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尘

慎fo丨存粮号丨CP混乱

【林秦】秦耿直

※林涛X秦明

※一发完,数字系列 一线牵  二重缠 三更雨 四之车 五杯酒 陆灵峰 八个字 九分情

※OOC,私设有,不喜勿扰。

----------------------------------------

1.


自从林涛和秦明旅游回来之后,林涛明显进入了某种昂奋的情绪之中,尤其是在只有三个人的办公室里更是凸显出强大的存在感。李大宝头顶着一本翻开的厚书,双手堵着耳朵依旧无法阻挡林涛哎嘿嘿的笑声一波接着一波的传递过来。

 

她苦不堪言的憋着嘴去看秦明,秦明仿佛觉得理所当然的耸了一下肩,稍稍转了一下椅子侧过去不看李大宝痛苦的脸。明显是放她于水深火热,绝不出手搭救。

 

林涛的心情是无法抑制的愉悦,开心的笑声在折磨了两人一周之后终于有所收敛。

 

不过他回想起秦明的表白,仍是有些念念不舍。

 

于是在某个雨夜之后,林涛一本正经的虔诚祈祷。

 

“耿直大神啊,耿直大神啊,哪怕只有一天也好,拜托你让秦明变得更心直口快吧!”

 

 

2.

 

迷迷糊糊睡醒的林涛眼前是秦明微微放大的脸孔,对方的细长的手指毫不客气的捏着他的鼻尖堵住了他的呼吸。显然是要以这种方式叫他起床,林涛挣扎着坐起来从后往前扒拉了一下很短的头发回想着什么。

 

他昨天好像真的得到了耿直大神的回应啊。

 

林涛倾着身体看了一眼正在摆弄面包机的秦明,决定试上一试,“秦明,我问你个问题。”

 

秦明抽了两片方面包片放了进去,带着些许疑惑的神情回身去看林涛,他点点头,“你问。”

 

林涛闭了一下眼睛,复又睁眼深吸了一口气,“你喜欢我吗?”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透过来,在站在窗前的秦明身上映出一个暖融融的光圈,他手边的面包机叮的一声跳出两片冒着热气的面包片,林涛被吓了一跳,紧张到忍不住吞咽。秦明似是觉得他问的问题太过简单,理所当然的点头,“喜欢啊。”

 

对比起开心林涛更像是惊讶的睁大了眼,他揪着被子,心里的小人又是敲锣又是打鼓又是在夕阳下奔跑。

 

这回答耿直啊!

 

太耿直了!

 

3.

 

林涛有点忘乎所以,跟秦明一起去上班的路上又问了好多没羞没臊的问题,不出所料的秦明都答得飞快,把林涛乐到飞起。

 

他虽然开心,还没忘记给李大宝挖坑,“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你可以问许多你特别在意的问题,秦明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大宝翘了一下唇,面部跟着皱起来,显然不太相信,不过林涛的神情太过笃定,她也只好意思意思的问上一句,“我想知道……像您这样的大神,平时也放屁吗?”

 

秦明抿了一下唇,“主要靠忍。”

 

李大宝连忙撞了一下林涛,“他居然没有让我出去,也没有用关爱傻子的眼神扫射我!”

 

李大宝来了兴致,在秦明眼前晃了一下,然后单手掐着腰,一手搭在自己肩膀上,“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人形……警犬。”

 

“宝哥,宝哥,别冲动——!用哑铃砸真的会死人的!”林涛拦着李大宝,“秦明只是多了一点耿直啊!”

 

“他和平时根本没区别——!”

 

李大宝的喊声差点刺穿林涛的耳膜。

 

4.

 

虽然李大宝受难了,但之前得到甜头的林涛并没有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还算他有点良心,中午请了李大宝吃饭。

 

三人去的还是老地方,一家私房菜馆,为什么说是老地方,因为李大宝,秦明,林涛,全在这里相过亲。

 

李大宝看着菜单有点心不在焉,“我想起了我九次失败的相亲经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涛虚眯着眼睛作势远远的瞟她一眼,连忙摇摇头,“别,咱们吃饭之前说点吉利的。”

 

菜上的很快,秦明一向是专注于食物,所以吃的很快。他放下碗筷,抬头正好对上林涛看过来的眼神。

 

秦明不明所以的歪了一下头,“为什么看着我?”

 

按照秦明的性格,遇到关乎在林涛或者李大宝身上发生超出理解范围的事情,他通常是不予理会的。像现在这样直接提问,确实有种被大神改造过的迹象。

 

林涛连忙移开眼神没有回答,而秦明的推理则已经开始了,与以往的脑内推理不同,这次竟然还宣之于口。

 

5.

 

“研究显示,人的食欲和性欲是有所联系的,而食欲的需求一直在性欲之前。可在动物界中,雄性动物在看到其他动物进食的时候会更加的亢奋。原始冲动向我们证明,食欲与性欲是相辅相成的,或者是食欲能大大提高人对性欲的追求。而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看着我,也就是说你对我有跟食欲一致的……”秦明的最后两个字还没吐出来,便被急忙站起来的林涛给探过身体直接上手轻轻的遮住了嘴巴。

 

秦明的眼底带着些淡淡的不悦,倒不是因为林涛强行截断了他的发言,而是对方急切的动作让他觉得他的推理没有得到认可。

 

一边的李大宝怔楞到筷子从指缝间落到桌面上,轻微的响声让她微微回神,反射性的鼓起了掌,对着林涛颇为肯定的点头,“厉害了,你的明。”

 

林涛把手收回来狠狠地揉了一把脸,试图把脸上浮起的红色给压回去。又听秦明起身凑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而且刚刚你一直盯着我的嘴巴在看,是因为你想吻我吗?”

 

林涛的手从眉心滑到鼻端,而后懊恼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嘴。

 

秦明的推理还真的没错,而且刚才想,现在居然还想。

 

6.

 

以前说一半留一半的秦明杀伤力只有现在的百分之五十,吃过午饭之后的林涛为了防止秦明继续把李大宝或者把警局全体整到精神恍惚,干脆下午和秦明两人一起报了个外勤在市里晃。

 

说是晃倒也没不务正业,他们之前的案子有些疑点需要去拳击馆里确认。

 

尸体上椭圆形状伤痕的来源在这里显然能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公事办完之后,林涛对摸着擂台边上的拳击手套有点手痒,还是忍不住的双手合在一起朝着秦明拜了拜,“你等我一下,我只打一局。”

 

林涛最近的休息时间基本都跟秦明在一起,这些比较偏力量型的业余爱好都给放下了。今天看到场地之后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他跟教练你来我往,不过一会儿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上便浮出一层薄汗。

 

站在擂台下的秦明眼神随即暗了暗,他单手勾着林涛的夹克外套正在无意识的收紧。当林涛打出一个漂亮的恻拳后,兴奋的趴在围栏上朝着秦明笑嘻嘻的比划时,秦明忍不住招了招手。

 

擂台设置的很高,哪怕林涛半跪着俯下身体,他和秦明之间依然有半个头的差距。林涛只好微微侧着身让出耳朵的部位好去听秦明要说什么,谁知被秦明伸手扶正了脸颊。

 

然后他看着站在台下的秦明微微踮了一下脚,在他的唇边印了一个吻。

 

秦明吻完以舌尖舔了一下上唇,“想跟你……现在。”

 

被省略的两个字音调旖旎,带着滚烫的气息冲进了林涛的耳朵里。

 

7.

 

救命啊。

 

林涛蜷缩起身体跪卧在擂台上。

 

他稍稍抬头从缝隙间看了一眼台下的秦明,对方的眼底带着明显的笑意。

 

秦明伸出手,一点点的把林涛的手从胳膊下拉出来,摩挲着骨节,一点点的扣住。

 

还好拳击馆里没什么人,又恰逢教练正在对队员经行集训,不然这可真是玩大了。

 

秦明式的耿直也实在是太耿直了,从言语,思想,行动,是完全的忠于自己的内心。

 

林涛感觉在这么下去他的精神也要开始恍惚,又或者说他一直都在恍惚的状态里?

林涛缩在原处,在心里念念叨叨。

“傲娇大神啊,傲娇大神啊,你快点把我的秦明变回来吧。”


8.


“醒醒,林队,嘟嘟囔囔的说什么呢?”李大宝踹了踹林涛屁股底下的电脑椅,椅子上的轱辘一转,要不是林涛上半身还撑在桌面上,怕是要直接连人带椅子的转出门了。

林涛半梦半醒,从档案堆里抬起头,对面的秦明冷着面孔正在看文件,察觉到他的视线之后反而把文件举的更高了,彻底阻断了两人视线交汇的可能。

“没,就梦见秦明主动亲了我一下。”林涛刚醒,说话多靠直觉也没过思维,他站起来伸个懒腰,“一起去吃饭吗?”


听到他这话的秦明指尖一颤,薄页的文件发出一声被抖动的脆响。


李大宝的视线在秦明和林涛之间打个转,莫名的摊了摊手,摇摇晃晃的走在前面往食堂去了。

 

9.

 

秦明悄悄从文件后露出一双眼睛,不巧被等他一起去吃饭的林涛看个正着。他干脆放下文件,整理了一下领带,有些踟蹰的来到林涛面前,反复小幅度的呼吸了几下,继而迅速且果断的在林涛脸颊边印了一个吻。

林涛当即怔在原地,远远只听因为害羞而越走越快的秦明欲盖弥彰的丢下两个字。

 

说的不知是只敢做个梦的林涛,还是犹豫努力了半天主动却亲在了脸颊上的他自己。

 

10.

“出息。” 


评论(63)
热度(2172)
©虞尘 | Powered by LOFTER