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梦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田柾国是很少做梦的,尤其是这样画面清晰而他本人又有所察觉的梦。透着一丝古怪且让他非常的好奇,看不清面孔的行人,暗沉沉的天空,整个空间中都仿佛遮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害怕,甚至还大胆的想要在这奇异的梦境中来一场冒险。

 

他所处的地方并不是他生活中所熟知的任何一条街道,身侧一长面的墙上混杂着各种看不出原型的涂鸦,线条凌乱混杂成一片难以言喻的色彩。

 

田柾国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便来到了一个突兀出现的转角处,当他转过去的时候,他能清晰的听到身后墙体崩裂坍塌的声音。可仿佛有什么控制着他让他无法回头,而视线所及之处的画面也忽地转为了高耸的大楼,有着一眼望不到楼顶的高度,而楼体在他的梦境中也并非笔直的,而是歪斜着穿入了乌黑色的云层之中。

 

他的前方只有一个窄窄的入口,似乎是可以通往大楼内部的,田柾国挑眉耸耸肩无所谓的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漆黑一片。

 

没有一丝的光亮,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他像一滴混入大海的水滴,没有引起丝毫的波澜,也分不清自己身处何处。他在走动,但并没有办法确认自己是否正在前进,亦或是转弯又走回了原点。

 

可他并不着急,毕竟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他有所感知的梦境而已。

 

田柾国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漆黑的空间里待了多久,走了多久,下一刻他眼前的画面十分突兀的圈起了一股水漩,扭曲又展开。

 

有风扑面而来,带着激烈的力度,让他不得不抬手遮住了眉眼。待他稍稍适应了一会儿后才勉强在风中睁开眼睛观察起来。

 

梦里总是没有逻辑的,这样的强风却吹不散弥漫在天台上墨色的雾气。

 

他似乎已经抵达了楼层最高的地方,露天的天台。田柾国在天台上转了转,这里和普通的天台没什么不同,安置着许多配电箱和供水箱,还有一扇能够离开天台回到楼体内部的门,田柾国只能通过门上那扇小窗看到几阶向下延伸而后没入黑暗中的台阶,却没有办法将门推开。

 

他有些无所事事,却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他只能等待,等待着梦境的结束。

 

但田柾国还没等到,就迎来了一个人,那人从那扇门后走了出来。他目不斜视,不知是看不到田柾国还是看到了也将他无视了。

 

那人的面孔在雾气的遮掩下模糊不清,他走路的姿态极为好看,有些懒散的优雅。让田柾国的目光忍不住紧紧的追随过去,一直到对方像灵巧的猫咪一样轻松的跃上了天台的边缘,田柾国看着那人在风中张开了双臂,微微仰起头。

 

混在这雾气中的模糊姿态,仿佛是一只被染成了灰色的鹰。那人的长衫被风吹的衣摆颤动,也像极了鸟儿起飞时伸展的翅膀。

 

他的身体一个小幅度的前倾让田柾国瞬间意识到了对方的想法,田柾国努力压下心里那一瞬间升至顶峰的恐惧,向着那人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与那人之间的距离被无限的拉长,雾气越发浓重的遮住了他的视线,最后田柾国看到的只余下那人下坠时发丝上残留的浅金色和耳边被风传递而来的一声绝望低语。

 

“救救我。”

 

2.

 

田柾国从梦中挣扎转醒,总觉得惊魂未定,虽说只是一个梦,但在如此清晰的梦境中亲眼目睹有人坠下天台的冲击让他难以在短时间内完全平复。

 

田柾国独自来首尔生活已经有三四年了,此刻第一次感觉他一直居住的这间小屋里过分的安静。

 

田柾国捞过床头柜上的遥控打开了电视机,吵闹喧嚣的娱乐节目总算让他有了一些回到现实中的实感。

 

田柾国撇了一眼电子闹钟,时间刚刚跳到了凌晨五点整,这可以说是他在假期里醒来最早的一次了。田柾国转头看了看刚蒙蒙亮的天空,干脆抓了抓头发爬起来准备出去跑几圈运动一下,也好让他的心情彻底从那个梦里走出来。

 

跑步前的早餐是烤好面包,牛奶被倒在透明的长玻璃杯里然后放进了微波炉。在等待的时间里田柾国已经吞了两片半面包,还剩半片叼在嘴巴里,正靠着厨房门框往腿上套运动裤。

电视机里的娱乐节目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早间新闻也播了一大半,新人主播的声音很抓耳,让低着头全神贯注与裤子斗争的田柾国动作一顿,他敏感的捕捉到了两个单词,“涂鸦墙,坍塌。”

 

田柾国飞快的抬起头,电视中正在播放涂鸦墙尚未倒塌前的旧资料,竟然和他梦中所梦到的一模一样。他怔怔的看着画面从过去转为了现在塌倒的样子,镜头从周边的场景一晃而过,却让田柾国瞬间屏住了呼吸。

 

一样的。

 

那转角处的高楼。

 

微波炉计时完毕的电子提示音惊醒了田柾国,他丝毫没有犹豫的拿起背包冲出了家门。

他没有办法解释这个诡异的梦,但这种让人心慌的巧合如果是真的,那么是不是说明他梦中的那个人也真的会从高楼一坠而下?

 

涂鸦墙的地址刚刚在电视里有出现过,已经被他牢牢记住了。说他听风是雨也好,鬼迷心窍也罢,如果没事那最好不过,但凡有一丝的可能性他都不想真的有人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且……

 

他无法忽略那句求救的话语。

 

让他的心也跟着感受到了痛苦。

 

3.

 

好在田柾国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好心人,再加上那段涂鸦墙在当地也还算有名,虽说辗转多时,但总算是到了今早电视中播报的地方。

 

他看着不远处的转角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没有警戒线,看来暂时还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他快步跑了过去,转弯之后入目的便是那栋高楼,自然不是梦境中歪斜的样子,田柾国转了转身体,左右的打量了一番在考虑着要不要想个办法进到里面到天台上去,正当他还在仔细研究的时候忽然被人从身后左侧撞了一下肩膀。

 

“对不起……”

 

田柾国对声音银音色方面有些敏感,他猛的收回视线朝着撞他那人投递过去。对方与梦中不同的是带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帽子的边缘上坠着三个枪灰色的金属环,帽檐的边缘露着浅金色的发丝,察觉到田柾国的视线后他又微微低了头来表示自己的歉意。

 

细微的金属碰撞声扯回了田柾国还沉浸在惊愕中的思绪,虽然他人是来到了梦境中的地方,可他的心里对现实会发生梦境中的事情这种想法还是感到荒谬的。

 

直到……他真的见到了这个人。

 

那人走路的姿势与他梦中一样的好看,而他所前进的方向,即将发生的事情,将会把属于这个人的一切全部抹杀。

 

田柾国连忙追了上去,不顾失礼的扣住了对方稍显纤细的手腕,“请等一下。”

 

4.

 

那人歪头略略抬起下颌有些迷惑的看向田柾国,他没开口问询,也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只是耐心的静静等待着田柾国的下一句话或者是下一个动作。

 

“那个……我……”田柾国此刻也是有些窘迫的,他总不能贸然的就说要对方别跳楼吧,万一人家只是路过这里的怎么办?他也不能说我做了一个关于你的梦,非常担心所以才来看看你,这也显得太奇怪了,对方说不定会报警把他抓走?

 

田柾国绞尽脑汁,眼神无措的游移,视线扫过对方的时候大脑居然还不合时宜的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很想在对方线条优美的洁白脖颈处落下一朵绯红色的花。

 

田柾国被他自己的想法炸的面红耳赤,不得不抬起另外一只手臂遮住了口鼻只余下一双眼睛看着对方。

 

对方似乎被他看的有些紧张,吞咽时喉结小小的颤动让田柾国更想要立刻付诸于行动。

 

“你、你你、饿吗?!”田柾国单手拉过身侧的背包,抽出了一张金色的邀请卷,“这附近有家很好吃的,但是必须要两人一起。”

 

那人似乎实在忍不住笑意了,单手的食指指节抵在唇上轻咳一声,继而像是又怕田柾国更不自在一般别开脸笑了起来。

 

正逢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为田柾国眼前的他渡上了一层橘黄色的暖光,浅金色的发色上散落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微微翘成弧度的唇看起来像抹上了蜂蜜一般,是用眼睛都看的出的柔软,不知亲吻起来又是什么样的触感呢?

 

田柾国胡思乱想的盯着那人的唇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转回视线望着他,“不走吗?”

“什么?”田柾国立马心虚的别开了眼,却又忍不住偷看回来。

 

“不是说要一起去吃饭吗?”对方又笑了一下,正对着田柾国,这让田柾国清晰的看到了他笑起来时宛如月牙一样好看的眼睛。

 

田柾国觉得他心跳的厉害,完全错了节拍。

 

他的手心里还有与对方手腕皮肤相触的热度,此刻仿佛会灼伤他一般让他惊慌的松开手。田柾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他抬手有些紧张的摸了摸脖子,明明他是来救人的,怎么却好像把自己推入了另外一种万劫不复的境地里?

 

5.

 

“走、走吧。”田柾国一心想要把人远远的带离事发之地才好,带着点着急的催促着,好在对方似乎也不太介意,慢悠悠的跟在田柾国身后完全接受田柾国所选的任何路线。

 

等到田柾国真的把他带到餐厅门口的时候,那人才失笑般的摇摇头,语气里带上了莫名的揶揄,他低声喃喃,“还真是来吃饭啊。”

 

餐厅还在试营业的状态,来的客人并不多,而且老板和田柾国很熟悉的样子打过招呼之后便为他们两个选了一个能够看到美丽夜景的位置。

 

田柾国好像是真的饿了,只顾埋头在菜单里,“这个很好吃的,这个也是,还有这个。”他没有听见回应便抬头去看那人,只见对方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

 

窗外是万千灯火汇成的金色河流,明明灭灭的车灯像是无数落在河流中的星光一般,喧闹的让人徒生羡慕。

 

田柾国再看向那人,而对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表情里没有任何情绪,仿佛他的身边有一层玻璃的墙壁,将他隔绝在这一切之外,而他也习惯了这样的寂寥,兀自的沉默着。

 

田柾国不喜欢这个样子的对方,会让他想起那个灰色的梦境。他的手指摩挲着纸页的边缘,稍稍提高了音量,“吃饭吧,吃饱的话心情会变好很多的。”

 

对方这才像听到他的话似的回过神,朝着田柾国笑笑,“说的也是。”

 

食物送的很快,田柾国吞下一片牛肉的时候对方才刚把一条牛肉切开,他伸手抽走对方的餐刀,挪到那人身边的位置,把餐盘也拖过来,几下帮对方把牛肉切开。他事情做的很自然,自然到双方都没察觉到不妥,也完全没有像第一次一起吃饭的陌生人一样拘谨。

 

两个人也没有说很多的话,气氛却很是轻松。

 

中途那人离席了一次,到走的时候田柾国才知道对方悄悄的付了账。

 

他站在餐厅门口有些赌气的吹了一下头发,“明明是我请你来吃饭的。”

 

那人摸摸鼻翼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凑近田柾国扯了扯田柾国的衣袖,“你不要生气啊,下次让你请回来。”

 

他从下方稍稍抬头看向田柾国的样子实在让人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那人接过田柾国马上递过来的纸笔,失笑摇头然后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

 

“朴智旻。”田柾国在心里默念了一次,眼睛亮亮的看着对方,“那我下次找你出来,你可不能拒绝我。”

 

“一定。”朴智旻微笑着点点头。

 

朴智旻送他去车站,看着田柾国进入巴士,跟他摇摇手做道别,谁知田柾国在汽车开动前突然拉开了车窗,“朴智旻!”

 

“什么?”

 

朴智旻被他吓了一跳,立刻抬头看向田柾国,在夜晚车站昏黄的灯光里,他是如此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的面孔上浮起了一点小小恶作剧成功的狡黠,可这略带着幼稚又天真朝气满满的笑意,像是揉成了一朵朵的花嘭嘭的在他心里开起来。

 

田柾国朝他大力的挥挥手,“认识你,真的很高兴啊!”

 

6.

 

在外面一天的田柾国回到家里原本是该疲惫不堪倒头就睡的,可是他精神上亢奋到了一个境界,连身体的疲劳都被忽略了。

 

他从背包里拿出朴智旻写过的字条,一个一个数字存进手机里,最后实在憋不住笑意扑在床上弹了两下。

 

他睡觉之前小心的把纸条放在了枕头底下,期待很少做梦的自己能去做一个美美的梦。

可是他的梦却不受的影响,梦里虽然有朴智旻,但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是跟田柾国在一起时放松又开心的模样。

 

田柾国哪怕在梦境之中也忍不住自己的担心,三步两步的追在朴智旻身后。

 

四周很黑很暗,朴智旻就这样一直走着,他手里拎着一些吃的东西,直到田柾国的梦境里出现了一栋楼。

 

楼体已经十分老旧了,墙面上还有不少的裂痕,楼梯不知多久没有人清扫过,除了中间一条可供人行走的路之外周边全都是垃圾。

 

田柾国皱眉跟在朴智旻身后,看他在三楼其中一户的门口停下来。朴智旻似乎是不太想进去,他拿开棒球帽有些烦的以手向后梳理了一下浅金色的头发。

 

田柾国离他很近,能很清楚的看到朴智旻左边额角的地方带着青紫色,那是被什么给砸伤后才会有的样子。

 

难怪他一直带着帽子……

 

田柾国回想起两人在餐厅吃饭时朴智旻也没有将帽子取下来,他还以为是对方忘记了或者是习惯了,却未曾想到是为了掩盖伤痕。

 

他无奈于这只是一个梦境,不然至少他可以问问他还痛不痛。

 

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朴智旻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老旧是金属门上沾满了斑驳的锈迹,推开时发出了嘎吱的声响。

 

朴智旻刚刚进门便听见里面有人朝他愤怒的喊到,“滚出去——!”

 

7.

 

田柾国被吓了一跳,而朴智旻却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轻轻叹了一口气,拎着东西走进了里屋。

 

田柾国一直跟在他身后,他心里莫名有些惴惴不安,他看着朴智旻把东西放在靠近屋子门口的小圆桌上。圆桌的对面是一张双人床,床上大概是整个环境中最干净的地方,上面只躺着一个中年男人,盖着很薄的被子。

 

男人看起来很憔悴也很瘦弱,在喊完那句话之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但他还是拼命睁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朴智旻,“让你滚出去你听不到吗!”

 

“要吃东西吗?”朴智旻对对方直接的恶意充耳不闻,他将食物从袋子里拿出来朝着中年男人所在的位置靠过去,“今天我遇到一个人,他跟我说吃饱的话,心情也会变好的,你要不要也试试?”

 

男人并没有在朴智旻柔和的声音中平静下来,反而更加狂躁的将手边能摸到的一切东西统统朝着朴智旻砸了过来。

 

田柾国一急连忙反身挡在朴智旻的前面,可这只是一个梦境,东西纷纷穿过田柾国的身体打中了朴智旻。

 

其中还包括几个碎过的瓶子,田柾国看着鲜血从朴智旻被划伤的手臂上流出来,顺着他的手心一直坠向地面。

 

田柾国从无奈转为了愤怒,他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一直挡在朴智旻身前没有让开。

 

那个男人看见鲜血的时候似乎冷静了一下,但他很快的又再次暴怒起来,“还不快点滚!你再敢来我就杀了你!没有那个东西你来做什么!滚出去!”他声嘶力竭,很快便没了体力倒回床铺上。

 

朴智旻固执的站在原地,“今天如果没有遇见那个人的话,恐怕你会真的再也见不到我了。想要把一切都在今天结束的我遇到了那个人,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无聊来搭讪的,我的人生一直以来总是很听话被别人认为是很乖巧的活着,我想着反正也是最后了叛逆一次也无妨。”

 

田柾国站在他身边连忙摆摆手,果然冒冒失失的是会被误会的,“他真是个很有趣的人,我走在他身后,看着他带我走过一条又条的街道,看着许多以前不曾留意过的风景,看着他被阳光照着的发尾,看着他翘起的发丝随着步伐一跳一跳的,我忽然就想看的更久一点,忽然感觉还是活着更好一些。”

 

朴智旻说的很慢,他像是很久没有跟男人来一场谈话了,男人在他的叙述中逐渐沉默,朴智旻拨弄了一下桌面上放着的食物,“最后没想到他真的带我去吃东西了,托他的福,我很久都没有好好尝过食物的味道了,心情也真的变好了很多。”他带着一点期许的神情看向床上躺着的男人,“不能总是认为只有痛苦才是活着的证明,正因为痛苦才更加想要安稳的生活,为此我们总是要做出一些改变的,你说呢?”

 

男人精神萎靡,他似乎在思考朴智旻的话,可过了没多久他便开始了如同往常一般的不断哀求,“好痛啊,智旻,我好痛啊……只要一点点就好了……看在我收养你这么多年的份儿上。”

 

朴智旻站在原地,他低头看向脚下那一小团暗色的血液,声音里是只有田柾国才能捕捉到的哽咽,“你要的东西我永远也不会有,我弄不到,就算弄到也不会给你。你不要再想了,除了跟我回医院,我不会答应你任何别的要求。”

 

“滚——!”丝毫没有余地的拒绝再次惹怒男人,他若不是手脚无力恐怕真的会抓起什么利器不顾一切的伤害朴智旻。

 

朴智旻最后看了一眼男人,从屋子里退了出来。

 

朴智旻离开旧楼,抱着血液已经凝固的手臂有些怔愣的坐在花坛边缘的石阶上,清冷的月光罩在他身上,让田柾国恍然又看到了那个在餐厅中的沉默着的朴智旻。

 

那时的他也像现在这样,让人只是看着都要跟他一起难过起来。

 

田柾国跟他坐在一起,在睡梦中喃喃,“智旻,还有我在。”

 

8.

 

田柾国睁开眼睛,他的眼睫还湿漉漉的,他眨一下眼睛未干的泪水便顺着他的面颊滚落。田柾国随手擦了一把,连忙抓过了手机,不知重播了多少次电话田柾国才终于听到了接通的声音,“早、早上好啊。”田柾国清了清嗓子,尽量让他的声音没有那么沮丧。

 

“啊……是你啊。”朴智旻不知道田柾国的电话号码,直到听到对方的声音才确定是谁,“怎么了?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

 

“现在在哪里啊?之前不是说好我请你吃饭吗?”田柾国打开衣柜,夹着手机把他的衣服都给翻出来了。

 

“这么早就去?”朴智旻的有些惊诧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回来,接着他只听田柾国嘟囔着,“难道我们就只去吃饭吗?我们还可以去玩会儿别的啊。”

 

田柾国久久没有听到朴智旻的回答,他单手系好衬衫的纽扣,单手用力的握着手机,声音也变得有些急切起来,“你答应过我一定会让我请你吃饭的。”

 

他像小孩子一样的重复起来,“你答应我的,答应我的。”直把朴智旻吵到终于无奈的露出一些笑意,“我知道了,那么我们就在昨天分开的车站见吧。”

 

当田柾国见到朴智旻后终于确定了一点,他的梦真的是朴智旻会发生的短暂未来。

 

朴智旻见田柾国一直盯着他手臂上的纱布看,便主动侧了侧身让他看个清楚,“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医院里呢,不小心划了一下。”

 

朴智旻的眼睛有些发肿,眼尾还轻轻的泛红,像是已经哭过了。

 

田柾国将双唇抿在一起压成一条泛白而紧绷的线条,他努力平稳自己的情绪才开口问他,“还痛吗?”

 

朴智旻笑笑,不明白田柾国的意有所指,“不会了。”

 

却不曾想田柾国站在他面前摇摇头,“智旻,人受伤都会痛的。”

 

9.

 

他们默契的没有把话题继续下去,田柾国从背包里抽出两张宣传单,转换了一下心情和语气“今天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这里啦!”

 

“游乐场?”朴智旻苦笑不得,“我们两个?”

 

田柾国摇摇晃晃的点点头,“是啊,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规定不可以吧。”忽然他想到什么似的喊了一声,“啊,工作方面没问题吧?”

 

朴智旻摇头,“我请了一段时间的假,你呢?已经加上今天已经闲逛了两天了吧?”

 

田柾国吐吐舌头,“我也还在放假啦,我是学美术的,老师布置的作业就是要出来闲逛,收集灵感嘛。”

 

他拖起朴智旻那没有受伤的胳膊,环住他的手腕,“走吧,正好车来了。”

 

“知道了,找灵感的艺术家。”朴智旻难得揶揄了他一句,这让田柾国感觉有些新鲜,但他又觉得这样也不错,比起那个内敛的朴智旻他更喜欢对方能随意的跟他开开玩笑。

 

他们两个去的太早,游乐场里还没什么人,田柾国一开始还顾忌朴智旻受伤了,后来看朴智旻真的没有勉强自己才终于放开玩的心思了。

 

他们在坐过山车的时候朴智旻的手机开始疯狂的响了起来,他明明听到了却还是没有接。伴着高度的下坠,田柾国很清晰的听到朴智旻混杂在尖叫声中的嘶喊,田柾国能听出来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想要借此把一些东西全部发泄出来,他已经压抑的太久了。

 

直到落日时分,两个人差不多将游乐场里所有惊险的设施都玩了个遍,朴智旻声音已经哑成一片,好在途中田柾国有让他吃完半个汉堡,不然怕是到朴智旻真的觉得饿了也会因为嗓子太疼而什么都吃不下了。

 

他们并排坐在摩天轮下的木质长椅上,田柾国递给他一瓶水,安静的跟他坐在一起看着远远的天际线处晚霞燃成一条红色的河。

 

“其实这是我第二次来游乐场,”朴智旻说几句便要停上一会儿,一是嗓子不舒服,二是他很少和人吐露自己内心真实的情绪,一时片刻竟不知该如何组织好自己的言语,“那个人和他的夫人来福利院的时候,只有我因为害怕而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他们动了心思,在正式被收养前他们带我去了一次游乐场。”

 

朴智旻晃了晃塑料瓶里的水,看着它们变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可惜的是,那个有机会成为我母亲的人再一次意外中去世了,那时候领养的手续已经办好,也许那个人是为了成全她最后的愿望所以将我带回了家。”朴智旻抬了一下胳膊,看了看还裹着纱布的地方,“不过那人实在太过伤心了,一直无法从她去世的打击中恢复过来,除了酗酒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田柾国作为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并没有打断过朴智旻的话,尽管他在朴智旻反手擦眼泪的时候也跟着忍不住抹了两把眼睛。

 

“后来酒喝的多了身体也不好了,为了减轻疼痛去找那些人买了不该买的东西,被抓过几次但还是戒不掉。暴躁,混乱,哀求,直到后来再也没有了能对我动手的力气。”朴智旻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他一直让我滚出家里,不要再去看他,他也不想再拖累我了。可是我……大概我是长成了很懦弱的大人吧,哪怕他会对我生气,会伤害我,我也想他在。只因为我不想一个人,害怕一个人。可遇到你后我却终于下定了决心,让医生强行带走他了。看见你我才惊觉到我应该更加朝气一些的或活着,我想停止这样相互折磨的生活,以后再也不见面的话,对我们来说都会轻松一些吧。”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游乐场里亮起了属于夜晚的光,远处热闹的游园会才刚刚开始。

 

摩天轮上挂着的五彩缤纷的光落进朴智旻的眼睛里,映照着他落寞的神情,“我很自私,对吗?”

 

“不是这样,智旻。”田柾国捂着眼睛,把打湿掌心的泪水统统抹去,“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哪怕我抛弃了唯一的亲人?”朴智旻已经快要说不出话了,他暗哑的自嘲听的田柾国更是猛烈的摇了摇头,“不是你抛弃了他,而是他从一开始便抛弃了你。他在医院中会得到最好的照顾,而你也需要从心里将这一切斩断。”

 

田柾国指了指心口的位置,“所有单方面的感情,无论是亲情也好,爱情也罢,都是会受伤的。只有当彼此的心里都有对方的时候,才可以。”他将手贴上朴智旻的心,“智旻,我很想住进你的心里去。同样的,我也会小心的把你放进我心里。”

 

他不在乎这个时机选的是不是有些卑鄙,他只知道他不想看见朴智旻难过,他不想看见朴智旻哭泣。

 

他很确定他喜欢朴智旻,那么他就要让对方知道他的喜欢。

 

田柾国将手朝上平放在朴智旻的面前,“尽管这个过程会让你觉得十分艰难,但当我在你心里,你就不是一个人了。我会陪着你的,哪怕我死去,我也会在你的心里一直一直陪着你的。”

朴智旻向后微微倾了一下身体,“哪怕在知道了我是这样的人以后?”

 

田柾国想起他那两个关于朴智旻的梦境,他早已经知道了朴智旻是什么样的人,也许这梦境正是需要他去守护朴智旻的未来才会出现的。

 

田柾国认真的看向朴智旻的眼睛,“在知道你是这样温柔的人以后。”

 

朴智旻已经语不成调,他颤抖着声音,“在只见了我两面以后?”

 

田柾国笑着纠正他,“在对你一见钟情以后。”

 

他的话音刚落,游园会上巨大的烟花嘭的一声炸开,夜空中绽放后的烟火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天际滑落。

 

朴智旻只见田柾国的眼睛里瞬间被填入了万千星光,璀璨夺目。在这样的眼睛里他看见了自己的缩影,眼睛的主人看向他的目光实在是太过温柔,让他无法再继续忍耐自己。

 

他只要前行一小步,只要再鼓起一点点的愿意相信对方的勇气就好。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将手缓缓放入他的手心,他扣紧朴智旻的手指,赶紧将他的心门锁住,再也不会放朴智旻离开。

 

10.

 

我早已想要将你放入我的心间,为你织一场五彩缤纷的梦。


评论(1)
热度(67)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