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猫走了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朴智旻搬到日本的第五年,隔壁邻居院子里的樱花终于冒出了娇嫩的花苞,他打开落地窗门的时候正好听到女邻居兴奋的喊声,靠在阳台栏杆边上往那边打量了一会儿,正好被女邻居站在院子里瞧见,女邻居跟他招了招手然后用手指着她的樱花树,朴智旻点点头也跟着笑起来。

 

记得他到这里的第一天便看见隔壁女邻居和她十几岁的小儿子站在树下嘀嘀咕咕,然后满面忧愁的摇了摇头。那时候他日语还不太好,但是看见树干上被灼烧过的痕迹也大概知道他们的意思。

 

朴智旻那时候跟那株樱花树干一样,有着肉眼可见的伤痛。倒不是说他受了皮外伤,而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是这城市中清晨的一缕雾气,即轻且薄,太阳一照怕是要就此散去。

 

“樱花都要开了啊。”朴智旻抬手在眼眉上搭了个小棚子,眯着眼睛去看无边无际的湛蓝色天空。

 

这里三月的天气跟他以前生活的城市不同,带着春风旭旭的湿润感,粘稠又暧昧。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忧愁无法适应这样的环境,现在倒也一样生活的很好。

 

很好?

 

大概是的。

 

正常的作息,正常的社会交际,如果不是他在首尔的挚友还记得每隔几个月给他寄一封信的话,他都恍然要觉得自己是这小城市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了。

 

隔壁的女邻居的小儿子在嘴巴上做了个扩音喇叭,“智旻,来喝茶啊。”

 

女邻居站在小儿子旁边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看向朴智旻,她脸上对孩子宠爱的笑意还没有收回,被朴智旻看了个清晰。

 

很像是这蓝色空中浮着的几缕云,洁白柔软,哪怕明知会被融化也要为孩子们遮住毒辣的阳光。

 

他一直都知道的,所以她挡在她的孩子身前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将他自己变为利刃去伤害这样的一位母亲。

 

朴智旻察觉到自己已经歪掉的想法,将自己从过去的回忆中抽离出来,对着隔壁院落里的母子挥了挥手,“来了。”

 

女邻居在含苞待放的樱花树下铺了粉格子的野餐布,上面放着已经泡出香气的茶,旁边还有小半瓶之前没有喝完的清酒。

 

“唉,真是可惜。”酒水滑入酒盏的时候响声很是清脆,酒面上被撞击的气泡一个接着一个破碎,女邻居见朴智旻看的入神便把酒杯推到了他的面前,“要喝一杯吗?”女邻居还带点朴智旻终于开窍的感叹,“男人嘛,不会喝点酒怎么能行呢?”

 

她的小儿子好像也很好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们中间的那浅浅的一盏酒,不过他还没到能喝酒的年龄,再好奇也不会给他喝上一口的。

 

朴智旻笑着摇头,“不了,我喝茶就好。”他接茶推酒,看见女邻居有些失望的表情,又赶忙解释了一句,“酒,现在不是很喜欢了,以前喝的有些太多。”

 

多的穿肠入肺,全是苦涩。

 

2.

 

院子里有小鸟时而飞来落在花枝上啁啾鸣啭,伴着这样的声音一起传来的还有打响的自行车铃声,穿着制服带着帽子的男人站在门口朝他们鞠躬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大家。”

 

女邻居和朴智旻对来人都很是熟识,来的人是接通这个小城市与外界的唯一枢纽,邮递员佐井先生。

 

佐井先生推开院落的矮木栅栏门走进来,“正好我的工作到朴先生这里就结束了,那么我来也喝一杯吧,我想铃木太太应该很愿意收留我的对吗?”

 

铃木太太有了能跟她一起喝一杯的人当然是更加开心了,连忙招呼佐井先生加入席间,然后为他倒了一小杯酒,“快些尝尝吧。”

 

“等等,让我先结束工作。”佐井先生从随身的邮递包里取出了白色的信封交给朴智旻,“这次好像比以往都要厚呢。”

 

“看来是很想念智旻你啊,”铃木太太示意他不必介意可以直接在席间读信,然后便转身跟佐井先生聊起了一些别的话题,铃木太太的小儿子插不上口,朴智旻又没空,只好拿出手机打起了游戏。

 

朴智旻看了看信封上的字迹,无奈的摇摇头,金泰亨信写的信再多字还是一样粗枝大叶,确如佐井先生说的那样,这次的信封确实有些厚了。

 

金泰亨惯用的开头也就那么几个,反正一开始都要问问朴智旻过得怎么样,天气怎么样,跟周围的人相处的怎么样。

 

朴智旻一边读着一边向后依着樱花树干,被拆出的信纸被风吹的哗哗作响,头顶上的小鸟又往下落了几格还引来了同伴一起叫个不停。

 

“我很好,天气很好,和周围人相处的也很好。”他在心里如此想着,神色里也带起一些轻松的笑意。

 

金泰亨在信里总是七扯八扯,通常一件事情没有写完便转去写别的了,有时候直到信已经读完故事却还没有结局,他只能有些恼怒的回信去问,然后才会再几个月后的下一封来信里得到答案。

 

这么缓慢的联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现在生活的小城市没有网络,通讯也没有覆盖,打一次电话就要搭车到城市的外缘。小城市里也没剩下多少年轻人,连现在铃木太太和佐井先生的对话也都是关于要不要搬出这座小城市。

 

朴智旻在心里叹口气,希望这次金泰亨不要留下什么半截的话题,说不定下一次收到他的信是要等到新的邮递员上任了。

 

朴智旻翻了四五页后把信铺在脸上挡住了因为忍笑而稍稍皱起面孔,有点无奈,“怎么走在路上滑倒的事情也要写进来啊。”

 

直到最后金泰亨才好像很认真的给朴智旻留了几句话,“智旻啊,我还做了一件错事,但我现在还不敢告诉你,下次信到你就知道了,希望到时候我们友谊的小船没有说翻就翻。”

 

朴智旻心里笑着撇撇嘴,敢情这么厚的前言都是为了这几句做铺垫。

 

再错又能错到哪里去呢?

 

总也不会像他这样需要漂洋过海来一场逃亡。

 

3.

 

看完信的朴智旻重新加入了铃木太太与佐井先生的对谈,铃木太太有些难过的样子,“我个人也没有办法开口劝这个孩子留下来,毕竟为了以后着想,我们必须搬到更方便一些的城市去,上学也好,交友也好。”铃木太太摸了摸小儿子的头发,“搬去跟爸爸一起住的话,你也会更开心一点吧?”

 

小儿子想了想还是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对他现在的年纪来说当然还是更广阔的天地更有吸引力。

 

佐井先生也跟着点点头,“但至少也要看看花开。”

 

“那是当然的。”铃木太太笑着回应。

 

他们的小聚会一直持续到傍晚才结束,朴智旻朝铃木太太道别拿着信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

他还有巡视的工作要做,暂时还不能休息,他会来这座小城市也正是因为这里一些需要年轻人的工作完全招不到人才被特批可以过来上班的。

 

三月的夜里还有些冷,朴智旻打着手电走在小路上,晚风吹开夜空上飘着的云露出了闪亮的星子,一眼望去密集的地方像是一条静谧的银色河流。

 

他呼出一口热气,形成白渺的雾,很快又消失不见。

 

他心中纵然有千头万绪,化在信里回给金泰亨的也仅余安好。

 

朴智旻早知铃木太太有了离意,但他不知道这天会来的这么快。

 

铃木太太站在门外诉说着自己的不舍,然后又吞吞吐吐的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最近啊,我家门口忽然跑来一只猫咪,看起来是怀孕了。你知道的,猫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会像人类低头求一些吃食呢,而我同作为母亲是没有办法不管它的,”她一边说一边看朴智旻的脸色,“行李运输公司早就帮我搬走了,而我马上也要离开,原本我还想着等到花开了猫咪也生下宝宝,可又有谁知道事情会变的这么快呢?智旻,不用太久,一两个月就好了。”

 

铃木太太稍微让了让身,露出了她停在不远处的车子,“猫咪的粮食我已经买好了,足够喂到它的孩子都长大了。只要每天在院门口放着的碗里补充好然后再给它一点水就行了,拜托你这件事情可以吗?”

 

朴智旻点点头,“当然。”

 

对他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这几年中铃木太太对他的帮助远比这要多的多了,“猫粮在车上吗?我来搬吧。”

 

铃木太太与他正式分别前,小心的抱了抱朴智旻,“智旻啊,你以后要多多保重。”

 

“我知道,您也是。”

 

“啊,那樱花树呢?我需要为它做些什么?”朴智旻指着隔壁院落中的樱花树,铃木太太笑着摇头,“你不要小看它,它会很坚强的。”

 

她最后朝着朴智旻弯了弯腰,带着一直站在门口等她的小儿子一起离开了。

 

一直站在外面看着铃木太太的车子消失在视野之外,朴智旻才收回了视线,看向在风中摇摇欲坠的花苞。

 

他和樱花树在相同的时间受了伤,而今樱花已经要开了,是不是说明他也应该放下过去的一切了?

 

可是……

 

舍不得。

 

承接到照顾猫咪工作的朴智旻很认真的执行着铃木太太的托付,他还暗自担心猫咪会不会闻出他与铃木太太味道不同,然后因为害怕以后便不会再来。

 

好在猫咪接连几天都还是出现了,而且它一点也不抵触朴智旻的接近,又或者是为了肚子里的猫咪宝宝而强撑着忍受人类的靠近。

 

三色的花纹看起来很是漂亮,朴智旻单膝跪地停在一边没有突兀的伸手去抚摸,“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有了名字就仿佛有了更加深远的联系,这代表着它不再是路上随便的一只猫,而是被朴智旻饲养过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果果……怎么样?你知道吗,这名字源于我最喜欢的人。”

 

朴智旻被风吹乱的额发遮住了他的眉眼,“他叫田柾国。”

 

低浅的声音被晚风揉进怀里吹向远方,他抬头看了看空中连带着被卷起的树叶,愿这风也能将他的思念吹拂到那人身边去。

 

4.

 

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但无论多少年过去,朴智旻依旧能很精准的描绘他对田柾国的初印象。

一个有些羞怯的少年。

 

那时他偷懒溜进了美术室,拖了几张桌子凑在一起靠在墙壁边上,翻身躺上去的时候窗边垂下的白纱帘堪堪落在他鼻尖,他身上罩住一层纱雾似的阳光,从悠闲自在到昏昏欲睡。

 

朴智旻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侧着身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便看到了田柾国,田柾国躬着脊背藏在画板后面,偏出小半个脑袋来看他。

 

看见他醒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圆了,朴智旻抿唇憋住了笑意,他觉得田柾国有点像被猎人发现住处的小兔子。

 

田柾国全身僵硬的怔了一会儿,然后火速的站起身夹起画板一溜烟的跑路了。

 

留下一个还躺在桌子上发懵的朴智旻,然后他脸上就被人用手沾着水弹了好多水珠,金泰亨从窗外探进来半个身子,“呀,朴智旻,你躲得可真好,快点出来跟我一起玩。”

 

朴智旻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也不走正门踩着窗框一翻身便跳了出去,“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有人从门口跑出来去。”

 

金泰亨点点头,“看到啦,好像是一年级的,领口绣标和我们不一样。”金泰亨朝后退了几步,“呜哇,咱们学校还有美术室?我还是第一次知道。”

 

朴智旻揽过金泰亨的肩膀,“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他俩笑嘻嘻的一对视,这下午的课就要被一起非常默契的翘掉了。

 

朴智旻揽着金泰亨往外走的时候,忽然顿了顿脚步,站在原地奇怪的歪歪头突的一回身果然又看到美术室的那家伙距离很远的扒着墙壁探出了脑袋,对上朴智旻的视线又是一惊,飞快的缩回头不见了踪影。

 

金泰亨跟着停下站在原地玩了会儿手机,发现朴智旻还是没有动,很纳闷的跟着回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啊,你东西掉了吗?”

 

朴智旻摇摇头,笑着拉走金泰亨,“没什么。”

 

只是发现一些下意识不愿与他人分享的乐趣。

 

朴智旻那时候还不知道田柾国的名字,只好在心里称呼他为小兔子先生。

 

人一旦变得在意起来就会千方百计的寻找靠近的办法,谁也不知道哪一次相遇回想起来会成为一次美丽邂逅的开始。

 

朴智旻再次光顾美术室的时候依旧选择了老位置,他翻身躺在拼好的桌面上,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次为了逮小兔子先生,他是绝对不能睡觉的,从口袋里扯出了耳机塞进一边的耳朵里,一只手垫着额头,另外一只手放在腹部敲着节拍。

 

歌曲刚走到一半,美术室的门便被嘎吱一声推开了,小兔子先生好像也怕被人发现是倒退着进来的,于是他也没发现朴智旻开始假装熟睡。

 

口袋里的播放器被他按下了暂停,好像小兔子先生身上也有这样的开关,一起来了个停止。

美术室里一时之间静悄悄的,不知过了多久,朴智旻的睫毛都被阳光挠的发痒,这才听见小兔子先生慢慢移动的脚步声,然后渐渐靠近朴智旻。

 

最后他的耳边是小兔子先生说话时吹进他耳朵里温热的气息,“前辈……你能让我画一下吗?没有回复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5.

 

朴智旻待他的脚步声远了一些后大着胆子抬起了单只眼皮,小兔子先生正蹲在地上整理他的画材,朴智旻干脆坐起身挑了一下眉头,他要是再装睡下去说不定这家伙画完就要跑路了。

朴智旻想到这里从桌子上跃下,猫一样的落了地,专心致志的小兔子先生头都没有回,等他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朴智旻已经站在他的身边了。

 

他一侧脸刚好和朴智旻对上了视线,朴智旻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弯腰看着他,他也被这人忽然转头的动作吓了一跳,紧张的手指碰到了开关键,从耳机里泄露出来的音乐顿时充满了整个空间。

 

朴智旻歪了一下唇角,“我抓到你了,小兔子先生。”

 

“我、我不是什么小兔子……我有名字……田柾国。”田柾国红着脸往后缩了缩,却不小心打翻了颜料罐,多米诺骨牌一样的罐子落得个五彩缤纷。

 

“啊……”田柾国手忙脚乱的想把它们都扶起来,可其中有几个却不听话的滚远了,朴智旻也赶紧上去帮忙,“对不起啊,”他把罐子捡回来放到田柾国脚边,“我不是故意吓你的。”

 

“我没有被吓到,只是不太习惯离得很近。”田柾国把颜料按照颜色分好,重新装回大盒子里。

 

“不习惯?”朴智旻蹲在他身边,一下拦住他的肩头,“你可要多习惯习惯才行,”他见田柾国还要挣扎立马更用力了一些,“这可是你偷画我的酬劳。”

 

田柾国一想便知道是之前说话的时候被朴智旻听到了,只好红着脸停下了动作。

 

朴智旻觉得田柾国的反应简直太好玩,让他体内久违的作乱因子都开始纷纷活跃起来。

 

他像是个拐骗小孩的怪叔叔,“田柾国你要不要翘课一起跟我到外面去玩会儿?”

 

田柾国跟他凑的很近,朴智旻说话的时候气息一下一下的扑过来,有点柑橘的香味,田柾国看了一眼他的头发也是橘子一样暖乎乎的颜色,“你不用上课吗?”

 

朴智旻被他问的有点窘迫,不自在的伸手扯了扯领口,“我、我学的太好了呗,老师特批我可以不用上课。”

 

田柾国跟着朴智旻手指的动作看向他领口的绣标,“在三年级升学的关键时刻?”朴智旻刚想反驳点什么又见田柾国对他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这样啊……那前辈你学习一定很好了?”

 

朴智旻没来由的有点心虚,只好呐呐的回应他,“那、那当然了。”

 

田柾国抽出一支铅笔在白色的画板上列出一长串的公式,“这是老师昨天讲过的,但我没听懂,前辈能给我讲讲吗?”

 

朴智旻骑虎难下装模作样的托着下巴,“嗯……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会啊,这个问题……”他掏出自己手机拍了张公式照片,“为了证明你这有多简单,我去找我最笨的小弟解答给你看。”

 

朴智旻拍了拍田柾国的肩膀,“明天,这里等我啊。”

 

他收好手机一刻也待不下去的又跳窗逃走了。

 

6.

 

朴智旻觉得他从出生以来还没这么努力的用过大脑,手机都快被他盯出一个洞来,金泰亨坐在他身边用牙撬开一瓶可乐灌了半瓶才凑过来问他,“是场子不热闹还是游戏不好玩?你居然在看鬼画符。”

 

这地方是金泰亨的哥哥金南俊开的,混杂着各路人马,金泰亨和朴智旻虽然顽皮但出了校门也只敢在这玩玩。

 

朴智旻头也不抬的用手肘戳了一下金泰亨,“你行你上啊。”

 

这里里灯光不足,金泰亨只好又凑的更近一点,“这个X和Y什么关系?怎么又加又减的?”

 

朴智旻听完直接把人给推开了,“一边玩去。”

 

他俩推推搡搡的引的了金南俊的注意,金南俊大步走过来偏头挑眉看了看朴智旻的手机,“这么简单都不会?”

 

他一抬手就有人给他上纸笔,刷刷几笔就给了朴智旻一个解题步骤,朴智旻接过来看了看又抬头迷茫的盯着金南俊,金南俊顿感头疼,“你们两个都给我到楼上来,让你们读书都读哪里去了。”

 

朴智旻拿着纸亦步亦趋,金泰亨拎着可乐摇摇摆摆,“流氓还要有文化。”

 

金南俊倒也没做别的,在完全隔音的二楼给朴智旻讲了半个小时的题目,成功的把金泰亨给讲睡了。等他醒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他和金南俊,“智旻呢?走了?”

 

“嗯,回家做题去了。”

 

“我天,智旻要变成好孩子了。”金泰亨眼巴巴的看着金南俊,金南俊抖了一下手里的账单垂眸看了一眼金泰亨,“他本来也是个好孩子,只是为了陪你罢了。”

 

金泰亨又趴回桌子上,“那我怎么办呢?”

 

“有我在,你不用变成好孩子也可以。”金南俊笑了笑,不忘告诫他,“你不要拦住智旻的路,依旧要把他当成挚友。他是除了我之外,无论你犯下什么过错都一定会原谅你的人。”

 

金泰亨点点头,“我也一样对他。”

 

朴智旻对他们哥俩的对谈无从得知,在家里闷头按照金南俊的讲解算好好久的题,又把与此相关有联系的公式都算了个差不多之后才自信满满的去睡了。

 

他和田柾国都没有放人鸽子的兴趣爱好,老时间老地方,朴智旻用牙咬下笔帽熟练的在纸上给田柾国写验算步骤。

 

他的嘴唇因为抿着笔帽而微微泛出一点红,又轻轻的打着微颤,让人看的久了总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看我干什么?看公式。”朴智旻一说话笔帽便落在他张开的掌心里,“还有哪儿不懂你尽管问。”

 

田柾国理解的很快,还提了不少正中朴智旻下怀的问题,最后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前辈,你真厉害。”

 

朴智旻双手环胸挺了挺脊背,用拇指蹭了蹭鼻翼,“那是,以后你叫我哥就行,有什么事哥罩着你。”

 

“哥。”田柾国从善如流的让朴智旻心花怒放。

 

“唉,你也知道的,初印象什么的……”朴智旻在另一只碗里给果果加了点水,“还小兔子,我该叫他小骗子才对。”

 

7.

 

朴智旻最近像是爱上了在猫来的时候讲故事,他也没有伸手去摸,就是搬了把矮椅放在门口,顺便看看花,看看天。

 

果果见他的时间长了,偶尔吃完了也不走,就地一趴跟着朴智旻一起晒太阳,朴智旻怕它肚子受凉又在自己椅子的旁边铺了块米色的小垫子。

 

“咱们上次说到哪儿了?”朴智旻双手垫在脑后,“算了就从我第一次带田柾国出去玩开始说好了。”

 

朴智旻那时候给田柾国连着讲了一个周的题,连学校的老师都夸朴智旻爱学习了还让他继续保持。金南俊那边的地盘里都被他带起了一小股学习之风,但是跟着金南俊的人不怎么喜欢算公式,他们喜欢学英语。

 

朴智旻那天第一次带着田柾国去金南俊那里玩,一进去听到此起彼伏的OMG,各种腔调,满含诚意。引得田柾国站在朴智旻身后也跟着入乡随俗的学了一句,让朴智旻听的哭笑不得。

 

金泰亨看见他们三步两步从二楼窜下来,身后跟着慢慢渡过来的金南俊,金泰亨太久没看见朴智旻了正把他夹在胳膊底下揉头发,金南俊绕有兴趣的看着朴智旻新带来的小伙伴不爽的站在他们身后以舌顶腮,但当他对上金南俊的视线之后又变成了乖宝宝的模样。

 

“智旻带来的人看起来比智旻聪明不少啊。”金南俊意有所指,田柾国害怕似的往朴智旻身后缩了缩,金泰亨不乐意的揽着朴智旻的肩膀,“我们智旻最近可聪明多了,上次成绩放榜可从倒数第二变成了倒数第二百。”

 

朴智旻怼了他一下,“你就不能说正数第几。”

 

金泰亨摸摸头,“我不是倒着数习惯了吗?”

 

直到身后的田柾国笑了一声,朴智旻才徒然僵了一下,他的好学生人设就这么被金泰亨当着田柾国的面给三言两语的拆了。

 

金南俊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单手拎走了金泰亨,又给朴智旻和田柾国安排了一个隐蔽的位置,叫人端了两杯汽水过去。

 

朴智旻无措的视线乱瞟,“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就……想表现的好点。”

 

“我知道。”田柾国不太在意,好奇的盯着那两杯有颜色分层的饮料看,“上次放榜我也去看了。”

 

朴智旻一愣,转而有些生气的看着田柾国,“那你还装模作样的要我给你讲题,其实心里一直在笑话我对吧?”说到后面朴智旻有点咬牙切齿,任谁也不喜欢被人当成笨蛋。

 

田柾国一听朴智旻的语气便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连忙放下了刚抿了一口的饮料,“哥,我不是那样想的。”

 

“那是哪样?!耍我很好玩吗?”朴智旻想要站起身,他不想再理田柾国了。

 

可他想要离开的意图被田柾国一下就察觉了,田柾国伸手拦在他腰上半抱着他一样,“哥要去哪儿?我绝对没有耍哥的意思。”他强硬的以肩膀的力量把朴智旻推回了沙发上,双手放在两侧,死死的把朴智旻禁锢在他投下的暗影中。

 

“我只是觉得为我讲题的智旻,很可爱。”田柾国侧头在朴智旻耳边,甚至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朴智旻的耳垂。这让朴智旻打了个颤,伸手抵住田柾国想要继续侵占下去的动作,“田柾国你疯了?我、我可是你哥。”

 

“我第一次见你在阳光里睡着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想要吻你了。”田柾国稍稍抬头,而后将带着冰凉汽水味道的唇贴了过来。

 

他以舌描绘着朴智旻唇瓣的轮廓,在双唇的缝隙间不断的舔舐,压迫着朴智旻让他不得不张口。舌头扫过贝齿,灵活的勾住朴智旻的舌尖,绕着它打转,暧昧纠缠的气息让朴智旻一阵阵的眩晕。

 

直到田柾国离开他的双唇,他还有一丝的迷茫,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反手以胳膊堵住了嘴唇,把自己缩的更小了一些。

 

“你、你……”朴智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生气?不如说是还有一丝诡异的欣喜,他憋了半天才红着脸挤出一句,“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田柾国一愣,继而趴在朴智旻肩头低低笑出声音,“哥真是太可爱了,我还是第一次亲吻别人,难怪南俊哥说我比哥要聪明。”

 

朴智旻恼羞成怒,“我不是在夸你!”

 

8.

 

不知道青春期的孩子是不是都这样,又或者说是在朴智旻有意无意的纵容下,田柾国对接吻这件事情过分沉迷了。

 

原本还一本正经用来画画和讲题的美术室已经彻底沦落,田柾国将朴智旻抵在窗下的墙壁上,用牙齿轻轻舔咬着朴智旻的唇,“哥,你好软啊。”他模糊的话音跟灼热的气息蒸腾的朴智旻脸颊一片绯色。

 

他推开田柾国把脸埋在对方肩颈处不愿抬头,伸出一只手弹了一下田柾国的额头,“话真多。”

“哥以后要选什么地方读书啊?”田柾国搂着朴智旻的腰不愿意松开,“我要跟哥一起。”

 

朴智旻抬起头把下巴垫在对方的肩窝处,看着田柾国柔顺的发尾,“好啊,我不管选了哪里都带上你。”他从田柾国的怀抱里直起身,似乎要报复之前田柾国故意要让他害羞的事情,“我要把小兔子先生装进我的心里,带他去天涯海角。”他在小兔子先生的发音上咬重了发音,惹得田柾国耳朵有点红,他气哼哼的过来啄朴智旻的嘴唇,“哥不要总把我当成小孩子。”

 

朴智旻换了个姿势舒展了一下身体,看着果果朝着他甩了一下尾巴,翻了个身,朴智旻托着下巴望着它稍鼓的肚皮,不知为何感慨起来,“年轻真好啊,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没有责任,不必低头。”

 

好像说出口的话都会成真,未来一定是梦里的样子。

 

那时候的朴智旻是真的这么认为的,直到分离之日毫无征兆的忽然降临。

 

当时的他们还凑在一起兴致勃勃的研究假期要去哪里玩,田柾国点了点地图,“日本吧日本,想去看看樱花。”

 

朴智旻升学考试考的出乎家里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好到父母对他完全放行还顺便赞助了大部分的旅行费,他不知道田柾国怎么说服了父母,看他的态度似乎家里管的并不严格。

 

“好啊。”朴智旻很少会反驳田柾国的意见,而且日本他也没去过。

 

目的地很快定了下来,两个人又嘀嘀咕咕的研究细节。

 

只是刚搜索了很少的一部分资料,金泰亨便从美术室的窗户外探进半个身子,他脸上全是湿哒哒的汗珠顺着鼻梁往下滚,“智、智旻。”

 

朴智旻和田柾国被他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从美术室里跑出来。

 

“怎么了?”朴智旻皱起眉头,金泰亨大大咧咧的性格除非是真的有事否则他绝不会慌张成这个样子。

 

“我哥、我哥的场子被人砸了,他们还绑了我哥。我是偷溜出来的,临跑之前听到他们说要找到一个叫闵玧其的人才肯放我哥走,可我根本找不到这个人啊。”金泰亨六神无主了已经,“我该怎么办?”

 

“你知道这个人会经常去的地方吗?或者他有什么朋友能联系到他?”比起稍显慌乱的两人田柾国可以说是异常镇静了,金泰亨摇摇头,“听说他这个人很不喜欢和人打交道,我也只见过他几面而已。可他和我哥会去的地方,我一个都想不出来。”

 

田柾国点点头,“那么现在我就是他了,我先去南俊哥那边拖延一下时间,你们尽量把这个叫闵玧其的人找出来。”

 

朴智旻立马抓住田柾国的手臂,“你在说什么疯话?”

 

“难道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能够更大程度的拖延时间吗?”田柾国拉开朴智旻的手,“我相信哥跟泰亨哥一定能找到那个人的。”

 

他从后推了两个人一把,“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耽误了。”

 

金泰亨扯走了还想反驳的朴智旻,他匆忙间回头看到的是田柾国对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直到多年之后依旧像清泉一样从他心中缓慢而又清晰的流淌而过。

 

9.

 

“你说我干嘛要听他的呢?”朴智旻和果果已经熟悉到它吃饱喝足躺在一边的时候还会用尾巴敲他的鞋面,朴智旻叹口气,“你都不知道我听说他受伤时的心情……气自己怎么会同意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又想骂他不顾自己的安全,最后还是更想要……抱抱他。”

 

知道田柾国受伤消息的时候,他和金泰亨还在一家家的找金南俊经常会去的休闲场所,试图从这里得到关于闵玧其的些许消息,他们刚跑完城南就被人拦在了路口。来的都是金泰亨认识的人,很快把他们带上了车。

 

朴智旻心里跳个不停,在抵达医院门口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那点不好的预感成了真。

 

金南俊站在走廊里等着他,衣服上还凝着大片的血迹,金泰亨哇的一声就站在他旁边哭出来,金南俊笑着揉了他头发两把,“你哥我还没死呢,你先到一边哭去,我跟智旻说几句话。”

 

金南俊又揉了几把金泰亨的头发把人打发到一边去了。

 

朴智旻强撑着自己尽量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惶恐不安,“南俊哥,柾国呢?”

 

金南俊做了个推手的手势,“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现在因为药效正睡着呢。”

 

朴智旻只觉得金南俊这几句话仿佛带着他坐了一次过山车,脊背上沾满了冷汗,“我不该同意他去的。”

 

金南俊叹了口气,“其实最近家里出了内贼,这是我跟玧其哥想出来的办法,没有告诉泰亨是因为他心里藏不住事儿。故意泄露点情报让他带走一部人也好,我猜到他会去找你,也排了人保护你们。”

 

他回想起田柾国单枪匹马冲进来面不改色的说自己就是闵玧其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还真有点被他唬住了,“我真的没想到你身边的那位小朋友胆子会这么大。”

 

朴智旻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准确的说他现在全身心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他想见田柾国,很想见田柾国。

 

“南俊哥,我能去看看他吗?远远看上一眼就好,我不会吵到他的。”

 

金南俊无奈的撇了一下唇角,侧身让出他身后的走廊,在这走廊尽头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年轻的夫人,“这是田柾国的母亲,她想见一见你,如果你能得到她的允许……”

 

金南俊的话没有说完,朴智旻已经懂了他的意思。

 

白炽灯散发着苍白的光,打开他面前的这扇门,他便可以见到田柾国。可是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她作为田柾国的母亲,是最有资格要求他停下的人。

 

田柾国的母亲似乎有一直留意着这边的声响举动,在金南俊介绍到她的时候站起了身跟朴智旻相互打了个招呼。

 

他们二人并排坐在长椅上,中间隔着几个座位,这是永远也无法亲近起来的距离。

 

“智旻,对吗?”田柾国的母亲看向朴智旻,将朴智旻的不安全部收进眼里,“也许这算不上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在小国的画里见过你,他说等这幅画完成便要送给你作为礼物。”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久远的回忆,连笑容也柔软了起来,“教小国绘画的老师一直说他的色彩和线条太过冷漠生硬,表现出的永远是沉默又单一的世界。现在想想好像就是从认识了你开始,老师开始夸赞他的画变得温柔起来了。”

 

她朝着朴智旻稍稍欠身,“我很感谢你将他带出自己的黑白世界,走上了一条五彩缤纷的路。”她看向朴智旻,再也不复柔和,“但在这条路上如果你一直牵着他的手,他又如何再去领略这条路上别的风景?”

 

“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的。”朴智旻鼓起了一些勇气,可下一秒又在田柾国母亲难过的眼神中溃不成军,“他不会的,他是我的孩子,我比谁都要了解他。当他对你有了别样情感的时候,他的世界里便只剩下了一个你。他说出口的,永远不及他内心的千万分之一。他为什么要为不熟悉的金南俊拼命,我想是因为智旻你当时露出了很烦恼的神情吧?”

 

她站起身不在看向朴智旻,“我不能去想如果你放开他的手,他以后将要渡过什么样痛苦的人生。”

 

“我不会放开他的手的,我不会的。”朴智旻跟着站起来,而田柾国的母亲却背对着他非常坚定的摇了摇头,“智旻,从他的人生里安静的退出去吧,不需要见面,也不需要道别。哪怕他会摔倒,会伤心,会难过,我也不愿看着他把自己困与你的身旁。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而你也是同样。”

 

她无法相信太过年轻又毫无保证的爱情。

 

他们拼命维护的东西在大人的眼中似乎只是过家家般的玩闹。

 

一场日本之行最终拖着行李箱出现在机场的只有朴智旻,田柾国的母亲雷厉风行的带着田柾国搬了家,换了一切的联系方式。

 

金泰亨来机场送他,“智旻,都是我的错,如果那时候我聪明一点知道是我哥的阴谋就好了。”

 

朴智旻摇头推了他一把,“这怎么能怪你呢?这次我去瞧瞧,像我之前跟你说的如果日本更好玩我就在那边读书工作不回来啦,你要记得给我写信啊。”

 

他不能去怪任何人,只能怪他自己没有把田柾国的手握的更紧。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绵绵云层,田柾国就像是他在美术室午睡时做的一个梦。

 

他醒来之后的每一天都只能在心中思念。

 

隔壁的樱花已经到了满开的季节,满满的缀在枝头上,朴智旻第一次抚摸到了果果柔软的皮毛,指了指花枝,“你瞧,是柾国想看的樱花开了啊。”

 

等到这场花事过去……是不是就真的要说再见了?

 

不说,不说。

 

我的小兔子先生还在心里,我要带他去天涯海角。

 

10.

 

金泰亨的信是在花期已过的时候到的,这也是佐井先生搬离这里之前送的最后一封信。

金泰亨照例写了很多有的没的的事情,直到后面才好不容易写到了上次没写完的正题,不过朴智旻还没来得及看,窗外便传来一声声的猫叫声。

 

朴智旻已经有一个半月没见过果果了,他赶忙出门去看,果果正带着五只小猫蹲在他与隔壁的墙砖上,看见他出来了又叫了几声,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带着小猫走了。

 

朴智旻有点错愕,他从没想过猫咪离开的时候还会跟他打声照顾,他觉得很有意思,面上带起一些笑意,正要转身却又听远处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恰逢一阵风吹过,散落的樱花花瓣肆无忌惮的飞舞着。

 

朴智旻听到门铃响动,再一转身便彻底怔在了原处。

 

他的大脑已经不受控制,他无来由的想到了金泰亨的信,现在他不用去确认也知道对方到底犯了什么样的大错。

 

朴智旻甚至不能确定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他对面站着的正是田柾国,只不过却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猫走了,可是他喜欢的人却回来了。

 

他的小兔子先生长高了,面部的线条也变得英朗起来,又比以前还要更好看了。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可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全身僵硬,连动都不敢动。他不知道田柾国是怎么样说服了父母,搞定了被他千叮咛万嘱咐不许透露他消息的金泰亨,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穿山过海来到了这里。

 

田柾国似乎比他还要紧张,无措的抬手摸了摸脖颈。

 

两人只这么对面站着,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的额发都沾上了几片樱花的花瓣,最后还是田柾国朝着他露出了一个记忆中的笑容。

 

“朴智旻,我也捉到你了。”


评论(7)
热度(169)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