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酥糖】恋爱绯闻

※苏三省X唐山海

※我爱AU,AU使我快乐,无刀无虐。

※极度OOC,极度私设,不喜勿扰

----------------------------------------

1.


我叫曾树,是个娱记。


在当娱记之前是个给军事板块写专栏的,后来因为不景气转了行。


现在的主编叫苏三省,很难相处,每天神色都冷冷的,嘴角往下撇,像是分分钟都在生气。听说他在娱乐圈这方面很有势力,手上握着许多大小艺人各个方面的消息情报,凡是混这个圈的人都没有敢得罪他的。

 

有实力的人脾气坏点还是很正常的,我如此安慰自己。


“你想跟哪个明星?”


“唐山海吧。”


主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样,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倾身往我这边斜了一些,让我很有压迫感,“为什么是他?”


“他出道这么多年都没点绯闻边角料,万一能挖点出来不是很博人眼球吗?”我回答的自认有理有据,谁知主编嗤笑了一声,“他的料也是你能爆出来的。”

 

没想到主编这样的人也有踢不动的硬板,我觉得我来了精神,“我一定可以!”在主编冷淡的又轻蔑的注视下我信誓旦旦的保证。


现在想想当年的我可真是图样图森破。

 

2.

 

在我们现在的社里有个很能追踪消息的家伙,简单来说就是比一般人更八卦,叫做扁头。

 

听说当年李小男还是三流电影演员的时候他就开始跟着对方挖新闻,并且坚称李小男一定会拿到影后的头衔,居然还真被他说中。几年之后扁头又靠着爆料赌场大亨陈深和李小男的婚事成功挤进了一流的八卦团队,哦,不,娱乐先锋队。

 

我在做人这方面还是很谦虚的,决定跟前辈取取经。

 

“什么?!你要跟谁?!”扁头一个激动把花生壳丢了我一脸。

 

“唐山海。”我听见自己万分镇定的声音,还搞娱乐新闻的前辈呢,怎么这么不淡定?

 

扁头对我伸了个大拇指,“去吧,哥们。”他揽过我的肩膀,语气很是痛心,“上一个跟唐山海新闻的人,今年坟头草都这么高了。”他比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莫名的往主编室看了一眼问我,“你跟主编说你要去挖唐山海的料了吗?”

 

我觉得这没什么可隐瞒的,“说了啊,不过主编好像很看不起我似的。”

 

扁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我推了个转身,“去吧,明年的今日我会给你多烧点纸的。”

 

呸,真不会说话。

 

3.

 

唐山海这个人我也是有所耳闻的,毕竟我家里有一位十分热爱追星的太太。不过太太不是唐山海的粉,但是她对唐山海的评价非常的高,帅气好看这些就不说了,单凭出道这么多年都没有绯闻这点来看简直是完美好男人。

 

当然,我对此嗤之以鼻,那肯定是因为之前没人把他的料都爆出来。

 

唐山海比一般艺人要好跟多了,他的公司会定期的把他接下来几个月的行程都放到官网上。他的粉丝也很懂事,都是一群离作品近一些离真人远一些的好孩子。跟我这种猥猥琐琐跟车的人实在是太不一样了,我捂着嘴巴痛苦的在心里哀嚎一声,原谅我吧,我只是想要赚点奶粉钱。

 

唐山海最近在拍一部民国戏,大夏天的还要穿着三件套的西装在片场里,不过还真是好看。

 

我看着照相机里唐山海的身材很是羡慕,然后我开始唾弃我自己,我这行为跟一般粉丝有什么区别?

 

4.

 

跟了他几天的行程,我开始发现唐山海这个人是很无趣的。

 

简直迷之老实。

 

一个有名气的艺人,工作完之后居然不去泡吧,不去夜店,不去乱搞,你对得起你赚的那些钱吗?!两点一线的生活,活的像个禁欲的僧人一样。

 

我有点无精打采,开始思考主编的话,这样的唐山海还真是没什么料可以挖。正当我今天想打道回府的时候,忽然发现唐山海的保姆车开向了别的路线。我立马从后座上弹起来,指示司机跟了上去。

 

哦。

 

去听音乐会了。

 

还是古典音乐会。

 

唐山海你能活的多姿多彩一点吗?

 

5.

 

我躲在大厅的柱子后面看着唐山海在检查自己的票张,炫目的水晶灯光折射出的光芒打在他身上,是因为他最近在拍民国戏的关系吗?我竟然有那么一刻觉得站在我眼前的确实是个民国时期的贵公子,动作从容优雅,他身边站着的穿着水蓝色旗袍的娇小女士轻轻挽上他的胳膊。

 

等等!?

 

女士?!

 

胳膊?!

 

我看到了什么!我快不能呼吸了!

 

那不是最近正火着的小花徐碧城吗!

 

天啊!惊天大料啊!

 

我手中的相机拍的根本停不下来!

 

6.

 

“哦?”坐在我面前的主编大人难得脸上有了明显的情绪波动,他挑了一下眉毛看着我,“可以啊。”他对着我伸出手,“底版给我。”虽然不太明白主编的用意,但上司的话我又不可能违背,乖乖的把相机内存卡交到了主编的手里。

 

相机卡在主编的手指上翻过去转过来,跟我现在的心情一样,七上八下的。

 

“可惜,这料我们爆不得。”主编把内存卡丢进了抽屉里。

 

我承认我有些气愤,毕竟这是我跟了快两个月才抓住的一点料,“为什么?!”

 

主编看我的眼神像看个傻子,“徐碧城的舅舅你知道是谁吗?”

 

“她舅舅和我的新闻有什么关系?”

 

“看来你是不知道了,之前你写军事专栏的时候难道没有写过关于李默群的事情?”主编支着下巴悠闲的看着一脸懵比的我。

 

李默群……

 

正宗红三代。

 

虽然是法治社会,但是他权利大到想让谁进监狱谁就要进监狱。

 

“娱乐圈里谁没有点背景,你还有的学。”主编拍了拍我的肩膀,他这个人说话总让人感觉不出到底是安慰还是嘲笑。

 

7.

 

心中有料不能爆的痛苦折磨了我一晚上,到公司打卡的时候扁头说我仿佛脑袋都大了一圈。

 

我心力交瘁的坐在办公桌前,打算跟主编说一声换个对象跟新闻,最近再看到唐山海我觉得我可能会死于心梗。

 

主编今天来的特别晚,最让我惊奇的是他终于不是一副死人脸,两边的嘴角简直飞起来一样,看谁都笑眯眯的。说实话,他这样更恐怖了。我还纳闷到底是为什么,等在办公室里跟他面对面之后我马上就懂了。

 

一向扣的整齐的领口现在故意放了两颗,脖颈处的红痕若隐若现,主编发现我在看,还特意拉的大了一点,“唉,猫抓的。”

 

呵呵,这是欺负我没养过猫吗?

 

我结婚了好吗!这种东西谁会不明白啊!

 

读书再少也不会上这种当的!

 

我向主编表示了来意之后,主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那你就再物色个艺人吧。下午放你半天假吧,去街上转转,说不定能有灵感。”

 

主编心情好的时候可真是天使,只不过一年里天使出现的次数大概五根手指都用不完。

 

8.

 

提前下班的我有种翘班的快感,我也没打算回家,久违的单身感觉还真是有点小怀念。漫无目的的晃到了下午,在路边摊吃过了晚饭,我正打算打道回府。娱乐圈新晋小生那么多,我干脆抽签算了,抽到谁算谁倒霉。

 

正这么想着,忽然我发现了一个站在电影院门口的人。

 

普通人当然不会让我及时的躲在柱子后面,可对方是唐山海啊!就算他从头到脚都包的无比严实,可我跟了他这么久,我马上就能看出来好吗!

 

这难道是老天给我的最后一次机会吗?

 

打扮成这样肯定是要做些什么啊,我离他的位置很近,连他讲电话的声音都能听到。

 

“嗯,那我先进去了。票号是15排第7座。”

 

机灵的我马上跟售票员买了唐山海身后的位置跟了进去。

 

拿到票之后我才发现,这片子是唐山海之前出演的,难道是跟朋友一起来给自己捧场?

 

我们进去的时候电影院的灯已经暗下来了,这样也好,唐山海就不会发现我了。我坐在他身后等的很是心焦,胡思乱想的,其中还对唐山海身上清幽的香气表示了一下感慨。同是男人,为什么对方活的这么雅致。

 

黑暗中有人一步步接近,我努力睁大眼睛试图看清对方是谁,可惜正巧赶上片头黑幕什么都没看到,等再稍微亮一些的时候那人已经并排坐在唐山海身边了。

 

9.

 

我弯着腰,努力分辨着他们的声音,是个男人,而且他的声音总觉得有点耳熟。

 

“唐先生,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那个人不知做了什么让唐山海发出一声闷哼,旖旎的让我老脸一红。

 

“都说了徐碧城是我表妹,你还要怎么样?”唐山海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气恼,不过是更撩人而已。坐在他身边的人显然也这么觉得,从缝隙间我看到那人伸出手扯住了唐山海的领带,把人拽了过去,唇齿纠缠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

 

我整个人都僵在了座位上。

 

这……一搞就搞个大新闻啊。

 

唐山海居然在电影院里跟一个男人接吻?!

 

“够了!你又在发什么疯?”唐山海转回了身体。

 

我跟了唐山海这么久还没见他发过火,此刻我都有点替他生气了。

 

坐在他身边的男人低声笑了几下,倾身凑过去,“就是不够,唐先生一点都不在意我,宁愿在片场加班都不回家。”唐山海支支吾吾,“还不都是因为……我能起得来吗?!”

 

懂啊!唐山海!虽然我没听清,但我能猜到是为什么啊!

 

“那都是因为我太喜欢唐先生了。”男人低喃着,“最喜欢唐先生。”

 

妈的啊,世界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放开那个唐山海!

 

可是唐山海真的吃这一套,他声音又快又急显然是害羞了,“如果我不喜欢你还会跟你一起出来看电影吗?还是我自己演的。”

 

一场电影,两个人叽叽咕咕亲来亲去,塞了我一嘴的狗粮。

 

10.

 

等到灯亮起的时候,我都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唐山海走的很快,应该是怕被人发现,可那男人却转向了我的方向,冰冷的视线刺的我全身发冷。

 

我咽了一下口水,鼓起勇气抬头看过去,“主、主编——!!!!”

 

我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可我又听不出来,谁知道这死人脸还会撒娇呢!

 

苏三省盯着我,食指在唇上压了一下,“嘘。”他继而又食指在脖子上横着划了一下,阴冷的警告我,“曾树,这世界上的事情分为两种,一种是能说的,另外一种是死都不能说的。你懂吗?”

 

唐山海似乎是等的不耐烦了,又从通道处折了回来,“苏三省你做什么呢?去不去吃饭了?”

 

“来了,唐先生还真是心急。”苏三省脸上挂着我从未见过的甜腻笑容,朝着唐山海走过去的时候步子快的像在飞。

 

呜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双面人?!

 

11.

 

第二天我去上班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嘱咐扁头。

 

“前辈,来年纸钱一定记得要多烧啊——!”


评论(40)
热度(679)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