂的力量撑直自己的身体,只要他一天不问,这假象就会继续持续下去。

 

哪怕多一天都是好的。

 

我想他喜欢我。

 

7

 

 

“没什么,”朴智旻有些心神恍惚,好在一旁的金泰亨适时的切断了这古怪的氛围,“好了好了,本来你们两个已经起的很晚了,再耽误下去怕是天黑都到不了。”

 

“要去哪儿?”朴智旻还以为今天他们就可以回国了,哪知金泰亨还安排了别的节目,田柾国倒是一脸了然,“那就快走吧。”

 

朴智旻心中有事没有心情开口说话,田柾国也就一起跟着安静下来,期间时不时的看向朴智旻的侧颜,偶尔皱下眉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原本在金泰亨预想中的休闲之旅,现在是透着一股诡异的沉默。

 

沿路的风景很是熟悉,成排的樱花树飞速的从朴智旻的眼瞳中掠过。

 

故地重游并没有让朴智旻的心情好起来,反倒是加重了他心中的郁结之气。

 

一些带有特殊意义的地点,总要跟一些事情联系起来。

 

朴智旻能想到的,显然都不是什么能让他开心起来的。

 

神社依旧是那日他与田柾国初见的神社,分明岁月流逝,却未有任何改变。

 

尚未绽开的樱花花苞满满的挤在枝头,金泰亨说自己当了司机已经很是辛苦便不肯再当个灯泡发光发热,从两人背后一推把两人推进了神社的领地。

 

脚下的石板路平整光滑,朴智旻一直低着头,怕是一路上踩过几张都看的一清二楚。

 

他沉默无声,一旁的田柾国却似乎不想再继续忍耐,几个深呼吸后开了口,“这里是我跟智旻第一次说话的地方。”

 

许是他们来的太晚,夕阳都已经快落了。

 

朴智旻闻声起眸看向田柾国,橘红色的光点落在对方的眼睫上,正随着他有些紧张的呼吸微微的颤动。

 

田柾国说的是第一次搭话,却不是初见。

 

朴智旻有些困惑的神色让田柾国有些失落的勉强笑了笑,“第一次见智旻,是在联合商会,那时候智旻正跟着泰亨哥一起玩什么寻宝游戏。”

 

只有豆丁大的孩子们穿梭在会场桌椅和成年人的小腿之间,嘻嘻哈哈的玩闹个不停。

 

朴智旻跟金泰亨打赌看谁先能将之前丢弃在各个角落里的糖果找回来,为了胜利,金泰亨不得已的从一个奶娃娃的手里硬生生的抢了一颗糖过来。

 

谁知奶娃娃一急憋了一口气之后整个人放声大哭,可能是奶娃娃的眼睛太大,眼泪也非常大颗,像珠子似的顺着圆嘟嘟的脸颊不停的往下流。

 

奶娃娃头上还带着顶兔耳朵的宝宝帽,现在眼睛红彤彤的就更像了。

 

朴智旻为了给金泰亨收拾烂摊子,一边抚摸着奶娃娃的后背一边敲的金泰亨满头包。

 

“小兔兔你表哭了好不好哇。”朴智旻开始翻自己肚子上的小口袋,把他找回来的糖果翻出来放进田柾国的手心里,“这些都给你哇。”

 

奶娃娃哭的根本停不下来,朴智旻见安慰不住也有些着急了,鼻子一抽也跟着哭了起来。

 

奶娃娃见他也哭了,又一边哭一边挣扎着把手心里的糖还给了朴智旻。

 

金泰亨左看看右瞧瞧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嗓子一扯马上加入团战。

 

最后三个人一起哭的声嘶力竭,各自被家长寻声抱走。

 

田柾国能记住的事情,没道理比他还年长两岁的朴智旻记不住。

 

随着田柾国的讲述,尘封的回忆渐渐破冰,虽然是幼年时发生的事情,但还是让人忍不住面红耳赤埋首手心。

 

怎么也没想过,给田柾国留下的第一印象居然会是痛哭流涕。

 

田柾国倒是忍不住笑起来,“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再见见这个分了我糖果,跟我一起嚎啕大哭的人。”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所以提起这个做什么?”朴智旻原本郁郁的心情终于被这份回忆冲淡了一些。

 

田柾国抿唇伴着最后夕阳的橙色余温垂眸望向朴智旻,“我想让你知道,长久以来,我心心念念你。”

 

8

 

尽管……

 

田柾国的表情有一丝的怔忪,太阳在此刻陷下,墨灰色的空间里两人的呼吸咫尺可闻,“智旻,对不起,我……”

 

田柾国的话还没有说完,神社里就来了不速之客。

 

被人架住一路拎上来的金泰亨欲哭无泪的看着他们俩,周遭冒出来的十几位身强体健的黑衣人将他们围成一圈宛如十几个灯柱。

 

金泰亨哭丧着脸,“你们别怪我啊,他们说我要是不带路,就把我在日本鬼混开休闲度假区的事情告诉我爸妈。”

 

朴智旻无奈摇头,“出息,那你就背叛亲友?”

 

金泰亨假意摸了一把泪,“反正这些人咱们从小就熟,估计也没什么大事,你们俩早去早回啊。”

 

来的这些人阵仗虽大,但每一个都是熟悉的面孔。

 

朴智旻见过很多次,是田家的私人行动队。

 

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外乎一个原因,那就是田柾国的家人也来日本了。

 

并且想与他会个面。

 

领头的人露出一点愧意,“夫人想请朴先生一见。”

 

朴智旻点点头,证明了自己想的没错,而田柾国却有些反常的快速拦在他身前,“不见,不见。”

 

“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没见过。”如果朴智旻没看错的话,他在田柾国有所行动的时候瞧见了那些人中的几个紧张的将手摸上了后腰。

 

那里一般别的都是小型的甩棍。

 

这是要做什么?

 

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朴智旻轻轻推开田柾国拦在他身前的手,“既然是要见我那我就一个人去,柾国你跟泰亨回去等我。”

 

那些人似乎也有意将他与田柾国分开,在他离开田柾国的瞬间立马阻隔了两人,朴智旻在乘车离开前只能听到田柾国焦急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已经入夜,尽管路上有路灯的灯光,但他依旧分辨不出这是开上了哪条高速。

 

车子无声的在暗夜中奔驰,一个小时后终于在某栋会所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会所的性质虽然跟金泰亨的度假区差不多,但这里显然私密隐蔽很多。

 

郁郁葱葱的树木围在主楼两旁,只余下一条弯曲的通路。

 

来接他的私人卫队站在朴智旻身后怕他反悔似的完全挡住了他的后路,朴智旻也确实没有想偷跑的意思很干脆的耸耸肩径自往尽头走了过去。

 

9

 

会所的侍应生似乎已经等他很久了,见朴智旻来了便迫不及待的引领着他抵达了预定好的位置。

 

田夫人却并不着急,听见朴智旻进来的声音也没有回头,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外。

 

朴智旻走的近了才看到窗外就是他来时的走的那条路,虽然现在的地方有些高,但还是可以勉强辨认个清楚。

 

田夫人不说话,朴智旻也只得安静乖巧的坐在她的对面。

 

对方似乎没有预料到他能这样的沉得住气,趁着侍者来添茶换盏的时候终于开了口,“智旻,好久不见了。”

 

“是的,很久不见了,您过的还好吗?”茶香在二人之间徐徐的散开,渺渺的烟气让他们彼此瞧不见对方真切的模样。

 

其实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问候。

 

朴智旻拐走了她心爱的小儿子,做母亲的怎么能过的好?

 

所以田夫人并没有接这话,以微笑代答,然后他们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默。

 

田夫人透过白色的烟气静静的看着朴智旻,她知道对方其实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

 

如果没有跟她的儿子在一起,她也会很喜欢他的。

 

可现在她一看她就会想起诸多令人不悦的往事,譬如她的小儿子跪在她的面前请求她的成全。

 

“为什么啊?柾国……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手绢掩住了她沾满泪痕的脸,但掩不住田柾国哽咽的声音,“我需要智旻,妈妈。”

 

她的儿子说的是他需要智旻,而不是朴智旻需要他。

 

尽管那时候的朴氏已经大厦忽倾,朴氏夫妇双双殒命,朴家只剩下了一个刚刚毕业的朴智旻。

那时她也问过为什么,现在她仍想问为什么。

 

一无所有的朴智旻有什么可以被需要的?

 

她疑惑的视线在朴智旻身上转了几圈,然后再次移到了窗外,楼下田柾国的车子已经到了,人正跟卫队起冲突,蛮不讲理的往里冲。

 

虽说声音传递不到,但画面也很是吵闹了。

 

田夫人有些无奈的微微皱眉,她难道是吃人的怪兽吗?她又不会将朴智旻怎么样。

 

她只是有一个问题想要得到回答,“为什么非要是柾国呢?”

 

“因为我用一千円向神明许愿了。”朴智旻似乎有些答非所问,他的心已经全然系在了窗外楼下的田柾国身上。

 

他快速的站起来,朝着田夫人欠身,然后便想要匆匆离开。

 

田夫人为了阻止他的离去快速的接道,“那么我可以用百万千万,买回你的愿望。”

 

樱花满开的神社,闯入他眼眸中的田柾国。

 

让他用一千円向神明许愿,祈求……

 

田柾国的喜欢,会像樱花一样,降落在他的身上。

 

“可我也会用百万千万的喜爱,让神明拒不受理。”

 

10

 

 

朴智旻来到正门处的时候,田柾国恰好破除了卫队的阻挡,势不可挡的冲了进来。

 

田柾国一把抓住了朴智旻的手臂,声音因为太过紧绷而不可抑制的颤抖,“你想都别想。”

 

朴智旻不明所以,“我想什么?”

 

田柾国加重了自己的手劲把他往自己的怀里扯了一步,“逃走,或者是离开我,智旻,你想都别想。”

 

他抬起手环住朴智旻的腰身,埋首在他颈间,语气是少有的阴狠,“我知道智旻不喜欢我,但是我不会放你走的。”

 

朴智旻的脑海里那些诸多的疑问此刻终于恍然连成一线,他一巴掌拍向田柾国的后背,“所以你早就知道她要来日本,今天才带我去神社打预防针的?”

 

田柾国又把自己的脸孔往朴智旻的脖颈处埋了埋,闷声应道,“是。”

 

他瓮声瓮气,“我真的很害怕……因为我知道我只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而已,但怎么才能让智旻喜欢我的办法,我还没有想到。所以你不要走……我会比现在更努力的喜欢智旻。”

 

朴氏当年忽逢大难,他趁机而入陪伴在朴智旻的身边,利用朴智旻的谢意与愧疚让对方同意了与自己交往。

 

尽管……

 

尽管朴智旻不喜欢他,尽管他强取豪夺,尽管他自私自利。

 

他仍是不想放手。

 

朴智旻趴在田柾国肩头,几乎是哑然失笑,现在他真的觉得金泰亨说的话确实没错。

“田柾国,或许你真的是个笨蛋吗?”

 

朴智旻思来想去,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都觉得田柾国很笨。

 

他伸手抓住田柾国的衣服把对方从自己身上拉起来,双手捧着田柾国的脸颊一顿揉搓,“你真的是要气死我啊。”

 

所以这几天他的忐忑不安是为了什么?

 

田柾国的心意没有传达到,他的心意也没有传达到。

 

他们在一起的这几年,明明都在拼尽全力的喜欢着对方,而对方却都全然没有感觉?

 

这算是什么事啊?

 

朴智旻想哭又想笑,他晃了晃田柾国的脑袋,“你给我听好,在刚才,我拒绝了百万千万,就是为了留在你身边。”

 

他捏田柾国的脸,“我明确的告诉你,我喜欢你,田柾国,听明白了吗?”

 

田柾国甩甩头,甩开朴智旻的手,似乎一时半会儿还消化不了这个消息,又很是懊恼告白被朴智旻抢先,最后竟然咬牙切齿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笔拉着朴智旻去前台找了张白纸。

 

他一边用食指关节擦眼泪,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嘟嘟囔囔,“为我拒绝了金钱的诱惑,这真的很好。你要知道不就是百万千万,我也可以给你。"

 

其实他也不懂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说什么。

 

但是他知道,如果他不做这古怪的行动,不胡言乱语的话,他就要被心里漫出的幸福淹没了。

 

这惶恐的幸福感让他的心脏又酸又涩,疯狂的从眼睛里涌出来。

 

田柾国眼泪齐刷刷的往纸上掉,砸出一阵噼啪的微响,在朴智旻心里落成一圈又一圈的温柔涟漪,可他偏偏还要逗他,“田柾国,你怎么哭啦?”

 

田柾国笔下的字都被眼泪打的晕开了,恼羞成怒的抬头带着哽咽吼,“我才没有哭!”

 

朴智旻探过头去看他写,“ 每天付朴智旻先生五块两毛一。”

 

简直是稀世好总裁变成了绝世小抠比。

 

他不由得撇撇嘴,“那你这辈子付不完怎么办?”

 

田柾国真是要气死,他觉得朴智旻根本没有理解他的浪漫,恼着喊,“那就下辈子继续付!”

 

哪知朴智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田柾国怒气冲到头,却又掉进了一汪泉水似的眼睛里。

 

朴智旻点点头,“下辈子继续付吗?”

 

他甚至比田柾国还迫不及待的在这张“付账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朴智旻亮晶晶的眼睛含着笑的弯成了田柾国最爱的弧度,他听见朴智旻自答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呀,田柾国。”

评论(2)
热度(156)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