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酥糖】蛇与鼠

※苏三省X唐山海

※甜饼,一发完,是CP就会有的仓鼠梗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唐山海在行动处吃过午饭之后去了休息间午睡,一觉醒来,天昏地暗。

 

他在黑暗中摩挲了一会儿,感觉不太对,难道这一觉是睡到晚上了?

 

唐山海挪了几步,发现前面终于有了一束小小的光,他连忙朝着光的地方奔了过去,走到头之后彻底愣住了。

 

巨大的桌子,巨大的椅子,连他睡觉之前喝水的杯子都好像比他高了。

 

唐山海抬手惯性的想整理一下的自己的领结,可胸前滑滑的什么都没有,他低头一看,是一坨橙黄色的绒毛。唐山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这是……爪子吗?

 

未等唐山海反应,门口传来了柳美娜的声音,“唐队长,你醒了吗?处座正找你呢。”柳美娜敲了几次门都没有等到回音,毕忠良交代的事情她不敢怠慢,扭开把手推门进来打算直接把唐山海叫起来。

 

可这一进门并没有看见唐山海的人,只有躺椅上一套衣服和袖口里钻出的一只……

 

“啊——!老鼠啊——!”柳美娜的喊声穿透力实足,不过多时就听走廊外一阵七零八落的脚步声。

 

唐山海被她吓了一跳,想逃跑又不敢从躺椅上跳下去。

 

这么高,身为曾经的人类完全做不到好不好?!

 

 

2.

 

苏三省刚从外面办事回来,脸颊上还溅着血点,“吵什么。”他语调阴冷,立刻将走廊上的人全都冻住了,柳美娜哆哆嗦嗦的指着休息间,“有……有老鼠。”

 

苏三省看了她一眼,倒是没说什么,转身往休息间看去,唐山海的衣服上正有只毛茸茸的橙黄色物体左转右跑的。

 

苏三省过去,两根手指捏着脖颈拎起来,托在另一只手的掌心里。唐山海被扯起来的时候还没刹住的在空中瞪了几下爪,苏三省和对方黑色的小豆豆的眼对视了一会儿,回身看了一眼柳美娜,“一只仓鼠也值得你大惊小怪。”

 

苏三省托着仓鼠很快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柳美娜依着门耸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打了一下刘二宝的肩膀,“仓鼠怎么了,还不都是老鼠,真是吓死人了!”她的视线在休息间里转了一圈,“可这唐队长去哪儿了呢?真是奇怪,也没听人说他出门了啊。”

 

 

3.

 

苏三省的办公室唐山海来的很少,不如说是和苏三省这个人接触的都少。唐山海被他托在与对方视线平行的地方,正好能清晰的看到苏三省脸上溅着血,看了一眼便用爪子盖住眼睛缩在手心里一动也不动了。

 

“你怕什么。”苏三省晃了一下手心,扯了架子上的毛巾润湿擦了两把脸,“唐先生,你胆子还真小。”

 

唐山海猛地从苏三省手心里坐起来,爪子盖在毛绒绒的肚皮上,他试着说话,发出的还是吱吱的声音。

 

“你这样有点……”苏三省歪头想了一会儿,“像沙逊大厦限量供应的焦糖布丁。”

 

“呸!”唐山海在苏三省掌心里挠了一下,“你像个包子!”

 

唐山海说完才想起苏三省根本听不懂,干脆转身以小圆屁股示人来表达自己的抗议。

 

手心震了几下,背后有苏三省浅浅的笑声。

 

其实从他认识苏三省那天起,就没见苏三省有个笑脸,他很好奇,但是为了尊严,不想转身。

 

4.

 

苏三省摇了摇手心,“唐先生,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苏三省为了让他转过来还真是好卑鄙的,唐山海犹豫了一会儿,小小的扭过头,“吱?”

 

以前没有离苏三省这么近过,对方的眼睛里是一片浓重的暗色,见他转头后才迸出了一丝的光,“忽然不想告诉你了。”苏三省把唐山海放在一个原本用来放文件的盒子里,不知从哪儿摸出了几颗瓜子轻轻放在他身边。

 

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是在侮辱他的饭量吗?

 

荣顺馆的虾子大乌参没有就算了,两素一荤都不给。

 

苏三省可听不到唐山海心底的怨念,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在小脑袋上摸了几下,“乖。”

 

唐山海摇了一下脑袋,甩开对方的手指,抱过一个瓜子放在肚子上,爪子泄愤一样的划拉着。

 

5.

 

他体力有限,业务又不熟练,开了一个瓜子之后累的不行,而且瓜子仁又硬,害的他只能磨牙一样的啃了几下。

 

唐山海一边啃瓜子一边从文件筐的缝隙里观察苏三省,苏三省正坐在对面批文件,这时候的苏三省比较接近他平时看到的样子。

 

脸上,眼底,都看不出什么情绪,整个人都冷冷清清的。

 

这个人连毕忠良都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还能想什么呢?

 

唐山海抱着瓜子缩在角落里,于此乱世之中,当然是想活。

 

只是,他和苏三省的活法太不一样了。

 

6.

 

吃饱了之后唐山海有点想睡觉,门口有人叫苏三省去开会。

 

唐山海趴在文件筐里迷迷糊糊的想,“快走快走,我好安稳的睡一下。”

 

谁成想苏三省又把他拎起来放在外套口袋里,就这么一路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毕忠良正在发火,下属们战战兢兢,陈深倒是不怕,正和苏三省窃窃私语,“这唐队长去哪儿了?怎么没看到人啊?”

 

苏三省的手指绕着唐山海脖颈处的绒毛打转,惹得唐山海更加昏昏欲睡,真是一股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感觉。

 

“着凉头疼,回家了。”苏三省的回答很是简短,他对和别人说话没什么兴趣,一心一意的逗弄唐山海。

 

陈深眼尖,“口袋里是什么啊?”他撞了一下苏三省,“拿出来看看嘛。”

 

苏三省看他一眼,摇摇头,“不行,我的宝物。”

 

我一个人的。

 

7.

 

苏三省下班的时候把唐山海揣在口袋里带回家了。

 

他刨了好多木屑给唐山海做了个窝,唐山海四肢短小的在里面跑了几圈之后感觉有点不太对。

 

这难道是被苏三省给圈养了?

 

不不……

 

他得像个办法变回去才行啊。

 

他两只爪子搭在木条的边缘上朝着苏三省叫,苏三省顺着毛摸了他的背,“一天……不……今天一个晚上就好……”他俯下身看着唐山海,“陪陪我吧。”

 

陪陪我吧……

 

声音轻的像是清晨花瓣上的露珠,一碰就要碎掉了。

 

苏三省的眼神埋着太多唐山海看不懂的东西,他轻轻吱了一声算是回应,缩回脑袋把身体藏进木屑里,暖烘烘的木屑伴着唐山海进入了梦乡。

 

谁也不知道苏三省在桌边枯坐一夜,他仿佛在看桌上的木条小筐,又仿佛没有在看。

 

黑夜逝去的太快,清晨第一缕光又来的太急。

 

8.

 

第二天苏三省履行了自己的承诺,把唐山海放在口袋里带着他去了那个休息间。

 

苏三省把对方放在心口,“睡吧,等你醒过来就好了。”

 

唐山海安静的趴在苏三省身上,晚上睡完白天睡,感觉体重都多了一两,还有……

 

苏三省你的心跳太快了,很吵。

 

唐山海听着又急又快的心跳声,却也安然入眠了。

 

他醒的时候又是被门外柳美娜的声音给吵醒的,柳美娜这次叫的是苏三省,他转眼看了看四周,陷入了一阵沉默。

 

道理我都懂,可书桌为什么还是这么大?!

 

柳美娜完全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依旧是推门进来,前一秒还带着笑脸,下一秒看见休息间的场景之后,一句话只喊了一个单词便直接倚着门滑倒昏了过去,“蛇——!”

 

唐山海一怔,什么蛇?!

 

9.

 

唐山海觉得身下一颤,整个鼠都莫名的拔高了一截,然后开始移动起来。

 

走廊里惨叫连连,一条黑蛇顶着一只仓鼠快速的游走。

 

甚至有人憋不住开枪,蛇身一曲完美的闪过了,黑蛇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以枪响作为背景音乐,带着仓鼠从正门滑了出去,很快地消失在巷口。

 

“……什么情况,怎么连苏三省也不是人了?”

 

“为了和你搭配啊。”

 

“嗯……?咱们能相互说话了?”唐山海还有点开心,不知落在路人眼里依旧是仓鼠吱吱的叫声,回应他的是黑蛇吐芯的嘶嘶音。

 

“跟我搭配什么啊?”唐山海看着四周的景色从石砖变成了开阔的草丛空地,不太明白苏三省想要做什么。

 

“唐先生,难道你不知道有个成语叫……”

 

10.

 

“蛇鼠一窝。”

 

唐山海在苏三省头顶,狠狠的挠了一下他的鳞片,“谁要跟你一窝!”

 

苏三省也不恼,到了视野良好,身边还有花朵环绕的树下,苏三省低头把唐山海放了下来。

 

唐山海用短短的爪子扒拉草叶子,“难道我们变不回去了?”

 

黑蛇把自己盘成一个圈,绕着仓鼠,蛇头轻轻放在仓鼠的脊背上,“可以。”

 

苏三省不理会带着开心情绪的唐山海说出了后半句,“但我不想。”

 

他的鳞片被爪子挠的哗哗作响,有点痒也有点疼,可蛇身却是又紧了紧。

 

伴着树林里鼓起的风,唰唰的树叶声,淡淡的花香味,黑蛇惬意的闭起眼。

 

惟愿,此梦悠久绵长。

 


评论(13)
热度(23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