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爱情的巨浪说来就来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朴智旻一个周内连续落了两次水。

 

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第一次是无意的,第二次是故意的。

 

先说这第一次吧,是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里。

 

一条长河将整个城市一分为二,满月的银色影子像是银盘一样扣在黑漆漆的水面上。

 

一艘缓缓驶来的加长的游艇击碎了水里的月亮,让它们在水面上化为了四散纷乱的星子。

 

波光粼粼的映着船身,像是为这豪华的游船又加上了一层耀眼的碎钻。

 

往日深夜中寂静的河面因为这艘游船到来而变得无比喧嚣,游船偌大的甲板上此刻站着许多的男男女女。

 

他们每一个都是盛装打扮,男的俊俏女的秀丽,手中的香槟酒液同河面一起轻轻摇曳着。

 

忽的杯中的暖黄色香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人群四面八方的传来了嘈杂的尖叫声。

 

一直沉静无波的长河不知为何起了波澜,巨大的水流将要颠覆的船体高高擎起,却又轻轻的落回水面。

 

可哪怕是再轻微的晃动,对船上的众人也是够呛。

 

原本衣装光鲜靓丽的游船宾客被劈头盖脸的浇了一身的河水,各个东倒西歪,七零八落。

 

正挣扎着纷纷相互搀扶着想要起身的时候,不知哪个位置又爆发了一阵喧吵声,因为紧张而尖锐的叫声直直的刺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不好啦——!!!朴少落水了——!快、快找救生圈啊——!”

 

众人先是一懵,随即便一股脑的挣扎着靠近了栏杆,人头攒动的往黑漆漆的河面上看去。

 

此时的河面哪里还有半分刚才狰狞的样子,诡异安静的像把一切都给吞噬了。

 

其中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女人神色凄凄,惶恐不已的退了几步,跌坐在了甲板上,“朴少要是就这么没了,可不关我的事啊,这是天灾人祸你们听见没啊!”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鬼东西,”旁边站着的男人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臂,一手黏腻的冷汗混着冰冷河水的触感让他嫌恶的又猛地甩开了手,“船员呢?都死了吗!还不赶紧跳下去救人,光放两个救生圈有什么用!”

 

倒也不怪这些人此刻有着千奇百怪的心思,忙着推卸责任亦或是救人心切。

 

只因为掉进河里的朴少——朴智旻实在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朴智旻家里三代从军从政,心情不好了一个手指就能把这些人碾死。

 

那红衣女正是这次游轮宴会的主办人,而男的则刚刚得了朴智旻一个应允,其他参与这场宴会的人大多也都是想在朴智旻的眼前混个脸熟。

 

要是现在朴智旻出了事,怕是什么都要完了。

 

朴老爷子肯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这一船的人都给切碎了丢到河里给朴智旻陪葬。

 

在那男人迭声怒骂之后,船员像是才醒过来似的,接二连三的像沙丁鱼的似的前仆后继的往水里跳。

 

本来他们是该最先反应过来,可这条船在这条长河里走了三四年,一次事情都没出过,难免有所懈怠。

 

而且巨浪来的诡异,加上落水的又是朴智旻,这才一时吓丢了魂。

 

可是下了水又能怎么样,船员和船上的众人都十分清楚,这么长时间都不见朴智旻露出水面挣扎一下。

 

那么,多半是,凉了。

 

 

 

不仅是这些人这么觉得,连朴智旻本人也是这么觉得的。

 

他从小自大去过的岛屿不下五六十,就连自己手头还有三座小岛。

 

游泳技术不说是堪比世界冠军,但也可以算是水性极佳了。

 

可是当他咚的一下砸进水面之后,无论怎么放松身体,划动四肢都无法在水中挪动一分。

 

船上因为大浪而开始晃动的光线起初还能映进他的眼睛里,可渐渐的视野开始慢慢浑浊起来,一切都转变成为了一团朦胧。

 

肺部的空气越来越稀少,耳朵一阵锐鸣后彻底丧失了听觉。

 

黑暗的空间之中,朴智旻费了半天力气却连一根手指都指挥不了了。

 

要完。

 

难道今天真就这么交代了?

 

意外的是他心中倒也没有多大对于人生的不甘,想到的竟然是他昨天刚买的小皮鞋还没穿过,那是真的好看。

 

朴智旻有点遗憾的呼出最后一口气,就要闭上眼睛。

 

焉的唇上一凉,明明在水中是不该有这样清晰的触觉,可他就是品味到了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触感。

 

但还未等他细细去思考是什么,大量的湿润的空气争先恐后的从口中涌了进来充填着他干瘪的肺部。

 

求生的本能让他不肯远离,拼命的索取,待到意识稍稍清晰后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放大的人脸没有丝毫带给他任何的惊吓,反倒是惊艳冲击到了让他想要再次昏厥的地步。

 

纤长的睫毛像是海草在水中似的轻轻飘荡,眼睫又抖动了几下,缓缓的露出了一双墨水珠似的双瞳。

 

瞳仁惊慌的震动了几下,随之那人猛地向后一撤,朴智旻唇上的触感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是给人吻了,以唇渡气。

 

莫名他有点遗憾的伸出舌尖,抿了一下唇,他怎么没再晕一会儿呢?

 

想到这个,朴智旻这才露出了一丝的惊诧。

 

原来是他还在水中,却也不在水中。

 

他的周围像是有一个巨大的气泡,将他完完全全的罩了进去,他甚至可以在此自由的呼吸。

 

附近的游鱼像是遇到了不可穿越的墙壁,纷纷沿着外围从朴智旻的身边绕开了。

 

他像套着一个巨大的圆壳掉进了水族馆的水箱里,光怪陆离,却又美不胜收。

 

他环顾四周,看着从船上跳进海中的船员慌张的身影,明明近在咫尺,可就是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朴智旻心中的好奇已经完全盖过了恐惧,他有些无法分辨这是不是一场在人死之前看到的幻觉。

 

“对不起。”

 

朴智旻没有忽略他眼前的男人,除却一开始的张望之外,他大部分的目光明里暗里还都是落在这个人身上的。

 

因为对方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

 

对方穿着一件水蓝色的像是浴袍的衣服,但不知为何袍带大开。

 

露出了漂亮的胸肌,腹肌,要不是那两条比直修长的大腿,不知道还以为是深海里不谙世事的人鱼小王子。

 

这过高的颜值和过分优秀的形体不意外的让朴智旻大大的吞咽了一下,若不是对方还穿着平角内裤,怕是要烧断他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神经。

 

不怪他这时还有些旖旎的心思,了解朴智旻的人都知道。

 

他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

 

颜控。

 

 

 

而且还是非常非常严重的颜控。

 

外加男女不忌,导致在他的圈子里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美人想要与他交往,想要爬上他的床。

可他更奇怪的是,并不喜欢与任何好看的人做亲密的事情。

 

如此单纯的只是为了欣赏,感叹,可对这些各式各样的美人,视觉的保鲜期又短暂无比,最长的一位也只坚持了十八个小时。

 

让人生出一种能永远留住他垂怜的面孔是不存在于世的,他每一天都是为了寻找世上最好看的人而活的。

 

但现在,他不但被吻了,虽说是为了渡气,可这也是超越了以往朴智旻和人相处最亲近的底线。

 

还在这个奇妙又蹊跷的坏境里,他竟然感受到了久违剧烈而怦然的心跳。

 

这种冲击被以往来的更加的长久,让朴智旻都有些无所适从了。

 

然而对方却仿佛对他这露骨的灼热视线一无所觉,一张好看的脸孔平静无波,可他在朴智旻想要靠近的时候又快速向后游移了一下。

 

这一退恰好入了自天上流进水中的银色帐幔之中,月光为他又披上了一层皎洁的白纱。

 

他身后是鱼群带起的水流,潺潺的萦绕着他。

 

朴智旻屏住了呼吸,更加分不清楚,这到底是身处天空还是水中,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送你回去吧。”

 

他明明没有开口,朴智旻却在脑海中清晰的听到了他的声音。

 

“等……”朴智旻刚开口说了一个字,便看着对方朝他抬手。

 

瞬间眼前的画面上下倒错,再一回神人已经被抛到了甲板上。

 

不痛,却足以让在场围观的众人屏住了呼吸。

 

指挥船员跳下去救人的那个男人站的最近,此刻也不由得怔愣了片刻,而后手脚并用的从湿滑的甲板上爬了过去,“朴少!您没事吧朴少!”

 

巨浪来的诡异,朴智旻回来的也诡异,可这都不是现在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朴智旻没事,还有什么能比保住了他们自己的小命更重要的呢?

 

船上不禁有人发出了松气的喟叹,穿着大红礼服的女主办人甚至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男人还在耳边喋喋不休,但这一切的一切朴智旻都听不到,看不到,他的心思全然还在水下,那精美绝伦的梦境里。

 

朴智旻虽然回来了,但他金贵着,尽管他尚在愣神,可周围的人又不是都变成了傻子。

 

一趟游船之旅行至中途,便匆匆返航,谁也不敢阻拦的把朴智旻送进了医院。

 

进了医院,消息便瞒不住了。

 

刚开始松缓的气氛此刻又徒然紧张了起来,谁也不知道朴家的老爷子知道爱子坠河之后会是怎样的雷霆震怒。

 

只好在心里安慰,总比一具尸体捞上来要强吧。

 

一群人不免有同样的世家公子,背景显赫,底气稍足一些便自行离开,改日再来探望。

 

其他的饶是还在瑟瑟发抖,也只能在医院的等待区等着,等一条网开一面的赦令。

 

 

 

其实朴智旻确实没什么问题,他在水里一番奇遇,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的。

 

而且医生也不敢轻易对朴智旻下结论,只好声势浩大的给他安排了许多的检查。

 

翻来覆去的提问和仪器检测,终是让他不耐烦了,挥了挥手,拒绝配合。

 

之前老爷子知道了之后,心疼的肝儿颤,连夜招了私家飞机来接他回去,也被朴智旻给劝住了。

 

听着医生小声的嘱咐了几句,“朴少,您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我们说,床铃就在您手边,门外也有医生随时待命。”

 

他不耐,干脆一撂被子缩了进去。

 

医生又不敢拿他怎么样,还怕他真的发脾气,连忙退了出去。

 

将至夏季,医院的被子薄的透光,窗外的月光毫不吝啬的铺了进来,朦胧的映在朴智旻的眼前。

 

这又让朴智旻想到他在水中的情形,想到了那个……人。

 

他并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人类,有哪个人类会在水中这样的自如?

 

甚至为他罩起一层保护,可对方分明又是人的模样,但又有谁会这样的好看?

 

他辗转反侧,干脆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反而开始懊恼起来,“我连名字都还没有问到啊……”

 

临近死亡时都不曾有过的不甘将他死死的圈住,让他彻夜难眠。

 

直到天亮十分才因为生理性的疲劳,将将闭上了眼睛。

 

不过他没能睡上多久,就被门外响亮的笑声给吵醒了。

 

朴智旻有些厌烦的皱皱眉,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冷眼看着他的发小金泰亨毫不顾忌的嘭的一声推开了病房门。

 

他毫不客气的大笑了几声,“我听说的时候真的快笑死了,你居然会掉到河里。”

 

他已经从医生那里确认了朴智旻的身体状况,现下才能这般无所顾忌。

 

朴智旻懒得理他,很干脆的给了一张冷脸。

 

金泰亨倒也不介意,拖着凳子继续往前凑了凑,“你到底是怎么回来的?我听得那帮人说的云山雾绕,什么天外飞仙,奇门悬术,把你传的像是个世外高人。我看以后不会有人再敢来巴结你了,他们一个个现在怕你怕的要死,老爷子一直以来的目标敢情就这么实现了?”

 

朴智旻敷衍的哼哼了一声,仍是不回答金泰亨的问题,也不理会的他的调侃。

 

朴智旻觉得他能和金泰亨玩这么久,全靠金泰亨颜值过关,才没有被他打死。

 

他自顾自的以拇指抵唇摩挲了一会儿,“你帮我去再租那条游船,安排像昨天一样的时间。”

 

“干嘛?”金泰亨不明所以。

 

朴智旻倒是眼神亮的吓人,回了两个字,“跳河。”

 

妈耶。

 

金泰亨连忙快速站起来跑了出去,朴智旻听他在楼道里大喊大叫。

 

“医生快来给我的小伙伴看看脑子哇!”

 

 

 

可谁让他是朴智旻,他说的话没人敢不帮他办到,金泰亨敢但他也不会。

因为不叫他做,自然还有另外一帮狗腿子上赶着帮着朴智旻去做,那还不如他亲自来更放心些,免得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朴智旻眼前凑。

 

而且不过是租条游船,安排出行,对他们这帮人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到了码头,朴智旻不许人跟,连船长船员都不要。

 

金泰亨不肯他这么胡闹,但三言两语就给朴智旻打发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我没回来,你再派人去找我。”

 

他自小听朴智旻的话听惯了,一松手就把人放跑了,后知后觉才回过味来。

 

天惹。

 

他真的把发小送去跳河了。

 

朴智旻开船的技术还有些生疏,但不妨碍他按照昨天的那个时间抵达昨天的那个地点。

 

岸边的渔火离他遥远,今夜月隐乌云,黑通通的水面让他心中难免生出一丝的怯意。

 

但不知为何,不得不去。

 

“死,也要死个明白吧。”

 

他爬上船舷,越过防护栏,迎着风站在船沿的最边上。

 

绝对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的典型。

 

朴智旻也觉得这很疯狂,但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他张开双臂,倾身,毫不犹豫的倒了下去。

 

他入水,毫无声响。

 

这次连水波的湿意与冰冷都尚未感触,就直接被封进了那巨大的气泡里。

 

朴智旻缓缓的睁开眼睛,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人站在他的对面。

 

那人这次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T恤加牛仔裤。

 

看不见肌肉还让朴智旻微微有些惋惜,不过他这种情绪是来不及冒出更多的。

 

那人显然是有些生气的,好看的眉峰紧紧蹙起,声音也带着怒意,“你在做什么?!”

 

朴智旻却并不畏惧,但他不太习惯这样漂浮的状态,笨拙的往对方那边凑。

 

他天生有些招大地母亲的喜爱,哪知水中的陆地母亲也不肯放过他。

 

脚下一歪,膝盖一软眼看就要栽倒。

 

这次却是没有预想中的疼痛,而是被人一手给稳稳的拖住了。

 

那人冲的有些急,额前的碎发都有些乱了。

 

朴智旻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上手拨了几下。

 

那人浑身一僵,连呼吸都屏住了,连动都不敢再动。

 

朴智旻看他不知为何眼圈有些微微发红,但对方这难过的样子,让他心脏发疼。

 

他人生中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无比想要讨好对方,“这么跳下来,是我不对。但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见到你,因为我想知道……”

 

“你的名字。”

 

那人看了他一会儿,而后松开了一直扶着朴智旻的手,偏头转向一边。

 

原本朴智旻以为他不会再回了,却又听那人从喉间的滚出了几个音节。

 

“田柾国。”

 

 

 

“田柾国……?”朴智旻低声的重复让那人有些不安的微微颤了颤,在听到他说‘是个很好听的名字’之后才又平复了下来。

 

朴智旻说不清田柾国脸上到底是放松多一些,还是遗憾多一些。

 

但总归是找不到一丝开心的情绪的。

 

朴智旻想到这里,莫名也跟着有些情绪低落。

 

其实他第一次见田柾国的时候就发现了,田柾国的眼睛就像这周身环绕着的河水,虽然清澈但鲜少会有波动。

 

田柾国见他低头,还以为是环境让他感到有些不适,于是抬手一挥,两人便再次落到了甲板上。

 

朴智旻被田柾国扶着,在田柾国站稳之后才被从离地五六厘米处的悬浮状态中轻轻放了下来。

 

朴智旻心中千头万绪可每一个都让他说不出缘由,田柾国要离开却又被他抓住了衣角。

 

但是要说什么,却是全然不知。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似乎都在等对方开口,又都在等对方的离去。

 

可尚未登出个决断,头顶上盘旋着的直升飞机开始轰然作响。

 

探照灯把湖面照的灯火通明,尤其在河床中央的那条游轮,更是亮的恍如白昼。

 

金泰亨搭着直升机的绳梯降了下来,他没做好准备,被船上多出来的田柾国吓了一跳,“我去,这是你又从哪里骗来的小男生,游船相会,河面约会,你们城里人好会玩啊!”

 

朴智旻毫不客气的踩了金泰亨一脚,田柾国有些愤怒又有些落寞的看向朴智旻,“你到底骗过多少小男生?!”

 

“我不是!我没有!”朴智旻气的又踢了一脚金泰亨的屁股,简直是百口莫辩。

 

金泰亨一看大事不妙,连忙揉揉屁股帮忙解释,“对对,不是他骗的,都是别人上赶着投怀送抱的。”

 

然后,金泰亨被朴智旻差点掐死。

 

田柾国似是不愿再看这场闹剧,转身便走,朴智旻伸手却只摸得一手的水汽。

 

他疾步奔到船缘,又要再跳,却被金泰亨给死命的拖住了。

 

不在他眼前跳还行,在他眼前他怎么可能亲眼看着发小去跳河。

 

朴智旻气的拍他的手,“别人都是打助攻,你这是什么拦路虎。”

 

小脑斧被讲的也很委屈。

 

想搞钙的人到底有没有神智啊?

 

拦着对方去死还要被骂。

 

两个人累的气喘吁吁,最后一起瘫倒在甲板上,头顶上的直升机还在嗡嗡的盘旋待命。

 

金泰亨想起了正事,“我看见了,他是凭空就消失不见了,这超出我们的认知范畴了,你得跟我回去,不能再胡闹了。”

 

大约是他神经反射和常人不同,一般人该害怕的情况,他反而还能冷静的提出建议。

 

朴智旻抬手横在金泰亨身上用胳膊压着打了他几下,自己也有些无奈,“来不及了。”

 

“就是他了。”

 

金泰亨有点急了,找男找女都不重要,和非人类谈恋爱是不是有些超越了?

 

他一把掀开朴智旻的胳膊,有点气恼的问,“为什么啊?”

 

朴智旻摇头,“我也不懂。”

 

 

 

金泰亨以为朴智旻在敷衍他,气哼哼的说要绝交三个周。

 

其实朴智旻是也是真的闹不懂,明明他连田柾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都还没搞得清楚。

 

有时静下来他也会纳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强烈到让他不知所措的感情。

 

他想找田柾国弄个明白,可田柾国却根本不再露面。

 

他怕田柾国生气,也不敢再轻易跳河。

 

只好日日夜夜都开了船来,在河面上飘着等着。

 

家中的老爷子还以为他又对船只着了迷,给他买了好几艘游轮,其中一条还喷成了粉色,亮的刺目。

 

偏偏今天所有的游船都在做大检修,只有这条粉色的没有。

 

朴智旻只好硬着头皮登了船,船只飘荡在河面上,宛如娘炮中的航空母舰。

 

他隔着栏杆坐在甲板上,两条小腿甚至外面晃。

 

“我真的没有过别人,对以前的那些人也不是喜欢,他们……也不喜欢我。”

 

富豪的痛苦你不懂,他们爱的是我的钱啊!

 

走开,这虚假的爱情,别来烦我。

 

朴智旻自言自语,絮絮叨叨,也不知道田柾国能不能听到,有些话不说出来他都快把自己给憋死了。

 

“说出来你也不许不信,我一直在找一种感觉。”朴智旻摸了摸心口的位置,“这话是不是有点矫情了?不过在见到你之前我确实觉得心里总是空空的。”

 

他絮絮叨叨大半天,说的嘴唇都发干,奈何田柾国特别沉得住气,根本没给任何的反应。

 

朴智旻有点伤心,他总觉得田柾国是在他周围的。

 

他又等了一会儿,河面上还是没什么反应,失落的站起身,想去喝杯甜饮给自己补补糖分。

 

结果一转身,却发现船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位不速之客。

 

客人带着大大的草帽,穿着一身夏威夷风格的套装,正在剥他放在桌上的葡萄。

 

“呃啊——!”那人发出一声惨叫,眼看着刚剥好的葡萄从他没拿稳的指尖一路掉到了地上,他一脸委屈的看向朴智旻,“我的心好痛啊!智旻君!”

 

“你……认识我?”

 

朴智旻此生熟识得人大多都非富即贵,记忆中也没有这种因为一颗葡萄就会惨叫的家伙。

但他出现的方式跟田柾国一样的诡异,但长得人畜无害的,他也不自觉地态度比对待其他人要好了那么一丢丢。

 

那人点点头,“我们可是老相识了啊,智旻君,不过我这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明白,不然,你自己看好了。”

 

看?

 

怎么看?

 

正当朴智旻疑惑间,忽然看见自己的身体啪嗒一声倒了下去,而他则轻飘飘的被那人抛了一团浓雾的怪圈里。

 

他在烟雾之中转的七晕八素,心中不停吐槽。

 

这科学吗?

 

 

科学是不可能科学的。

 

他这一辈子本身都不会科学的。

 

对方说的给他‘看’,不如说是将一切都还给他。

 

过往千年,在无数次轮回之中消失殆尽的‘记忆’。

 

他的曾经,他的过去。

 

长河之后,朴智旻着一身水蓝色的长袍,隐隐透着莹莹的光芒。

 

他身形缥缈的站在河面之上,有点玩世不恭的甩着一根毛茸茸的芒草,目光悠悠的望向河岸。

 

河岸边正招展着无处的黑红幡旗,上面的红色是用血液涂染的。

 

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河神祭’,祭祀的对象正是这条长河的主神——朴智旻。

 

闻一声爆喝响起,“跪——!——!”

 

人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可却纷纷跟着这一声呼喝跪了下去。

 

对着滚滚流水,头贴服着地面,拱起的脊背昭示着他们的无比虔诚。

 

“放——!——!”

 

又是一声亮如洪钟的呐喊,只见跪在最前端的两人将地上的一个长方形的器物高高举过头顶。

 

赫然是一口棺材。

 

然后他们躬身站起来到了河边,将此物抛入了水中。

 

棺材连在水面上漂浮的时间都没有,直直的沉了下去。

 

朴智旻一皱眉,手中的芒草一丢,化成了一股水汽朝着棺材下沉的地方冲了过去。

 

河面上一股逆风之浪高高扬起,岸上被打湿的众人竟有些瑟瑟发抖之兆,连忙在呼喝声中又拜了三拜,这才匍匐倒退着散去了。

 

朴智旻在河底升起避水结界,一个响指,棺材的盖子便应声而起。

 

他探头看去,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童躺在内里,不哭不闹,生的极为漂亮,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睛眨也不眨的望向朴智旻。

 

“啧,我什么时候收过活人祭了?”朴智旻按捺不住的在小童脸上戳了戳,觉得岸上那群简直是他带过的最不懂事的一届村民。

 

小童被他戳了两下,好似终于回过了神,慢腾腾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好了,小朋友,作为一个正经河神,我可不会害人的哦。”朴智旻又忍不住摸了两把人家圆滚滚的头发,柔软的发丝让他这个万年老神仙都有点爱不释手,不过他是不能留下他的,“好了,现在我要送你回去了。”

 

“我……”朴智旻觉得他的衣角被人扯住了,小童字正腔圆,“我不要回去,他们把我送给了河神,那我就是河神的人了。”

 

朴智旻目瞪口呆的看着小童在棺材里端端正正的跪好,朝他叩首,“河神大人。”

 

等等……?

 

怎么回事……?

 

这是个什么展开?!

 

总之,朴智旻身后多了个跟班。

 

从活人祭上被强行赠送的人类小男孩——田柾国。

 

一晃就跟着朴智旻身后晃了十几年。

 

田柾国似乎是有些仙缘的,他能看见朴智旻,也能看见山中的鬼怪精灵,还有经常来找朴智旻喝酒的庙神——金硕珍。

 

金硕珍知道许多的故事,从九重天到十八地狱,没有他不了解的。

 

田柾国最感兴趣的是阴天子的生死簿,据说人类只要在上面划去自己的名字便可以长生不老。

 

金硕珍打趣他,“嚯,你才刚成年,就想这么久远以后的事情啦?”

 

田柾国拨弄眼前的篝火,“是要想一想的,与河神大人相比,我的生命实在太过短暂了。”

 

火焰窜了个高,木头爆出一声轻响。

 

“我想一直陪着他。”

 

 

朴智旻抱着酒坛在树杈上已经睡着了。

 

金硕珍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问田柾国,“可我看他对你爱答不理的,你犯得上吗?其实你别看他这个人总是笑眯眯的,其实很难交往的,你们我们都认识好几千年了,还只是酒肉朋友。”

 

田柾国摇头,“今日是我惹他生气了。”

 

“哇,能让他生气那也是不容易的,你干嘛了?”金硕珍偷偷拉了一道屏障,把朴智旻给隔了出去,“你快说,他听不见。”

 

没有他这种热爱吃瓜的态度,怎么能掌握到那么多秘辛趣事。

 

“今天我在河边救了一个人。”田柾国其实也有些困惑,他不明白这为什么会让朴智旻那么生气,救人难道不是好事吗?

 

哪知金硕珍的神情也一下子严肃起来,“你救了谁……?”

 

田柾国摇头,“我不认识,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子,好像是被家人给抛弃了,一时之间想不开才会……”

 

金硕珍点了几下指节,摇了摇头,“你大错特错啊。”

 

田柾国皱眉,“我错在哪儿?”

 

“你乱了‘因果’。”金硕珍抬头看了一眼睡着的朴智旻,“她命数已尽,却被你所强行更改,生死簿上消不去她的名字,那么总要有人代她。”

 

金硕珍叹气,有些话,他不能再说。

 

或许这冥冥之中也是田柾国的命数。

 

河祭当日,投棺一刻。

 

田柾国的命数也该到此为止的。

 

然,神怜悯,神拒礼。

 

朴智旻能护他十几年,却护不了他一生。

 

一切循环,自成方圆,无人能改,神也不例外。

 

他为田柾国在天道之下掩藏踪迹,却因为他这一救而全然无用了。

 

终究到了即将清算,收束的时刻。

 

田柾国心事重重的跟着朴智旻回了河间的庙宇。

 

河神庙不为外人所见,气势磅礴,仙气非凡。

 

朴智旻大咧咧的坐在门口的巨石上一如既往的指使田柾国,“去,切个西瓜来。”

 

田柾国有些恍惚,下意识的照着朴智旻的话做了,但他忘记拿刀,直接用手把西瓜给劈开了。

 

劈完之后朴智旻和田柾国都有些怔愣,朴智旻吞了一下口水,一招手把投给他做祭礼的南方瓜果招了过来,“菠萝你试试。”

 

然后田柾国就在仙气鼎盛的河神庙门口徒手扒菠萝,简直跟玩一样的。

 

朴智旻一边吃菠萝肉,一边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两个核桃递给田柾国,“这个你要是能捏碎,我就请你吃饭。”

 

田柾国被朴智旻逗得有点不好意思,手里稍稍一用力,两个核桃应声而碎。

 

朴智旻除了鼓掌还能做什么呢?

 

“这也算是个绝技,卖艺都行,看来至少我可以不用那么担心你了。”朴智旻看着远处滚滚而来的乌云与雷电,再次摸了摸田柾国的头发。

 

这手感,真的很棒。

 

长河映着天空,混成一团浓黑的颜色,分不清彼此。

 

巨浪滔天,河神庙结界不堪一击。

 

田柾国只记得眼前那团水蓝色的光芒从大盛到羸弱。

 

最后化为点点荧光绕着他转了几圈,最终消散不见了。

 

金硕珍来的时候,河上的乌云早就散开了,田柾国抱着水蓝色的袍子呆坐在河神庙前一动不动。

 

“他会去往何处?”

 

“重归天地,无处不在。”

 

“可是……魂飞魄散?”

 

“是。”

 

“如何能救?”

 

“有人代之。”

 

田柾国躬身行礼,“我愿。”

 

 

朴智旻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是被人抱在怀里的,一睁眼自下而上的只看到田柾国的下巴。

不由得还在心中感叹了一下,果然是个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哥,就连下颌都生的这么好看。

 

就是抱着他的手有些抖,见他醒了整个人就抖得更厉害了。

 

他只好坐起来,反手把人拥进了怀抱里,一下一下拍抚着对方的后背,“哇,田柾国,你都长这么大啦,说起来,我还欠你一顿饭呢。”

 

冰凉的泪水落在他脖颈处,失而复得,这或许是世上最好的词语。

 

待田柾国的情绪释放的差不多了,朴智旻才有机会重新跟老朋友金硕珍打个招呼。

 

金硕珍还挺兴奋,目光炯炯的伸手摸着栏杆,“智旻君,你这条粉色的船,真好看!”

 

他比了个拇指,大力夸赞,“果然是男人就应该选择粉色!”

 

朴智旻唇角抽了抽,“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

 

金硕珍连忙点头,“好好好,正好我你这边事情告一段落,跟九重天报告一下,正好我这攒了一万年的年假还没休呢。”

 

他替田柾国挡劫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并不清楚,又不忍再去问田柾国,只好求助金硕珍。

 

金硕珍只略略提了几句,他也就明了。

 

果然田柾国对此所知甚少,还以为是要他用魂飞魄散来替,仍是一丝犹豫都没有的答应了。


其实所谓‘代之’,指的并不是代替他人烟消云散,而是代替朴智旻镇守此河,不生水患。


金硕珍还对着朴智旻比了个拇指,“阿国,贼狠。”


朴智旻听到这里,不由得又踮脚伸手摸了摸田柾国的发顶。

 

朴智旻本就是河生之神,非凡人所化,田柾国守河的千年功德可助朴智旻重凝魂魄。

 

而后入轮回,过生劫,再返神格。

 

金硕珍抚摸着这艘即将属于他的船,真是越看越满意,不由得多透露了一个消息,“其实你

们应该谢谢当年所救的那位红衣女,救是‘因’,为你们续缘是‘果’。”

 

他朝着田柾国笑笑,“救人无错,不必再耿耿于怀了。”

 

朴智旻牵着田柾国的手笑笑,“自然无错。”

 

金硕珍撇撇嘴,“那你当年生气人家救人做什么?”

 

朴智旻低着头,脚踢了几下地面,“我那是吃醋好吧?”

 

说着便感觉手指被人牵的更紧了一些,他抬头望向田柾国,只见田柾国一脸认真,“我不喜欢她,我只喜欢你。”

 

金硕珍简直懒得去看他俩,一直在摸船栏,“哎呀,这船,好看,好看,真好看。”

 

朴智旻害羞极了,咳了几声转移话题,“所以初见的时候你要跟我说对不起?救你是我自愿的,没什么好对不起的。”

 

田柾国先是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朴智旻奇怪的皱眉,田柾国却闭口不言。

 

他再问,得到的只是一个结结巴巴的回答,“我、我以后再告诉你。”

 

不是有什么隐情,而是没有控制好,有些用力过猛,所以实在不好意思说。

 

那是因为他隔着千年的时光,再次远远的见到了日思夜想,念念不忘的那人。

 

啊……

 

他轻轻的叹息。

 

实在是太想念了啊。

 

所以他伸出了手,隔着浩渺碧波。

 

以水流悄然掀起了承载着他千年情感的万顷巨浪。

 

轻轻的触碰了心上之人的船帆。


评论(2)
热度(123)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