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咱们能不能一起睡个觉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随着最后一份企划书的通过,朴智旻终于得到了久违的休假。他已经在公司里连轴转了三个昼夜,直接导致当他走出公司大门后对这个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都产生了一丝微妙的陌生感。

 

他仿佛不知该走哪条路似的怔在原地,迷茫的看向远处地平线上正燃着的最后一抹残红。耳边是孩子们放学时吵吵闹闹的欢笑声,路上有川流不息的车辆,周围还有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一切的一切像是一个巨大的气泡渐渐将朴智旻裹了进去,让他终于产生了一些生活的实感。

 

空蒙的状态度过去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长久工作完后的放松和不可避免的疲惫感,之前那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和过分的脑力投入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

所幸,这一切都结束了。

 

朴智旻站在原地伸了个懒腰,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挤上了宛如沙丁鱼群一样的地铁,密不透风的环境让他觉得十分憋闷,他垫着脚仰着头拼命想要呼吸几下新鲜空气的时候还不知道被谁给嘲笑了。

 

清亮的嗓音,正贴着他的耳边,仿佛是撞击着鹅卵石的潺潺溪水一样。

 

但是这里面带着的笑意让朴智旻一点也没办法觉得悦耳,要不是他连身体都被挤得转不过,他一定会好好看看这个家伙的模样,但后来跟随着人群从车厢里烟花一样冲散出来后朴智旻已经累得把这插曲忘到了脑后。

 

按理说在经历了这一切回到家中的他,应该连洗漱这回事儿都没有力气去做先倒在大床上睡个昏天黑地才对。

 

可是,他没有。

 

他不但没有,还不知为什么莫名跟他自己展开一场意志力的较量,清理好个人卫生之后还不忘给家里来了场大扫除,甚至夜黑风高的把洗好的衣服都给晾到了阳台上。

 

整理好这一切后朴智旻躺在床上最后看了一眼时钟,凌晨三点五十七分,他抬手拍灭了台灯了开关,整个人翻身缩进了棉被里。

 

但可惜的是,他睡不着。

 

2.

 

他的精神已经异常疲惫了,通常情况下是连昏死过去的可能性都有,可是他却完全没有办法睡着。朴智旻一闭上眼睛就会觉得他的大脑里有一辆火车不断的来回轰鸣而过,吵得他心烦。

 

朴智旻苦闷的辗转难眠,最后干脆又拍开了台灯,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抬头再看时间,凌晨四点五分。

 

他认命的盘着腿手臂撑在大腿上,单手拖着下巴盯着墙上的表面看着分针时针咔哒咔哒的往前,从四点到六点,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沾染上他的睫毛。

 

朴智旻缓慢的抬了一下眼皮,垂死挣扎一般的摸出了手机,拨通了好友的电话,“泰泰,在哪儿呢?”

 

金泰亨是他自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大学之前都是同班同学,他们之中这位看起来最莽撞的去读了医科,现在已经是实习医生了。而一直被夸赞乖巧的他却在中途第一次违背了父母的意思选择了现在这份他所一直向往的职业。

 

金泰亨也是熬了好几个周才得来不易的休了半天假,显然是还没睡醒,话说着说着连尾音都听不见了,“呀……朴智旻你小子知道现在才……几点吗……?”他哼哼唧唧的马上又要睡过去了。

 

朴智旻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比金泰亨还有气无力,“我睡不着。”

 

“怎么?”金泰亨闭着眼大脑思维都停摆了都还能跟朴智旻斗嘴,“是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

 

朴智旻伸展开蜷缩了几个小时的大腿,酸疼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咧了咧嘴巴,伸手在两只腿上敲敲打打,“我这四天里只断断续续很浅的睡过十几个小时。”他仰身倒在大床上,疲惫不堪的闭起半只眼睛,“请问大医生这是不是有点糟糕?”

 

那边的金泰亨这才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抓了抓头发清醒过来,“这确实有点糟糕,不过没关系,失眠多半是心理问题,我给你介绍个最权威的专家。”他边说着已经开始起床穿衣服了,单手抓着手机通过袖口又赶忙贴回耳边,“在家等我去接你啊。”

 

3.

 

金泰亨到的时候,朴智旻已经等在楼下了。正低着头踢地上的石子玩,一向耀眼的橘黄色头发此刻也仿佛毫无生气似的垂落在额前,金泰亨在他身边停好车摇下车窗左右看看朴智旻,面色苍白,眼下浮着一层青灰色,这让金泰亨忍不住皱了皱眉,“赶紧上车,你现在的情况可不是一般的糟糕了。”

 

朴智旻因为睡眠不足连动作都有些困顿,他坐上车子靠着头枕半眯着眼睛,车子缓缓启动的时候正好有穿着白色运动装的男孩子从他的眼前跑过。

 

栗子色的发丝上晃动着太阳光的碎金色,看起来是有股特别让人羡慕的朝气。

 

朴智旻在心里感叹了一番然后闭起了眼睛,但他的大脑却是一刻都没有停下,乱哄哄的纠缠成一片,简直是拼了命一样的活跃。

 

金泰亨一路上是难得的安静,朴智旻难看的面色确实让他有些担心。还好要去的地方离市中心很近,不必让朴智旻难受更久。

 

车子停下的时候朴智旻马上便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栋欧式的小洋楼,墙壁上挂着很多铁质的栏杆,上面摆满了花盆,早春时节正含苞待放。

 

外面的雕花的栅栏门上挂着一块原木色的牌子,朴智旻凑近了才看清上面写着,“闵天才心理研究所”。

 

朴智旻回头看看金泰亨,“怎么透着一股并不是那么可靠的感觉。”

 

金泰亨在旁边按门铃,乌鸦一样嘶哑的电铃声还把朴智旻吓了一跳,金泰亨又指着他嘲笑了好一会儿,待栅栏门开启金泰亨带着朴智旻走进去的小路上才笑着为他解释,“这位闵玧其可是满分毕业,心理学上的真天才,我们学校多难满分你也知道啦。”

 

被金泰亨好一顿夸的闵玧其正翘着腿搭在阳台上看一本小册子,染成薄荷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是张狂,看见金泰亨的时候只扬了扬下巴,“出去等着。”

 

金泰亨耸耸肩,意外的没有反驳,把朴智旻留在原地自己则乖乖听话的悄悄退出去了。

 

金泰亨在外面吃桌子上摆着着零食,花生刚剥了十几颗,就看朴智旻开门朝着门内微微鞠了个躬算作道别。

 

金泰亨急忙把花生豆丢进嘴巴里站起来,“这么快?”

 

朴智旻的神色比之前还一言难尽,“闵医生说我是连续工作造成的心理压力过大,需要松缓治疗,最好……”

 

“什么?”金泰亨挺好奇的眨了眨眼等着朴智旻开口。

 

“谈场恋爱。”

 

4.

 

金泰亨听完笑了几声,拍了拍朴智旻的肩膀,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扇紧闭的门扉,“这是原话?”

 

朴智旻歪头看了看金泰亨,他刚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恰逢金泰亨的手机响了起来,朴智旻看他慌忙接起来,又听了几句金泰亨的回复便知道是医院那边催他提前结束休假。

 

医院和朴智旻回家的方向并不一样,朴智旻连忙摆摆手示意金泰亨先走,金泰亨和他之前没那么多客套的事儿,电话没有挂断只好匆匆用口型做了个再见后赶忙驱车离开了。

 

朴智旻虽然不熟悉这边的路,但是打开手机地图或者是问问路人是总能回去的。

陌生的环境没带给他紧张感,反而让他一直纷乱的思维有些被卡住的停了下来,回想起那位闵医生的原话,朴智旻失笑的摇了摇头。

 

对方跟他说了很多专业术语,也解释了造成他现在这种状况的原因,最后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窗边红色的花苞跟他说,“春天嘛,是放松心情的最佳时机。”

 

闵玧其摸了摸下巴,神色冷漠但话却没那么正经,“发春,思春,都行。”

 

他倒想,可这连个对象都没有,怎么发?怎么思?

 

朴智旻弹了几下还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踏进了地铁车厢。

 

过了上班上学的高峰期后车厢里是久违的空荡,平时朴智旻也很少这个时间出门,他随便选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精神上的疲倦让他很快没有精力再去倾听广播员的报站。

 

尽管他闭着眼睛但他还是很快察觉到他的身边有人坐了下来,朴智旻在心里嘀嘀咕咕,难道车里又满员了?怎么那么多座位不坐却偏偏坐到了他的身边?

 

朴智旻没有坐过这条线,也不知道地铁行至中途的时候会开出地下行驶到地面上去。

 

当窗外暖融融的阳光扑到他的面颊上带起微微暖意的时候,朴智旻还以为他已经累出幻觉来了。

 

耳边有地铁与铁轨相触时的金属声,均匀绵长,他的鼻尖萦绕着一股树木一样的清香。

 

朴智旻忍不住用力嗅了嗅,整个人都在这股清香中舒缓了起来。他一直喧嚣的大脑终于有了罢工的迹象,他身体放轻,脑袋朝着边上稍稍一歪,终于久违的昏睡了过去。

 

5.

 

朴智旻不知道他睡了多久,连梦都没有做一个。吵醒他的是列车员在车厢内响起的临时停车广播,朴智旻皱皱眉头不舒服的别开脸,像是在家中一样惯性的在枕头上蹭了蹭脸,“怎么我的枕头变硬了……”他嘟嘟囔囔的话还没说完便猛地清醒过来。

 

朴智旻抬头小心翼翼的把视线挑上去,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好看的栗子色头发,再往下一点是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好看眼睛的主人见朴智旻醒了,低低的笑声也跟着传了过来,朴智旻还贴着他的手臂能感觉到对方因为笑而小幅度颤动着。

 

朴智旻顾不得这笑声是否有些耳熟,此刻真是他人生中最窘迫的时候,因为尴尬而面颊泛红,他赶忙坐直身体,呐呐的解释,“不是……我最近有些睡眠不足,失眠,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之间又睡过去了。”他语无伦次,说话的时候手部也跟着紧张打圈晃动起来,“总之……对不起!”

 

“没关系。”对方伸手轻轻压下他的手,“现在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多了,这不是很好吗?”

 

对方的手掌很大,盖在朴智旻手上的时候能把他的手整个包住,不熟悉的热度透过皮肤传递过来,一直顺着脉路向上爬进了他的心脏里,让他的心也跟着有了些许温热。

 

朴智旻只能愣愣地点点头,他瞧着对方的面孔还带着些稚气,但言辞间已经极为稳妥和沉静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手抽出来摸了摸鼻翼,“谢、谢谢。”

 

他不知道到底是他的声音还是行为哪里不对劲,又让对方藏不住的笑声又低低浅浅的传了过来,朴智旻偏头看他,对方赶紧抿抿唇别开了脸,他一转头便让朴智旻的视线落在了他胸口的铭牌上。

 

“田柾、国。”朴智旻看着那行小字念出了声音。

 

6.

 

田柾国被他叫的一怔,有些惊诧的回头,“嗯?”

 

朴智旻指指他的胸口,又怀念的看了看田柾国身上的校服,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还是我当年最想考的学校。”他的语气很是感慨,让田柾国也跟着在意起来,“后来……没有考吗?”

 

朴智旻垂下眼眸,把刚才浮出的笑容抹去了,“考试那年我爸把我的辅导书全部撕掉了,一定要我去读金融。”

 

地铁重新启程,周围的人来来去去,朴智旻靠着田柾国一点也没有跟陌生人说话时的拘谨感,也许是因为田柾国安静倾听的样子很温柔,也许是因为田柾国身上散发出的清香气让他觉得很安心。

 

“可最后还是我赢了,现在依旧选择了建筑相关的工作,但我听说他最近生病了。”朴智旻的手指摩挲着衣服上露出的一截线头,“因为跟他赌气,我很久没回去了,现在总觉得自己做错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只会在意输赢和心中的这一口气,我应该听他的话留在釜山,不来首尔。”

 

朴智旻低落的样子让田柾国想要伸手把他拦回怀抱里好好抱一抱他,再轻轻拍拍他的后背告诉他一切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可他的手悬在半空颤了颤最终还是没敢落下去,他一个外人终究是不能完全体会朴智旻的心情,若是说错了话惹的他更不开心怎么办?

 

纠结间地铁靠了站,朴智旻慌张的站起身,“啊,我到了,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他朝着田柾国挥挥手,“再见。”

 

田柾国无措举着的手臂可算有了着落,赶紧也朝着朴智旻挥了挥,“再见。”

 

一定还会再见的。

 

7.

 

正如田柾国所期望的那样,他和朴智旻很快就再次见面了。朴智旻的脸色又回到了他刚见到他时的样子,连微微嘟着的唇都苍白的没有血色。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楼梯上走下来,田柾国几次都忍不住伸手想要扶住对方,朴智旻楼梯走的直打晃,看的他心惊胆战。

 

朴智旻恍惚的走到一半似是终于忍不住头痛的把脑袋靠在了墙壁上,田柾国见状赶忙从后面绕到了朴智旻的面前,怕吓到他似的小声问询,“你还好吗?”

 

朴智旻额头抵着墙壁稍稍别过脸看了看来人,强迫自己从紧绷的脑海中翻出了不久前的记忆,“是你啊,”他转过身靠着墙壁,又想了一会儿,“田柾国,对吗?”

 

“我很开心你还记得我的名字,”田柾国看着他泛着轻微灰色的眼底,“但我并不开心见到这样状态的你。”

 

朴智旻被他说的瘪了一下嘴,“你以为是我想这样吗?医生又劝我不要依赖药物……可我真的睡不着啊。”朴智旻摆摆手,“你也不要管我了,先走吧。”

 

田柾国听他这话皱了皱眉,反身在朴智旻面前蹲了下来,双手别在身后朝着朴智旻勾了勾,“上来吧,我背你下楼。”

 

朴智旻却连忙侧了侧身,“没、没关系的,我一个人。”

 

8.

 

田柾国的固执朴智旻还是第一次见,不说话也不起身,只这么一直半蹲着仿佛朴智旻一刻不上来他便要耗到天荒地老的等着。

 

最后妥协的当然是朴智旻,他叹了口气小心的趴到了田柾国的后背上。

 

田柾国倒也没让他尴尬,双手稳稳的扶着他的小腿站起身,他将朴智旻往上送了一下,“智旻,你好轻啊。”

 

朴智旻被他说的有点脸红,低头往他肩头埋了一下,伸手轻轻弹了一下田柾国的脑袋,“你小子要叫我哥。”

 

指尖擦过田柾国的头发,和他想象中一样的柔软。

 

田柾国没有回他这话,只是沉默的背着朴智旻往楼下走,步伐沉稳,节奏均匀。

 

被他背着的朴智旻鼻间又弥漫那股清透的香气,混合着从宽阔后背上透出的微微暖意终于让他继上次之后又产生了一缕难得的睡意。

 

“智旻,到了。”田柾国完全没有打算按照朴智旻的说法来叫人,他站在楼下原地晃了晃身体,得来的是朴智旻勾着他脖子的手更用力了一些,埋进他脖颈间的脸颊,带着灼热的呼吸,柔软的唇部触碰到了他的皮肤。

 

田柾国的手一瞬间不自觉的收紧,而肇事者毫无所察的与他更近了一些,唇部小幅度的开开合合,声音软糯成一片,“别吵,让我再睡一会儿。”

 

“啊、哦好的、嗯。”田柾国站在原地,耳廓通红的从喉间挤出了不成句的回应。

 

这点出息。

 

田柾国看了看还在维修中的电梯,认命的背着人反身往楼上走回去。

 

这点出息怎么了?

 

遇见朴智旻的他就是没有出息。

 

9.

 

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二次遇到朴智旻,在地铁上那次自然也不是第一次。

 

那时候他还在釜山,路过书摊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作为封面的朴智旻,那时候的朴智旻还染着银色的头发,表情是恰到好处的冷漠。

 

书摊老板见他停留的太久还主动出来招呼他,“看上哪本书了啊?”

 

田柾国指着杂志问老板,“这人是爱豆吗?”

 

老板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这里的小字看仔细啊,这可是有关建筑类的书。不过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了,”老板看见田柾国掏钱的动作又热情了一些,连忙拿起那本杂志塞进他的怀抱里,“听说这个人也是我们釜山的,他作为封面的杂志卖的好,我还跟着有些自豪呢。”

 

田柾国接过找零跟老板道过谢后便抱着那本书一路小跑回家了。

 

釜山的冬天那么冷,但是他怀抱里的印着朴智旻的杂志却被保护到染上了他怀中的暖意。

 

他在杂志采访的字里行间一点点加深对朴智旻的认知,知道他是孤身一人前往首尔,明白他在进入这个行业初期经受的磨难,懂得他为了成为优秀的建筑设计师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那时候的田柾国缺的就是这样一个目标,仿佛就是为了等到朴智旻的出现,他努力学习,考去首尔最好的建筑学校。

 

这一切的一切最原始动力都来自这个叫做朴智旻的人。

 

10.

 

田柾国托着朴智旻的脑袋小心的把人塞进他乱成一团的被窝里,又用薄被把人围了个严实。

 

从一开始躲在被子里看有着朴智旻画像的杂志到他真的躺在了自己的身边,对田柾国来说,这一切是有些不真实的过分了。

 

他趴在床边,忽然想去确认一下这一切的真实性,他颤抖着手指在朴智旻的脸颊上轻轻按了一下,看着朴智旻柔软的面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凹陷。

 

他忽然有说不清的满足和感慨,自他看杂志的那一天起他一直有句话想对朴智旻说。

 

“智旻你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内心却很拧,对吧?”

 

他很开心他对朴智旻的认知一点错误都没有,他小心的拨开那些不听话橘色发丝,露出对方光洁额头,用手指轻轻的点了点,算是在回应之前地铁上的那段对话,“我想叔叔是不会怪你的,如果你害怕回去,我可以陪你啊。”

 

他不在乎是不是自言自语,他有太多的话想对对方说了,可每次见到又都全部说不出来。

 

田柾国又凑的离朴智旻更近了一些,“追逐自己的梦想又何来输赢和对错之分?求得不过是问心无愧罢了。”

 

杏核一样好看的眼睛里只固执的装着一个熟睡的朴智旻,“就像我对你。”

 

他也是逐梦人,追的是一个叫做朴智旻的梦。

 

11.

 

朴智旻这一觉睡得时间长的吓人,似乎是要一口气在这个让他颇为安心的环境里把所有失眠的时间都给补回来。

 

期间田柾国也很担心到了饭点的时候还过来叫了两次,不过都被朴智旻哼哼着给躲过去了。田柾国一看就又不忍心再吵他,决定在等上一等。

 

不过他还没等到朴智旻醒过来,却等来了朴智旻的手机一阵响,田柾国看着朴智旻不耐烦的皱眉,赶忙从他上衣的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走到屋外去了。

 

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接了是侵犯了对方的隐私,可不接这响铃声又不依不饶,金泰亨的名字一直亮在田柾国眼前。田柾国怕朴智旻错过重要的事情,在它响起第三遍的时候终于硬着头皮接了起来。

 

“你小子干吗呢!是掉到无底洞去了吗?嗯?怎么不说话?”金泰亨的埋怨里带着明显的关心,田柾国莫名对着空气弯了弯腰打招呼,“啊,您好,我是田柾国,智旻哥现在正在睡觉。”田柾国对待朴智旻以外的人倒是不失礼貌。

 

“田柾国?”金泰亨奇怪的拿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他没打错电话啊,而且朴智旻那狭窄的交友圈,能叫的出名字的他都认识,“你说智旻在做什么?睡觉?他都失眠多少天了,你骗谁呢?臭小子!”金泰亨的脾气来的很快,任由田柾国怎么解释都不听,最后田柾国干脆给了他自己家的地址让金泰亨自己来看。

 

谁知金泰亨一听地址更生气了,“和智旻还住在同一栋楼里,你敢说你对智旻没有企图?!你给我等着!”金泰亨啪的一声挂了电话,从关心朴智旻的角度来说,他没有办法指责金泰亨的气愤,但说他对朴智旻有所企图?

 

田柾国站在门外看着手机屏幕快速的暗了下去,他再也不是朴智旻见到的那样稳重,带着小孩子般的任性笑了一声。

 

我就是对他有所企图,又怎么样?

 

12.

 

金泰亨来的很快,田柾国也不能阻挡他进门,在他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金泰亨已经大力的把朴智旻从一堆衣服中间挖出来给摇晃醒了,“你可真是的,自己家里不睡还偏要到别人家里来,说不准你就被睡了啊,知不知道?!”

 

睡眼朦胧的朴智旻满耳朵都是睡睡睡,他一脸懵样的看着金泰亨给他套上外套,双眼好不容易才对了个焦,“泰泰?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是我家吗?”

 

“什么你家?”金泰亨无奈的摇摇头,把人从床上拖起来拉着往外走,路过田柾国的时候很爽快的为他误会对方的事情道了歉,然后拽着朴智旻很快的消失在了楼道里。

 

朴智旻被他扯的跌跌撞撞,只来及回身对着田柾国摆摆手。

 

经过这么一闹就算知道了田柾国的住所朴智旻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对方了。

 

之后过了几天跟着金泰亨坐进闵玧其的心理研究所的时候,金泰亨还不忘跟闵玧其控诉他,“我天,哥你都不知道,要是我再晚去一会儿,说不定他就被人给睡了!”

 

朴智旻没好气的丢了一个抱枕过去砸在金泰亨身上,“金泰亨你找死是吗?我都说了八百遍了只有靠近他我才能睡得着。”

 

原本一脸冷漠看着他俩打闹的闵玧其此刻算是真正来了点兴趣,“真的只有在那个人身边你才能睡着?”

 

朴智旻嘟着嘴巴点点头,“已经两次了,拜金泰亨所赐我最近的失眠可没人能帮我了。”金泰亨捏捏被砸到的胳膊,“你睡在陌生人家里我能不担心吗?再说了找他睡觉还不容易?你的手机不是还在他手里?去要的时候顺便睡一睡不就得了。”

 

“这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吗?”朴智旻气不打一处来。

 

金泰亨大言不惭,“不然还要怎样?先吃饭再看电影酝酿出一个约会流程做铺垫?”

 

连闵玧其都跟着点点头,“本着科学为上的态度,我也建议你再多睡个一次以做验证。”

 

朴智旻一想起之前在田柾国床上睡到毫无知觉被金泰亨强行拖走的事情就一阵面红耳赤,最后实在忍不住的又往金泰亨身上丢了一个抱枕,要是没有金泰亨睡不睡的那番言论兴许他还没这么尴尬。

 

多想一会儿的朴智旻干脆捂着脸缩在座椅上叽哩哇啦的怪叫起来。

 

“唉,让你去谈个恋爱松弛一下紧绷的精神,这怎么给弄成更紧张的单相思了。”

 

闵玧其看着金泰亨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把人带走,末了在朴智旻关门前又补了一句,“睡没睡记得要告诉我实验结果啊。”

 

朴智旻无力的带上门扉,“发生了这样被误会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再答应让我跟他一起睡觉啊。”

 

一边站着的金泰亨甩了甩车钥匙,大咧咧的拦住朴智旻的肩膀,“我不是都道过歉了吗?再说,”金泰亨把朴智旻塞进副驾驶,给他关门的声音和他的那句话一起在朴智旻脑子里爆炸,“那小子看你的眼神可不是一般的变态,这点我绝对可以肯定。”

 

金泰亨不知是安慰还是调笑,“放心吧,他会答应你的。”

 

13.

 

带着闵玧其的殷切期待和金泰亨为了赔罪而送上的新手机,朴智旻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新一轮的苦恼。

 

诚如闵玧其所说,他的精神一点都没有放松,再加上连日来无法安睡的痛苦,现在他整个人处在紧张状态的最高峰。

 

他不断的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我联系他是为了拿回我的手机,我的手机连开屏密码都没有他是一定能看到的,如果他记得帮我的手机充电的话。当然最好是直接打个电话,”朴智旻说完赶忙摇了摇头,“不,绝不。被直面拒绝的话,还不如当做他收不到信息。”

 

朴智旻不安的绞着手指,连脚的大拇指都不安的缩在一起,他一句话删删改改,思前想后,最后颤抖着点了发送,“死就死了。”

 

发送完之后便仿佛手里握着的是什么定时炸弹,手机被他远远的甩到了一边,而他本人则在沙发的角落缩成了小小的一团,试图把自己伪装成一株没有思想的植物。

 

信息回复的很快,叮的一声提示音吓得朴智旻背影一抖,“如果他拒绝我,我马上就拉黑他!然后搬出这套公寓!”安慰了自己好半天才敢摸过去翻开手机的朴智旻随之笑的眉眼弯弯。

 

倒在沙发上心情捂着脸孔心情大好的笑出了声音,没有完全灭掉的屏幕上显示着两个人之间刚才传递的讯息。

 

“我是智旻……那个我能不能再跟你一起睡个觉?”

 

朴智旻问的直白,田柾国回的更是直白。

 

“来。”

 

这可真是朴智旻这辈子看过的最美的一个字了。

 

14.

 

朴智旻这次去还不忘洗了个澡,穿着舒服的浴袍,还带着他那个用惯了的枕头。

 

想要以全副武装来克制紧张和恐惧,其实紧张的不止他一个。

 

收到朴智旻信息就开始在家里不住左走右转的田柾国更是典型,从该怎么回复才能显出他不计较之前的事情还要显得他特别欢迎朴智旻过来到家里到底需不需要收拾一下但会不会收拾之后略显刻意,总之他手足无措在这个家里是哪儿都不对了。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田柾国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力求显得非常冷静不会被朴智旻笑他小孩子心性的开了门,门外的朴智旻头发还在滴着点水,脸颊红扑扑的让人想直接咬上一口,他抱着枕头怯生生的问,“我能进去了吗?”

 

“能能能。”田柾国结结巴巴一连说了三个能的让开路,僵硬的跟在朴智旻身后。

朴智旻经过上次之后对床铺的位置了如指掌,欢腾的爬上去之后还拍了拍剩下的半边,“你也来。”

 

田柾国咽了一下口水,嘴巴上说着,“这不太好吧。”屁股却已经踏踏实实的坐在了床上。

 

朴智旻放好枕头,一把拉过还在磨磨唧唧的田柾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放松了连日来紧绷的神经,很快的迷糊了过去。

 

田柾国还试图在朴智旻睡着前跟他搭个话,“智旻你的手机我先拿给你啊?你稍稍松一下手。”

 

拿回手机?

 

这事在他的脑海里,不存在的。

 

朴智旻一心只想窝在田柾国身边好好睡个觉。

 

他抬手拍了一下田柾国的胸口,示意对方不要再吵。

 

首尔这么大能让他安心睡去的却只有田柾国的怀抱。

 

15.

 

朴智旻能睡着后日子过得也滋润起来了,整个人仿佛焕然一新的喜气洋洋。与此同时他自己家回的次数也被变得少了,再到后来他有很多吃的用的都搬到了田柾国的家里。

 

朴智旻之前的休假已经结束了,因为有田柾国的关系回去上班也是精神满满。而田柾国更是不必说,放学回到家里能马上看到朴智旻是最让他开心的事情了。

 

两个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感觉也是越来越合拍。

 

朴智旻还意外的发现田柾国是个很强的胜负心的孩子,尤其是在游戏方面,起初还会小心翼翼的观望一下他的神色,后来见朴智旻并不是很在意后更是放开了手脚,每每都把朴智旻操控的角色或者队伍虐的很惨。

 

“啊……”朴智旻有点失落的看着屏幕上歪倒的小人,田柾国却在一边拍下了复活键,“接着玩啊,我来教你。”他嘴巴上说教,但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最后才鼓足了勇气轻轻的捏住了朴智旻的手指,“这个放在这里,然后A键和B键一起按下去。”

 

朴智旻盯着屏幕嘟嘟囔囔,“我不会啊……他不听我的。”田柾国看着角色在屏幕里打转,一急之下直接圈住了朴智旻握着他的手帮他控制,“瞧,这样就打过去了。”

 

朴智旻的视线和田柾国的视线在空气中对撞,让他们眼中只剩下了彼此,呼吸渐渐相互纠缠起来。屏幕中无人控制的角色一下子冲进了怪物群里,发出了一声惨叫,惊醒了两人。

 

田柾国快速的抬起头,朴智旻干脆直接捞起了背后的兜帽一把罩住了脸孔,“你、你作业写完了吗?我、我教你画图。”

 

“好、好的。”

 

两个人磕磕绊绊的想要逃离这个古怪的氛围,但又太默契的同时起身往书房走,到了最后谁也没能逃的掉。

 

一张图纸被反复的涂抹,讲解的朴智旻光顾着去盯着田柾国修长的手指,而田柾国的视线一直落在朴智旻说话时会轻轻颤动的唇瓣上。

 

好想咬一下啊。

 

田柾国甩甩脑袋却赶不走这绮念,他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可他的眼睛却又不听话的转向了朴智旻还光着的脚上,他连忙别开眼睛复又游移回来多看了几眼。

 

为什么智旻会连脚趾都这么可爱?

 

16.

 

在还没有跟朴智旻有实质性接触的时候,在田柾国心里朴智旻就像杂志上的那副画像一样冷淡。后来他在首尔远远的见过朴智旻几次,对方不是皱眉在想事就是一脸疲倦匆匆来去。

 

当他现在这样生机勃勃的站在他面前跟他交谈,玩闹,朝着他笑出月牙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他的心不停的横冲直撞,只为告诉他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喜欢朴智旻。

 

实在是太喜欢朴智旻了。

 

田柾国觉得他已经再也无法压抑这个念头,他放下了手中的铅笔,心跳如雷,“智旻,我有一件事情问你。”

 

朴智旻已经习惯了田柾国老是不叫他哥,久而久之干脆随他去了,反正田柾国一直很听他的话,“你问。”

 

田柾国觉得这个书房实在是太安静了,而他的心跳这么吵会不会被朴智旻听到?慌乱的心跳吵的他心烦意乱,让他根本没办法好好理清自己的思绪,他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呢?从釜山的小书摊还是从他在地铁上第一次与他真正的交谈开始?

 

他紧张到一向条理清晰的大脑混沌成一片,朴智旻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这很恐怖,但又让他甘之如饴。

 

17.

 

“我想问你会不会一直待在首尔……”

 

如果你想我愿意陪你一起留下来。

 

“啊,”朴智旻被田柾国一问想起什么似的喊了一声,“我下个周要回釜山。”朴智旻朝着田柾国笑笑,“你不提的话我都要忘记这件事情了,提前跟你说一声再见啊,柾国。”

 

朴智旻就像那杂志的封面一样,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什么都进不了他的心。

 

看起来平易近人,可谁都没办法改变他已经做好的决定。

 

田柾国原本还清亮的眼睛一下子暗淡下来,他试图想要说些什么来挽留朴智旻,可他却发现他什么资格都没有,“没有我,智旻你能睡得着吗?”他的问题问的太卑鄙,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要唾弃他自己,可他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留下朴智旻了。

 

“我想我可以忍耐吧。”朴智旻朝着担心他的田柾国安抚的笑笑,“而且我还带了上次你帮我夹的兔子娃娃,它和你真的很像呢。”

 

“是吗……”田柾国垂着头,“那我能去看你吗?”

 

“不要了吧,毕竟……”朴智旻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田柾国打断了,“好了,我懂了。”

 

他一刻也不想在这个让他难受的地方待着了,他也不想看见朴智旻,他不想再给朴智旻增添什么烦恼,也他怕他会忍不住想要再问,不要那只娃娃,带上真正他不可以吗?

 

“哥,我明天开始休学旅行了,恐怕哥离开的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去送你了。”田柾国不知道他离开房间的背影像不像一个逃兵,“哥我先去收拾东西,你困了就先睡吧,提前习惯一下这没有我……的睡眠也好。”

 

朴智旻在他身后奇怪的歪着头,“怎么忽然叫我哥了,感觉怪别扭的。”

 

18.

 

 

接下来的几天朴智旻果然都没有看到田柾国了,没了田柾国的睡眠加持,朴智旻觉得他的睡眠质量又开始大幅下滑。

 

他站在车站大厅里排队买票,哈欠连连,“这接下来我可怎么熬啊……”

 

上午十点四十五分的车次,现在还有四十五分钟,他带着行李箱在大厅里无所事事的逛了几圈后便离开车站往河堤那边走过去,想要去看看风景提提神。

 

他刚走了在河堤边走了两步就被人一把扯住了手腕,他奇怪的顺着对方手臂的视线往上爬再看到熟悉的面孔时终于一改倦色笑的开怀,“田柾国,你不是说不来送我吗?最近连电话也不知道给我打一个。”

 

田柾国气喘吁吁,被风抚开的发下是汗津津的额头,他抬手随意的摸了一把,“我去的地方有很大一颗樱花树,有风吹过去的时候樱花的樱花就会纷纷扬扬的落个不停,那时候我想智旻要是把头发染成粉色也一定很好看。那边还有大海,我也想跟你一起去,还有很多好吃的,我们家楼下的公园里有花开了,隔壁零食店里进了你最喜欢的冰淇淋。”

 

田柾国的话听的朴智旻不明所以,但田柾国一直没有放开朴智旻的手腕,而朴智旻一直也没有觉得不耐,一直很认真的听田柾国说话,“智旻你看首尔还是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的,也会有很多让你开心的事情发生,如果你还是不喜欢首尔也没关系,我毕业典礼之后也可以跟你回釜山,我只拜托你一件事情,你可不可以等等我?”

 

朴智旻第一次看见田柾国红色眼圈的样子,但是他完全不明白田柾国为什么这么伤心,他一抽出手田柾国便死死的咬着唇,试图把那些眼泪都给憋回去,朴智旻心疼的回报住田柾国,用手揉揉他的脑袋,“你怎么了啊?我也没说自己不喜欢首尔啊,在这座城市里能够遇到你,它便已经是最好的了。”

 

19.

 

“那你还说要回釜山。”田柾国埋头在朴智旻颈间,双手在朴智旻腰身处牢牢的扣紧,“还以后都不许我去看你了。”

 

朴智旻这才有点明白田柾国的意思,“我前几天给我爸打电话了,他说我能够坚持到现在也不算丢脸,特批我可以回家去呢。再说首尔离釜山才多远啊,隔几天我就回来了。”

 

朴智旻拍了拍田柾国的后背示意他把自己放开,他一脸坏笑的看着田柾国红着脸拼命的擦眼泪,“你不会是以为我再也不回来了吧?”

 

“我不是,我没有。”田柾国反手摸干净脸,但他的眼眶完红的跟朴智旻行李箱里那只红眼的兔子娃娃完全一样,“我本来也是打算回釜山看看父母的,你看我车票都买好了。”

 

朴智旻瞄了一眼时间,跟他的确实一样,不过他已经很了解田柾国的脾气了,稍稍一想就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你是不是打算我要是下定决心回釜山了也就跟着我一起回去?”

 

田柾国鼓着脸颊不说话,委屈巴巴的样子让朴智旻实在忍不住想要拉他到怀抱里疯狂的揉一揉他的脑袋。

 

怎么会有可爱成这样的孩子呢?!

 

“怎么会呢……”朴智旻扣住田柾国的手带着他一起往车站的方向走,他的回答让田柾国更有力的回扣住了他的手指。

 

“怎么会呢田柾国,我根本舍不得你呀。”

 

20.

 

两个人在车厢里还奇迹的发现他们买了个连号票,朴智旻困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靠着田柾国的肩头毫无顾忌的打了个哈欠。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不好的脸色真是后悔极了,“对不起啊,我不该离开你那么久的。”他的修学旅行一点意思都没有,从来到首尔之后一门心思除了学习之外再就是观察观察朴智旻。

 

他不喜欢吵闹的氛围,也很认生。

 

对他来说他宁愿在家里看朴智旻画画图,或者只看着他光着脚在家里跑来跑去就很开心了。

 

田柾国为他错过了这么多跟朴智旻相处的时间而感到懊悔。

 

“好啦,”朴智旻没有松开和田柾国一直扣在一起的手,他像是能感知田柾国的情绪一般及时的对他进行安抚,也许是这次因为误会把田柾国惹哭的关系,仿佛一瞬间他就多了这样一项技能。

 

这项技能发动的条件是他要把田柾国永永远远的装进心里才行。

 

朴智旻觉得这很值得。

 

“现在我只问你一句,”朴智旻微微抬头看着田柾国,他的眼睛里是完全藏不住的笑意。

 

田柾国倒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用起音模模糊糊的回应了一声,“嗯?”

 

“咱们能不能一起睡个觉?”

 

“嗯。”

 

 


评论(4)
热度(395)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