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不会灵魂出窍的人生和废咸鱼有什么区别

※林涛X秦明

※一发完。

※相关系列:不会时空穿越的人生和废咸鱼有什么区别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林涛最近实在太过忙碌,龙番展开的除四害,扫黄打非需要的人手实在太多,他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几瓣派到各个部门去帮忙。收缴回来的小摊货物不少都要进行分拣,大多都是些成人书册画本光碟,光看封面都能标准分类那种。

 

林涛手里拿着本书有点疑惑的多翻了几下,旁边的坐着一起帮忙的小黑连忙按住林涛的手,“队长,咱们不能知法犯法的沉迷啊。”

 

“去,干你的活,废话越来越多。”林涛抬了一下手臂,开玩笑的掀开小黑。

 

他手上拿的哪是什么成人书籍,简直是堆放成小山高的书本里的清流。

 

《简单又轻松——教你如何灵魂出窍》

 

不,这是泥石流。

 

2.

 

书封设计的毫不起眼,米黄色的纸上以竖体分了两行规矩的印着书名,林涛怕这书里是内容大有乾坤只好从头开始进行翻阅。

 

“你觉得你的身体已经很疲惫了……非常的疲惫……你的身体很轻,思维非常的放松……你的眼前慢慢由光亮转为黑色……”

 

林涛看着摊在桌上那本书上写的东西耸耸肩,伸手推了一下小黑,“你说这要是都能有人能被忽悠了,还真出窍的话那是不是也太傻了点?”

 

林涛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小黑的回话,他转身不由分说的在对方背上轻拍了一下,“你小子可以啊,连你家队长的话都不听啦?”

 

奇怪的是小黑依旧不为所动,甚至可以说是感觉不到被人拍了一下似的连身体的下意识反应都没有。正当林涛疑惑间,小黑偏头看了过来还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队长,要睡你也去后面长椅上睡啊,这让行动队看见了又要说咱们不给力了。”

 

林涛指指自己的鼻子,“我这叫睡了?”

 

然后林涛便看着小黑招呼了身边坐着的新同事一起架着他把他拖到后面的长椅上放平了。

 

等等……

 

还坐在原地的林涛看着被拖走的自己吓到双手捧脸,他惊恐的看着那本还未合上的书爆了一声粗口后连出窍的灵魂都彻底怔住了。

 

厉害了,我的书。

 

他傻,是真傻。

 

3.

 

林涛现在的状态类似游魂,可以听到别人说话,可以看到别人做事,但他自己却什么都碰不到,他说的话也没有人能听见。他翻不了那本书自然也不知道后面写没写回去的办法,再加上他平时怕鬼敬神的,现在整个人都还有点风中凌乱。

 

他的躯体刚在长椅上被放平,行动人的人正好推门进来了,“林队这是怎么了?”

 

“灵魂出窍了啊!”林涛从椅子上站起来飘到两个人对面,站在他的身体前,对着小黑,新同事和行动队的人无声呐喊。

 

小黑完全接收不到林涛的电波,摸了一把后脑勺不知如何解释干脆简洁明了的如实回答,“看小黄书看到睡着。”

 

不、不是!

 

林涛看着行动队的人一脸惊诧,激动的乱挥手,奈何行动队的人通宵之后思维也略显不正常,再加上平时总是直面一些想法古怪的奇葩,若有所思后回了一句,“这玩意儿不应该越看越兴奋吗?你家队长这都能睡着,是不是有点gaygay的?”

 

林涛听到咬牙,看着三个人一起陷入迷之沉默,内心翻腾着一句话。

 

拖出去,掐死!

 

4.

 

事情发展到这里还没算完,沉默完后小黑竟然一脸略表赞同,这表情更是看的林涛想吐血,谁知道人家还挺有理有据,“你这么一说吧,我也觉得有点。你说我们队长平时是不是跟法医科的秦科太好了?”小黑还伸出手指头数,“一起下班,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一起上班,会不会还一起睡觉?”

 

林涛竟差点被说服,直觉性的以灵魂状态点点头,“对啊,我们大学出去露营是一个帐篷一起睡过觉,有问题?”

 

行动队的人跟小黑还有新同事那叫一脸高深莫测,简直是异口同声,“绝对有问题。”

 

有个屁!

 

新同事还跟破获了一起大案似的特别兴奋,“所以也就是说林队喜欢秦科,还不敢表白?”

 

林涛真是要气笑了。

 

那你的总结能力还真是好棒棒哦。

 

5.

 

这世界上就没有三人成虎散播不了的八卦,在林涛思维震荡,气血攻心的那么一个恍惚的瞬间,办公室里的人越来越多,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听得林涛的魂魄在走廊里泪奔,这简直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李大宝那里的时候已经是版本8.2.0了。

 

茶水间的角落里飘着一个林涛,他的对面是法医科的李大宝和借调过来的支队警花,警花声情并茂说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唉,我真没想到你们刑警队还有这么痴情的人,都为了秦科自杀那么多次了,爱而不得的痛,我懂。”警花语重心长,“社会你涛哥,全都是套路。”

 

李大宝捧着杯子的手都不稳了,她五官都皱在一起,“不会吧,林队不像是会做这种懦弱事儿的人啊。”

 

警花很是语重心长,“自古情关难过啊,而且,你瞧秦科长这冰山型人设,那肯定相当难追。”

 

林涛在角落里给李大宝鼓劲,“上啊大宝!反驳她!告诉她!你涛哥绝对不会自杀什么的!”

 

李大宝喝了口水,努力的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秦科也就是面冷,没那么难追。”

 

就问,这重点到底在哪儿?!

 

6.

 

林涛已经对整个龙番刑警队感到绝望了,这破警局差不多已经没有明白人了,从前到后,从内到外的透露着一种让林涛感觉药丸的气息。

 

他拖着疲惫的灵魂跟在李大宝身后,他要去找秦明哭诉,去找秦明呐喊,去找秦明嘤嘤嘤。

 

秦明,他的同事,哥们,知己,肯定能在蛛丝马迹的中还原事件的真相,肯定能抽丝剥茧的探寻到事情的起因发展。

 

林涛飘在秦明的办公桌前,他实在有点憋气,当他意识到连秦明也看不到他的时候,这点气进而化为了委屈。他站在秦明身边,看着对方毫无感应的继续在文件上一笔一划的写结案报告。秦明握着笔的纤细手指,略微泛着苍白的颜色看的林涛忽然想碰上一碰,他想要感知这温度。

 

任谁也不知道这小小的一方天地中,此时此刻林涛心生恐惧,他怕自己就此魂魄消散,再也没有办法见一见秦明了。

 

谁也感知不到他的伤春悲秋,李大宝实在憋不住的坐在了秦明的对面,林涛不用想都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秦科,我今天听说了一件事。”

 

“嗯?”秦明头也没抬,字迹依旧流畅漂亮。

 

“林队,他喜欢你。”李大宝说完吐了吐舌头溜了座位,其实她也不知道秦明到底会给出个什么反应,不管是哪种她都不想承受。

 

林涛看着秦明面上不动声色,可笔迹却突兀的在纸上划出一道线。

 

重的像是两个人之间有了无法挽回的裂痕。

 

7.

 

秦明垂下的眼睫微微发颤,从林涛的角度看过去这细微的弧度让他心中的不安无限延长。

 

他们从大学到现在,一起走过多少年的风雨,经历过多少次生死的抉择。

 

秦明对他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人,林涛不想失去他,不愿这流言给秦明造成任何的困扰。

 

他站在秦明身边手足无措,状似嬉笑搭在秦明胳膊如果不是他控制着角度方向随时都可能穿过去,林涛真的急了,他不喜欢这样的状态,没有办法安慰秦明,没有办法触碰秦明。

 

秦明旋上笔帽,似是决定了什么,除了林涛谁也听不到秦明说了什么。

 

“很好。”

 

……嗯?

 

好?!

 

林涛迷茫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秦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下定决心似的握拳给自己打了一下气,迈开步子就从办公室出去了。

 

秦小明?!

 

What are you saying?!

 

8.

 

原本还指望着秦明能隔绝流言的林涛此刻的脑子是真的不够用了,恍惚的跟着秦明从法医科一路又回到了行动队,正在晚饭的饭点,行动队的办公室里什么人都没有,他的身体也还老老实实的躺在长椅上。

 

“林涛。”

 

秦明的声音带着牵扯的力量,林涛的魂魄只觉得天地旋转,头痛间又感觉秦明推了推他的胳膊。林涛揉着眉心睁开眼从长椅上坐起来,他还没来得及惊讶自己的魂魄已经回到了身体里,抬眸便对上了秦明的眼睛。

 

秦明站在他面前,从窗户上透进来的夕阳余晖为他铺上了一层暖色,那被光映的发浅的眼瞳里仿佛转着悠悠的流水,他从来不知道秦明看向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温柔。

 

“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要认真的回答我。”捏紧的手指又泛出了那苍白的颜色,秦明以为他的紧张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我今天听到了一个传闻,说你……”

 

是什么样的喜欢能让秦明连这样没有根据的流言都愿意相信呢?

 

林涛伸手,如愿以偿的将那手指扣进了自己的掌心里,他朝着秦明一笑,“是真的。”

 

当他惶恐于无法再与秦明见面时就该知道的。

 

“秦明,我喜欢你。”

 

9.

 

等林涛再次来法医科报道的时候,他那恋爱之中的嘚瑟感和全身仿佛冒着粉红气泡的样子差点戳瞎李大宝的眼,趁着秦明不注意李大宝实在憋不住的把椅子滑到林涛面前,“你到底是怎么把秦科拿下的?难道真的?”李大宝还记得警花的话,不可置信的在手腕上划了一下。

 

林涛想这个版本可能已经进化到9.5.06了,不过这有什么重要了,他翘着二郎腿,“自杀这种蠢事我怎么会做呢?”

 

李大宝更好奇的看向林涛,只听林涛回她,“当然是因为我会灵魂出窍啊。”

 

得到这种回答的李大宝还能特喵的能说什么?

 

只好双手对着林涛一抱拳。

 

10.

 

“老铁,稳。”


评论(21)
热度(757)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