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国旻】黄色的郁金香

※田柾国X朴智旻

※一发完,存档粮。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S市的清晨是有些冷清寂寥的,路上没有很多因为就业上学而形色匆匆的行人,充斥着整条街道的是稀薄的晨雾。

 

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又平常的早晨,白色的出租车穿过雾气停在了街角那间小小花店附近,黑色行李箱的滚轮在路面上轱辘轱辘的滑过而后停在店门前。

 

行李箱的主人年轻又帅气,染成浅棕色的头发在阳光透下来的时候散发着漂亮的碎金色。

 

他坐在行李箱上,笔直的双腿随意的伸展着,双手交叠的搭在被抽起的行礼杆上,下巴轻轻磕在上面,一边的耳朵里塞着耳机,跟着节拍正无聊的晃着脚。

 

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在街头潇洒又自由的旅行者,赏心悦目的闲适舒散。

 

不过随着花店店铺的拉门被从内向上自动卷起,这随意的一切都戛然而止了,他霍地从行李箱上站起来,有点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看着店铺内的人弯下腰从还没完全打开的花店玻璃门里退出来,他伸手小心的在对方尚未直起的消廋脊背上点了点,“智旻哥……”

 

他口中的智旻哥正是这间小小花店的主人,朴智旻。对方显然被他吓了一跳,先是缩了一下身体然后快速的转过身,在看见他的时候才将脸上带着的惊吓给抹去了,朴智旻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田柾国,你这个臭小子。”

 

田柾国跟着他闹起来,七手八脚的把朴智旻的手给轻轻打开,笑着重新梳理自己成了一团的头发,他低着头揪着自己额发,“智旻哥,我没地方可以去了。”

 

朴智旻歪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行李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先进来吧,早上还没吃饭吧?”

 

他没有问田柾国为什么会带着行李跑到他这里,也没有问他什么时候会走。

 

田柾国拖着行李跟着朴智旻进门,轮子压上灰色粗木的地板发出几声奇特的声音,头顶上装饰着镂空金属架的地方放着许多盆绿萝,情人泪和他叫不出名字的兰草,绿色的枝枝蔓蔓长长顺顺的垂在他面前。

 

朴智旻在前面轻轻的拨开这些像帘子一样的树叶,示意他可以走到里面来,田柾国有点感叹,“长得可真快。”

 

朴智旻摇头笑笑,“可见你已经很久没来过了。”他接过田柾国的行李箱暂时将它安置在靠着花木架的一边,掩在一株巨大的宽叶绿植的后面。

 

“吃吧,是我自己刚刚做的。”他指了指藤椅让田柾国坐下,在旁边的矮桌上给他放了杯清茶和足够多的块状蛋糕。

 

蛋糕上的奶油是娇滴滴的水蓝绿,田柾国咬了一口尝出了里面薄荷的味道,从口鼻一直清凉到了心里,让他好像没有透气孔的心脏都得到了些许的舒缓。

 

“好吃。”田柾国不吝赞赏,连连对朴智旻竖起了大拇指。

 

饱腹之后带来的便是浓浓的倦意,朴智旻看着他迷糊的样子走过去抬手捏了捏他的脖子,动作轻柔又显得他们很亲昵,“要睡就去楼上,被子还在老地方,知道吗?”

 

田柾国点点头,乖乖爬楼睡觉去了。

 

朴智旻回身才看见站在门口的客人正带着笑意,“是智旻的弟弟吗?跟你一样的帅气啊。”

 

因为空间布局的关系,二层的隔音并不好,田柾国还能听的朴智旻跟客人的寒暄和他模糊的说着,“啊,算是我的弟弟吧。”

 

算是。

 

2.

 

说来他们也确实不知该如何界定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他们相识的过程确实有些古怪。

 

朴智旻不过问田柾国带着行李箱出现的理由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一次碰面时田柾国也是如此。

 

有些不同的是那时候是傍晚,天色是S市常见的阴沉,一场大雨也凑热闹似的飘然而至。

 

朴智旻的面颊被大颗的雨滴砸的生疼,更不用提怀中娇嫩的花朵,新到的紫丁香被他单手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护在花朵的周围,可这作用不大,尚未绽开的花苞被缝隙间刮来的风雨打击的摇摇欲坠。

 

不得已朴智旻只能透过雨幕快速的找到了一处可以避雨的场所,就在不远处面包店外展开的遮阳棚。

 

不过这里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叼着棒棒糖坐在行李箱上的田柾国。

 

他穿着黑色的外套,带着兜帽,朴智旻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总能看见他嘴边那截露出的白色糖棍左右上下胡乱的打着圈。

 

和陌生人一起躲雨是没什么尴尬,但如果这陌生人忽然爆发出一阵比雨声还大的肚子叫声那就很尴尬了。

 

朴智旻最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直到那让他一直在意的白色的糖棍突然止住,带着兜帽的田柾国小心翼翼的坐着行李箱往旁边滑过去。

 

朴智旻看着还没有停下的雨,再看看对方尴尬又不知所措的行为,他没有觉得好笑反而有些担心,他委婉又体贴,“站在面包店门口果然让人很为难啊,我也有些饿了,不过你看我没有带够钱,又只有这个巨大的肉松面包在打折。可我吃不完,你帮我分一下好吗?”

 

朴智旻没有点出对方的饥饿,反而是说要对方来帮个忙,主动站在了也许会让人觉得堂皇的位置上。

 

他点了点玻璃窗的响声成功的引得田柾国回过了头,接着玻璃窗内灯光的映照,他很清楚的看见对方在看见面包的一瞬间猛地吞咽了一下。

 

“你不反驳我就当你同意了啊。”朴智旻快速把紫丁香暂时塞进了田柾国的手里,一方面是不方便另外是怕田柾国不肯接受好意而逃走。

 

紫丁香虽然还没有完全开花,但花苞里已经有淡淡的香气飘散出来,混合着雨水冲刷过的清气,让田柾国看着朴智旻的背影恍惚起来。

 

3.

 

朴智旻出来的时候不仅给田柾国买了面包还买了温和的热饮料,田柾国心中明了,因为这完全不像是没带够钱的样子。

 

他把东西与紫丁香交换,“剩下的部分就拜托你啦。”

 

朴智旻还没忘记他的设定,从巨大的肉松面包上掰走了一小角。

 

田柾国吃的太快,朴智旻怕他噎到只好跟他搭搭话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你是一个人出来玩的吗?这么晚了准备要到哪里去?”

 

他在S市已经待了很多年了,如果对方说的地方他知道的话,他可以等雨停后送他过去。

 

他正想着却听对方回复道,“我是从家里跑出来的,钱包和买好的车票都掉了,现在哪儿也去不了。”

 

朴智旻听得眉头一皱,“手机呢?如果你不想回家,可以联系你的朋友来接你,总在街上晃怎么能行?”

 

田柾国仰头把已经变凉的饮料一饮而尽,反手抹了一下唇,“出来之前我把手机丢在家里了,”他在手心里转着空罐子,“我怕自己会后悔。”

 

对方的言论听的朴智旻忍不住扶额,从样貌判断了一下对方的年纪,深感青春期孩子的思想行为实在冲动。

 

“那你要不要先住在我那?”朴智旻放心不下对方深夜还在路上闲逛,田柾国倒也能屈能伸,他马上从行李箱上站起来对着朴智旻弯了弯腰,“谢谢,还有这个,”他摇了摇手里空掉的袋子和饮料罐,“也谢谢。”

 

雨势在两个人互通姓名年纪的闲谈中逐渐变小,继而停了下来。

 

朴智旻伸手到棚外确认了一下雨确实停了,水珠从棚子的边缘落下来,被店铺的灯光映的五光十色,而后像坠落的宝石一般砸进了朴智旻的手心里。

 

“哎呀。”

 

田柾国听见朴智旻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然后缩回手甩了甩,嘴巴有点微微嘟起来,好像被打湿了毛发的小动物一样带着点不满。

 

他看着朴智旻回过身对着他,眼眸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颜色又清又浅,“走吧,回家。”

 

田柾国莫名心中一动,面上却没什么情绪,只乖乖的跟在朴智旻身后。

 

所以,田柾国是朴智旻捡回来的淘气小孩,并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弟弟。

 

况且……

 

朴智旻心不在焉的摆弄小向日葵叶子的边缘,他也并不想把田柾国当成他的弟弟。

 

4.

 

田柾国醒来的时机也算是恰到好处,楼下似乎刚刚结束了最后一单生意,他能听见朴智旻放下自动卷帘门的声音。

 

田柾国下楼恰好看到朴智旻拿着喷壶正在给一株绿植浇水,“智旻哥……”他刚醒过来,声音还带着点嘶哑,听起来是不合时宜的有磁性。

 

朴智旻回头看看他,对着他招招手,“这是上午的那位见过你一面的客人送给你的。”

 

好看的紫丁香被推到了田柾国的眼前,让他皱起了眉头,“为什么送我这个?”

 

朴智旻有点乐不可支,“因为我告诉客人紫丁香的花语代表了初恋啊。”

 

田柾国听的皱起眉头,“什么啊……就因为见了我一面?恋在哪里啊?脸?”

 

朴智旻一听还觉得蛮有道理,他放在手中的水壶,伸手在田柾国鼻尖上点了一下,“嗯,倒也没错,毕竟所有爱恋通常离不开第一眼对对方面容的喜欢,这跟帅不帅倒没关系,主要是合的上眼缘。”

 

因为一直握着水壶的关系,朴智旻的手指还带着点凉意,让田柾国打了个激灵,而后他摸了摸鼻子,似乎不太好意思但又真的很想知道答案的问,“那哥觉得我帅吗?”

 

朴智旻笑了几声点点头,“我们柾国当然最帅了。”

 

他笑着的模样让田柾国分不出真假,不禁就想要再三确认,“我倒觉得自己很普通,智旻哥就会骗我。”

 

朴智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帅哥,请问你对普通是有什么误解?”他顺手把购物包塞在田柾国手里,“走吧,跟我去趟市场,看看晚上想吃什么,有你来了我就可以轻松点了。”

 

田柾国的力气比他大很多,朴智旻可以随便想买很多东西不必担心自己搬不动。

只是田柾国有点太受欢迎,总有阿姨过来塞点吃的给他。

 

这让他们原本一趟简单的购物之旅意外的花费了不少的时间,两个人拎着袋子往回走,夕阳化成暖光盖在两个人身上。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穿着一层暖融融的外壳,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满足平静,“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想要一直继续下去。”突如其来的感悟让朴智旻有些慌了手脚,他双手都占着,假意抬脚踢了踢田柾国的屁股,“说什么呢?你的画不学了?”

 

他知道的,在田柾国的生命中再也不会有比画画更重要的了。

 

5.

 

两个人默契的在厨房里相互配合,时而又会相互取笑对方的手艺,最后好在成品卖相不错。

 

朴智旻的炸土豆饼和田柾国的拔丝地瓜。

 

土豆饼还算可以,可拔丝地瓜却是黏的很,两个人凑在一起用筷子撬的盘子都要飞出去了。

 

田柾国还没到能喝酒的年纪,朴智旻只给了他一杯饮料,他们并排坐在藤椅上看着眼前一片郁郁葱葱。

 

花店里是没有四季之分的,靠着暖棚或者别的设备,所有的花朵都是别样的生机勃勃。

 

田柾国有些心痒的动了动手指,最后还是没忍住的把行李箱拖了出来,他的箱子里也没几件衣服,倒是各种画具占了一半。

 

朴智旻在他身边看着他将眼前花朵的世界一点点在画板上融成一片五彩斑斓的色彩。

 

绘画实在太看天分,绕是朴智旻这样的外行人也能感受到田柾国画笔下的蓬勃生气。

 

所以他怎么可能是只画这一间小小花店便会觉得满足的呢?怎么可能会一直甘心过着这样普通的生活呢?

 

朴智旻知道田柾国的绘笔是要画尽这万千世界的。

 

他抿唇以视线温柔的描绘着田柾国轮廓,而田柾国画画时太过专注,对此一无所察。

 

他们一个看一个画,虽说空间寂静,彼此沉默,可气氛却是那么温馨安宁。

 

田柾国将一株百合添上最后一抹青翠的根茎,伸了个懒腰,扭头看见朴智旻正静静看着他的画板,安静的侧颜如同他画板上的白色百合花瓣一样芳华白雅。

 

若是以画,田柾国甚至不知此刻该用什么样的手法去描绘他内心的兵荒马乱。

 

他只愿这画纸上所有的花色斑斓永远停留在朴智旻的眼眸中。

 

愿他永远如此,永不忧愁。

 

田柾国伸出画笔在花团锦簇的中央模糊的描绘了一个朴智旻的身形,“瞧,这个是智旻哥。”

 

虽然简单却也传神,是他眼中很好看的他。

 

朴智旻似有所感的伸手指在他身边的空处,“这里能不能画一个你?”

 

田柾国如他所愿,几笔又绘上一个自己,然后将画送给了朴智旻。

 

有着缤纷色彩的花朵从外缘的清晰渐渐过去到内里的模糊,中间藏着朴智旻和田柾国相互依靠的小影。

 

6.

 

“柾国,你绝不能放弃绘画。”朴智旻的视线没有从画作上收回来,一开始他只是轻声细语,后来却又严肃的看着田柾国沉声重复了一次,“绝不能。”

 

田柾国垂眸,看似漫不经心的整理着画具,可收拾的动作却全然没有了章法,该扭上的盖子开在一边,该晾干的画笔却被粗暴的塞进了套筒里,“又被哥给看出来了。”

 

他自离上一次拿起笔似乎已经过了两三个月了,也许是重新触碰到画笔的兴奋被朴智旻看在了眼里。

 

也无外乎朴智旻会这样对他说,因为他第一次离家出走就是因为父母折断了他的画笔,不许他再学画。

 

他生气,愤怒,然后便带着行李箱从家里跑出来了。他想着哪怕是当个流浪的画家也无所谓,后来跟着朴智旻回了花店,只待了小半个月就因为S市的一则早间新闻里拍到了他的身影。

 

他的哥哥亲自来接他回去,也保证会帮他说服父母让他继续学习绘画。

 

谁知道原来他哥哥也以为他只是玩闹,与父母一起大度的退了一步,准许他玩闹到成年。可见他越发认真之后又开始吵闹起来,甚至收走了他大部分的画具要他立刻停下先到公司去跟着他哥哥学习几天。

 

他们看不到他的天分和努力,他也得不到他们的支持。

 

几番下来笼罩在心头的是无法屈服,和夹杂在其中那零星半点的放弃。

 

他不想生长在固定的画框之中,更激烈的反抗却也不能,除了逃跑似乎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田柾国不想承认自己的怯懦,在被朴智旻戳破心思之后更是如此,他气恼于朴智旻的心细,更气恼他自己明明想要一直画下去却中途也起了想要停止的心思,他咬了一下唇,闷闷的补上一句,“哥以后就不要管我的事了。”

 

他说完之后立刻感到后悔,毕竟朴智旻是站在担心他的角度才会强调让他不要放弃,他偷偷去看朴智旻,却只看见朴智旻低着头,额发遮住他的眼睛,让田柾国看不清他现在的眼中翻滚着什么样的情绪。

 

他以为朴智旻会生气的站起身骂他,“臭小子,别不知道好歹。”

 

可朴智旻没有,他只有些僵硬的点了一下头,“嗯。”

 

然后便转身上楼去了,连田柾国送他的画都没有带。

 

7.

 

朴智旻的沉默让田柾国心中惴惴不安,独自在楼下无措的待了许久,这股没有散去的不安让他的上楼的动作也小心翼翼起来。

 

二楼朴智旻给他留了一盏昏黄的小灯放在楼梯口,地面上的被子也已经铺好了,旁边的朴智旻整个人都背对着他蜷缩在被窝里,呼吸平稳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田柾国轻声的收拾好自己,关了灯也慢吞吞的爬进自己的被子里,他对着朴智旻的后脑勺轻声的言语,“对不起啊,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现在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尤其是当你一直坚持的都在被周围人反对的时候。”

 

朴智旻一直都没有睡,听到田柾国道歉的时候更是打起了精神,听到最后忍不住转了个身面对着田柾国,他不知道田柾国凑的这么近,近到他们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还好夜色正浓,让朴智旻逃过一劫不会被对方发现他面颊上爬满的红晕,他强装镇定,“不是还有我吗?”

 

“嗯……?”田柾国也没做好朴智旻会答话的准备,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朴智旻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遮住了半张脸颊又重复了一次,“不是还有我站在你这边吗?我永远也不会反对你去做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嗯。”田柾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开心,但很快他又惆怅起来,“可惜智旻哥不是我的亲哥,没办法帮我一起说服父母。”

 

可惜吗?

 

朴智旻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如果他是他的喜欢就与田柾国更加遥远了。

 

他只可惜就算他不是,他和田柾国也没有在一起的机会。

 

8.

 

其实朴智旻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田柾国的,但真正意识到的那天他却记得清楚。

 

那也是一个雨天,他要去拿新到的花种,迫不得已只好拜托田柾国来看店。

 

雨水淅淅沥沥的从天空中飘落,他撑着伞快步的往回赶,虽然田柾国满口答应,但他知道田柾国是很认生的。他已经出来半天,很是担心田柾国是否能应付往来的客人。

 

他的花店在下雨时也会撑开外棚罩住门口的鲜花植物,雨水带起的烟雾让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他站在距离店门不远的地方看着田柾国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牛仔裤,体态修长的站在一位女生身边侧头与对方轻声的说着什么。

 

雨雾之中,田柾国手上的玫瑰在一片翠绿中红的惹眼。

 

朴智旻一点也没有觉得眼前的画面赏心悦目,反而觉得很是心烦。

 

他快步走上前去,轻巧的挤在两人中间,女孩子脸上荡起的红晕还尚未消退,朴智旻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智旻哥,恋爱就要送红玫瑰对吧?”田柾国的话触碰到了他纤细的神经,好在女孩子的下一句话浇灭了他的怒气,“啊,可我主动送给男友会不会很奇怪?”

“不会的,他一定会觉得你很有勇气。”田柾国摇了摇手里的玫瑰花,“那我挑几支最好看帮你包起来。”

 

他看着手握着包好玫瑰花的田柾国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过来,尽管知道那不是赠予他的,可他的心却还是不断的告诉他。

 

是他了,就是他了。

 

可尚未等到他在这难以忍耐的心情中将自己的喜欢突兀的破口而出,便看见收过钱刚想对着他邀功的田柾国错开了视线,惊愕的看向雨幕之中。

 

流线型跑车中下来的青年人上手就大力的弹了一下田柾国的额头,而后听见田柾国委屈的喊,“哥。”

 

“还不去收拾东西!”田柾国的哥哥一句话便让田柾国乖乖听话。

 

朴智旻无法阻拦他的离去,毕竟比起他真正的亲人,他只是一个心怀不能言说欢喜之意的熟人罢了。

 

遇见与分离的雨水好似中途从未断过,这一切不过都是他的一场梦而已。

 

但……

 

现在……

 

朴智旻从被子里悄悄探出头,他要说吗?

 

哪怕田柾国会反感,讨厌,甚至离开他也要说吗?

 

他缺少一个让他再次鼓起勇气的契机。

 

9.

 

不知道是不是朴智旻总想着的关系,第二天真的下了雨。断丝一样的雨让朴智旻站在落地窗前紧紧的抿着唇,在看见那辆熟悉跑车的时候他知道他那点讨厌的预感又成了真。

 

田柾国看见他哥哥就像老鼠见到猫,再也没有一丝叛逆的影子。

 

田柾国的哥哥看见朴智旻也有些不好意思,把田柾国赶去外面的棚下等,自己则在里面与朴智旻客套了一番。

 

朴智旻看着田柾国低着头百无聊赖的踢着地面,忍不住开口,“他真的很喜欢画画。”

 

“我知道,所以这次回去我打算把他送到国外去,这样爸妈也够不着他,自然也管不到他了。”

 

田柾国的哥哥跟田柾国有点像,但气场明显要强上太多,是久经商场历练的结果,“之前那次也是,真的给你填了太多的麻烦,不如送机那天你也来吧,之前还可以一起吃个饭。”

 

朴智旻摇头,“不了,我打算把花店转手,然后去别的城市,大概抽不出时间了。”他的话没有作假,这次送走了田柾国之后他便不想再继续待在S市了。

 

门口的田柾国因为雨声的关系,虽然一直趴在玻璃门上张望,但朴智旻跟他哥在说什么他却一点都听不见。

 

他俩聊的倒还挺开心。

 

田柾国撇撇嘴巴,看着他哥推开门白了他一眼,先拎着他的箱子上车了。

 

朴智旻跟在他后面走出来,“快上车吧,别让你哥等急了。”他把怀里抱着的一盆花塞给田柾国,“这个送你吧。”

 

花尚未绽开,但隐约能看见嫩黄色的花苞藏在叶子里,“郁金香?”田柾国视线左右绕着那朵小花转了一圈,“为什么送我这个?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朴智旻摇摇头,“正好要开了而已。”

 

田柾国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那边车子又按了两声喇叭,他只能与朴智旻匆匆道别。

 

雨中他小心的护着朴智旻送的黄色郁金香,坐进车子里的时候才摇下车窗跟朴智旻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朴智旻笑着挥手,看着车子启动快速的消失在细雨中。

 

10.

 

车内的田柾国抱着花盆爱不释手,“哥你看它多可爱啊。”

 

田柾国的哥哥车子在路上打了个滑,莫名抖了一下,“刚刚跟你说的记住了吗?到了国外少惹事,安心画你的画,要知道我在爸妈面前给你立了多少保证。”

 

田柾国点头,自顾自的看着花,“可惜去国外不能把它带走,哥记得帮我浇水。”

 

等花开了,他就有了再来烦扰朴智旻的理由。

 

他表现出的羞怯就像这手中尚未绽开的花朵。

 

但可惜,朴智旻看不到。

 

也不知他这尚未成型的懵懂是对他的喜欢。

 

S市的清晨一如既往,朴智旻带着小小的行李包站在花店外放下了卷帘门。

 

以前他是很喜欢S市的,可现在却觉得总是下雨的S市有一些讨厌。

 

他说不准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也许有一丝庆幸?

 

庆幸他终于不需要再面对田柾国,不需要面对他时好像心肺都会被搅乱一样的紧张。

 

也不必再惦念着他还会不会再来。

 

更不用无时不刻的揣测着凭着田柾国对他那一点微薄的好感足不足以让对方接受他的告白。

 

所有的一切都随着雨停而戛然而止了。

 

朴智旻将手机卡抽出,手指微微用力,听着咔哒一声,他站在垃圾桶前,手心慢慢向下倾斜。

 

他的内心明知他会后悔的,他一定会后悔的。

 

可他却好像当时离家的田柾国,明知也许会但却还是咬牙切断了自己的后路。

晨雾散尽,S市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朴智旻最后看了一眼那间小小的花店,落地窗内的里面的花朵与植被依旧郁郁葱葱,不知主人将要离去。

 

也许有天他还会再回来,也许不会。

 

他沿着道路走的很慢很慢,纵使劝慰自己的话语再多,他还是不能全然忘怀,他带走了田柾国画的那幅画。

 

如果现实能如同画作一样便为永恒就好了。

 

他又想起田柾国的问题,为什么送他黄色郁金香。

 

因为,黄色郁金香的花语是……

 

无望之爱。


评论(5)
热度(57)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