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酥糖】囚笼

※苏三省X唐山海

※一发完  打卡上车 车 车 技术不佳 眩晕者慎入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昏暗的地下室里放置着占据半间屋子大小的铁笼,混钢的黑色材料坚固无比。

 

被捆在其中的是失踪了一周的唐山海,他的双臂展开,手腕上带着枷锁。锁链的两端分别固定在囚笼顶上栏杆的两侧,被焊死的借口完全没有移动伸缩的可能。他跪坐在地面上,膝盖处有个薄薄的垫子,但是现在已经不怎么顶用了。地面的寒气侵入了他的骨缝,他连站都成了问题。

 

每天负责他吃喝生理的是一个不会说话也听不到只有半只眼睛的男性老仆,食物每次只有一顿和少量的水,唐山海这么过了一周,体能已经降到了最低,时时都有昏迷的可能。

 

两次铁门开合的声音在封闭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唐山海的思维很慢,他失去了时间的概念,这里日夜不分,他以老仆出现的时间当做一天的开始和结束。

 

现在很明显的,有人在老仆之后走了进来。

 

唐山海刚刚进食过水和食物,精神是一天中最好的。

 

他费力抬头,模糊的视线里有人在缓缓的靠近,那人来到囚笼之前曲下左膝半跪在唐山海眼前,“唐先生,你还喜欢这里吗?”

 

视野中的苏三省渐渐从模糊转为清晰,饶是光线不足,唐山海依旧能感受的到苏三省如蛇一般冰凉的视线。唐山海每天只喝很少的水,喉咙干哑嘴巴里像含着一口沙子。他不想跟苏三省浪费精力,干脆闭口不言。

 

苏三省对他这种反应倒是有些生气的样子,黑色的栅栏门被他一脚踹开,他站在唐山海的面前,伸手箍住唐山海的下巴强迫对方仰头看着他,“唐先生,我在问你呢。”他的语调很慢,其中夹杂着些唐山海不懂的焦躁。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400731


他拨开对方湿漉漉的额发,手指拂过对方的眉眼,最终却选择在颈侧又印上了一朵花。

 

这牢笼中囚禁的到底是唐山海还是……苏三省呢?


评论(29)
热度(332)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