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郅摩】故乡

※李郅X萨摩多罗

※一发完。

※买一发郅摩股,等涨。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又是一年中元节,夜晚时分街头巷尾都是小簇的火光。

 

一向热闹的凡舍此刻也闭了店,按照公孙四娘的吩咐不三不四也正在后院给孤魂野鬼烧纸钱,两个人凑在一起嘴巴里念念叨叨。

 

上官紫苏到的时候忽的刮了一阵疾风,后院顿时传来叽哇乱叫的声响,她吓得往后一退踩到了裙角,整个人都朝后歪了过去,眼见便要摔了的时候被人突地从背后一把撑住了,上官紫苏小心翼翼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悄咪咪的看了过去,扶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大理寺少卿李郅。

 

她见是熟人,也不害怕了,连忙站直了身体,自顾着整理那身新做的粉色裙装。

 

李郅比她高出太多,与她说话时还要稍稍低头才能看着她,“怎么?也不道个谢?”

 

上官紫苏抚平衣裙,瞥了他一眼,“废话跟萨摩学的是越来越多了。”说完便走在前方,有了李郅在后,她胆子也大了起来,绕过木质的回廊便往后院去了。

 

2.

 

不知什么时候来的黄三炮正在离着火盆不远的地方独自抱在廊柱又喊又闹,他一向敬神怕鬼,刚才许是又看错了什么。上官紫苏站在他身后拍了他一下,话还没说便看黄三炮大叫一声,再回身时刀都已经出鞘了,紧闭着眼睛抬手便做了个下劈。

 

李郅皱眉,反手挑剑隔住了黄三炮的刀,挡在了上官紫苏身前。刀刃相撞时的特有的金属声让楼上的公孙四娘啪的一声推开了窗户,“哪个不长眼的,敢在老娘的地盘撒野——!?”烟杆大力的敲了一下窗框,低头这才看见楼下都是些什么人,她朝着李郅与上官紫苏笑了笑,又瞪向黄三炮,“闹什么呢!”

 

黄三炮看见上官紫苏哪里还顾得上别的,连忙将刀收了回去,又是道歉又是赔礼围着上官紫苏直转圈。

 

李郅看着随之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先进了内堂。

 

3.

 

公孙四娘下了楼,烹茶煮酒,这次没了萨摩的干扰,总算能将酒和茶分给他们真正的主人了。

 

葡萄酒李郅不是第一次喝,但这在坊间里仍算得上是有些稀罕的,他稍稍抿了一口便放下了酒杯,“四娘有事说便是了。”公孙四娘歪头看了他一眼,手上的烟杆转了一下,“放心喝吧。”她见李郅眼神里还带着些狐疑,哼笑了一声,“这酒啊是萨摩跟西市那胡商打赌赢过来的,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我留给你呢。”

 

李郅点头,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面孔上浮了些轻微的笑意出来,衬的一向凌厉的眉眼间尽是柔和,“说起来,萨摩人呢?”

 

“还有双叶也不在,”上官紫苏从黄三炮手里接过一个剥好的果仁,“我之前确实通知过她今天来凡舍一起聚聚的。”

 

4.

 

“双叶比你们来的都早,下午就到了,不过听这来凡舍吃饭的客人说城郊发现了具尸体。”公孙四娘从腰间摸出两个白色的瓷瓶,“送了我这个什么美颜露,然后把萨摩换走了。”

 

黄三炮心直口快的指着那俩比拇指粗不了多少的瓷瓶,“萨摩就值两个这?”

 

“你懂什么?老娘的青春是他萨摩多罗能比的吗?”公孙四娘看着黄三炮挑了一下秀眉,转手把两个瓶子塞了回去。

 

上官紫苏以手肘撞了一下黄三炮,笑了两声,“贵重,贵重。”

 

公孙四娘哼了一声不再搭理黄三炮,撇开眼看向李郅,手中的烟杆在他眼前的桌面上叩了叩,“放心吧,他且厉害着,你喝你的。”

 

李郅这才垂眸将一直看向窗外阴暗天空的视线收了回来,按在刀鞘上的手也缓缓松了开,听公孙四娘的又拿起了酒杯。

 

可这担心,又岂是说止住便能止住的?

 

5.

 

萨摩多罗回来的时候赶上最后一声宵禁的警锣刚敲过,他从城郊一路小跑回来是又累又乏。此时的街边早没了邻里的影子,徒留些黑色的灰烬被晚风吹起贴着地面打旋。好在回凡舍的路是走熟了,快到了之后便靠着墙边,简直饿到弯腰,饿到无力,短短一段距离走走停停的折腾了好几次。

 

“萨摩吗?”

 

萨摩多罗垂着头还以为自己幻听的歪了一下脑袋,他思考时候总会无意识的略略嘟起嘴巴,皱着眉头,看起来很是迷惑。还未等他的大脑有所反应,脚边便多了一层暖黄色的光晕,他抬头正对上李郅看过来的目线。

 

暗色的眼眸里映着莹莹跳动的星火。

 

“李少卿……”萨摩多罗低喃了一声,他离开墙壁站不住的摇晃了一下,顺势前倾着将头抵在李郅的胸前。李郅听他的声音像是小孩子被人抢了糖一样,满满的都是委屈,李郅一手挑灯,一手执剑,也没办法去扶他,语气里夹杂着些不可轻易察觉的担心,“怎么了?”

 

“我真的好饿啊。”萨摩多罗仰着头,嘴角不开心的往下撇,看的李郅忍不住叹气,“走吧,四娘给你留了烧鸡烧鹅在厨房里。”

 

6.

 

萨摩多罗从厨房里端了盘子便要往外走,李郅跟在他身后有些奇怪,“去哪儿吃?这里碗筷都给你布好了。”

 

萨摩多罗两只手都占满了,连忙朝着李郅努了努嘴巴示意他轻声,“你想把全凡舍的人都吵醒啊,跟我走。”他甩了一下头,转身的时候背上那些不听话的卷曲发丝也跟着跳了跳,莫名看的李郅低头掩唇遮去了笑意。

 

两人并排坐在凡舍的楼顶,身下是斜面的冰凉砖瓦,头上是轮皎洁的明月。萨摩多罗仰头吞了一口鹅肉,好吃的一直不停叹气,有风吹过来的时候没有扎住的头发纷纷贴在了面颊上,萨摩多罗放不下手里的鹅腿鸡肉,痒的时候只好用胳膊去摩挲脸颊。李郅带着点无奈的弯了下唇角,伸手帮他抚开别在耳后,“在厨房里吃不就好了。”

 

“这离月亮近。”萨摩多罗的答话没头没尾,李郅理解不了转而换了个话题,“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双叶是回大理寺了?”

 

7.

 

萨摩多罗又抽空塞了两个桂花糕,“回去了,你们那位大理寺的小祖宗非说不把骨头拿回去说不定明天去就没了,拼拼捡捡的弄了半天。凶不凶杀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萨摩多罗忽然顿了一下,咬完一口糖饼之后更是停了下来,“裹着那尸体的布料还没腐朽完全,上面的花纹是伽蓝独有的。”

 

萨摩多罗从盘子里又捡了个桃子出来,在身上蹭了几下塞进了嘴巴里,语气漫不经心,可神情却是少见的落寞,“按照时间来推算,那时候伽蓝还在……无论这是不是桩案子,将来就算贴出布告,也没有人能带他回故乡了。”

 

“伽蓝啊……”萨摩多罗的声音那么轻,随着晚风飘过李郅的耳边的时候都快要散开了,“怕是只有在梦里才能回去了。”

 

8.

 

这样的萨摩多罗离李郅实在是太远了,远到一旦别开眼便再也看不到了。

 

李郅一向不擅安慰他人,也不擅长花色言语,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腰封中摸出块玉佩递到了萨摩多罗的眼前。萨摩多罗一颗桃子还没啃完便从手里掉了下去,顺着瓦片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楼,他在衣服上快速的擦完手心擦手背,抖着双手接了过来,“给我的?李少卿大手笔啊,这可是上好的羊脂玉啊。”

 

“给你的。”李郅看着萨摩多罗一脸痴迷的样子忍不住别开了眼。

 

虽说是早就想送给对方,可现在怎么这么想收回来。

 

“安慰我啊?”谁知萨摩多罗又绕到了李郅面前,朝着李郅咧开嘴巴一乐,“你瞧,这天上的月亮只有一颗,对我来说,大唐和伽蓝没什么不同。”

 

“有的。”李郅扶住了萨摩多罗的手臂,生怕他像刚才那颗坠下去的桃子一样,“伽蓝有你的过去,而这里……”他的眼睛里装着天上的月亮,晃动着清浅的光亮,“有你的现在和未来。”他眨一下眼睛,眼里便又有了一个萨摩多罗小小的影子。

 

“李少卿……是什么意思?”萨摩多罗那么聪明,可他偏要向李郅讨一个答案。

 

“在我们中原,送玉佩代表什么,”李郅面色平静,可握着萨摩多罗手臂的手指却微微的发颤,“你不懂吗?”

 

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9.

 

萨摩多罗忍不住往前扑了一下,力道压着李郅一起倒在碧色的砖瓦上,“我只知道,你们中原人,实在闷骚。”他低头凑近李郅的脸孔,“在我们伽蓝,只有这个才代表了什么。”

 

略带着些凉意的吻落下来,直到有了暖意才缓缓分开。

 

萨摩多罗舔了一下唇,“怎么有点葡萄的味道,”他俯身在李郅身前,“我再尝尝。”

 

他又笑嘻嘻的啄了几下,“还有点桃子味。”

 

胡言乱语的终于惹得李郅抬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这才让萨摩多罗瘪了瘪嘴不再胡闹。李郅面色平静,耳廓却在黑夜中泛起了粉红的颜色,他清咳一声正正经经又严肃的对萨摩多罗许诺,“万事有我在。”

 

之前的亲吻也没能让萨摩多罗觉得害羞,而李郅的话却让他不好意思起来,别别扭扭的才挤出一句,“说话怎么这么肉麻,以后少喝点酒吧你。”

 

萨摩多罗翻身躺倒在李郅身边,将玉佩提在眼前晃了晃,“伽蓝和大唐是一样的,伽蓝是我过去的故乡。”

 

萨摩多罗将玉佩按在心口,他说话有时总是没有头尾,可这次李郅却听得明明白白。

 

10.

 

“而今我心之所向,这有李承邺在的大唐,亦是故乡。”


评论(16)
热度(23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