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酥糖】死局 · 下

※苏三省X唐山海

※车 车 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难吃 难吃 难吃 也说三遍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毕忠良站在门口的柱子边上,稍稍侧身,他怕万一等会儿闹起事来,子弹不长眼的把他给咬了。苏三省带着人从楼上走过来,舞厅中的人看见他纷纷让路,拥挤的人群硬是给他开出一条通道来。

 

杀的人多了,总归是有些好处的。

 

毕忠良整了一下领结,看了一眼楼上晃动的珠帘,“唐队长呢?”

 

“侍应生端错了酒水,正晕着呢。”苏三省往毕忠良视线所及之处轻微动了一下身体,毕忠良生性多疑,肯定是不信的。不过这事的信与不信对苏三省来说都没什么所谓,反正他们的任务已经是完成了。

 

“唐队长还有品不出的酒,这可真是稀奇。”毕忠良在暗影里瞥了一眼苏三省,“让你们来是盯人的,不是来喝酒的。”

 

“来舞厅不喝酒,”苏三省看向远处的陈深,“难道也要我们像陈队长一样喝格瓦斯吗?”

 

安静的米高梅里听得毕忠良没好气的一声吼,“还不给我滚过来!”

 

陈深在远处的沙发上摊手耸了一下肩膀,慢悠悠的晃了过来,走的漫不经心,视线所及之处全部记进了脑子里,“真是倒霉,又被你抓住了。”他看了一眼苏三省,“以后,我可是要防着点了。”

 

“陈队长为人洒脱随意,在这种地方看到也是平常。”苏三省又不是什么软柿子。

 

毕忠良站在中间嫌烦的挥了挥手,“都站在这里做什么?把嫌疑人押回去。”他推了陈深一把,“还不快去,到时候记得上是你的功劳。”

 

毕忠良跟陈深带着八个嫌犯先行,吩咐他和唐山海收尾,毕忠良走前又嘱咐了一句,“喝晕了,”他带着审视的眼神看了看苏三省,“你记得把人安全的送回去,上海这地方,谁知道下一秒还有没有命在。”

 

苏三省一向波澜无惊的黑眸里起了微微的涟漪,在毕忠良离开之后终是忍不住的舔了一下唇。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400707

 

苏三省掀开一直覆着唐山海眼睛的领带,于黑夜中无声的在他湿漉漉的眼睫上印了一个冰凉的吻。

 

唐山海这一昏迷便是一天一夜,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家里。全身上下除了酸疼之外没有任何的粘腻之感,如果不是这酸疼,唐山海真的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一场暗无天日的噩梦。

 

他费力的支起身体,床头柜上有玻璃杯,是之前他倒的水,早已经凉了。唐山海顾不得是过了多长时间的,他喉咙一片火辣,仰头而尽。冰冷水流顺着食道而下,让他轻轻打了个颤,也激醒了他还有些迟钝的大脑。他喉咙正火辣辣的疼着,却挡不住他愤怒的出声,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苏、三、省。”他掷出水杯,话音与脆响同落。

 

苏三省大概给他找了个重症感冒的借口,回行动处的时候毕忠良也没在意他这几天没来上班,总觉得是别有深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嘱咐了一句,“小心身体。”

 

唐山海心里憋着一口气,在办公室看到苏三省的时候终于爆发了,他在重庆的时候身居要职,出入都有下属打手保镖之流随行。身手上怎么可能打得过苏三省,苏三省一边躲闪,一边不轻不重的推拉几下,感觉上像在逗着唐山海玩。

 

他看着唐山海气喘吁吁,眼神里马上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其实他对唐山海的怒气从心里竟是有几分开心的,唐山海在此之前一直是一身贵气,让他连接近都是问题。只能那样远远的望着,可现在唐山海绝对没办法漠视他,不是吗?

 

唐山海愤恨的眼睛里装着一个神色淡漠的苏三省,他不知这人已于心底无声的笑开。他拳拳对着那张欠揍的脸,然一个拳印都未曾印上。不过几十招的功夫,便被苏三省捉到了空隙,一把制住反身压在了办公桌上。

 

苏三省贴着他的耳边,暧昧无比,“这些天,唐先生是不是很想念我?”

 

他不怕死的伸出舌尖轻轻滑过唐山海的耳廓,“我不是说了吗……?”

 

唐先生,苏某对你倾慕已久。

评论(25)
热度(294)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