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一线牵

※林涛X秦明

※一发完,数字系列 二重缠 三更雨 四之车 五杯酒 陆灵峰 秦耿直 八个字 九分情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手机铃声在安静的房间里突兀的响了起来,秦明手下捏着针随之一颤,好在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并没有走歪。秦明撇了一眼来电号码,烂熟于心,来自他家里那位退休的护士长母亲。

“喂喂,明明,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啊。”秦母虽是带着抱怨的口气,又透过了机械的传递,却让这原本稍显冰冷的空间里多了一丝属于家的暖意。

 

秦明低低嗯了一句叫了一声妈,他身姿笔直的坐在缝纫桌前,面孔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唯有眼底泄露出与亲人对话时淡淡的柔和,“怎么这个时间打给我?又跟我爸吵架了?”

当然吵架的内容实在上不了台面,大多都是关于菜里少放了盐,今天轮到谁洗碗之类的。

秦母带着埋怨可语调里有着少少的撒娇感,“谁要跟他吵架,我都不想理他。”她语气轻快,“我啊这次打电话是要告诉你,这周天下午在你办公室附近的那个私房菜馆约了一位新认识的朋友,你到时候也要来哦。”

“我不相亲。”秦明毫不客气的戳穿母亲的小算盘。马上便听秦母怨他,“你这么大的人了,工作成痴,难道将来要跟尸体结婚吗?!”秦母被秦明拒绝已经不是一两次了,“不管怎么样,你这次必须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不然你一定要来!”

秦母强硬的语气让秦明的眉眼间染上了一丝愁意,他稍稍歪头想起了刚刚结束的那件多角情杀案。于是,秦明坦然的回答了他的母亲,“因为我喜欢男人。”

秦母的惊呼声让秦明觉得颇为满意,准备结束这通催婚的电话,谁知秦母在他挂断之前又小声的接了一句,“那位阿姨家里还有个儿子,你觉得怎么样?”

这可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秦明又不能说他是骗人的,骑虎难下的在秦母再三嘱咐他不要迟到后无力的按下了结束键。

不过他也没那么担心,周末那天跟所谓的相亲对象把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


2.


繁忙的工作日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便到了跟秦母约定好的时间。秦明答应过得事情不会轻易爽约,按时抵达。他的母亲完全没有什么辛苦养大的孩子为什么就弯了之类的苦恼,挽住他的胳膊替他理了理已经很是平整的领口,“那个男孩子很好的,是做警察的,你们俩会有共同话题的。”秦母还温柔的拍了拍秦明的后背,“你也不要太紧张。”

“嗯,我不紧张。”秦明神色平静,淡然的可以,甚至还先他母亲一步进了私房菜馆。

秦母口中的阿姨秦明没见过,只听秦母提过几句是某次户外公益活动中认识的。秦明在私房菜馆中扫了一圈,很快的锁定了目标,那人看到他们果然很快的站起身,“哎呀,秦姐,这里,这里。”

热情,和善,充满活力,而且有点面熟。

三个人坐进了定好的位置,秦明听了几句两人之间的闲聊话题后决定还是继续看菜谱,这来的有意思多了。

“怎么没看到小涛啊?”秦母环顾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有在走动的人影。阿姨连忙摆手,“别提那混小子,非说有个大任务结案了,补报告呢,说还要一会儿才过来。”

秦明拿着菜单,心里忽的一跳。

小涛,警察,案件报告。

秦明难得有了明显面部表情的挑了一下眉头,不是吧?世界这么小?

世界还真这么小。

当林涛打着招呼几步跑过来的时候,秦明觉得这事儿开始有点玄幻了。


3.


“妈,不好意思啊,我这是真忙,我对毛主席发誓我没骗你。”林涛站在他妈面前的时候跟给上级领导汇报工作一样站的笔直。林母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他的大腿,“给秦阿姨道歉。”

“秦阿姨,对不起啊,来的晚了。”林涛抓了几下头发,有点不好意思。秦母连连摆手,“没事没事,快坐下说。”随后用胳膊肘推了一下恨不得把脸埋进菜单里的秦明,小声低语,“干什么呢?你不是说你不紧张吗?”

秦明在菜单后叹了口气,认命一样双手手指一松,伴着菜单掉到桌面上啪的一声,“好巧啊,林队长。”

“秦科长?!”林涛受惊般的退了几步,直觉性的问,“咱们这附近有什么案子发生了吗?”

说的跟在工作之外的地方看见秦明就跟见了鬼一样的。

虽然现在这状况也跟见了鬼没多少区别。

一个刑警队的林队长,一个法医科的秦科长,在一个天气晴朗的周天下午一起参加了由双方母亲组织的相亲饭局。

龙番警队,药丸。


4.


相亲会这事儿给秦明造成了很大的后劲儿,让他每天上班看见林涛一张笑脸就很头疼。

 

回想起当天,双方的母亲在看到他们相识之后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然后结伴撒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拙劣谎言说要去警队附近的书店买书。秦明在警队工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发现过警队周围有什么书店。

 

留在私房菜馆的秦明和林涛面对面坐着,秦明默默喝粥,林涛也不开口,憋了半天挤出一句,“咱们聊聊?”秦明放下碗,用手巾擦了唇角,“食不言寝不语。”他看着林涛三口两口的把粥给吞了个干净,朝他亮了一下碗底,“现在可以了吧?”

 

秦明终于抬了抬眼皮正面看了一眼林涛,“你想聊什么?咱们之间除了杀人案还有什么可聊的。”

 

瞧瞧这话说的,要不是林涛经过多年磨练已经适应了秦明的风格,这表述方式跟案件里的渣男还真没区别。

 

“秦科长,我还没真没想到,你是……”林涛意有所指带着揶揄的笑容,秦明一听明显的表情又冷淡了几分,“我骗我妈的,”他还想回口同样笑一下林涛也用这借口搪塞母亲,却没想到林涛很失望的往桌子上趴了一下,“啊?可我是来真的啊。”

 

秦明第一次在林涛面前有点发懵,还尚未反应过来便听林涛说,“为了弥补我受伤的心灵,我得再吃点。”

 

秦明这口气被堵得上不去也下不来,兜来转去从喉咙间冒出一句,“真是个人形……垃圾桶。”

 

咬着鸡腿儿的林涛也不生气,反而还笑眯眯的看着秦明,“秦科长,你做好准备啊。”

 

5.

 

准备?

 

确实得准备。

 

这饭局来带的后劲是他知道了一个原本不该知道属于林涛的秘密,也许正是这样才让对方得寸进尺的开始捉弄他了?

 

正想着林涛从门口探进来个脑袋,又伸进来一只手,“秦明,接着。”

 

红通通的苹果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落在了秦明的手心里。

 

“今天出警,街坊为了表达谢意给的,可甜了,记得吃啊。”林涛的话音随着他的脑袋一起消失在秦明的视野里,徒留一个苹果在秦明手掌里红的让人心烦。

 

郑重的拒绝?

 

好像有点没必要。

 

维持现状,等对方厌烦?

 

好像他自己更难受一些。

 

一向很少考虑工作之外事情的秦科长,第一次觉得他周遭有林涛这号人物实在让人头疼。

 

6.

 

秦明也不是神,他的心情多少也会影响到他的态度和工作。

 

他拎着工具箱来到食品街的时候林涛连忙帮他接过箱子,殷勤的态度让他更是烦躁,说话间也更不留情面,“难道要让法医来给你们鉴定地沟油吗?”他身边跟着的警员是初来乍到的被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回答,“不,不是,我觉得油桶里好像有人的手。”

 

秦明做了这么多年的法医,杀人烹尸却有接触,每每见到仍是要在心中感叹凶手的残忍。

 

煎炸,肢解,弃尸。

 

这一切都让原本心情不好的秦明心里更是阴霾起来,再加上一个迟到的法医。

 

“连准时都做不到,还做什么法医。”

 

就连秦明自己都没想到过,化解他这稍显戾气的是林涛一句,“老规矩,你问死的,我审活的。”

 

他们像之前千百次那样,默契而熟练。

 

这感觉让秦明一直摇摆的心变得安定起来。

 

7.

 

四十八小时的时限悬在每个人的头顶上,好在他们已经习惯了这节奏,抽丝剥茧般细致的推理让案件的原委从迷雾中显出了原形。

 

秦明,林涛和李大宝顺着栏杆小心的进到了下水道的里面,根据推测这里有他们要寻找的尸骨。

 

安静的下水道里除了在污水中摩挲的声响之外再也没了其他,忽的秦明脚下一滑身体往后仰去。一直分神留意秦明的林涛眼明手快把人捞住了,“秦科长,你小心啊,这要是摔下去沾了味道可几天都洗不掉了。”

 

秦明压着林涛的胳膊借力站起身,稀薄的光线中林涛看着他的眼睛熠熠生辉。

 

所处的场景又脏又乱,鼻尖处萦绕着难闻的气味。

 

可是,秦明偏过头去,他居然觉得有林涛跟着的话,还不错?

 

“你之前说的,是认真的吗?”秦明不合时宜的发问让林涛明显一怔,可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当然,我是很认真的在追求秦科长。”

 

跟在两人身后的李大宝快速的捂住了鼻子。

 

嚯,这果然是个充满酸臭味道的下水道。

 

8.

 

案件进展的比他们想的要顺利很多,秦明的手指从死者的尸骨上抚过。

 

活人哪有死尸来的简单。

 

尸体是不会说谎的。

 

那么人呢?

 

那么林涛呢?

 

秦明看着架子上那颗红苹果,他对周围的一切已经冷漠太久,不信太久了。

 

一向带着清冷色彩的生活中猛然跳进了一抹鲜艳的红,他要试着去接受看看吗?

 

毕竟这没什么坏处。

 

9.

 

红色啊。

 

秦明盯着花店里的红玫瑰看了许久,而后抵着额头站在原地,花店里的小姑娘壮着胆子上来问话,“这位先生,请问需要些什么吗?”

 

秦明冷着脸抬起头,伸手一指,“就那个。”

 

秦明抱着玫瑰走进警队的时候,完全惊掉了门卫警官的下巴,如果不是要值班他恨不得马上在群里分享这一重大事件。

 

李大宝看见秦明抱着玫瑰的时候也愣住了,不过随即她很开心的蹦蹦跳跳的朝着秦明跑过来,“科长我第一次觉得你人这么好,还知道在节日当天买束玫瑰安慰可怜的我。”

 

秦明神色不变的把花大力摔进刚出拐角遇到他们的林涛怀里,砸的林涛原地一懵。

 

秦明不自在的正了一下衣领往自己的办公室移动,他走的太急,背影明显的在告诉剩下的两人他是因为害羞而逃跑了。

 

捧着花的林队长一脸庆幸,“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秦明送了我一束上坟用的白菊花。”

 

10.

 

李大宝在原地感觉自己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给了粗神经的林队长一个白眼。

 

呵。

 

这龙番市刑警队,果真药丸。


评论(51)
热度(2828)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