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二重缠

※林涛X秦明

※一发完,数字系列 一线牵 三更雨 四之车 五杯酒 陆灵峰 秦耿直 八个字 九分情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最近龙番市在积极响应国家政策,除四害,扫黄打非。

 

林涛忙的脚不沾地,相比之下秦明则略显悠闲。

 

算起来,秦明和林涛竟有半个月连面也没见到了。

 

秦明也是在无意中猛然意识到他是很久没见林涛了,半个月之前的红苹果还放在架子上,表面上落了一层绒绒的浮灰。秦明站在那看了一会儿,冷面转身坐回了办公椅里。

 

直接受到秦明冷气辐射的当然是同一个办公室里的李大宝,秦明扫射过来的视线实在明显的不得了。可当李大宝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又只看到秦明仓皇转脸的一个残影。几番下来终于是李大宝憋不住了,“秦科长,有事你直接说好吗?”

 

秦明等的就是这句话,假装不在意的起身坐到了李大宝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翘起腿,双手拇指相贴放在膝盖上。姿势和面部表情都让人觉得没来由的严肃,这让李大宝往后瑟缩了一下身体。

 

干嘛啊?

 

这一副要开始煲心灵毒鸡汤的模样。

 

2.

 

秦明开口说的事情和李大宝想的一点也不一样,不过在气死人这方面还是相通的,“你作为咱们办公室里唯一有半个男性特质的人,我认为你的话还是有参考价值的。”秦明抿了一下唇,“而且你还相过亲,虽然失败了。”

 

李大宝牙根一痒,磨着牙齿挤出声音,“秦科长,麻烦你说重点好吗?”

 

“你要知道在人和人的交往过程中,互动是增加彼此了解和认知的一个基本条件。”秦明在努力地组织他的语言,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更加的坦然,除去拇指开始不自然的开始相互画圈之外,一切真是伪装的完美极了,“哪怕是相识很久的亲友同事之间,这种互动也是避免不了的,”秦明看着李大宝开始涣散起来的眼神,“你懂我在说什么吗?”

 

“完全,”李大宝甩了甩脑袋,“没听明白。”

 

秦明后仰额头闭了一下眼睛,满脸‘我为什么要向一个鱼唇人类救助’的绝望感。

 

李大宝又甩了甩自己的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两圈,“你可不可以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秦明睁开眼睛,正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快速的从唇间滑出一句话,“怎么约林涛见面。”

 

“我……”李大宝觉得她快被秦明被哽死在座位上。

 

3.

 

李大宝拇指往门口的地方一比划,“出门,左转,下楼,他办公室。”

 

秦明瞥了李大宝一眼,眼神里带着‘这种废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的轻蔑感。

 

李大宝看了看秦明少有的纠结感,忽然使用另外半边的女性特质第六感了一下,“你是想和他出去约会啊。”

 

秦明察不可闻的轻点了一下头,李大宝的表述和面上揶揄的神色让秦明有些不自在,“算了,问你也是白问。”

 

他正准备起身,便听门口传来扭把手的声音,整个对话的主人公从门外探出头,笑嘻嘻的朝着他俩打招呼,“嘿,伙计们,是不是特别想念我啊?”林涛打开门从外面走进来,一时间李大宝脸上的神情精彩纷呈,眼神在秦明和林涛之间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忍不住爆笑出声。

 

林涛不明所以被吓了一跳,连忙往秦明的方向凑了一下,“怎么了?她终于被你压迫到神经了?”

 

秦明想起他之前跟李大宝谈论的那话题,暂时不想跟林涛有视线接触,匆忙转身回自己的椅子里坐下完全不理林涛。

 

4.

 

林涛摸了摸头发,掐着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

 

李大宝笑的差不多了,一句话把秦明给爆了,“秦明想跟你约会,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秦明对着李大宝做了一个嘴巴拉紧拉链的动作,李大宝也有样学样的回了一个,不过她眉头乱舞,神色得意,是一点也不不把这威胁放在眼里。

 

“好啊,”林涛比他俩想的更爽直,“我来就是要跟你说明天我有休假的,本来也打算找你出去吃饭。”林涛坐在秦明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很没形象的趴在桌面上,摇着腿,“跟你说,这几天真是累死我了。”

 

林涛说话像倒豆子一样,恨不得把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全说给秦明听。秦明依旧没有什么明显的面部表情,可在事件进展的关键部分都会出个声音作为回应。

 

李大宝看了一会儿,低头不自觉得笑了笑。

 

秦明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5.

 

和林涛一起出去并不新鲜,刑警法医组合出动是很常见的。

 

可跟林涛一起在休息日出门这还真是头一次。

 

秦明看着他那件还剩三个扣子没缝完收尾的新西装,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穿它。

 

平时这制作西装的时间算是秦明独有的减压方式,而今晚他坐在桌前穿针引线的时候能明显的感知到自己开心的情绪。

 

这可真怪异。

 

秦明把扣子的位置摆正,不过这感觉也不坏。

 

林涛的休息日一向是很丰富多彩的,登山,钓鱼,远游,体力多的浪费不完。不过这些显然都不太适合秦明,最后两个人还是比较文艺的选择了看电影。

 

秦明到的早,把车停好后就站在车边等,一会儿只见一辆拉风的重型机车停在了他旁边。

 

大墨镜,迷彩装,夹克外套。

 

林涛摘了头盔,跟秦明打了个招呼,他见秦明有些怔住不由得好笑,“平时便衣当得久了,休息的时候难免要高调点嘛。”他看了看秦明,“又是西装。”

 

新、西、装。

 

秦明在心里重重的把三个字念了一遍。

 

6.

 

秦明跟林涛平时都很忙,没有精力关注最近有什么片子上映,到了售票处才发现这个时间段只排了一部青春文艺片。海报上的演员也不是常熟的面孔,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青春年少。大约是片子没什么名气,放映厅里零零散散的只坐了个位数的人。秦明跟林涛选的位置比较靠后,那里更是空旷。

 

事实证明青春这东西确实已经离他们两位远去了,片子里的少年们又是打架又是斗殴,半路还抽出匕首互扎。女主正在为受伤的男主包扎伤口,林涛听见秦明轻声说了一句,“伤口的角度和创角与之前的凶器不吻合。”

 

林涛噗呲一下笑出声,连忙又用手捂住了。

 

秦明一脸古怪的看着林涛,“难道我说的不对?”

 

这是在怀疑他的专业素养吗?

 

“对,你说的都对。”林涛的眉眼间是尚未褪去的笑意,被片子画面的亮度映的发光。

 

秦明看着看着忽然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转开头去继续看荧幕。

 

片子很是冗长,秦明突感肩膀一沉,耳边传来林涛的呼吸声。秦明调整了一下肩膀的角度,听着林涛的呼吸变得更加平稳。

 

他伸手拂了一下自己心口的位置。

 

又来了,这乱七八糟的心跳。

 

7.

 

林涛由于职业的关系,哪怕在熟睡中也自然而然的对外界保持着警戒的状态。在秦明身边这种感觉被削弱了很多,不过最低的警觉已经足够让他在放映厅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清醒过来。

 

林涛伸了个懒腰,余光扫见秦明正在活动肩膀,“不好意思啊,压到你了。”

 

“没什么。”秦明原本还想说点什么让林涛别在意,看见林涛笑盈盈的脸的时候心里又别扭起来,“就当我背着猪肉走了十二里路。”

 

林涛跟秦明并排走出放映厅,正打算一起去吃饭,忽听身后有位女士尖叫了一声,“抢劫啊!我的包——!”

 

林涛皱眉在人群中一扫,马上便发现了一个正在挤开人群往前逃窜的影子。他脚下一动瞬间追了上去,抢包的是个小青年,跑步的速度本来就快。林涛和他之间原本就查着一段距离,眼看人要从他手里逃走,整个人往前一扑,手指刚刚扯住那青年小腿处的裤子,把人给绊倒了。

 

林涛快速起身压制住青年,把人的手给反压在背后,反射性的去掏手铐,摸了几下没摸到才意识到他今天在休息。低下的青年兀自挣扎不已,林涛抽出一只手推了他一下,“乱动什么,老实点!”

 

青年不听劝解反而挣扎的更厉害了,“呸——!多管闲事!你是太平洋警察啊!快给我放开!我上头有人的,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他胡言乱语又骂又叫的把林涛的父母祖上给问候了一遍。

 

从后面走过来的秦明蹲下身在那青年身上的某一点压了一下,林涛耳尖只听对方的某处骨骼咔哒一声,显然是错位了。紧接着林涛便听见他压制着的青年杀猪一样的哀嚎起来,嘴巴里也不敢再骂开始了连连求饶。

 

8.

 

龙番警队的人来的很快,把人从地上拎起来的带走了。

 

来的都是林涛手底下的警员,一个个看见秦明的时候简直如临大敌,压低了声音的问他,“秦科长,这附近有命案吗?”

 

“一定要有命案我才能上街吗?”秦明的反问又让警员瑟缩了一下,转身跟林涛摆个笑脸打声招呼快速的跟着队伍回警局了。

 

林涛看秦明反手掐腰的站在原处,很显然秦明有点生气,可是为什么呢?

 

能一眼在人群中辨认出小偷的眼力,怎么就会看不出来他这套是新西装呢?!

 

秦明扫了一眼林涛,提起的气在看见对方手部擦伤的时候又泄了个干净。

 

“走吧,回队里给你包一下。”

 

林涛这才看见伤口,随即又放下了,“小伤,没事。”

 

“你知道因为这种小伤导致感染最后死亡的人数是多少吗?”秦明的话还没说完,林涛马上拱了拱手,“包,马上包,现在就回队里包。”

 

9.

 

秦明皱着眉头给林涛消毒,动作小心又温柔。

 

林涛看他垂着的眼睫,忍不住唇边的笑意,他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又一句也说不出口。

 

“秦明。”林涛叫了一声。

 

“嗯?”秦明把纱布盖上去,“疼?”

 

林涛咳嗽了一声,“你穿西装一直都挺好看的。”

 

秦明手下一颤,林涛的脸颊好像也受了伤似的染上了红色。

 

10.

 

开了一条门缝站在门口的李大宝欲哭无泪。

 

这气氛。

 

她于心底呐喊,

 

进不去啊——!


评论(66)
热度(2162)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