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陆灵峰

※林涛X秦明

※一发完,数字系列 一线牵  二重缠 三更雨 四之车 五杯酒 秦耿直 八个字 九分情

※行吧,这章别名666,嗯这篇算回应之前的点梗,顺便庆祝下千粉和数字首章破了七百热度,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对我拙文劣笔的包容和鼓励。爱你们,笔芯。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林涛要和秦明去旅游。

 

2.

 

他们用的是之前一直积攒起来的假期,李大宝看看林涛又看看秦明,抿了一下唇,顶着秦明冷冽的视线坚强的把话说出了口,“蜜月旅行一路顺风。”

 

秦明绷紧唇部的线条,抬手做了个拉拉链的姿势,李大宝挤挤鼻子回了一个。

 

林涛在一边哈哈笑了几声,不怕被秦明打的回了一句,“谢谢。”

 

李大宝又晃着肩膀回,“不客气。”

 

两个人晃来晃去像烤羊肉的买买提一样玩的开心,秦明也不去理会,一样样的把旅行要用的东西整理起来。

 

这个要用,那个也要用。

 

从旅行包换成了旅行箱,最后干脆齐齐上阵。

 

3.

 

秦明平时工作太卖力,知道他休假要出去旅游之后,临离开之前连局长都特意从办公室来了法医科,“秦明,出去好好玩,不要老想着工作。你是准备去哪个城市啊?要不要联络当地的警局提前打个招呼?”

 

秦明摇摇头,跟局长聊了几句一起往大门处离开。

 

李大宝在秦明身后撇撇嘴,“这要是我休假,局长能来送我吗?”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有能力的,领导都惯着一些的嘛。”林涛跟在秦明后面与李大宝并肩而行,一面跟着揶揄了几句秦明。

 

李大宝翻了个白眼看了看身边背着双肩背,一手拎着运动包,一手拉着拉杆箱的林涛,又看了看前面手插着兜跟局长说话的秦明,实力叹息。

 

林涛刑警当了这么多年,李大宝这眼神还看不出什么意思那真是笑话了。

 

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林涛朝着李大宝笑嘻嘻的晃晃头,“我喜欢的,我自然也得惯着嘛。”

 

快走吧,两个烦人的家伙。

 

4.

 

他俩之所以从警局出发是因为提前了一个晚上熬夜把结案报告写完了,这样上午简单交接一下工作,而后从午休开始就可以一起直接离开本市了。算下来节省了很多时间,不过熬夜之后两个人都有点精神不济,好在都会开车一路轮换着也不算太累。加上这次选的地方离龙番市也没多远,有个小半天也到了。

 

去哪儿是林涛选的,秦明只负责跟着导航开。一路上他也想问,不过林涛依着车窗睡得太熟,他也没办法开口。下了高速之后,路越开越窄,而且有段坑坑洼洼的,一路过去只听林涛的脑袋咚咚的撞在玻璃上。

 

撞一下,秦明便会侧目看上一眼确定一下林涛醒没醒。直到这条路开完,秦明才得出空单手捂了一下嘴巴,颇为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抵达目的地之后,林涛被秦明推醒,朦胧间感觉额角疼的厉害,他指着被撞的地方问秦明,“好疼啊,我这儿怎么了?”

 

秦明连忙拉下林涛的手,重重的握了一下,坚定且快速的回答林涛,“什么都没发生。”

 

“不是……我这还疼……”林涛的话还没说话便被秦明大力从车上拖下来一路牵着手带走了。

 

放眼方圆几里,旅店只有这家,怎么也不会迷路。

 

5.

 

“我们明天往哪儿开。”旅店的设施很简陋,一个屋子里只放着双人床和单张的木桌,秦明不太习惯这种环境。这让他想起以前跟林涛出外勤的时候,他观察了一晚上跳蚤在林涛的枕头上产卵,不过想起林涛卤蛋一样的脑袋还是忍不住弯了一下唇角,不过林涛的回复很快让他笑不出来了,“不用开了,我们到了啊。先休息两个小时,然后一起上山。”

 

上山?!

 

秦明看了一眼旅店窗户外浓墨一样的暗色,“不怕?”

 

林涛没正面回复秦明的问题,不过他的回答倒是让秦明意外的坚定,“必须去。”

 

他这态度让秦明难得起了点好奇心,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林涛规划的时间和行动。休息过后,林涛背着双肩包打着手电筒引领着秦明上山了。

 

缥缈的白色雾气宛如柔软的沙曼一般漂浮在树林的上空,缠绕着树叶轻轻的带起一阵轻微的响动。偶尔从树木的缝隙中能窥见远处的山峦或青或墨色,重重叠叠。虫鸣声不绝于耳,最让秦明在意的是,此时登山的不止他们二人,还有许多后来的穿戴着登山装备的行人三五成群的超过他们,大多都是女孩子,叽叽喳喳欢声笑语的往上方去了。

 

秦明一时想不到答案,不过有一点他是明白了。

 

人这么多,难怪林涛不怕了。

 

6.

 

行至中途,不经常出门的秦明已经面色发白。他又坚持走了几步后被林涛拦了下来,“时间来得及,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

 

秦明不是逞强的人,听完后从林涛背着的双肩包里抽出一大张塑料布,完整的铺在青石板路周围的宽石防栏上,为了对齐边缘还调整了两三次。秦明又从背包里掏出两瓶矿泉水,递了一瓶给林涛,林涛接过来有点惊讶的看了看他一直背着的双肩包,“这是四次元背包吗?”

 

心理年龄上的老年人秦明坐在林涛身边,不理解的皱皱眉,“什么四次元背包,你出门只带了一个手提包,我觉得你应该有忧患意识。”秦明喝了一口水,“假设我们路途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最起码我们还备有水和粮食,”他从背包里翻出两袋泡面又丢了回去,“这样至少能保证我们在事故发生之后有足够的补给来坚持更长时间。”他看了一眼林涛,“你在听吗?”

 

山林间的晚风吹绕过秦明的发丝,一向梳的整齐的前发被拂的垂落下来,稍稍遮盖着他好看的眉眼。林涛不由得伸手替他拨了几下,动作如同这夜风一般轻柔,“在听,发生事故的话,我不是有你吗?”

 

林涛话回的带着小小的无赖,只听秦明哼了一声,悬在防护栏上的小腿相叠,轻轻晃了几下显出了此时主人的好心情。

 

7.

 

两个人抵达山顶的时候,山上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正在排队,前前后后的人正相互说着话。见到林涛和秦明两个人的时候,有人还友好的打了声招呼。秦明疑惑的往前看了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靠近山崖边的地方有一座小小的古代制式建筑,大概有六七岁小孩子的高度,类似寺庙的形状,中间放着什么秦明离得太远也看不清楚,不过显然是用来参拜的。最前的那女孩子很是诚心的双手合十,拜了三拜。

 

什么邪教?

 

他迷惑的看了一眼林涛,林涛跟个卖虚假安利生怕对方变卦要跑一样的拉了一下秦明的手臂,“这里很灵的。”

 

林涛怕鬼,自然也信神佛。

 

可是他不同,如果世间真有神佛,那么为什么不保佑他的亲生父亲?

 

秦明漠然的看向前方,无意识的跟随着人流前行。

 

林涛几乎是马上便发现了他的异常,他顺着手臂向下握住了秦明的手,紧紧扣住,“真的很灵啊,我这次是来还原的。”

 

山顶与山下的温差巨大,冰冷的风中唯有手心中的这一点热度。

 

这热度一点点蔓延到四肢百骸,熨烫了他差点要冰封起的心脏。

 

8.

 

“还什么愿……?”秦明稍稍回神,回应般的收紧了手上的力度,微微闭一下眼睛不再去想过去的事情,复又睁开以清亮的目光看着林涛,“你之前来过这里?”

 

“来过啊。”秦明眼眸中的林涛笑了笑,“当时我以为再也没有办法和那个人更近一步了,”林涛不让秦明的手指从他指间挣脱,“我听借调到龙番市刑警队的前辈说起这里,听他们说当许愿的人许愿之后能够在山上等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林涛拉着秦明跟着人群向前,“所以我连夜上山,在这,”林涛和秦明站在那座小小的寺庙之前,“祈求……”

 

他会喜欢我。

 

林涛举起和秦明相扣的手,“的确很灵,对吗?”

 

他来不止是为了还原,甚至还想要再次许愿,秦明会更喜欢他一些。

 

相恋之中,尤为恐慌,生怕对方喜欢的不够,亦怕自己喜欢的也不够。

 

由爱故生忧。

 

9.

 

秦明有些怔楞的看着林涛,随即撇开了眼睛,拉着林涛的手把人从寺庙前扯走。

 

秦明第一次知道原来一向乐观又积极的人眼中也会出现这样让他不知所措的神情,他不知该如何安慰,不知该如何安抚。他能察觉到林涛的不安,可他的唇开开合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林涛的喜欢比他想的还要深。

 

而他却笨拙的不知该如何回应。

 

由爱故生怖。

 

他们站在人少的崖边,对着重峦叠嶂的群山,看着清晨初升的阳光带着碎金的颜色渡过山峰,淌过河流,混着波光粼粼的闪烁。稀薄的晨雾渐渐散去,显出笼在光芒中的青翠颜色。

 

秦明看着无限宽广的远方,他说不出别的,可有一点他十分的确定。

 

林涛听秦明的话伴着新生的光拂过他的耳边。

 

10.

 

“我喜欢你,与神明无关。”


评论(38)
热度(159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