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不会时空穿越的人生和废咸鱼有什么区别

※林涛X秦明

※一发完。

※没想到吧,这居然是个系列,chi不chi激?

※相关系列:不会灵魂出窍的人生和废咸鱼有什么区别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跟秦明表白之后的日子好像与之前没有什么不同,硬要挑出点什么的话,大概就是两个人之间更多了些外人无法参悟的默契,更为契合的感觉让彼此真是毛孔都舒爽开了。

 

这波表白简直超值。

 

可惜的是被林涛差点奉为宝典的那本灵魂出窍的书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了,猜想应该是被行动队的人当做什么成人小说一起给焚毁了。

 

今天正赶上林涛轮休,一觉睡醒那真是天都快黑了。

 

现在他正穿着件秦明业余做的纯黑色围裙在秦明家里哼着小曲做饭等秦明下班,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正好路过穿衣镜,他双手各举着一个白色的瓷盘,在镜子前面扭了扭腰,还有点遗憾,“这颜色太素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因为工作的关系,那类小说看得太多,镜子里映出的林涛林队长的脸真是面露桃花般荡漾,脑子里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酱酱酿酿的事情。

 

2.

 

他悠哉哉的把盘子放在桌上,手机里恰好收到了秦明发来的信息,“加班啊……”林涛有点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回了条语音消息,“知道了,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这刚上桌的盘子又给林涛撤回了厨房继续保温,做完这些后他无所事事的倒在黑色的皮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愣。

 

他突然有点想不起来他一个人的时候都是怎么渡过这样无聊时间的。

 

游戏、健身、跑步、出游……

 

这些不跟秦明一起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呢?

 

林涛在沙发上像煎蛋似的翻了个面,单手托着下巴支起上半身。

 

秦明的房间布局实在简单,除去必要的配置之外,占据整个房间最大的便是这从中间当做分割空间使用的书架了。

 

等等……

 

林涛的眼神定在了书架上的某个位置,他连忙蹿起来几步到了书架前,熟悉的米黄色封面映入眼帘,林涛抿抿唇小心的把这薄薄的书从几本硬皮心理学著作中抽了出来。

 

《简单又轻松——教你如何时空穿越》

 

还是熟悉的味道,但不是熟悉的配方。

 

3.

 

“这居然还是个系列?!”林涛一脸匪夷所思,他想起了之前被灵魂出窍支配的恐慌,现在在心理上是有些抗拒的,但是他的身体行为是非常诚实的。

 

米黄色的封面被火速翻开,文字的魔力让林涛看得根本停不下来。

 

“你的眼前出现了一条通往过去的隧道,它的四周漆黑一片,唯有出口处的光照亮了你前进的道路,慢慢的你抬起了脚,向着过去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

 

林涛不由自主的跟着书本上写的向前走了一步,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四周的景色已经完全改变了。

 

他身上还穿着那件秦明家的黑色围裙,可他的人现在正站在一条街道的十字路口边。

 

玩脱了。

 

林涛看着眼前快速驶过的旧型车,欲哭无泪面朝天。

 

不作不死,人生典范。

 

4.

 

不过有了第一次灵魂出窍的经验之后,在加上林涛受职业影响的关系,很快的便冷静了下来。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所在的地方依旧是龙番市,而且这条路他也非常的熟悉。

 

穿过这个十字路口之后向左转一路走过上坡之后便是他当年读大学时候的学校,学校周围挤满了店铺小摊,正赶上学校里播了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摊主纷纷把吃的都揭了盖,顿时香气四溢,可惜林涛身上没带钱,只能闻着味道拼命的吞口水了。

 

学校占地面积很大,四周也有住宅,所以平时谁都可以通过校门。

 

他从入学到毕业工作也不过七八年的时间,可当他重新踏上校内道路的时候,却也从心底萌生出白马过隙,时光匆匆之感。

 

似乎老天还在配合他的心境,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了他的身上,很快的转为了一场暴雨。

 

林涛凭借着记忆在雨中快速的飞奔起来,终于赶在变成落汤鸡之前抵达了校园内静水湖边的一座小亭子里。

 

亭子里比林涛早到的还有一位,正在掸白色长袖衬衫上的雨水。

 

他抬头,让林涛喉结一滚不假思索的吐出一个名字,“秦明。”

 

当他看到秦明的那一瞬,他就知道了他跨越时空来这里最想见的,还是秦明。

 

5.

 

准确的来说是刚上大学的秦明,显然秦明还不认识林涛是谁,为人处事也没有以后那么不显山露水的冷静。明显的一皱眉,向后退了半步,对林涛充满了戒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林涛连忙推推手,示意秦明可以不用那么紧张,“你、你有名嘛,学校里认识你的人很多的。”上学的时候秦明确实是很有名的,那时候自愿报法医的人唯独他一个,再加上人也还是蛮帅的,很快的便在女生圈里刮起了一阵风,然后又传到了男生的耳朵里,任谁都知道学法医的人里有一个叫秦明的了。

 

秦明没有答话,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他不再搭理林涛,自顾自的依着小亭的红漆柱子看雨。

 

林涛知道他这时候心情肯定不好,也知道为什么,可是他没有办法安慰他。

 

林涛跨越了相识的时间,自现在回到了过去,而他被这时光拦在了离秦明很远的地方。

 

林涛朝着秦明的方向小走了一步,他试探着与秦明搭话,哪怕十分突兀,他也没办法看着秦明如此消沉,也许他的这次奇遇就是为了安慰秦明而来呢?

 

“我也是这学校的学生,学刑侦的,我们还有一次一起在大礼堂集体上过心理课。”

 

秦明的眼神一直落在亭外接连不断的雨声上,没有答话,不过这也阻拦不住林涛的锲而不舍,“当时教授还打了一个特别响亮的喷嚏,差点摔倒,你还记得吗?”

 

他的喋喋不休终于让秦明忍不住回头,他想说对方很吵,可是看着林涛笑嘻嘻的眉眼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林涛等了半天,终于等来了秦明气音似的一个差点湮灭在雨声中的回复,“嗯。”

 

好的,我们涛哥,来劲了。

 

6.

 

林涛经过几年的专业训练,受过多少接人待物方面的洗礼,就怕对方不回应,这一回应马上给林涛一个突破口。林涛先是双手在手臂上搓了搓,“太冷了,秦明你过来点呗,站在亭口风多大啊。”

 

他从内而外的发出一个真诚的笑容,笑的秦明不得不慢吞吞的直起身体,坐在了离林涛不远处的凳子上,谁知林涛看他坐下来一挪便挪到他身边来了,态度自然的让秦明不好站起身再换个座位,“我这一天天的都要累死啦,你们课怎么样?多吗?累吗?”

 

“不会。”秦明不知道是不是托了对方这么多话的福,这让他觉得一直扰乱他思绪的嘈杂雨声都小了很多。

 

“都不觉得辛苦,这么厉害?”林涛得寸进尺的拍了拍秦明的肩膀,“这么看来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法医的。”

 

秦明偏过头去看对方,林涛的眼神里除了真挚仿佛再也找不出别的了,像比他自己都还要确定。

 

“当然。”秦明挺了一下脊背,逃避从不在他的选择之中。

 

林涛看着秦明恢复了生气的面孔不由得又露出一个更大的笑容出来,“秦明,你瞧雨停了。”

 

秦明下课后的第一站一般都是图书馆,今天也不例外,林涛似乎早就知道他要干嘛似的,恰到好处的伸了个懒腰,“唉,我要赶紧回宿舍洗个澡,怕是要感冒了。”

 

林涛把渐渐透明的小腿往里收了一下,“秦明,再见。”

 

林涛看着秦明的背影渐行渐远,不舍得朝他挥了挥手透明的双手。

 

这世上就算有永不停歇的雨,只要一直向前,总会走到充满阳光之地。

 

7.

 

林涛的视野开始由彩色转为黑白,继而溶成一团黑色,待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下了班的秦明正站在他面前,两手捏着毛毯正准备往他身上盖,视线相对时秦明还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想把你吵醒的。”

 

林涛摸了两把后脑勺上粗硬的短茬,含糊着,“没有,我本来也没睡熟,还做了个梦。”

 

“嗯?”秦明跟在林涛身后将还温着的饭菜重新端上桌。

 

林涛把筷子放在秦明面前,“梦见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了,在静心湖边的亭子里。”

 

秦明听完摇了摇头,“那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心理学的大礼堂。你坐在我旁边,”秦明想了一会儿才找到一个准确的形容词,“你睡的很认真。”

 

8.

 

“咳。”林涛被汤呛了一下。

 

秦明抽了两张面纸递过去,“后来才是在静心湖,明明你睡到下课才被人叫醒,却跟我说你知道课堂上的教授打了一个喷嚏差点摔倒。”

 

他打量了一下林涛,“第二次见面的你跟现在很像,身上还穿着这样的围裙。后来我们再见的时候你已经不记得这件事情了,或许是我想法太荒谬,有时候我会甚至会想,是不是你知道我要熬不住了特地穿越时空而来呢?”

 

秦明说完似乎又觉得有些害羞,欲盖弥彰的嘀咕了一句,“也不能怪我想法奇怪,第二次见面的你看着跟现在一样老。”

 

林涛顶了一下下巴,摸了摸他的胡子,“哥这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9.

 

那时来自学业和生活的双重压力,恐于不能如愿以偿,不能抓住真凶,不能洗刷父亲的冤屈。

 

每逢下雨都像回到了双手沾满了父亲鲜血的那天,日日夜夜都宛如浸泡在绝望的深井之中。

 

“我还有一个问题,那时候你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法医。”秦明在林涛疑惑的眼神中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含着历尽千帆后的淡然,“林涛,我做到了吗?”

 

10.

 

“当然。”


评论(19)
热度(537)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