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热夏序曲

※林涛X秦明

※顺便庆祝一下2千粉,谢谢大家的推荐点心评论,感谢。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龙番市的夏天艳阳高照,刑警队门口的沥青马路一脚踩上去也是粘黏感十足。地面蒸腾而起的热气晃得人头晕眼花,林涛和秦明就是在这天顶着三十几度的高温来刑警队报道的。



两个人之前从未见过面,在门口进来的时候也没遇到,一前一后的进了局长办公室。



林涛笑嘻嘻的对着局长敬了个礼,“新人林涛前来报道,”他见局长点头了才放下紧接着便开了口,“谭局长,我能要份入队礼吗?讨杯水喝。”林涛说话的时候一直带着笑脸,说话的态度和方式也很是自然,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亲切感。果不其然谭局长被他逗得笑了一下,随即挥了挥手,“这倒是我怠慢你了啊。”



林涛嘿嘿一笑,转身自己去饮水机那里用一次性杯子接水,伴着水流撞击杯底的清响,他身后站着的秦明开了口,如同这冰水一般冷冽的声线让林涛弯腰的背脊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



“我是秦明。”



秦明说完这四个字便没了下文,谭局长一时也没有开口,窗外的蝉鸣一声接着一声混合着办公室里空调轻微的嗡嗡声,将两人之间突兀的沉默无限的放大。



“喝水吗?”林涛仿佛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停滞,将一次性杯子举在秦明眼前晃了晃,空气在杯壁外凝结成一串串下坠的水珠,林涛见秦明不接也没收回手,自己仰着头把另外一杯灌了进去,吞咽的喉结在秦明眼前上下滑动。



秦明待他喝完才又垂下了眼睫,那杯水还四平八稳的举在他视线范围内,固执的等待他的一个回复,“我不渴。”



“是吗?”林涛不介意的笑了笑,一仰头把接给秦明的那杯也喝了,“不要浪费,不要浪费。”他把空杯丢进角落的垃圾桶里,伸手拍了一下肚子,“这下我感觉好多了,还要多谢谭局长的救命礼。”



“知道是救命礼,那就好好工作。” 谭局长笑着从桌子上抽了一份文件递给林涛,“这是最近一起案件的文字资料,案件构成简单,能让你们更快的适应工作,”说完便抬了抬手示意两个人可以离开了,“你俩一起去现场看看吧。”

 

林涛双手接过文件之后粗略的翻看了几眼,然后单手拿着,另外一只手朝着谭局长行了个礼。又带着笑的对着秦明,“走吧,我的搭档。”他的话换来的是秦明一个明显的皱眉。

 

秦明站在原处没有移动,显然是还想说些什么,可谭局长却对着他非常轻微的摇了摇头。虽说林涛的视线极浅的滑过两人之间,却依旧没有错过秦明眼里升起的失望。他摸了摸后脑勺,再次插入了这粘稠的气氛中,“可我还不知道怎么走呢,秦明,你呢?”林涛把文件摊开在秦明眼前,指着文件上画圈的地图,“就这。”

 

谭局长给两个人指派的案件虽然简单,可是目的地却在离龙番很远的地方。警局今天的警车已经都出动了,他俩只能徒步去车站买票,而且没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是到不了的。

 

两个人都是新人刚到警局报道,身上穿的还是正式的两件套制服,林涛出了警局的大门不到几分钟脸上的汗水就开始顺着脖子往下流。他转头看了眼秦明,颇有些羡慕,“你不热吗?”

 

“习惯了。”林涛三番两次搭话,总是不回好像是有些不好。可是回过之后更是不妙,像是一道被洪水冲开的闸门,再也没有办法闭合。

 

“太热了,我受不了。”林涛和秦明走了一段之后,终于忍不住把外套脱下来搭在了手臂上。他淡蓝色的短袖衬衫后背已经晕开了星星点点深蓝色的水痕,领口的地方更是严重。

 

秦明看了一眼,忍不住从随身的背包里抽了纸巾出来,“给。”

 

林涛看了看秦明递过纸巾的纤细手指,莫名的抿了一下唇,苍白的颜色有点像暑气中一支散发着丝丝凉意的冰激凌。

 

林涛为了遮掩什么似的带着点夸张的笑意接了过来在眼睛上擦了几下,“谢啦。”

 

上了车之后两个人并排坐在靠车尾右边的两人座上,秦明不太喜欢和人有近距离的接触,身体不由自主的紧贴着玻璃。林涛似是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并没有惹人厌的故意向内靠拢,反而坐在外沿,两个人之间形成了一个不小的空隙,但却意外的让人觉得放松和舒适。

 

解家村和龙番市内明显有所不同,从车上下来一踩黄土,崭新的鞋子上便蒙上了一层黄色的尘土。秦明低头马上皱起了眉,林涛站在一边笑了几声,“早点结案,早点回去。”林涛适时的宽慰让秦明点点头,不再纠结于自身的整洁,快步的跟着林涛往村中去了。

 

文件上的记录很是明确,包括发现尸体的地点,周围坏境,以及目击者的证词,还有不少与死者有关人员的问答笔录。

 

秦明从林涛手上接过文件,逐一的确认,“先去看看尸体能告诉我们什么吧。”

 

尸体停放的地点离村子很远,好在当地的警方接到通知之后已经派车来接他们了。说是车也不过是辆机动三轮,秦明和林涛坐在后斗里,一开起来全部的地方都在颤。

 

“小心啊,过坑道了。”驾车的同事用带着方言的口音喊了一句。

 

秦明正努力分辨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车轮已经碾进了第一个坑洼处,没坐稳的秦明整个人倒向了车外,失去重心的瞬间他左手试图去抓栏杆,可是他倒下的太快什么都没抓到。他的手指在虚空中无力的蜷缩了一下,忽然被人大力的扯住了。顺着这股力道,秦明整个人又向内倒进了林涛的臂弯里,秦明稳定了一下气息稍稍抬头看见便是林涛紧张的神情,“你吓死我了啊。”

 

从初见开始一直都笑嘻嘻的家伙,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秦明直起身,稍稍偏过头,他的想法实在不合时宜。

 

“谢谢。”秦明试图让他的语气听起来跟之前一样的淡漠,说话的时候也一直没有去看林涛,话音落下只听身后的林涛笑了几声。他不知道林涛在笑什么,也不知道这笑声里含着些什么,只不过这笑声让他有些觉得自己像是个闹了别扭的小孩子,很是……讨厌。

 

诚如谭局长所说的那样,案件的构成并不复杂,而且尸体上的外伤告诉了秦明太多的线索。在这个略带封闭的村庄里稍有些情况不出多时便会传的人尽皆知,谁借了谁的钱,谁和谁有什么矛盾,谁和谁结过怨,林涛只要在村子里转上一圈马上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林涛询问相关人员的时候秦明也在场,他站在被问话人员的身后仔细分析着对方的答话,每当他露出略有不解神情的时候林涛都会加上合适的追问,很是默契的搭配让两个人进展颇快。

 

室内老式的风扇嗡嗡的转动着,秦明结合外伤与笔录渐渐整理出了眉目,他点在某个人名上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在他对面整理卷宗的林涛敏锐的抬头,看见的便是秦明微微带着愤怒的轻咬了一下唇,他以为秦明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对方却像被一盆冷水浇灭的火焰一样安静了下来。

 

秦明似有失落似有茫然似有无奈,“怎么会是他呢……”

 

同胞兄弟,反目成仇。

 

回程的车一直没有经过站牌,两个人站在闷热的道边,残阳带着浓烈的红,将两个人染上一片血色,脚下的影子被无限的拉长,脚边菜田里的虫子开始鸣叫起来。烦闷的傍晚,之前凶手的狡辩和他妻子的哭喊,全部揉成一团堵在秦明的心里,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更加难以接近了。

 

林涛向远处眺望了一番,确定还没有车来,“秦明,你等我一下。”

 

陷入沉思的秦明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直到带着凉气的雪糕包装纸贴了一下他的脸颊。秦明微微一颤,这才真的反应过来,“什么?”

 

林涛想将雪糕塞进对方的手里,他的嘴巴里已经叼着一支了,不太方便说话。看这情况,直接把包装纸拆开,把带着凉气的雪糕塞进秦明的手里。

 

“我不……”秦明看着林涛被夕阳映到发亮的眼瞳,“这里面有多少添加剂,你知道吗……?”

 

他看着林涛挑挑眉毛,故意的看着他又咬了一口雪糕,“嗯,真凉快。”

 

秦明拿着雪糕还在迟疑,站在一边的林涛看着远处驶来的车辆,抬手轻轻拍了一下秦明的后背,“上车了。”

 

两人的位置和上午来的时候差不多,只不过现在秦明手里多了一支即将融化的雪糕。秦明还在迟疑,坐在他身边的林涛却是有些有些忍不住了,“喂,秦小明,我哄你呢,给点面子啊。”

 

听到林涛这句话的秦明彻底怔住,不过多久从耳朵漫起的红色渐渐渡到了脸颊上。

 

林涛这时却仿佛失去了察言观色的本领,眼神里带着点好奇,“秦明你脸怎么红了?很热吗?”林涛抬头拨弄着头顶上圆形的冷气开关,喃喃自语,“没坏啊。”

 

“嗯,有点。”秦明咬了一口雪糕,冰凉的口感却压不住心里不断跳动的杂乱气息。

 

迟迟感受不到炎炎夏日滚烫温度的秦明终于也开始觉得烦热了。


评论(11)
热度(603)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