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Forgive Me Not

※林涛X秦明

※一发完,刀。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林秦续一秒。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林涛丢了一支笔。

 

普通的笔他当然不会太在意,而这支却是他认识秦明之后的第一个生日时秦明送给他的。略去稍贵的价格不说,秦明的心意自然是更加宝贵。林涛很着急,轮休那天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

 

秦明下班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满屋狼藉,再往里屋走便看见林涛撅着屁股在翻床底下,于是他拿出手机拨了林涛的号码,“喂,110。我要报警。”

 

“你、你怎么了?”秦明的声音林涛一下就听出来了,慌忙从床底下爬出来的时候还不小心磕了脑袋,他着急的问,“你说话啊?你在哪儿呢?出什么事儿了?”

 

林涛一转身看见秦明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整个人明显松了一口气,挂断了电话才记得去揉刚才碰到的地方,林涛嘴巴里嘶嘶的吸气,秦明看不过眼把人捉过来伸手在他的伤处摸索了几下,“没肿。”

 

“唉,别管它了,先帮我找找东西吧。”林涛放下手叉腰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念念叨叨的,“我明明放在抽屉里的啊,昨天还看见来着的。”

 

秦明在原处看着林涛,“丢了就丢了吧,一支笔而已。”

 

林涛的脚步一顿,诧异的回头看向秦明,“你怎么知道我在找的是一支笔?”林涛疑惑的时候总会惯性的摸几下后脑,他被撞到地方好的很快,现在一点也不觉得疼了,“是你把它拿走了吗?”

 

秦明的眼神平静如水,面孔上也不起一丝波澜,他摇摇头,“不是我把它拿走的。”

 

2.

 

林涛觉得奇怪,可当他还想再问的时候秦明已经转身去厨房了,临前吩咐道,“把屋子收拾干净。”虽然他心里疑问重重,可这被截断的话题现下也没办法继续了,他只得认命的回了一句,“遵旨。”然后把自己做的一地孽给收拾完。

 

林涛和秦明对坐着吃饭,他俩厨艺都不算精湛,但两个人都会几样不同的家常菜,搬到一起之后隔两三天换个人做一次也吃得很开心。

 

今天换秦明,做了道烧黄花鱼,难得没糊锅。

 

林涛吃着吃着又想起之前那话题,“你说到底被我放哪儿去了?那可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生日礼物。”

 

秦明的筷子顿了一下,“你还记得?”

 

“当然啊。”林涛朝着秦明挑挑眉,“那天你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衬衫,手里还拿着……”林涛说的这里的时候忽然卡壳了,他有些困扰的皱皱眉头,握着碗筷的手也停住了。他有些忧虑不安的看向秦明,“拿着……?”

 

秦明的神色依旧那么平静,古井无波的与林涛对视,最后终是低头抿了一下唇丢出四个字,“花的尸体。”

 

林涛听完终于舒心的吐出一口气,大笑了几声,“明明是热情浪漫代表爱意的红玫瑰啊。”

 

“你现在吃的是鱼的尸体。”秦明绷紧的唇线里飘出一句话成功让林涛消声,不过他也没放弃,表情活灵活现的对着秦明挤眉弄眼。

 

3.

 

笔的事情不了了之,林涛也没有再提,日子过得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繁忙的工作让林涛分身乏力,等到他再次结束一个大案回到家里,连走路的姿势都像是个折叠的文件夹。林涛疲惫的在洗漱完之后滚进了被窝里打算补个眠,刚在黑暗中闭上的眼睛忽的又睁开了。

 

林涛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大力的拍开了床头的开关,满室突如其来的光亮甚至让他自己都抬手遮了一下眼。

 

没了。

 

不见了。

 

林涛慌乱的在桌面上摸索了一下,难以置信的跪坐在床边的地毯上,弯下身往桌底下看去。

 

也没有。

 

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桌面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灰尘,除去他刚刚那几个手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痕迹。

 

可他确实,分明记得床头桌的位置上有一张他和秦明的合影。

 

4.

 

“合影……”林涛揉揉眉心,他脑海中的白色相框十分的清晰,可他却怎么都看不清相片中他和秦明的脸孔。他有些气闷的狠狠往自己额角的地方拍了一下,“你在做什么?”秦明不知什么时候也回来了,一把拉住林涛的胳膊把人从床边扯了起来,林涛神色郁郁,秦明忍不住轻轻叹气,“出什么事了吗?”

 

林涛和秦明并肩坐在床边,秦明是他唯一信任的人,“我觉得有些奇怪……我记得的,明明就记得的,这里放着我们的合影。可是它不见,而且我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样子的合影了。”林涛越说越不安,他抓着秦明的手,“我是病了吗?”林涛用另外一只手点点自己的脑袋,“这里。”

 

秦明反扣住林秦的手,手指安抚性的摩挲着,“你没有。”他看向林涛的目光毫不犹疑,他带着人一起躺倒在床上,为两个人盖上被子,他稍稍往林涛的怀里靠过去,主动将手搭在林涛的腰间轻轻的拍抚着,“你没有生病,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只是太累了。”

 

“可是合影……”林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让人看起来有些心疼。秦明微微探过身在上方落下一个吻,“等你睡醒,一切都会好的。”

 

5.

 

许是因为秦明在身边带来的安心感,让林涛很快便进入了睡梦之中。他一直惦记着的合影没有出现在他的梦里,可拍照片的那天却化成了画面融进了他的梦境之中。

 

“照一张,就一张。”林涛围着秦明左转右跑,拉着秦明的手摇摇晃晃,“我们毕业之后就要分开了,到时候我想你怎么办啊?”

 

秦明瞥他一眼,“我从研究所走到刑警队只需要三分钟。”

 

林涛可怜兮兮的垂着嘴角,“那和现在一直在一起也不一样啊,三分钟那么久泡面都熟了。”他委屈的黏在秦明身边,“而且当时不是说好了一个做刑警,一个做法医的吗?你总是蒙我,什么都先做了才来通知我。”

 

秦明被他念念叨叨的怨着,最后磨得没办法,只能点头应下,“就一张。”

 

林涛听他答应,赶忙欢快的拦截了一位路过的学妹把相机塞到了对方的手里,还不忘嘱咐对方,“照的帅一点。”

 

许是他有些太得意忘形,偏偏在学妹按下快门的时候转过头去打了个喷嚏。等他揉揉鼻尖转回头的时候秦明已经从学妹手里接回了相机递在他眼前,“我刚刚姿势不对,咱们重来一次啊。”林涛不去接他的相机。

 

“一张,说好的。”秦明拉过林涛的手把相机放进了他的手心里。

 

之后无论他再怎么可怜巴巴的祈求哀嚎,秦明却是再也不松口拍照了。林涛心下悔恨没抓住机会,但还是把照片洗了出来。不过当他看见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在照相馆里乐的不能自已,相片里的他虽然糊成了一团,可却完美的记录下了秦明的笑脸。

 

直到那一天林涛才真正放下悬着的心,确认秦明是真的也喜欢他。

 

不然秦明怎么会对着他露出那么好看的笑容呢?

 

6.

 

林涛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他像是很艰难的才睁开了眼睛。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当看到在他怀中睡得安稳的秦明时才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的离开床铺先去洗漱整理好自己然后去厨房做早餐,差不多快好的时候秦明也刚好坐到了餐桌边。

 

“感觉好点了吗?”秦明喝了一口牛奶,看着林涛在厨房忙碌的背影问他。

 

“什么?”林涛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走出来,把其中一个放在秦明面前,“我一直都挺好的啊。”

 

秦明点点头不再说话,倒是林涛又摸了一下后脑勺的短粗发尖,“不过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开心的梦,但可惜我忘记它的内容了。”

 

“是吗。”秦明慢慢咽下一口粥,“也没什么重要。”

 

林涛挑眉勉强算作同意的点点头,“你那个研究怎么样了?”

 

秦明放下碗勺,用餐纸擦了擦唇角,“一切顺利。”

 

“问你几次也不说是什么研究,天天忙得人影都看不到。”林涛几口吞了食物,“之后你可要好好补偿我。”他意有所指的舔了舔唇。

 

“我会的。”秦明坦然的点了点头,倒是让林涛有些惊讶,“这次怎么别扭?”他狭促的笑了几声,“难道终于发觉了那项运动的魅力?”

 

“滚。”秦明言简意赅。

 

7.

 

两个人在家门前的双岔路分开,秦明在林涛转身离去前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我会补偿你一个没有烦忧的人生。”

 

他说的很快,林涛怔愣间秦明已经先行离开了。

 

林涛不明其意,可心却一直惶惶不安。

 

带着这样的心情去了刑警队,在连轴转了几天后彻底把这种心慌给忘却了。赶上轮休前同队的小黑顺口问了他一句,“最近怎么都没听见你给家里那位‘宝宝’打电话啊?”

 

林涛在原处一怔,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他慌张的在腰间摸索了一下,钥匙,不见了。

 

那把因为害怕丢失一直挂在身上的钥匙,能够打开他和秦明家大门的钥匙。

 

林涛慌乱的走出刑警队,依旧是熟悉的街道,可他发现他连怎么回去的路都不记得了。

 

他不可置信到刑警队的大门外,四周的景色却像是调色盘上被混合在一起的颜料一般混杂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在急速的消失,抽离,如同被打碎的镜面,再也拼不回一个完整的模样。

 

最后他的周围只剩下一片无穷无尽的白和站在他对面的……

 

秦明。

 

他的心在诉说着欢喜,但他的脑海中却找不出半点有关秦明与他自己的回忆。

 

林涛自身那些与秦明相关的,属于过去记忆的一切都宛如刚才的街景一般消融了。

 

林涛六神无主的站在原地,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又迷茫的抬头看向秦明。

 

“这……是你的实验?”

 

作为刑警的直觉和素养让林涛在这种情况之下依旧很快的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不敢相信答案的看着秦明,“你用我……来做这个实验?”

 

秦明缓缓的摇头,“我的实验早已完成,甚至临床阶段也已经过去三年了。”

 

林涛听完更是惊慌失措的看向秦明,“那么为什么……”

 

“为了让你丢下这繁重的思念。”

 

8.

 

秦明说完便看着林涛疾步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量之大让他甚至怀疑他的腕骨马上便要裂开了。可让秦明更痛的还是林涛声声的质问,如同野兽最后挣扎的哀鸣,“为什么?!你怎么可以……它们是属于我们的……不是你一个人啊!你问过我吗?!”他语无伦次,到了最后声泪俱下,“秦明……你要抛开我吗?就算是……需要用这么狠心的办法吗?你怕我没办法忘记你,会纠缠你吗?”

 

他正在承受的是锥心之痛,他以前非常喜欢秦明的从容不迫,可现在却最恨对方这镇定自若的样子。他在内心深处异常惊恐于对方也许会真的消失无踪,他蛮力将对方拦进怀里,“停下……现在就停下……我不会纠缠你的,不会的。”

 

他不知该如何劝阻秦明,抱着对方不停的摇晃,回归了人类最初祈求的本能姿态,“秦明你不要这么狠心……我们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哪怕是分开,也不要这样好不好?”

 

林涛全身都在颤抖,眼泪也不停的流下来,秦明稍稍抬手想要回抱对方,可越过林涛的后背,他看见自己的指骨已经开始慢慢的消失了。

 

“已经来不及了。”秦明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我不会原谅你的,也休想我会忘记你。”

 

9.

 

实验所工作间的标识终于亮起了绿灯,一直在一旁待命的助手们鱼贯而入。

 

“博士,你还好吗?”各种仪器管道在秦明躺着的机械舱门一打开的瞬间便被准备无误的接入,生命仪器时快时慢的数字让人提心吊胆。

 

秦明撑起最后一丝气力的摇摇头,“你们都先出去吧,让我和他单独待一会儿。”

 

林涛躺着的机械舱也已经打开了,现在只要林涛一清醒就算实验已经完成,所有在他脑海中与秦明相关的记忆全部都会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代表着秦明生命仪器的数字开始不断的下落,等到代表生命终止的铃声响起后自会有助手来帮他处理剩下的一切。

 

秦明不再担心,他努力移动身体,趴在林涛的床边,他费力的撑起身体颤抖着在林涛的唇上印下一个沾着泪水的吻。

 

他的眼泪不停的落在对方的脸颊上,他的耳边全是醒来之前林涛拼尽全力的哀嚎。

 

对方固执的让他喜欢,也非常忧愁。

 

待到他离去之后,拥有更长久生命的林涛该怎么去过失去他的生活?

 

如果时间会抚平这个伤口,为什么不由他来提前结束这痛苦呢?

 

如果时间亦无法抹去这个伤口,为什么不由他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呢?

 

在梦境中痛彻心扉,还是在现实中悲痛欲绝?

 

“忘记我吧……忘记我吧……”秦明不断的亲吻着对方的唇。

 

身体已经衰弱到无力再继续支撑,歪倒之际耳边是刺耳的响声。

 

秦明的呼吸,思维,都变得极其模糊,一切都像是被按下了按钮,一帧一帧。

 

10.

 

最后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林涛的眼睫正在轻轻的颤动,此刻秦明心里的声音缓慢却又清晰。

 

“不要忘记我。”


评论(33)
热度(323)
  1. 南仓朝衿虞尘 转载了此文字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