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雾雨

※林涛X秦明

※一发完。莫名兴奋的举起了自己四十米的大刀

※私设,OOC有,不喜勿扰。

------------------------------------

1.

 

李大宝到的时候正赶上伦敦进入了梅雨季,整个天空都阴沉沉的,从机场的落地窗向外看出去仿佛进了莫奈画上的雾中世界一般。

 

她拖着行李箱暗自松了口气,这样的天气能平安降落也是命大。

 

出了机场,她站在行礼边上伸了个懒腰,吸了一鼻子的水汽不由得打了个喷嚏。来伦敦旅游的国人很多,在机场外等着的出租车司机也都会说上几句简单的中文。李大宝谢绝了前来试图想搬她行礼的司机,努了一下嘴巴,决定再等半个小时。

 

手表上的指针还未过五分钟,天空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李大宝马上放弃了等待朝着出租车的方向望了一眼,这样的天气,秦明是不会出门来接她的。

 

她拖着行李刚想拦车,眼前忽的闪过一辆银灰色的车子,堪堪停在了她的眼前,秦明降下车窗看着她,“迟到的。”

 

他的语气很是平淡,一如当年他们初见的时候,只不过李大宝的回答却告诉他,他们之间经历过重重时光。

 

“飞机误点也怪我?!”李大宝熟稔的用鼻子对着秦明哼气。

 

秦明帮李大宝把行李丢进后备箱,待李大宝系好安全带之后再次闯进了断线珠子一样的大雨里。

 

2.

 

伦敦和李大宝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雨中的伦敦街头好似每一块石头,每一根栏柱,每一段屋檐都在散发着腾腾的雾气。这雾气把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片阴郁和寒冷之中,李大宝把手缩在袖子里,喃喃自语,“怎么会搬到这种地方来,你不是下雨天过敏吗?”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秦明微微弯腰趴在方向盘上,“是啊,我怎么会搬到这里来。”他的嘴唇贴着冰凉的手指,在李大宝听来只有几个模糊的音节。

 

李大宝不好开口再问,两个人之间又恢复了沉默,现在的秦明已经不需要在嘴巴上做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因为那个能带着李大宝一起调笑秦明的人,不在这里。

 

秦明的公寓离机场不是很远,一共三层高的矮楼,阳台上种着许多不知名花朵的便是秦明的那间。李大宝的性格里少有女孩子的细腻,她看着那些花被雨水打的低了头,一点美感也体会不到。但她又有女孩子的敏感,她想可能秦明心里还是想回国的,要是哪天憋不住了,就算是跑到机场这公寓的位置也离得近些。

 

秦明把李大宝的行李抬上楼,打开门正对着的是一张裁缝桌,只不过桌面上做的再不是西装,而是许许多多休闲样式的衣服,李大宝扫了一眼,大约便知道那是为谁做的。

 

秦明见她在看,两步走过去把布料一起卷起来用布盖好。

 

他们师徒还是有默契的,从见面到现在都未曾提过那个人的名字。

 

3.

 

秦明带李大宝去吃饭,递给她一把黑色的雨伞,屋外的雨依旧没有停,伦敦的雨季一场雨可以持续的下上好几天。

 

透过黑色的伞面路灯的光落在上面,星星点点的发着光,李大宝跟在秦明身后,看他被雨水打湿的裤脚。她觉得很陌生,以前下雨的时候有那个人在又何须秦明走在雨水里呢?

 

“你想吃的小龙虾这里是没有了。”秦明翻开菜单,好看的手指从上慢慢滑下去,他抬眼看李大宝抿抿唇朝他讨好的笑,“秦科长,我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吃,什么都行,不挑。”

 

秦明点点头,“给你一份冷汤,足够了。”

 

急的李大宝声音都变调了,招来侍应生连比划带说的点了好多菜才肯罢休。

 

秦明倒也没拦她,两个人沉默的等着菜肴,李大宝忽听秦明说,“我已经不是秦科长了。”

 

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摆着的是高脚杯,杯子里有这家店里自酿的红酒。

 

李大宝抿了一口只感到涩,这瞬间她很想啤酒和大二,也想桌上的三只的旧玻璃杯。

 

她抬头看秦明,以前看不懂,现在依旧看不懂。

 

不过以前,有人会帮她去理解秦明。

 

4.

 

秦明吃饭的时候奉行食不言寝不语,两个人吃的很是安静,出了店门时候李大宝拍了拍肚子,“满足啊,秦科长,这趟伦敦行没白来。”秦明皱了一下眉头,却没再去纠正李大宝对他的称呼。

 

李大宝的到来,带来了一个属于他的旧梦。

 

这梦太过美好,里面有很是鲜活的那个人。

 

秦明和李大宝一起撑伞回家,互相道过晚安,李大宝初来异乡睡得也很是安稳,不过她之前喝了太多饮料和酒,在半夜的时候捂着肚子从楼上跑下来解决个人问题。回屋之前看见客厅的一隅亮着昏黄的灯光,秦明背对着她,手里捏着一根穿着黑线的针。

 

秦明在缝一件衣服,已经成型的版式让靠近的李大宝一眼便看出谁穿着它最合适。

 

“秦科长,你不睡觉吗?”

 

秦明手下的针一顿,“睡,我会睡的。”

 

其实他早就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如果是没有那个人的现实,那么他宁愿这是一场梦。

 

如果这是没有那个人的梦,他又宁愿早些清醒。

 

5.

 

在李大宝担忧的眼神中,秦明不得不将针别回针团里关上客厅的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他的房间布置的更加清冷,除了必备的家具之外再也没了别的装饰,唯有床头柜上扣着一枚相框和一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

 

笔记本用了许多年,表皮上已经带着些裂痕,内部的纸张边缘已经泛黄。

 

其实里面没有记录多少内容,大多都是以前他结束一个案子后的心得感悟。

 

“所有坚不可摧的情感,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这句话被秦明重重的划过,他的手指抚上黑色的笔迹,于黑暗中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端坐在他前面,他来的时候带了什么?

 

啊,一副拳套。

 

秦明站在房间中无奈的弯了弯唇角。

 

6.

 

秦明觉得这很不好,他已经开始忘记一些关于那个人的事情,这让他觉得有些惶恐,这是否代表着早晚有一天他连那个人的样子都会忘记?

 

秦明合衣倒在床上开始一点点的回想过去。

 

龙番的春天和伦敦有太多的不同,阳光总是能切开厚厚的云朵洒在每个人的身上。他和那个人同天去学校报道,他的专业人太少,宿舍分配到最后只剩他一个余数,舍管大手一挥把干脆把他塞进了别的学院寝室里。

 

秦明推开门,那个人正撅着屁股在铺床单,胡乱的扯来扯去,对的上头又遮不住尾。一番折腾下来满脸都是汗珠,秦明走过去看那个人,汗水映着阳光,亮晶晶的滑过喉管坠进了衣服里。

 

“哎,哥们,帮个忙呗。”那个人扯着床单的一个角塞进秦明的手里,笑嘻嘻的看着对方,还赖皮的搓挫手,“舍友之间互助有爱嘛。”

 

他看着那个人发亮的眼睛,一瞬间只觉得比阳光还要耀眼。

 

7.

 

秦明挣扎着从过去的回忆中清醒过来,李大宝滚着行李箱下楼的声音很是热闹,秦明收拾好自己打开房门依着门框看着她,“这就回去了?”

 

李大宝晃了晃手机,“紧急任务。”

 

他带出的徒弟已经是龙番刑警队里的中坚力量了。

 

秦明开车送李大宝去机场,绵绵的细雨和来时没有任何区别,泰晤士河的河面上依旧笼着那层阴冷的雾气,李大宝拖着行李箱少见的用脚踢了踢地面,“真不回去吗?”

 

秦明的沉默让李大宝叹了口气,她朝着秦明挥了挥手算作道别,“秦……秦科长,回见。”李大宝最后还是坚持叫他以前的旧称呼,好似他只是外出散散心,早晚都是要回去的。

 

可是,故土已无故人。

 

他为什么还要回去?

 

8.

 

秦明站在机场门口看着整个阴雨绵绵的伦敦,雾气时聚时散,他又想起李大宝问他的那个问题,为什么要搬来这里。

 

是啊,为什么呢?

 

最讨厌下雨,却搬来了雨水最多的地方。

 

最喜欢那个人,却逃离了有关那个人所有回忆的城市。

 

他是要在这最讨厌的环境中将对那个人的思念无限的拉长。

 

越是痛,越是清醒,越无法忘记。

 

9.

 

秦明从机场回了家,想到什么似的开始在家里翻找起来,昨晚想起的拳套不知被他小心的收到了哪里,现在非要找出来看看才是安心。

 

塑料包好的拳套外还被秦明包了好几层,生怕损坏了似的。

 

窗外的雨一直没有停,雨滴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

 

“下雨了……又下雨了。”他收紧手中的拳套,有着怔楞的看着紧闭的大门,“难道你不该来吗?”空旷的房间中他不知在向谁问话。

 

秦明起身有些踉跄的回到屋子里,将反扣的相框立了起来,相框中那个人正勾着他的脖子大咧咧的对着镜头握拳摆着造型,里面的他面上全是无奈,可他自己知道那时候的他眼里,心里都有着开心的情绪。

 

秦明将拳套放在相框的一边,喃喃。

 

10.

 

“林涛,我生气了。”

 


评论(40)
热度(453)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