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三更雨

※林涛X秦明

※一发完,数字系列 一线牵 二重缠 四之车 五杯酒 陆灵峰 秦耿直 八个字

※拙文劣笔谢谢大家的包容,感谢点心推荐评论,谢谢。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报案的是个喝醉了酒的男人,深夜来的,满脸惊恐的值班室对着警员大喊他见了鬼。原本警员以为他是来闹事的,后来三问两吓的把那男人刺激的清醒了些。这才哆哆嗦嗦的说是在边郊的山上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非常诡异的被绑在了坟堆上。警员将信将疑,因为问那男人尸体大概方位的时候,他又说自己喝多不记得了,只约莫着是龙番南面的山。

 

不管真假,有了案子就要出警,警戒线很快的在山脚下拉了起来。

 

秦明到的时候警员们已经到了半山腰的地方,林涛自然而然接过秦明手里的工具箱,“尸体还没找到,八成是报案那家伙喝蒙了。”

 

李大宝跟在他俩身后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伸着腰打了个哈欠。

 

秦明抬头往山上看了看,晚风吹过树林里的叶子唰唰作响,偶尔有几声鸟鸣。上山的路窄窄的一条没入黑漆漆的树林深处,“我们也上去找找。”

 

“不,不要吧。”林涛单手拎着工具箱,另外一只手挡了一下秦明,“他们有消息会通过对讲机传回来的。”

 

“林队,你害怕?”李大宝从他俩身后探出头。

 

“开玩笑。”林涛起先明显的颤了一下,而后挺了一下后背,“去就去。”

 

2.

 

李大宝看着说完这话依旧站在原地的林涛,纳闷的问,“林队你怎么不走啊?”

 

林涛的大脑命令他的脚往前迈,可他的四肢不怎么听使唤,这上山的一步迈的很是艰难。

 

他们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秦明在前,林涛在后,李大宝垫底的队形。再走上几步林涛的手不自觉得捏上了秦明的衣角,秦明感觉衣服被扯了一下,却也没有点破。风吹着白色塑料袋从他们眼前飘过去的时候,秦明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西装被扯得都快变形了。

 

秦明向后伸出手,一点点的把林涛的手指从衣角上掰开,然后团进自己的手里。

 

越往上走越冷,不可视物的前方,唯有手心中这一点明确的温暖。

 

“咱们打个赌吧。”秦明难得首先开一次口来缓解现在这略显压抑的气氛。

 

“不用赌了,秦科长你等着请我吃饭吧。”李大宝几步窜到前面,在空气中嗅了几下,然后确定了一个方向。

 

3.

 

有了大宝的鼻子引路,他们很快的便找到了醉鬼口中的尸体。只是他们走的太高已经和大部队分散了,林涛试图用对讲机传话,可对讲机里传出几声刺耳的电流音之后彻底归于了寂静。林涛看了一下四周,猜测着原因,“我们走的太远了。”

 

“不要破坏绳结。”秦明和李大宝分工合作将女尸从墓碑上解下来,秦明一丝不苟的对尸体经行基本的观察和推定。

 

他们起先是默契的想一边对尸体做初步检验一边等大部队搜到到山上找到他们,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人,却等来了一场雨。

 

雨势来的很急,林涛和秦明的第一反应都是找到了装尸袋把尸体稳妥的保护起来。然后一人抬着一边摸索着往山下走,可三个人往山下的方向是对的,却怎么也走不到山脚。

 

“林队,秦科长,那边有个木屋。”李大宝指了一个方向

 

树林中一栋安静的木屋半开着门,似乎等的就是这些在山中迷失的旅人。

 

4.

 

尸体被放在了屋子的中央,生怕被边角处漏进来的雨水给打湿了。

 

三把手电筒朝着天花板打亮,让木屋光线充足。

 

这一程走的又急又快手里又抬着沉重的尸体,除了林涛之外的两人都有些气喘,“大宝,你这体力不行啊,我还指望你学个小擒拿呢。”

 

李大宝白了林涛一眼,“秦科长也喘,你怎么不说他。”

 

“秦明已经很努力了。”林涛活像个给偶像洗白的脑残粉。

 

果不其然被李大宝用湿了的手套隔空抽了一下,“你可以再双标一点。”

 

木屋里什么家具都没有,三个人只能席地而坐。

 

湿掉的外套平铺开放在了地上,李大宝坐在里面,林涛和秦明靠在一起坐在门口的位置。

 

5.

 

屋外的雨又凶又急,木屋不少地方都开始漏水,更糟糕的是大雨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开始电闪雷鸣起来。

 

风从木头的缝隙间吹进来,发出女子咽呜般的声响,惹得林涛往秦明那边又挤了一下。

 

太过靠近的距离让林涛明显的感觉到秦明在微微的发颤,他刚想开口说话,屋外一个炸雷响起,风雨带起的树叶或是垃圾叮当乱响的撞击着木屋。

 

这样的状况看来短时间内是不会停止了,而且深夜时分这么大的雨连找人也成了问题,更有山体滑坡之类的危险,他们势必要在这木屋中待到明天天亮了。

 

想到这里,李大宝从口袋里抽了手机,也许是因为暴雨和上山的关系,手机信号的标识上打了个叉。

 

李大宝想跟林涛和秦明说一下这件事情,却看对面两人窝成了一团。

 

她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俩这是一起开的震动模式啊?”

 

6.

 

到此李大宝再想不通那真是没脑子了。

 

这俩是一个怕鬼,一个怕雨。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可以总结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要怂怂一窝。

 

就问,龙番警队,是不是药丸?

 

只有她,最强男子汉,李大宝。

 

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睡得最安稳。

 

风雨是早晚都会过去的,李大宝伴着鸟叫声醒过来的时候还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她看到了对面的林涛和秦明。

 

两个人似乎还在睡,相互依偎的样子像是冬天从雪地中抱团破土而出的绿芽。林涛的手臂下意识的横在秦明身前,做出了保护和防御的姿势。

 

如果她知道上山时秦明曾偷偷牵住林涛的手以作安慰,大概会感叹他们是互为对方的盔甲吧。

 

木屋缝隙中属于清晨的阳光在两人身上打出一道道的光影,细小的微尘在他们四周跳跃。

 

李大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莫名的想要去记录这一刻。她快门还没按下去只听对面林涛转脸打了个超响的喷嚏,惊的李大宝手机从手里啪的一下摔了下去。掉在木地板上声音吵醒了秦明,秦明刚醒宛如猫一样惯性的在林涛肩头蹭了一下脸,然后皱着眉头看过来的时候带着点想杀人感觉的起床气。

 

李大宝连忙藏好手机,左顾右盼的,实在躲不开秦明的眼神干脆把眼镜摘下来用衣服来擦。

 

嚯,她这滤镜刚才真的是太厚了。

 

李大宝擦到一半莫名感觉秦明的视线更强烈了,她狐疑的偷瞄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她低头一看,她用来擦眼镜的衣服是秦明三件套里的那件马甲。估计是对面的两人终归记得她是个女孩子,怕她冷,给偷偷盖过来的。

 

果然,滤镜厚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7.

 

雨停之后大部队早就开始了救援工作,他们醒了没多久便听到木门被从外面拉开的声响,屋外警员看见他们都有些热泪盈眶的意思,声音里都带上了哽咽,“林队,秦科长,宝哥,还好你们没事。”警员招呼后面的同伴小心抬着尸体出了木屋,给几个人披上了备好的毛巾,又递了热水。

 

到了山下坐进警车里三人才觉得真正的安心了,林涛埋头在臂弯里又是一个喷嚏,秦明皱眉,“你感冒了?”

 

林涛其实没什么大事,他一向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的,估计就是受了点凉,回家洗个热水澡就好那种。可他看秦明关切的眼神,忽然便觉得自己这也不舒服,那也疼的厉害,“是吧,而且我头疼,骨头都疼。”他哑着嗓子说话的声音让秦明眉头皱的更深了。

 

坐在前排看着后视镜的李大宝一副眼神高光死的神情,这么浮夸的演技难道秦明会看不出来吗?!

 

秦明伸手探上林涛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你先趴一会儿,回去换身衣服去保健室看看。”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林涛,脸上认真的表情让林涛抿唇快要遮不住笑意,连忙趴过去不让秦明发现。

 

我去。

 

还真信了。

 

李大宝绝望的看向窗外飞驰风景。

 

智商再高的人一旦谈起恋爱,也基本是废了。

 

8.

 

警队配有简单的医疗部门,三个人都给安排了检查,一人一个病床强制休息调养。

 

李大宝忽然想起什么的坐起来,“唉对,秦科长还欠我一顿饭呢。”

 

林涛想开口被李大宝快速的制止,“不接受反驳,打赌就是打赌啊。”

 

“我是问问定哪家,”林涛用手臂垫着头,“我知道有家可以打三折。”

 

“三折!”李大宝摆手,“不行不行,秦科长请吃饭怎么能请打折的。”

 

“你放心啊。”林涛对着李大宝笑笑,“那家只给情侣打折,单身的原价,你不亏。”

 

李大宝气的隔着秦明砸了个枕头过去。

 

9.

 

秦明转个身对着林涛的方向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没有精力去理会这两个笨蛋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耳边的吵闹声渐渐远去,梦里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他孤身坐在那木屋里,雷声风声愈演愈烈。

 

然后他的身边有人坐下,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为他隔绝了外界纷扰嘈杂的声音。

 

他抬头看着那人再说着什么,可是他却什么都听不到。他有些急切的在梦境中挣扎起来,现实中有人轻柔的拍了拍他的脸颊,秦明朦胧的睁开眼睛,梦境与现实渐渐重合。

 

昨晚雨夜中林涛的话语和现在一样,不停的重复,说不出什么华丽的词汇,是如此的笨拙。

 

可却让人如此的安心。

 

秦明重新陷入梦境中,如果一直在这个人身边的话,他梦中的雨早晚都会有停歇的一天吧。

 

10.

 

“秦明,别怕,有我在。”

评论(44)
热度(187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